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巴菲特2020年股东大会4万字实录收藏版【3】

xilei 发布于 2020-5-4 16:34:00

巴菲特2020年股东大会4万字实录收藏版【2】

 

提问:有很多持股人特别是持有B股的人,比较小的子公司里面,封城的情况影响到了。今天因为有了这样的情况,他们也许可以达到能够符合借款的标准,你会不会继续使用这样的一些借款,保持原来的员工呢?




巴菲特:据我所知我们并没有任何的公司已经开始在使用政府的补助的基金,我不能讲具体哪个公司,但是我可以保证,我觉得他们有很好的将来,但是我不想现在讲一下我们目录上的每一个公司怎么样,因为有些我也不知道答案。我们在以前就已经决定了,比方说我们的报纸可能会有一个更好的生存的机会,如果疫情还再继续的话。如果能够让他们独立经营更好。就像我早期说到,我们把钱实际上是放在报业里面了,但是在6个月里面,我们买了之后,也许是一年半之后,我们和一个报业打交道,我们也希望这样运营。看上去在长期未必能够存活,这样我们能够找到其他的人,其他的公司可能能在这个管理上做得更好,我们会让位给他们。



如果在一个公司里面出现了问题的话,我们会找到其他的人,他们觉得能够比我们做得更好的这样一个人,由其他人来接手。



我们一开始是在纺织业做,就成为我们伯克希尔公司的一部分,和我们兼并了。60年代我们有大的商业公司,他们就不顺利,在纺织业里我们投资的时间比别人都长,美国这边最终终结了纺织制造业的贸易。伯克希尔在今后十年或者是今后五十年,我们会找到更多的这方面的行业里面的哪些公司,并不是所有我们都坚持持有到底,这也是我坚持为什么买指数基金的原因,我不会把我所有的钱放在任何一个公司,尽管这个公司我可能跟它很亲密,但我也不会把我全部的钱放在一个公司里面。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你经常会得到一些惊喜,你可能觉得这个公司运营得很不错,但是没有我们预想的运营得很好。相反一些公司我们觉得做得不好,但是他们做得会比我们意想的要好。



阿贝尔讲一下PPP政府贷款。



阿贝尔:我们并不知道我们下属的任何企业现在接手政府现在这样的贷款,我和这些公司的对话中,我也不知道任何公司在申请。他们在疫情之后,这些公司都对应得很不错。不管是中等级别或者是更小一点规模的公司,他们都还是处在比较坚实的基础和非常强劲的地位里面。疫情之后,可能最终用户的行为会有变化,他们的消费者人群可能会有变化,或者是在人们的消费习惯上可能会有变化。所以,我们现在都在变化。第一是挺过这个疫情期间。同时,在疫情期间,我们下属的这些公司还都处在比较强劲的位置。



巴菲特:我们不知道这个疫情会持续多久,没有人知道,大多数人比我知道的更多。但是病毒在某种程度上面,可能在扩充的过程之中,它的传染力会下降,等等。也许它慢慢会消失,到秋天可能又回来。美国人怎么回应?他们自己还是保持希望,觉得我们可以挺过夏天。秋天以后,如果病毒又回来了,这是由病毒决定的,病毒将来能够决定我们的行为。因为我们现在做了很多非常明智的事情,我们有非常聪明的人在做这件事情,但是有太多的未知因素。从经济来讲,有这么多未知因素的情况之下,我们要不断地保持对我们的经济情况进行衡量。在目前这么疯狂的疫情情况下,如果这个疫情被抑制住、控制住之后,将来的传染不会卷土重来。但是在将来我们的工作之中,我们不会让对现在进行抗疫的人们、抵抗疫情的人们,我不会对他们指手划脚、发表什么言论,因为他们现在都在为这个疫情的防疫做准备,我们现在只能说在今后的几个月里,现在多不能确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今后6个月你会做什么,或者是一年之内你会做什么,谁都不知道。



提问:你刚才讲到你还是鼓励对标普500基金进行投资。过去我听到这些基金经理们说积极性的投资已过时了,长期的状况可能会进入被动投资。今后十年你对投资者是什么样的建议?



