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176】本能盲目的善良是永恒不灭不可战胜的

xilei 发布于 2020-5-15 9:26:00

【1】最愛揚州小調2 

 @敲锣的我 我们用事实说话。
我不是方方的粉丝,甚至,到目前,我微博都没有关注她。
2月9日,微博传出你绝望无助,无奈在阳台敲锣(盆)救母,包括我在内的成千上万网友,曾经转发帮你发声呐喊过。
记得当天,视频发出来,时间不长,就被删除。视频被删,网友们接着又发,众多网友甚至追着一个一个转发,帮你发声呐喊。
你的事情曝出后,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一些所谓的“正能量大V”,不仅没帮你发声,还以质疑、评论、甚至辟谣的手段打压过你。这些,相信只要关注你事情的网友,都曾经在微博上看到过。
当天,在你阳台敲锣(盆)救母被人各种恶毒攻击的时候,包括我在内的,许许多多的网友甚至都公开痛骂过攻击你的人。
你阳台敲锣(盆)救母的事,这两天你所能看到的,那些所谓的“正能量大V”,实际上,极少有帮你发声的。相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方方写进了日记里(印象不深,记得看过,如有错误,我及时更改)。
后来,我们得知你的母亲已被收治住院,我记得我还转发过。
再后来,得知你母亲的消息,是来自媒体报道,你的母亲治愈了。我记得,我也转发并祝福过。
4月20日你的两篇文章发布后,并没有产生太大的网络影响。甚至,我都没注意过。
你的文章,应该是“新启蒙熊伟”11日那天转发,方方然后转发,才产生很大网络影响的。说实话,我本人是看到“新启蒙熊伟”的转发,才特意转发了你的原文。
方方的转发,没有什么问题。图1在这,无论从转发评论的文字内容,还是你以为的“方方的用心”,方方没有利用你的文章打压攻击谁。如果说,真要说方方有“私心”,我想,她也许通过你的文章,来侧面向大家映证,她日记记载的武汉疫情爆发初期,社区和医院的混乱状况,不是造谣和无根据。
我想,如果说方方转发你的文章有“私心”,无非也只有这个了。
方方当天转发后,她的转发区有多少账号攻击你的,有多少账号攻击她的,我把方方转发的链接随附在后,你自己点开仔细一条条看。→O方方
再后来,有个叫“高程CASS”的博主转发了方方的链接。图2在这,你自己可以从这位博主转发评论的文字看,到底是谁利用你的文章打击谁。我就不过多评论了。
“高程CASS”接连转发了你的上、下集文章引流后,在她的微博转评区,有多少账号攻击你的,有多少账号攻击方方的,我也把两篇微博链接随附在后,你自己点开仔细一条条看看。→1.O高程CASS 2.O高程CASS
不过,可以告诉你的是,这位叫“高程CASS”的博主,不仅从没有关注过你2月阳台敲锣(盆)救母的事,并且,至少我看到的,2月8日以后到现在,疫情期间,没有转发过一个武汉危重患者的求助帖。我看了看,只是在后来媒体报道你母亲治愈的消息,这位博主才有过评论和祝福。
到底是谁利用你的文章,到底是谁利用你的文章打击谁,我想,已经清清楚楚了。如果你不信,有时间你可以翻翻这位叫“高程CASS”的主页,也许说不定我没看清,或有遗漏。
你的文章上、下集,12日当天上午,我都有转发和评论,想必你也看得到。
在你的文章瞬间被大量转发后,在你于评论区公开评论“最烦你们……”被大V引用转发后,说实话,我百味杂陈,百感交集,当天对比另一位武汉永远失去爱女的母亲所经历的惨痛,我发了一篇微博。链接也随附在后。我无意攻击你,只是感叹人性的现实与残酷。→O最愛揚州小調2
其他的,我没有什么要说的了。最后想跟你说,你的微博名注册了“敲锣的我”,希望你能永远铭记住你的人生中的这一次遭遇。既是纪念,也是常思。除了祖国和党、除了医护人员救了你的母亲,给了你母亲二次生命,还有微博上成千上万个像我这样的普普通通网友曾经帮助过你,为你、为你一家做的一切。
这是一个人做人最起码的人性和人品。
有网友问,假如以后你家再次遇到困境,我们会不会再帮你?我想,别人我不知道,至少我还会的,没别的,因为感同身受和人性共鸣。
我还是那句话,相比很多很多武汉永远失去亲人的不幸家庭,你家无疑还是幸运的。那些家庭所经历的这一辈子的真正的惨痛,你并没有。
我希望你常常换位这样想: 就像你文章里写的,当天你的母亲如果再迟送到医院两小时,如果你的母亲再得不到及时的收治,如果你真的永远失去了亲人,你还会有现在这样的心境和心情么?

