铂程斋--我们要的真的不多

xilei 发布于 2008-10-22 16:11:00

我们要的真的不多

(一)

 在中国,经历了很多事情后,大家都习惯了这样的做事套路:一件事情表面上说应该是这样的,其实,完全不是你理解的那样。

 每学期开学前,我都会把儿子的学费提前准备好。去年的学费是这样缴的:学校把我们家长召集到学校开会,然后,让大家抄写好银行的帐号,家长到银行交钱后,把收据交到教育局。教育局给家长颁发一份自愿教育捐赠的证明。家长把复印件交到学校,自己把捐赠的证明收好。

 如此有创意的收费流程,让我明白了一些事情。我完全低估了教育部门的创新能力:这种事情,能干得象特务一样,滴水不漏。看来,搞不好素质教育的问题,真不是能力的问题。

 前事不忘,所以,今年,还是跟去年一样,早早地把学费准备好了。

 突然,有一天,报上、电视、网上连篇累牍都说从今年开始,城市义务教育免费了。心想:不用交钱了?不可能吧?有这样的好事?

 义务教育真的不交钱了?天上掉馅饼了?

 过了两周,学校还没有派收费通知单。说真的,不让交钱,心里不踏实。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有个事情不落地。

 问了问邻居。回答是:学费早交了。说是交的跟往年差不多。没听说谁不交的。邻居安慰说:迟早要交的,耐心等一等。跑不脱的。

 国庆放假前一周,收费通知才姗姗来迟。一眼就瞧明白了:学费少了200多,学校用计算机的费用没有了。

 这次改革了一下:没有搞那么复杂的收费流程。在“择校费”上,填上了跟去年相同的数字。

 儿子上学的地方离家走路只要10分钟,但是,据说学校是其他区的。在中国,据说只要跨区选择,就有“择校费”。择校费从几大千到几大万不等。

 据说,“择校费”是早些年被要求废止的。其存在的理由是:你本来该在那儿上学,结果跑别人那里去了。所以,相当于侵占了别人的资源。所以,交钱补贴是理所应当的。

 听起来很有道理,其实不然:我们家新在区域,刚在建设中。学校从小到大并不完整。一个小学校,一个班60个人,老师怎么教?

 这里面其实很清楚,政府的教育投入不足。行政拨款分配的公共教育费用和资源,并没有使老百姓享受到什么实惠。

 曾经有人提出一个建议:发行教育券。把教育选择的权利还给老百姓。这样政府和公众各分摊一些。岂不是更加合情合理?

 现如今到好,你应该得到的那份如果不听安排,就被剥夺了。你想得到的那份就按市场价来买。给你说了是城市义务教育。可下面还有很多潜台词:

 义务教育是免收学杂费的义务教育。其他费用,还是照收不误的。

 有了这个说法,各地教育局该怎么收费都清楚了。如果你在网上搜索“择校费”,你不会惊讶这样的怪事了:

 学杂费免了几十块钱,择校费却交了8万多!

 有些学校一次的择校费,就能收上上亿。

 幸福总象毛毛雨。


 有一天,跟政府单位的朋友从人南线过,看见不远处象鸟巢一样的建筑。那是未来新的政府办公地。地震后,因为太招摇,朋友他们搬进去又撤了出来。

 那些金碧辉煌的、气势如虹的建筑,总让人浮想联翩。有时,我就在想:你说他们要是少建点这样的东西,把钱投一点在教育上该多好啊?
 
 你要是不提什么义务教育,我们还就认死理,老实巴交的交钱,一年又一年地积攒捐献证书,为国家的教育事业奉献微薄绵力。

 很多事情,不抱希望的时候,想法最少。因为蹂躏惯了,心里就踏实了。

 这可好,给你说义务教育真正义务了,把你心搞得痒痒的,还有点希望一样,还有点感恩戴德的想法。结果,到头来,发现空欢喜一场。


(二) 

 小星买了辆车,到小区的物业去办停车的月卡。月卡每个月100元。小区临停是每小时2元。每天出入小区这么几次,费用的差距可想而知。

 物业告诉小星:小区没有车位了。月卡暂时不能办理,请小星等候通知。

 过了两周,物业没有答复。经过观察,小星也觉得不对啊:物业说没有车位,但是,每天回来地面上都能有位置停车。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说,小区的业主要按临停的收费标准来收费的。

 有时,小星出门的时候,就不要停车票收据。门卫也心领神会,让他少付一半的钱。

 当然,这不是长久之计,小星还是想办月卡更方便。而且,小星觉得这是正当的要求。

 小星又找物管,物管总是说领导很忙,还没有时间定下来。小星终于明白了,这是在找借口拖延。他觉得要想其他的办法来收拾物管。

 中国有句古话: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小星找来《物权法》,仔细看了看,明白了一点:物管的说法根本就是违法的。

 《物权法》规定地面的公共区域,属于业主所有。物业公司只能被业主委员会授权代管,业主的停车位该如何使用和收费,是业主们自己的事情。物管公司无权占为己有,用来谋取私利。

 小星明白了:物管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让不明就里的业主交很多的冤枉钱。

 这些钱有多少,这些钱又去了哪儿?