巴菲特:我还没有改变我的遗嘱,我的遗孀会拥有95%的指数基金。这方面对于很多人来讲,给别人做标普500基金做咨询的人并不一定能够赚到很多咨询的钱。美国的投资是不是已经过了,我严重不同意。因为标普500基金上面做投资,我也觉得没有理由、没有原因说不能够在这上面做投资或者是停止在这上面做投资。一方面,它们收的费用可能比较高。然后它们可能会挑选某些不同的基金。还有人说是你知不知道将来你这个行业会在长期疫情过后取胜?有很多人在这方面有兴趣,他们会说服你,他们可以做一些事情,他们自己可能也相信他们自己的能力。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幸运的话或者是我们的规模大的话,也许我们能做到一些事情。Jim、Sam这些人可能能做出很好的投资回报率,但Jim、Sam这个团队有非常强的抑制力,但是要收你们很多费用来参加他们的基金。就像历史的数据证明,他们可能在这上面收费非常高。所以,各个行业在跟他们进行交易的时候,要付给这些销售代表很高的佣金,也就是卖这些基金赚的钱比经营管理赚的钱要多。



提问:我作为持股人,过去5到15年标普基金,目前我也觉得伯克希尔的表现是低于标普500的表现,疫情之前也是在标普的表现之下。现在我是不是应该卖你们的股票呢?



巴菲特:我相信这个事实,我建议大家买标普500的股票。我们伯克希尔的股票和任何一个单独的投资比起来都是毫不逊色的。我们赚来的回报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我并不是说在今后十年我和标普500做什么样的比较,都有这种可能,我们比他们好或者是他们比我们好。我们在55年的情况下,我们做这个deal的时候,我不知道有多少年我们是超过标普500、哪些年我们不如标普500。有些年可能我们做的收益多,但是因为我们的钱跟这些比起来还是少的。有的人可能在整个的过程之中,可能会觉得标普500的收益会比我们好。当然对我们来讲,我们如果是资金大的话,我们操作起来、运营起来也更困难。我不能够保证你我们一定会比标普500做的业绩更好。我跟你说,我和我的家庭成员所持有的这些股份,都是在伯克希尔里面,所以我是非常关心长期伯克希尔做的长期的经营的效果和表现。所以,我关心、很努力,并不能确认我们一定有好的成效和收益。



阿贝尔:我同意你的讲话,我刚才看了一下我们这边的资产,我希望我们的团队、经营伯克希尔的人是尽最大的努力做经营管理的工作,我们不能给你保证一定会有最好的收益,但我们的努力一定是一级的努力。



巴菲特:我们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现在能够跟你说的是更容易管理500万,比起3700多亿,比较起来肯定管500万是更容易的。大的联邦性的机构可能会比我们便基金的规模更大。但是在某种情况下,管理这么大的基金,对我们来讲更困难。



阿贝尔:我们刚才讲到了能源公司,他们的购价是在不断地变化,我们现在在这方面有1000亿。今后十年,在基本的基建或者构架方面的工作,前景非常好,这方面的定位也非常好,在今后进行这方面的工作。包括BNSF、保险业、能源行业,我们在这方面都保护自己保护得很好。



巴菲特:我们自己在能源业上面所处的地位比其他所有人都好,过去20年的数据来看,一般公开的公司做这方面的事情是很困难的,而且国家也需要、世界也需要这样的公用事业。我们在这方面是非常遵循逻辑去做的,而且我们的构造非常合理,我们管理得很好。当然这不是我个人的功劳。我没有参加这些公司的管理,但能源业对他们的要求很多,挑战很多,有很多政府对他们的干预和监管。左翼,将来这方面的监管还会发展。在能源方面还会有更多的工作。所以,伯克希尔继续参与。在保险业方面,有没有人能够比伯克希尔做得更好,所以我们继续在这个行业里努力。



除了我们强有力的能力之外,我们还有其它的优势,当然还有一些劣势。如果我们发现一些非常好的机会,如果我用10亿美元投在哪个指数里面,我们第二年可以翻一番,当然我们也可以那样做。或者过一年就变成4500亿,当然我们是愿意这么做的。



