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巴菲特2020年股东大会4万字实录收藏版【2】

xilei 发布于 2020-5-4 16:31:00

巴菲特2020年股东大会4万字实录收藏版【1】

 

你觉得要休息一下或者是在这个时间要发出一些问题,我们都是非常欢迎的。

 

我们现在开始正式的股东会议,沃伦·巴菲特,我欢迎大家参加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这是我们伯克希尔目前指定的秘书,还有投票宣言,我们要宣布一下投票的动议以及表决出来的结果。

 

我们现在开始阅读上述会议的会议记录,这里进行批准。

 

原董事巴菲特父子、查理-芒格等被再次推举为董事,股东表决赞成该议案。

 

今天代理投票人在上周四收到代理人的投票回应中间,我们得到了543203票,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我们A跟B股总数的大多数。根据特拉华州法律的要求,我们将会授权本次会议记录放进我们秘书的季度纪录本之中。

 

下面重新进行资讯性的投票,我现在请秘书戴比提出这一项的动议。我们现在进行薪资咨询性的投票,请戴比女士对这个项议提出。我再次提出此对议,也就是股东以咨询意见的方式批准跟进2402条中间的规定,向公司指定执行董事所有支付的一些报酬的讨论,以及分析,都包含在2020年的记录数字中,我附议,现在同意所有的股东咨询方式批准我们的执行官或者是高管重新的审批。

 

报告人员:根据上周四收到的投票代理人投票,我们得到了不少于519750票,以咨询的方式批准了给予指定高管的薪酬,超过了流通在外面A以及B股票总数的大多数。所以,根据特拉华州法律要求的准确票数证明,我们在这次会议中予以记录,发给我们的秘书。

 

巴菲特:我们今天的复议以及对高管薪酬的动议通过。下面我们开始要对于股东咨询投票的频率如何,我知道戴比女士已经提出了这样的动议,在此提出动议,对个股都在咨询的情况下,对于2000年规定的支付给我们高管薪酬的投票频率是一年两年还是三年,在年度会议中,在我们的委托书中提出。投票的结果是一年两年还是三年。

 

今天响应上个星期四得到的这些投票代表的投票,根据特拉华法律的要求,精确的数量证明,在会议中进行记录交给我们今天本次会议的秘书。根据咨询意见投票每三年支付给高管的薪资进行投票,现在的投票结果是三投票一次。

 

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进行宣布,在伯克希尔.com的网站上面已提出了详细的这些解释,我希望大家都已经读过了,因为这项提案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关键的。下一项是有关于纽约市雇员退休的制度以及纽约市教师的退休制度,还有纽约市警察退休的基金和纽约市消防队的退休基金,已经称为制度,这个制度在代理人的声明中提出要求,改善董事会及高层管理人员多样性的政策,董事建议股东投票反对提出这项建议。我必须要讲出来。这个情况不太容易改变的话,而且有些人没有办法参与此次会议或是收集更多的需要的,比如其中有市长、州长还有其它一些官员的情况之下,如果有总会计长出席我们的会议或者是给我们提出来一些他们的想法,我们能在会议上进行更细节的讨论,讲出它的优势以及劣势。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我告诉大家我个人的想法,大家都必须要一致,跟我们的会计长、审计长都要有相应的一些理解。

 

具体地来讲,这个意向对伯克希尔的董事会来讲,和这么多年做质量的管理上是有关的。所以,任何一些上市的公司在很多年之中都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有的时候我们的定位不是大家都能同意的,今天这件事被提交在这一次的正式会议之中,我们的董事以及所有的股东们都提交了他们的想法。我们必须要不允许或者是在讲到今天这些股票持有人是否能够在相应的情况下出席,任何的人,从会计长的办公室里也都可以来出席这次会议,能够提出他的想法以及方案。或者开始提交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或者是为什么不这么做的结果。你可以期待我们现在的定位并不是故意要叫某一个人或是我们要从哪一个方向来进行取舍,当然今天并没有任何的一些市长或者是当地的一些公家的官员们出席,我们同时也希望,如果他们有人来的话,可以做一些他们支持性的陈述,这也是我们希望有的结果,我们希望这些人是投票代理人,他们能提出这样一个动议,我们也希望把这个动议在这个会上念一下,我们也希望给5分钟的时间念一下。他们马上回了一个电邮,非常高兴愿意准备一个好的提议。