 小星简单估算了一下:小区2000户人家,700-800辆车,每年几十万到上百万的停车费不止啊。难怪停车证办不下来。

 小星给物管打了一个电话,说是要问业主管理委员会的电话,问一下,业主是否可以查看一下停车费收支的情况和使用情况。

 物管的小头目听明白了,有点恼羞成怒。小星知道自己戳到某些人的痛处了。他又找到刚成立的业主管理委员会反映了情况。

 三天后,小星接到物管的电话,让他去办月卡。事情办的很顺利。那天出门的时候,门卫仔细瞧了瞧小星递出来的月卡,有点惊讶:你怎么办到的?好久都没有办卡了!

 事后,小星在小区自发组织的q群里提起这事。好多人都问是如何办到的月卡的。小星把事情的经过这么一说。有人总结说:

 就是这样的。很多事情按正常的办法就是,你不闹,你就没法得到你应该得到的东西。象我们隔壁那个小区,业主才真正彪悍,直接把不良物管的门给封了,挂了横幅说:不良物管,给我们滚蛋!,然后,联系电视台来曝光。大闹了一场。自然会有人出来收拾。

 要不,我们也商量一下。看下次选举物管的时候,把这家踢出去算了!这些人太坏了,想侵占别人的权益,就随便侵占,你不仅不知道,很多时候就算知道了,也拿它没有办法。

 国家的法律都摆在那儿呢,可谁在乎了?干坏事,毫发无损。人不干才是傻子呢!


(三)

 两哥们准备一起创业。说好了,大哥管市场,小弟管技术。大哥跟小弟说,我们一起干,有我的,就有你的。我给你股份。

 大哥拿钱注册了公司,自己当上了法人。大哥跟小弟说:创业阶段,要艰苦一些。我们每个月人工800元。

 小弟心里虽然有些嘀咕,但转念一想:刚开始都是这样,先干起来再说。人,有时也不要太计较了。现在说很多东西,什么都没有。要求什么也不现实。

 大家在一起创业,辛苦了3年,事业总算慢慢做开了。终于有一天,小弟要求大哥给自己曾经承诺的股份。

 大哥总是找各种理由支支吾吾的。小弟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一气之下,自己拉了几个手下干活的,跑到了竞争对手的手下,重新开始。

 公司的业务算是撂下了,大哥大怒:妈的,公司是老子的。我又不是没给你钱!你也配给我讲条件!老子有钱,哪里招不到人!你敢这样对我,看我不整死你,搞臭你!

 这样反目成仇、鸡飞蛋打的事情,不是一件两件。

(四)

 奥运会后,张艺谋得意地对记者说:要说团体操整齐的水平,我们是世界第二。世界第一是朝鲜。

 言下之意有很多的骄傲。

 改革三十年后,中国已经今非昔比。如今的朝鲜,一如当年中国70年代。有不可靠的夸张传闻说:只要肯给2000元给朝鲜女人,他们就愿意嫁到中国来!

 或许,朝鲜人看中国,就如当年中国人看香港:那是怎样的一个幸福美满的天堂世界!

 但是,我们得到了很多东西,也失去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比如说:公平、正义,还有诚信。

 我们有时胆子越来越大,往奶粉里加三聚氰胺,什么坏事都敢做;

 有时胆子越来越小,什么事情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说要搞义务教育,我们后来才知道义务教育是要收费的。

 《物权法》颁布了,可是,老百姓不知道,该如何执行,才能让自己的利益得到保障;你知道了又如何呢?维权的成本太高,大家只有各想各的办法了!

 你过期了不交费,电信要收你的滞纳金,如果他们检修设备,造成停工,那是你自己活该;

 ATM机坏了,银行是没有责任的,而银行给你假钞,那你自认倒霉吧!

 周老虎,又如何呢,傻子都知道是假的。最后,好多猫腻还是隐藏起来了,不了了之

 ......

 政府说话不算数,法律说话也不算数。人和人呢?也不算数。

 在一个普遍不讲诚信,信任度极低的社会中,人人自危,只求自保,或者唯利是图。
 
 人们不知道该相信谁,也不能轻易地相信官僚体制下的专家-他们要不和利益集团难脱干系,要不被扼住了喉咙发不了声音。

 所以,这或许才是郎咸平走红中国大陆,让老百姓相信、喜欢的根本原因:

 一个拥有国际视野,专业能力突出的公共知识分子,在体制外,敢讲真话,也可以讲真话。他不需要用绕来绕去的语言,把国家的处境和民众内心真正关注的东西,深入浅出地一一揭示出来。

 郎咸平的价值不在于其言论的对错,而是在于他的示范,给出了一种新的沟通的渠道或可能:老百姓需要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哪些决策和事件将影响我们的生活和未来。为什么资本主义的核心本质是信托责任?为什么讲诚信的社会,对每个人都是有利的?为什么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为什么现在的社会,给予年轻人的机会太少?

生活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郎咸平告诉我们说: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才能称得上社会主义。

 你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你就会关注什么样的问题,就会用什么样的姿态说话。

 老百姓一点都不傻:知道谁会用医改一样的八股文撑着眼睛说瞎话。

 老百姓很实在:承诺过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实现了什么。我们可以不需要每个人都熟悉这样的一些词语:大国崛起,或者和谐社会。我们可以不为任何主义所打动,但我们可以拥有一些基本的权利:

 公平一点吧,正义一点吧,诚信一点吧,我们要的真的不多。

 喷嚏网-原创 www.dapenti.com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