提问:你今天讲过了公司是不是要投资部署一些资金,查理并没有这么做,现在由泰德跟陶德来做。沃伦先生,在讲到未来管理的时候,你可不可以提一下简恩(伯克希尔保险业务副董事长)。



巴菲特:简恩是我们最棒的一个人才,而且他跟我们已经工作了好几年了。他的父亲把他从印度带过来,简恩先生是独一无二的一个人,任何人都可以告诉你,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而且他对于保险业真的懂的非常多,真的是独一无二的人,但是他今天不是在资产分配上面做工作,他是在保险业上有他的特长。所以,保险公司给了我们更多的支持,他是我们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人才上的大的支柱。在我们的资产配置上面来讲,他们做的工作是不一样的,简恩的工作是做保险,泰德跟托德是做资产分配。我们不是自动地到任何一个位置做任何一个工作,是需要看不同的才能。我的健康很不错,查理的健康也是非常理想的。



提问:我们讲到资产配置的问题,你刚刚讲了大概46%在2019年的时候进行了分配,你是不是可以跟我们再讲在资本开支降低或者是折价的情况,到底哪些能在投资股本上得到更多的吸引力?我们持股人在做了伯克希尔的投资之后,应该怎么想?



阿贝尔:我们看一下伯克希尔的能源公司,我们真的要考虑的是也许有不同配套的情况,哪些能够维持现在的资产,比如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后,或者是会非常有效地能够保持我们现在的业务,而且是在折旧的情况之下,还能够再继续得到我们现在的这些利润。



我今天非常高兴,今天已经有的这些资产,在取得了伯克希尔能源公司之后,我们的折旧现在是非常非常适当的,我们也可以维持我们现有的一些资产,我们的能源是有法制上控制的,85%或者83%的情况之下,我们原来投资进去的85%、83%现在还是得到了很适当的回报。但是您要开始保持您现在的资产,资产的计算上我们也花了很多时间。我跟沃伦讲到它的重要性,所谓增加的一些资金,也许我们还要再去找更多的一些机会。比如服务上面,还有可再生能源的投资等等,必须有真正资金的取得,才能驱动我们能源的商业。



在这两个情况之下,在折旧以及增加资产的情况,我们在配置、实施的情况下,我们叫增加性的资产的开销。



巴菲特:多少钱呢?大概是400亿。



阿贝尔:所以,在工作上可能会有这么多的需要。400亿在工作需求上的资金,在以后9年到10年是有所需求的,大约一半是在维持我们现有的资产上面。这些是慢慢逐渐增长的。我现在讲的是我们现有的一些项目在进行之中,必须要维持的成本。



另外还有300亿将是我们业务以后增加的机会,当然还有变电站在2020年已经开始了,我们是2008年买到的这个公司,我们投资的一些资产已经开始得到回报了,这就是我们所谓的机会。



巴菲特:我们在“播种”上面做了很多工作。您听到的当然不是能够超级获利的公司,但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内,总是会增资的。它的独特性,也就是我们在配置我们资本的时候,私人的资产进行配置,有的时候要花比较长的时间,但是也会得到相应的报偿,能源就是这样一个行业。我们会开始配置更多的一些钱,不见得是完完全全可以得到极大回报的公司上,你事实上可以真正理想地进行某些事件,或者是你被授权能够进行某些业务的投资,这些业务必须保护我们的消费者,还要保护今天提供资金的这些人。这些工作也许会支持20年,或者是有更长的支持性。



我现在是持股人,西方石油公司价值链的维持上,你在这种地方不投资的话可能会影响你的声誉。你们觉得西方石油公司的情况到底现在做怎样的考虑?