 

 

@敲锣的我 那天你或许不记得,但我还记得,因为那之前的两天天我刚刚因为谈论疫情被废了一个账号,我找出了一个我本来打算专门帖猫咪图片的账号继续用。然后那天晚上就看到了你的视频。
作为一个人,我没办法坐视不理,于是转发,随即视频被删,有人说视频是假的,是别有用心,谁知道你妈妈到底是不是感染之类的。
转发的人们不管这么多,大家心里想的都是,就算是假的,制造出影响力来,然后排除了危险,总好过置之不理,结果发现事情是真的这样。
于是大家继续转发,保存了你的视频继续分发,还有人发到了朋友圈,微信群。
然后,终于有官方表示要去看看真假了。
那之后的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就发现我的新账号又被废了(不一定是因为转发你的视频,只是时间顺序是这样的)。
我们转发你的视频,纯粹是出于“能救一个是一个”。这样简单的想法,我们是人,没办法看着同类挣扎在死亡边缘坐视不理。很多人在这件事上也没有计较过太多,只是只觉得希望能够拯救一个生命就好。
你的母亲对我们来说,只是“另外”一条生命,不怕你不高兴,她真的去世了,对我们来说,可能也就是叹息一下,过几个小时可能就忘了这件事了。
但对你来说,她是你的母亲,也可能是你最重视的人,是你最值得信赖,依靠的那个人,你身上流着她的血。
然后我们费了很大力气救了她,却只因为转发你的微博只转了一半,就成了别有用心?给人递刀?
做个人吧,不太难的。

 

敲锣的人是这个社会大众的真实写照。
在现实生活中对强者懦弱顺从,对弱者鄙夷。 但在虚拟世界却满是极端的所谓正义化身,比如各种键盘侠们。 看不到他人,一切似乎岁月静好。
在自己权益受损时,立刻哭叫,但被好心人帮助后,为了个人利益,又可以毫不犹豫的反手去咬帮助过他的人。
一个循环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在现实生活中对强者懦弱顺从,对弱者鄙夷。 但在虚拟世界满是爱心正义。 

 

@李隐枫#敲锣女孩#我觉得整件事情里最无耻的当属她,请见图,微博分别发于2月,3月和昨天

 

@十年砍柴

反映世道人心的一个标本。“敲锣救母”作为一个已然发生的公共事件,当事人没有任何权利阻止人家写进作品或评论。如果认为写作涉及本人的信息不实或侵犯人格权,可以提起民事诉讼。

 

@西窗随记

看到农夫与蛇的现实版,我想的是另一件事。就是我首页这些最愤怒最伤心的人,声称再也不会干这种事,不想活在这种世界,甚至骂自己是傻逼的朋友,真的下次遇到有人落难,还是会奔走呼喊,还是会立刻伸出援手的。
就像格罗斯曼说的,这种个人之间的没有用心也无需证明的,本能盲目的善良是永恒不灭不可战胜的,也是真正在邪恶世界里能拯救人类的。这种善良你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不管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总是发生过的最重要。当初那些汹涌的转发呼喊是真的救了一条命的。这么一想就这个世界总是值得的。伤心的时候给我们勇气和安慰的还是格罗斯曼。

 

在我生长的家庭,革命与爱国是出生入死的,有情有义的,最忌讳翻脸无情,出卖朋友—齐邦媛《巨流河》

 