 

他们发来了一个复议的文件,一会儿念给大家听。希望每一位股东都能读这个附属的报告,同时也读一下投票代理人中所做的辩论。我们会建议股东对这个予以投否决票。

 

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题目,而且我也非常希望明年审计长办公室的人有人开会,我们在那个时候可能有更多这方面的讨论。我现在要求海姆伯格把纽约审计长的动议给大家念一下。这是伯克希尔大量长期股权持有,我们拥有250万股,我希望董事会采用一个多元化的搜索来找到这些董事会的成员,同时我们选择这个提名的时候,包括一些合格的女性和不同的种族、不同的候选人。我们赞扬董秘增加了…先生,而且现在董事会21%是女性,而且我们还想要认识到,在这边承认,我们这边杰特先生和其他各种各样的董事会成员也是少数族裔,巴菲特认识到董事会的女性,尽管女性在一个世纪之前就赢得了在投票中发表自己声音的权利,但在董事会享有这样的权利还是在继续进行的活动之中。根据我们的股东,我们正在寻求怎么样能够把这个过程向前发展。

 

巴菲特先生提出的另外一件事,他只买具有三个条件的企业股票,第三个条件是有能力的诚实经理人,而且董事会最重要就是留住一个最有才能的首席执行官。我们所有这些公司里的大公司都满足我们多元化要求的董事会。我们要求并不是董事会候选人一定要有确定的数字,但是如果再这个里面包括女性或者是其它的种族和族裔多样化的情况下,这样的人如果合格,他们有非常好的能力,而且他对于公司有很高兴趣,2016年《哈佛商业评论》的一个研究里,如果入围者不只一位女性或是有少数族裔,就有助于消除有意无意面试官之间的偏见。所以,我们要求只是向那个方向迈出一小步,包括不同种族的候选人。

 

最后我们要赞扬伯克希尔的内部做这个CEO的继任计划,这些CEO的多元化政策仅适用于外部的搜索。在此期间我们强烈支持本提案。

 

巴菲特:感谢马克,而且感谢纽约的审议长提出了这个文件。

 

我们现在这个动议可以准备好采取行动了。

 

杰克:大概同意这个有65925票,但是反对这个议案是485824,反对该动议的票超出了所有流通在外的A类和B类总票数的多数,所以这个动议失败了。特拉华州法律要求准确的票数的证明,我们在会议记录中会将发给秘书。

 

巴菲特:我现在提议本次会议到此结束,我复议。比我预想的时间要长得多,对我来讲这是一个非常独一无二的经验,我们现在可以准备好接受提问。

 

 

以下是新浪财经整理的问答环节。

 

提问:如果我了解你说的话,伯克希尔投资的四个航空公司的股票,你会念一下都是哪些公司吗?

 

巴菲特:我一般不会这么讲,但这些是有解释的,我们不会感到失望,因为他们在当时的商业进行的业务和他们的领导人都很棒,但我们自己的想法是“四大航空公司”是达美、联航、西南航空公司,他们大概占有了美国旅客里数飞行里的80%,除了西南航空之外,其它三大航空公司也有很多国际航线,但现在由于疫情,四大航空公司所面临的情况有很大变化。现在我不知道美国人是不是会改变他们的生活习惯,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会改变,或者说是半关闭的情况。从经济上来讲,我也不知道将来的趋势(是什么),人们会怎么做。我花了7个星期时间,7个星期之后我第一次戴上了领带,这么长时间也没有理发,谁会知道我们之后会出现什么情况呢?但有一定相应的行业,比如像航空公司这样的行业,它们在中间受到的损失尤其巨大,有时他们发生的疫情情况,是没法控制,他们要关闭他们很大一部分的业务。我们现在主要是买了这四大航空公司的股票,不管是70亿、80亿的钱投进去,现在我们想拿出来,这是我的错,但是总是会有这方面问题的,有比较低的可能性,但它还有可能发生,就是发生在航空业里面了,所以我要做出这样的决定。

 

提问:我再跟你确认一下,你在里面是都持有他们的股票是吗?