巴菲特:一开始我们做对了一些事情,当然我们不同意每件事情都会这么走。当你投资在石油公司上面,特别是比较大的这些所谓的钻油公司或者是产油公司,到底怎么样才能得到相应的收益,是根据石油的一些价格或者是在地理上打了一个全垒打,或者是你犯了一些极大的错误,都是有可能的,这是一项投资,根据原油的价格而决定的。如果今天的油价变成负30元/桶,我前几天还看到这样的价格,真的是极大的不同。如果说你拥有石油公司,你期待有这样的价格发生,我不知道它到底是不是真的会这样做发生,但是我们现在是在低迷的状态。



我们的承诺是,前几天我们做了决策,当安纳达科的管理部门,雪佛龙公司说我们已经破了10亿以上的记录,西方石油公司也有这样的情况,对我们来讲如果那个石油的价格能够获胜的话我们才能够这么做,结果那个价格并不值20块/桶,但是20块/桶在那个时候是不可能的,负30是当时的状况。所以,并没有达到我们理想的石油价格的情况,在以后的几年之中,也许采油都不是值得他们做的一些工作了。现有的一些状况就是你不知道额外多的桶数要存在哪里,或者是需要量是不是增加,沙特以及俄国做什么样的事情,这些都是你不能理解以及不能预测的,或者是现在存储的一些地点到底在哪里,当然我们也会有石油在开采时候的上下起伏的状况,还是会发生的,还有不同的油层上面进行开采,也是有这样的情况的。但是价格如果不值,在进行交易的时候,您是不是在一年两年以前就已经有这样的情况了?所以,西方石油公司或者是任何的一些持有石油股票的人,都是这样的情况。所以,那个时候你觉得西方石油公司的错误也许是错的,因为现在的石油价格是非常低的。



提问:有没有长期对石油股本投资的方向?



巴菲特:我想这中间会有非常巨大的资金,而且他们也会举债,会影响到银行或者是金融界,当然不会完完全全摧毁他们,这中间有大量的一些金钱也在投资之中,17、25元都是有可能的,这是西德州方面的油价都已经发生了。铜也可以做这样的投资,我们生产的一些东西你也可以进行投资,日常生活用品常常会发生巨大变化。另外,农民的农作物的价格有时也会非常糟糕,即使进行了一些补助,还是如此。今天我们在讲到产油的一些公司,有的时候未来是没有办法进行预测的,有一天阿克斯(音)公司卖了30万桶的石油,他们那个时候觉得还是不错的。但是今天到底要怎么样,30万桶的油价是受10块钱的保护。所以,你现在再买油,等于是在油价上长时候进行下注,石油的价格当然是有风险的,这些风险也在由这些产油的公司中开始发生,这些价格如果获胜,可能这中间有些不好的,比如能源公司、石油公司倒闭,这些股本的持有人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也由此可见了。



提问:巴菲特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们当前投资的合同,你刚才讲60亿,我们的责任又变成10亿以下,之后又看到指标指数到了27亿,之后又变成50亿,这些问题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



巴菲特:2004—2006年的状况,曾签署了大概48到50个合约,最短的是6年,最长的是20年。那时的价值大概是48亿,这是我们那个时候希望得到的结果,我们也同意的结果。他们在那个时候,我们卖的时候,在当时到期的时候,我们有很少的例外,我们交易的条件是没有抵押品,我们得到了48亿。我们一开始正常的价值是在300亿到350亿,道琼斯和日本的股票市场都是跑到了0,有些是完全满了。我们现在有140亿,我们这方面还没有付出很多红利。如果所有的都归零,140亿归零,或者是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卖出了,资产负债表上我们觉得它成不了我们的一个负担,目前为止我们还不错,不是非常多的钱。目前为止,我们的潜力是什么呢?如果价格上升,我们可能会非常有利。如果它下降,对我们有所影响,但还是不错。目前来讲即便发生了什么样子的问题,还没有给我们造成大的问题,我们目前为止还没有到期。但是有些可能到2023年到期,也许有20%—25%是在今年晚些时候到期。所以,你问这些问题可能不太知道我们的底线在什么地方,我们中间到底有什么样的责任,合同履行的时候具体的条件他们可能不是很了解,但是我们在合同的履行方面还是做得不错的。最重要的是有一两个非常小的意外之后,我们从来没有同意我们要为这个合同放抵押品。我们当时做交易的时候,我们我从来不会让我们进入这个位置,在任何时候我们可能有很多负债的可能性,或者是我们要负担的责任,我们都不会这样做。



来自亚特兰大的提问:目前为止你们现在看到的情况有没有一种传言,说你们公司会被分拆开,如果现在有250亿的红利,你们能不能够继续保持目前伯克希尔的结构?如果不能够承担这个责任,你应该给我们讲得清楚,你们对我们股票持有人应该持有的是什么样的责任?