@沉佥

众乡邻助孝子救母。孝心上达天听感动了圣上,万岁于是赐医赐药救了其母性命。孝子自然是要先谢主隆恩,再谢御医妙手,三谢那传圣旨的公公。
这时公公便说了:“你那些乡邻里却有犯上谋逆的贼人。”
那孝子要立刻大骂乡邻割席以明志,是俗人;要闭口不言默默在心中记得乡邻旧好,是善人;要敢当即驳斥公公为乡邻执言,是义士。
但义士常要被杀头。
而孝子的那些乡邻,倘若为图他感恩回报才助他,那便是俗人;助他不图回报只为一己心安,那便是善人;被他割席大骂也早有意料依然心甘情愿地以身饲虎割肉喂鹰知众生之恶而不弃为世人践踏也要救世人,那便是圣贤,是神佛。
这世上的故事翻来覆去就那么些,并无新鲜可言。
但人们又究竟为什么陷在这反复被迫选择要做俗人、善人还是义士、圣贤的循环里?
大约,得从孝子为什么唯有求得圣上隆恩才能救母说起。
睡前故事。
我讲完了。
大家晚安。

 

【2】@尉迟燕窝

看到陶勇医生恢复门诊的消息,就想到之前看他那个访谈,印象最深的还不是他说的“在这件事情上,我能理解,但我不能宽恕”,而是他对人性善恶的理解。

他目睹贫困家庭的患儿父亲在偷钱,也看到后一次就诊时,这个父亲看到脚受伤的老太太,二话不说背起人上楼。
然后他推人及己:我们在衣食无忧时评判别人的好坏,但如果我有天穷困潦倒时,我会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吗?可能我也未必做得到。所以人性的善恶,是在环境中滋生的一个东西。

我觉得这一点很了不起。一是看得到人的脆弱性,能理解人的善恶受外力影响,是有无奈之时、复杂之时的。这是种很慈悲的看法。
同时陶医生又看得到环境对人的塑造——一个环境向善,人所处的境况好一些,就有更多善的可能。这也是种乐观的看法。

这两点是特别珍贵的。面对他人的痛苦,能尽量体谅、有慈悲心。
同时,尽可能地从实处落手,从一个人的社区环境、生活境遇,这些方面提供援助,或者说是“向善”的推力。

社会环境说到底是人缔造的,而氛围,则是由沟通构成的。看得到人的脆弱,体会得到人的复杂,而不是简单地居高临下、对弱者施加道德鞭笞,这是尊重,同时也更有可能达成人和人的良性沟通,然后找到一条更好一些的路。

想起芥川龙之介写《蜘蛛丝》。故事很简单。
“在极乐世界莲池附近散步的释迦牟尼看到了生前杀人放火的强盗键陀多在地狱的血池中挣扎,回想到键陀多曾经放生过一只蜘蛛,释迦牟尼便大发慈悲想给键陀多一次机会,于是将一根蛛丝投入地狱。
正在苦苦挣扎的键陀多看到从天而降的蛛丝喜出望外,用尽浑身力气沿蜘蛛丝向上攀爬,希望能够逃离地狱甚至登入极乐世界。
但在中途休息时发现其他罪人也源源不断地尾随其后,吃惊、愤怒的键陀多吼道:“喂,你们这些罪人,这蛛丝是我的,谁让你们爬上来的?下去,快下去!”话音刚落,蛛丝便啪的一声断开,键陀多又重新掉入地狱的血池中。(概要援引自百度百科)”

这个故事的通常解读,是说恶人或许有一念之仁,放蜘蛛一条生路,但面对道德考验时全然自私,人完全的利己主义,又是可鄙的。

但其实,不如看蛛丝。蛛丝可以承载犍陀罗和一干罪人的重量,也可以轻易地断开。将其视之为道德考验,是默认有释迦牟尼这个考验者存在。但现实生活中,许多事并非考验,是非赏非罚,也没有标准答案的。

人固然可以攀缘蛛丝而上,但蛛丝的脆弱恰恰是人的脆弱,蛛丝的刚强也是人的刚强,无神时,善恶一线的人性就是神。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轻轻一用力,抻一抻这根蛛丝。只是,你要往哪边?