 

巴菲特:是的。

 

提问:所以我们会卖?

 

巴菲特:是的。我们卖的时候经常是我们全部的股票,我们并不是说在一个公司里还持有一部分还是怎么样,我们要卖就全部把它们卖掉,不是说本来拥有它们100%的股票,现在减到只持有他们90%的股票还是80%,不要这样做。我们要改变主意的话,我们是要全部卖出的。

 

巴菲特:如果我们的想法改变,我们不会一半一半地做,我们会一下子进行到底。可能卖的时候,卖价比我们的收购价要低很多。但航空公司的股票都是大额交易形式,所以我们整个卖掉了。

 

来自加拿大多伦多的提问:你是不是建议我们自己要买,但是你自己却留了这么多现金,你实际上并没有自己想买那么多吧?投资者是不是现在购买好的时机?

 

巴菲特:我当时说的是现在有些情况很难发生,而且我也希望它并不发生,但并不表明它不发生。比如说我们的保险业,当飓风来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在这方面有最大的地震发生,我不能够为自己准备某一类的问题,我们要做好准备,可能会造成某一些情况发生一连串的事件,我们要为其做准备。房地美和房利美在9月的时候有做过政策上面的改变,当时它就破了一些记录。我们是从最坏的角度、问题最坏的情况下出发的。所以,我看这个的时候并不是一个大的问题,并不是说人们今天或者是明天或者是下个礼拜要去买股票,要看各自情况,但是我觉得你现在还不是购入的好时机。因为在相当长的情况之下,不管是在财务上,还是在心理上都要有对付这个疫情的长期准备。所以,你在买的时候不会是最低价,也不会是别人替你想好什么时候买,你自己要准备好,可能这个股票又跌了50%时你是不是可以准备好可以买了,也许在一年、两年之前,我们当时的年度报告里,在最近报告之前,在伯克希尔历史上,那个时候我们曾经有过三次我们自己的股票下降了50%以上的价值。伯克希尔在这三次(事件)发生的时候并不是我们公司出了什么错。看一下这些股票的价格,你觉得当时是不是要采取行动了,不管是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或者是别人告诉你现在应该卖或者是什么等等,或者是有其它的事情在进行。所以,你的心理素质一定是在一个适当的定点。有些人非常谨慎,有些人非常愚蠢或者迫不及待,希望马上出击。对我们来讲,现在的这个变动是极大的。

 

有些事情是我感觉到了,查理也感觉到了。有些人是可以控制自己心里上的变数,但有些人不见得(可以控制)。如果你可以控制自己的心理变数,你就可以来进行购买。所以,你做任何事情都必须是根据你自己了解而采取的行动。

 

我对你们的建议,是您自己的位置、您的定位,不管是在今天,或者今天是不是就是购买股票的最好时机,20年、30年之后或是2年之后这个股票到底会值多少钱,我是没办法有对策的,或者是你今天听完礼拜一就去买,礼拜一市场又变化了也不一定。

 

提问:您刚刚讲4月大概有3000多亿是在股票上,到底做了什么?

 

巴菲特:我不太记得要跟你讲实话,你要允许我再看一下,这是伯克希尔提交出来的数字。

 

刚才讲的4630亿其实并不是很多,因为我们的公司里进行交易的这些数字还有更大的情况。我们愿意做某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愿意从事一些更大的事务。礼拜一早上或者是你在讲到比如有300亿、400亿的活动,这常常是我们可以做的事情,但不代表我想做这个事情就发生了。因为市场上是不是可以吃得下这样的东西,要花好多时间,要好几个月才能让我们开始对航空公司进行投资,而且航空公司的变化也不是一天就会发生的。

 

4630亿其实并不是一个多大的数字,而是我们想到的这中间做了一些研究得到的结果。

 

提问:上次经济危机的时候,那个时候你支持了8个不同的投资,你对于这8个股票都有极大的信心,得到了更多的价值。我们现在的利息特别低,而且有些基金(收益)也特别低。过去的两个月中,为什么你对所谓借款的投资并没有做出任何举动呢?