巴菲特:如果我们要卖伯克希尔下面的一个分公司,我们公司一级就会产生很多税,就会分摊到我们的股票持有人身上,这中间可能会做一些修改,能做其它一些变动。但从公司来讲,你要做公司卖的(决策),肯定会有税上面更复杂的问题出现。1986年之前,这方面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很多人都讲到,1986年的时候为什么税上面没有发生?有很多人希望能够避税,在很多情况下也能做到避税。如果我们想把伯克希尔拆开,税就会成为其中一个重要因素。



我们能不能把我们的资本布局到各个地方去?比如我们可以把它转到保险业里面等等。我们把它分拆,对我们的价值是不是会有好的影响?目前的情况,尽管我所有拥有的伯克希尔的每一股,我将来都会捐献给慈善,这是我14年前做的决定,大概是30亿美元是要捐出去的。这就牵扯到一个很大的一部分,就是股票持有人,包括其他人他们还在我们伯克希尔的图画里面。我会告诉每一个人,对于所有的股票持有人,如果要分拆的话,也许是一个好的结果,但是你要承担很大的税收方面的费用,要承担不光税收费用,还有其它费用。税收或者其它费用在其它情况下也会发生,但是分拆这个事情我已经想过,目前来讲我们的姿势是我们总公司这种情况下会继续延续很久。比如说财富的税收方面有变化的话,也许有这样的情况,但是我的计划,经过深思熟虑,经过很久考虑,这样不仅能够保证我们的资本,我积攒下来的所有的伯克希尔资本,能够继续保持在我们的家庭。



阿贝尔:尤其是在我们做资本部署的时候,我们现在可以在哪个保险业里或者是做运营方面,对我们的股票持有人没有产生直接的影响和后果,我们在做这些资本转移的时候。目前的构架下不受任何影响。



提问:欧洲、日本和这边的股票都在下降,伯克希尔的保险公司因为保单的人都先把钱付进来,你在保单事先付钱的情况下,你在这边的收益还是负数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如果利率降到了0以下,对这个保险业会是什么样的影响呢?



巴菲特:负面的影响已很长时间了,我们必须持有相当的股权,在过去十年发生的情况是非常令人惊奇的,在这个时间我曾经有过错判。在这方面考虑的时候,是不是考虑到了通货膨胀率?我们有的资金有很大一部分部署在国库券上,从长期来讲都是很糟糕的投资,收益很少。但是有一个远程机会存在,这个机会是什么呢?如果国库券的收益在全世界来讲,利率又很低,我们的股票持有人,我们能帮他们行使到他们能够得到股利,我们做出这样的承诺。如果在世界各国利率都变成负的,而且是很长时间,我必须要亲眼所见才能相信这个事情会发生。如果你有负利率,同时还能够有更多的钱,能创造出更多的生产力,我们觉得这会是在经济上面最有趣的一个问题,我们做的事情会一直做下去,现在已经做了有12年左右。也许我们会面临一段时间有很大的可能性继续进行,而且政府在这方面加强力度。阿贝尔,你可能不知道这个答案,你可能知道这个答案。



阿贝尔:你的年度报告里已叙述得非常好,我们不知道答案是什么。这方面一些最基本的问题,我们怎么能回答。



巴菲特:我不想这么说,但我只能这么说,我没有追加什么其它的意见。如果你是财政部长,你会回答很简单,现在的利率是零或者是负的。所以,我们现在做的很多事情我们都不能预期到将来的后果是什么,但是他们做的这些事情肯定也是会有后果的,现在的后果可能是被人为地压制到后面在更远的时间才能显示出来。但是这些问题最后会应该达到均衡的答案。