 

 

【3】九霄快乐小熊_糕心甜蜜糖 

这个转发后直接显示没有转发键,只有评论,那我就自己发存一下。
一位漫画从业者从国漫的发展变迁角度,详细剖析了大资本集团入驻后,
国漫是怎么从百花齐放到虚假繁荣再飞速变成如今的凄惨没落局面,
原创文化被资本侵蚀捆绑后触目惊心的镜鉴

 

 

【4】西二旗生活指北  

如果郭德纲是个互联网人:你们这群搞互联网的,干啥啥不行,造词第一名[二哈]

 

【5】苏联的柏烈伟(C.A.ПoЛeВoй),20世纪20年代在北京大学俄文系任教,打算将鲁迅作品翻译成俄语,搞不懂猹是什么,就托章衣萍向鲁迅讨说法,而鲁迅回复道:“这猹字是自己造的,大概是獾一类的东西。”(--章衣萍《青年集》,1930,光华书局)

 

【6】@李荣浩

从小到大 我一直疑惑 物业这个机构到底是为了方便我们住户 还是为了难为我们住户而设立的 停水停电打电话没人接 一来电一来水 喂你好 车库脏的蜘蛛网满天飞 墙上全是世界名画和各种脚印 也没人翻修 拍恐怖片根本不用美术和打灯 直接拍就行了 运气好的剧组可能连鬼的费用都省了 你要是有个装修啥的 你可算是撞枪口上了 训你跟训孙子的口气一模一样 而且你还能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傲气 不知从何而来  可能是从东土大唐而来 什么时候效率最高呢 你晚点交物业费试试 马上召集全球法律精英起诉声讨你 让你无处可逃 无处遁形 无处安放 最终爱的迫降 然后各种签字各种核实 各种审查 各种追踪 各种了解 各种节假日 各种上下班时间不固定 各种开会 各种求爷爷告奶奶 所以我真心发问 物业机构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 他们到底是服务机构 还是监管机构 谁能给我个准信儿啊
其实我们老百姓过日子大家都互相理解理解 不管你是物业的还是业主 都相互体谅 站在对方层面考虑 社区就是我们的小家 一起搞好卫生 搞好建设 互相帮助 多好
以上内容单指我家和我以前家的物业 我相信这世界上99.999%的物业都没有这种问题 都是大好人 可能我情况比较特殊 所以请 物业爱好者们 不要diss我  我说的是我家那个物业

 

【7】@华笠医生

看到一位同行的经历:

曾经有一次,患者要出院了,手术很顺利,恢复的也很好,但是出院之前患者来找我,拿着收费单,一项一项问我收费条目,我挨个给解释,直到这一条:

患者:这个收的什么钱?

我:手术一次性耗材。

患者:比如呢?

我:比如手套。

患者:手套这么贵?

我:这是无菌的,而且材质比较特殊,跟一般的手套不一样。

患者:哦,这手套做手术时戴着的?

我:是的。

患者:你戴我戴?

我:当然是我戴。

患者:你戴手套找我收钱?

别说,当时我真的,一瞬间,觉得他说的有那么一点道理……

 

【8】@松鼠会Sheldon

跟前几年相比,现在的粪坑已经不同了。以前只有你往粪坑扔石头,粪坑才会溅你一脸。后来你路过粪坑看一眼,粪坑就会溅你一身。现在可好,你随便走到一个地方,看起来很安全。可是地面都有可能会突然塌陷,变成粪坑,把你吸进去,在里面喷得你生活不能自理,然后才有可能让你脱身。 

 

【9】@李银河

我大多数时间随波逐流,做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并没有真正做到随心所欲,总是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像小波那样,才是真正有质量的生命,他生命的大多数时间是在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我的问题不是没有时间和能力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我的悲剧在于不知道什么是自己最想做的事。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