 

巴菲特:因为我还没有看到更让我觉得有趣的吸引人的股票。因为美联储现在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策,而且做得非常快速,这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很多公司也许更需要钱,他们可能会更早地做这些财务上的处理。在过去五个礼拜之内,这些财务上的变化是非常非常非常巨大的。有些很大的公司也开始进行巨大的借款,而且好多次都发生了。伯克希尔当然不需要更多的钱,但有时借钱也不是坏事。有些在边缘的公司,或者是他们赚的利润比较少,在他们的基金上来讲,他们也许并没有任何短缺的现象。当然如果他们的利润不够,我们是不会向他们投资的。所以,为什么我们目前没有在进行投资,就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吸引人的公司,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改变。所以,在2018年、2019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投资了八家公司,并不是说我们故意要告诉大家我们做了什么事。我们之所以进行了投资,是因为那个时候我们觉得投资这些公司,在市场上是一个非常好的抉择。而且在竞争力上来讲,我们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举措。也花了我们大概4到5个月的时间才做了这样的结果,当然那个时候的时机也许是不够理想的,可是时机不够理想的情况之下,我们还是找到了这几家理想的投资。

 

这些事情我们那个时候不是故意做出这样的举措让大家来看,我们觉得那个时候的投资对我们来讲,那几家公司都是非常吸引人,而且他们也邀请我们,希望我们来进行投资。所以,市场的投资就是这样子的。有些时候是短期的时间,比如说现在病毒发生了,大家开始紧张,大家开始我觉得有一些变化。当美联储开始又进行降息,大家又开始紧张。我并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形,而且没有任何人会知道,这中间有不同的一些情景,有可能在这段疫情之后会发生不同的一些变化。所以,什么样的情景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现在没有人知道。

 

阿贝尔:您刚刚的这些点评,讲到了美联储的一些警告,在疫情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们也都注意到了,并不是它的一些变化,而是我们到底能不能开始采取行动。人们对于最困难的时间,他们看到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他们决定要做一些什么,但事实上来讲,这些公司并不见得是有兴趣吸引我们的公司,特别是在2月23号之后。伯克希尔的能源公司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结果,我们大概投资了40亿,那个时候还有好多短期的债务没有到期的情况下,我们也增加了我们资金的情况,那时资金的部署是有必要的,那个时候对于我们太平洋地区的,还有对于伯克希尔的这些持股人来讲,都是非常理想的,而且是吸引人的。所以,现在的时期是你借钱的大好时机。当然不见得每个人都愿意借钱,可是对整个国家来讲,这个时候是借钱最好的时机。对伯克希尔来讲不见得是我们要做的时机,但对大多数人来讲现在的钱是借钱大大好时机,我们的钱要用在刀口上。

 

来自芝加哥的提问:我们现在有了不同的伯克希尔的资产负债表,有些人开始兑现他们现在有的一些情况,他们兑现现在已在这个大疫情中进行不同流转的情况。伯克希尔是怎么样的情况?

 

巴菲特:我们现在也开始发了一些资金,给了某一些需要的公司,当然我们不可能说无限制地开始资助这些公司。当然现在的变化是非常大的,比一年或是六个月之前还是有极大的变化。比如刚才讲的航空公司,我们基本上就把钱抽出来了,因为现在亏损太大了。但是如果我们已经组成了这个公司。但是这个公司如果没有希望,我们不会继续再投资。比如说我们的公司在1965年的时候也投资纺织业,之后我们发觉买的并不是极好的一些决定,后来我们就想卖掉它们。我们现在的公司并不是在做拯救公司的位置,在拯救公司花了太多钱的情况下,我们是不会这么做的。所以,在增加我们市场上的一些份额上面来讲,也许会发生,公司也许不见得随时都需要钱,但是市场的份额是我们比较关注的。

 

阿贝尔:我们看到我们现在持有的公司以及现在的疫情,看一下新冠病毒的情况,我们看一下我们的管理状况以及员工的去留等等,我们要确保我们的员工在业务的情况下都是安全、健康的,能够持续在进行运作,之后我们继续观察我们的客户在这个周期之中有什么样的变化,还有业务的情况之下,他们的需求是什么。我们业提供了更多的一些公司上面的调整,能够满足现有的对于客户的需求。有效的是我们再处理客户的这些转变之外,提供更多的需求上面的满足。也给了他们紧急的需求上的资金,我们在更持续稳定的管理以及支持我们现在需求的一些需要。