提问:伯克希尔是非常大的公司,净值也很高,你也做了很多资本密集型的产业投资,比如说铁路,你所有的资产募集这方面的投资有多大的风险?尤其是借债到期的时候怎么办?从税收的负担角度来讲,你们怎么考虑对这些密集资本公司的投资。



巴菲特:收税的税率更有可能提高,以前很大一部分是说政府那边想对我们企业施加更多的影响,就是通过税收。某种情况下来看一下这些公司,看哪个党将来能控制整个国会以及控制总统是非常容易的,会有很高的公司税,在某一个时点是相当高。尤其是对资本密集型公司,如果你能找到非常好的同样公司,如果他们不需要资本就能运营得很好,你能找到这样的公司吗?比如喜诗这家公司没有要求那么多资本,但它也没有那么多的增长,因为它不需要那么多的钱去增长。虽然它这么长时间给我们造成很好的收益,我们的钱要放在其它地方去投资,可能会造成很多公司营收之后税收的成本。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投资这样的公司,不需要有资本,但是不可能。在能源业包括公用事业的投资,本身就是需要有更多的资本投资错行。尽管铁路行业不增长,还需要很多资本。密集资本的这些公司,从公司的性质来讲,它们总是需要这样做的。从它们市场的价值来讲,它是几万亿美元的市场。如果把这个市场拿出来一家看一下,如果综合在一起,可能这些低资本的行业,不像密集资本的产业,不需要那么多资本,也能够创造出很多营收和价值,不像铁道公司或者是能源公司,有些是非常好的一些商业,我们也非常喜欢他们,但是这些公司不需要我们注入极多的资本还是可以运行得不错。



这就是我们在经营了50年、60年之后发觉的一个原理。所以,哪些公司如果是不需要注入极大的一些资本还是能够继续赚钱,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我们的保险就是在用这样一些资产,保险业务其实不需要再注入更多的一些资金,但是我们可以用保险公司取得的这些利润再进行投资。所以,保险公司在我们刚刚讲的这些行业中是非常适合的。这么多年我们有很多业务也是由保险公司赚的钱(来做的)。



阿贝尔:你讲得不错,我们希望进入不需要太多资本注入的公司来进行投资。但你也讲到通货膨胀,特别是有可能现在发生风险,在现在一些危机的时候,也是特别要注意的。特别是您看到能源或者是铁道的公司,我们有一些价格上面的主宰权,我们怎么样给我们的客户进行安排。如果我们进入了通货膨胀,可能没有很好的保护,但是有的时候还是能够取回或者是在环境改变之后,以及通货膨胀之后,再收取回来。当然必须要有真正理想的投资回报率,我们才会进行投资。这些投资还是非常好的。



巴菲特:如果是10:1的通货膨胀,我觉得我们投资铁道是真正对的,我们是很高兴的,我们已投资了很多资本在里面。我的观点是,这是一个非常坚实的业务,我们买的时候已经扩展了非常大,它会赚取更多金钱。如果没有发生通货膨胀,还是会赚更多的钱。很多能源上面的项目也是如此。但是大家都希望没有很大的通货膨胀的状况发生。



我们已经有了相应的一些资本,我们现在的定位,对资本密集的行业还是挺好的,我们还是占了极佳的位置。



提问:现在前所未有的一些情况已影响经济状况,是不是美国政府已开始对它所有的补给资源突然就不做了?或者是它开始不做这些补助了?比如现在国库券上面会不会发生止赎的情况?



巴菲特:应该不会,如果它不再进行付给,美国的政府以及人民都是非常聪明的,也相信这些国债券,因为对我们自己的货币是有绝对信心的,所谓的债务是在自己的货币上面,很多国家也有自己的问题,而且未来也有相应的问题,这是非常痛苦的,因为你拥有别的国家的这些货币,而不是在你自己的国家进行运作,这是比较痛苦的情况。如果今天有一个印刷公司,又有一些货币,我可以自己跟自己借钱,我永远不会发生止赎的情况。



对于购买力来讲,美国的政府,如果今天要对我们政府的信用进行下调,可能几年之前有这样的状况,对我来讲这不是很有道理的事。任何政府哪个会比我们现在的美国政府还要强大呢?你不要担心政府会对你失去信用的情况,政府虽然是负债,但它还是不会不付给你这些债券的利息。当然我们这些债券的限度可能会增加,可每一个人如果想到全国的这些债务,在很多时间都曾发生过,比如90年代到现在。当然也许我们的国家债务还是会越来越多,但是国家还是会继续成长。你不要忘了,现在要借款的话还是要用自己的货币。



提问:请问伯克希尔回购的情况。



巴菲特:回购的情况也得到了一些不同的反应,很多回购的情况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回购就是非常简单的事,这是分配现金的方法。比如你、我、阿贝尔,三个人决定要买一个汽车经销商,我们现在每一个人放下一百万的投资,我们三个人相处得不错,业务也进展得不错。今天有一个人说我现在把赚来的钱想花掉,另外两个人想说我现在还是要把赚的钱放在业务之中让它继续成长,我们三个人就开始讨论了。我们不会说每个人都拿100%红利或者是股息,我们也不会冻结某一个想离开我们这个合伙机构的人。我们就发生了回购的状况,这个人想把他的股息花掉的人,于是这两个人就说“好,我们把你的股份给回购过来。”当然他们留在这个业务里面的钱及跟另外一个股东买回来的钱,如果称它为“股息”或者是什么,都可以。回购就是这样,你就把这部分钱向今天想出售他股份的钱进行购买。就是这样子。

2006年我那时就开始放弃我自己持有的股份,得到我股份的就等于是他在回购我们的股票,这些人必须要花一些钱,而且他们非常高兴能够回购这样一些钱。在现有资本的计算上来讲,也许他可以达到300万的股票,我现在已受到了影响。比如说在伯克希尔公司还有更多的一些资本我进行了回购的话,等于说我的这些回购的资本还是在公司里面。需要现金的人,就可以把钱抽调出去。所以,我不会强迫任何人,像我的妹妹或者是其他股东,他必须要把钱抽出去,也许他们不需要这个钱,也许他们还需要再投资,把这些钱保留在我们公司的持股里。



所以,公司的位置其实不会改变的,我们公司有足够一些资本,我们还是会继续成长的。但我们公司会不会再进行回购,有时我们需要保留某些钱,直到我们今天得到更好购买的产品而已。回购的事,如果说你今天回购的价格是比它今天的现值比较低,这是一个合理的回购,这是我们今天要遵循的一个规则。比如摩根跟另外一位也曾经讲过,我们能够保持原有的资本,然后也可以以更低的成本去买到我们现在现有的这些股票。所以,你要买大概100亿或者是50亿等等,都是可能的情况。这些是让你很放心的一种回购。



今天的情况如果是对的,你可以再重新购买这些股份的话,这些都是可以做的。有些人不想拿股息,不要认为今天公司在进行回购就已经发生了一些所谓的风险或是灾难,并不是这样。我们在进行回购的时候,那是一个非常智慧的举措,我们还会持续地这么做。



阿贝尔: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些情况也是我们支持的,就是回购的一些状况。有些公司可能是一些财务或是金融工程,他们用的是非常极端的,用每一个盎司里面的资产上面唯有的一点点利润去进行回购。不管它在路途上遭受到一些颠簸、起伏的情况,他都这么做,可能会发生后来的一些灾难,但我们的回购不是这样的情形。



巴菲特:回购是一些比较时尚的东西。你开始付诸行动,能增加现在股份的数量是没有错的一件事情。有些计划或者是项目也都是非常不够聪明的,但并不是说非常愚蠢的,但是有的时候是够傻的。



另一方面来看,我们喜欢的一些公司,他们的公司还是非常坚实的,如果发觉它的业务、它的股票突然市值的价值比他们真正的价值要低,你不去买这些股票简直就是错误。所谓政治上的正确性是很多人讲的,当然如果你今天是政客你可能就会讲到政治不正确,但伯克希尔不是考虑政治性的正确与否,我们当然喜欢投资到许多的公司,这些公司如果是价值敏感,是合乎我们需要的,我们还是会做的。


巴菲特2020年股东大会4万字实录收藏版【4】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1年价格=3年)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