 

巴菲特:伯克希尔公司拥有许多可以提交现金的业务,就像格雷格-阿贝尔之前讲的,伯克希尔的能源公司,我们有长期我的资金的准备,所以我们有非常多的资金,我们要做一些什么也都可以达到我们要做的目标。很多人要兑现他原有的资产或者是卖一些股票,但我们的这些业务里面目前并不是有这样的一些需求,很多业务本身的条件当然就是必须要这样做,但伯克希尔绝对不会达到必须借钱过日子。

我们能够看到的一些事实是,某些事情并不是特别得奇怪或是觉得非常让我们觉得惊讶的,我们把有可能发生的情景都能先讲出来再进行理解,了解我们现在的定位如何。

 

我简单地来讲,我们并不是需要很多很多,需要有1300万、1400万或者1500万。当然如果钱需要的话,我们也是有的。我们不买报纸公司或者是一些其它的商业机构,这是我们的习惯。我们希望自己的定位是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当然不见得所有的事情都会在我们的理想中发生。

 

1929年是一个比较例外的一年,到1955年或是在1954年年底,我们才发觉任何的事情都会发生。所以,我们一直在准备就绪之中。当然价格如果吸引人,如果美联储提出降息,有的时候很多人打电话给我们,这些公司打电话来,在美联储的数字降低之后,我想我们也不需要买这些公司,因为这些公司并不见得是多好的,而且我们也可以在其他地方进行借贷。

 

提问:伯克希尔的公司里面大概有39.1万的公司成员,哪些运作的公司没有被影响到,或者是因为疫情被影响到了,而且持续能够雇佣这些人吗?请大家扩展谈谈一下这个问题。

 

巴菲特:我们资助了不同的行业,有几个行业有可能雇员会减少,但不会很多。我一边想一边说,有些商业的行业,比如我们没有在旅馆业里,但是旅游和休闲的行业可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我没有裁员我们自己的雇员。五年之后,伯克希尔会雇佣相当多的人,但是病毒可能还会有更大的增长,可能对我们的制造业有很多影响,他们的需求可能会很大程度上降低,这样的情况下可能会有裁员的情况发生。

 

阿贝尔:现在疫情期间,我们的行业要为此做出调整,有些可能调整得比我们更厉害。如果看一下伯克希尔的能源公司,用电的消耗量降低了10%,实际上对我们的生意没有非常大的影响。但是从长期来讲,我们的业务还继续有增长。即便现在在危机时间,但是对我们这些行业的影响还不大。但是现在商店都关门了,比如糖果、珠宝业等等,我们应该根据环境做出相应的调整,尤其是在就业方面。将来商店还会重新开门,我们还会雇更多员工回来。所以,在长期来讲,伯克希尔的会员和现在比起来会有很大的增长。

 

巴菲特:整体来讲,我们还是会成长的。因为巧克力糖从1972年开始已经很长时间了,而且我们非常喜欢他们,我自己就喜欢它,我自己的花生糖就是他们的牌子。我今天不会和阿贝尔分享糖果,全部拿回家去。

 

已经过了我们的复活节,一般复活节期间是巧克力大的售卖期,但是我们现在已经过了。现在已经到了售卖的后期了,(售卖期)过了很久了。这部分我们是关闭了。而且现在大的商业中心,里面220个店,不光是有糖果店,家具店都关门了,喜诗巧克力就停顿了,本身就是一个季节性的产品,我们有很多季节性的员工,尤其是在圣诞节期间。但是我们有很多复活节的糖果是为他特殊制作的,卖不出去就没有办法运出去,也不能把它送到商店里面去卖。所以这些都是在进行的情况,阿贝尔做了很多这面的事情,下面还有很多经理做这些事情回应这些问题,在这个非常特殊的时期。

 

我们会在将来有超过39.5万以上的员工,肯定在将来会雇更多。

 

提问:我是一个长期的股票持有者,我以前参加过年会,4月17号查理讲到,伯克希尔拥有的一些小公司在疫情过后不会重新开,你能不能讲到伯克希尔麾下哪些公司受到影响?

 

巴菲特:伯克希尔下面有97个不同的商业组织,我们以前一直从事这些方面的经营,过去2、3个月发生的事情将来可能会加剧,这些行业进一步衰退,也许这些行业里面的顾客会有其他的消费习惯,不再使用他们的产品了,零售业现在发生很多变化的情况,这些行业以前就有过问题,现在他们的问题更大。比如说报纸行业,我们现在增加了更多报业的投资,而且帮助他们偿还债务。但是现在报业,在疫情之前,他们的广告、销售量、发行量都已经在下降。在疫情之后,加剧了这个情况,这个情况更为严重。汽车行业也是一样,现在对汽车行业的影响,这些卖汽车的汽车商也不会在报纸上做广告了。所以,以前这种情况就在发生,现在只是这个情况更被加强了、严重了。

 

所以,下面的这些行业里我们会做这些方面的变化,但这些都是小的行业、小的商业组织,我们主要的行业、公司我不能想到会有非常大的变化或者是关闭。说在疫情后面就保持关闭,不会开,我不觉得是这样,但是因为这个疫情改变了整个世界,人们都会看到这些变化,如果现在是一个商业中心的老板,你下面的这些租户现在不愿意付租金给你了。如果你现在是这些商业中心的供货商,你现在的情况也会有很大的改变。很多人在这中间受到影响,有的人可能是在家里远程工作了,在家工作的情况,也许以后两年他们还会在家继续做,他们会做调整适应这种新的方式。

 

阿贝尔:我们这边有97家不同的公司,我们有一个食品服务业,卖餐馆的设备。我们还有几个行业本身从事的业务非常好的时候,他们就受到挑战。在经济发生现在这样的危机,在疫情的情况下,他们会有这个方面的问题,可能餐馆设备的生意受到影响,但是其它行业可能会受到正面的影响。所以,我们要从整体来看,整体考虑这些问题。

 

提问:伯克希尔长期的政策,不会是亏损无底洞,芒格早先说在疫情之后,在封城解除之后,伯克希尔下面的一些小的公司是不是不会重新开放业务。是不是影响伯克希尔长期的政策?

 

巴菲特:伯克希尔长期的政策会是30年以上,在我们的年度报告里有讲过不同的公司有它们各自的运营。是不是在疫情的情况下,将来可能还会亏损?当然我们可能会把这些公司卖给其他人,但不管怎么样,我们不会继续保持这些公司,这不是一个新的政策,这没有什么改变。我们对航空业就是这么做的,某种程度上,如果我们拥有所有的航空公司,现在对我们来讲会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来决定我们能够持续坚持住他们运营的这些损失,来继续保持这些股票,看他们能坚持多久。

第二,这个飞机可能太多了,如果制造业下降,需求下降,航空公司的位子太多了,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做决定,是根据我们自己的业务运营的情况来做决定。所以,我们做出的经营性的决定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我们的政府当然也是有了第一波对航空公司的补助,但是航空公司非常主动地在融资,这方面我印象深刻,至少两家航空公司增加了他们的股本,你说服他们,如果想要业务继续进行,当然需要政府的帮助,同时我们自己内部也要做出调整,以适应我们运营资金的需要。当然这些公司的经营者、经理们是需要这样做的。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是不是合情合理,我们要拭目以待。

 

提问:卡斯伯这个公司由于行业业务放缓,这方面你们怎么回应?

 

阿贝尔:我们这个公司有很大一部分是航空航天,其中有两个受到很大影响。当然国防工业还是非常好的,而且非常强劲,但是你要看一下如果是大飞机或者是地区性的小公司,你可以看到别人对他们订购的飞机是更长期的,我们会不断地连续地对这方面做出调整,我们现在和波音公司会有每周一次的会,看一下他们有多少订单,为此我们做出相应的调整。

 

巴菲特:一天、两天之前他们刚刚得到了250亿资金,一年之前他们当时现金的定位是很不错的,但是我知道空客也有同样的问题,他们上个星期做出这方面的评论,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的将来如何,我也不知道他们的未来如何。所以,我们肯定是会有飞机的,而且这些飞机会飞行,按真正的问题是你们是不是需要这么多的飞机,而且你在需要他们的时候,飞机的制造和交货会影响到很多人的工作。当然不光影响到波音,有这么一种情况,你的需求枯竭了,这样(影响)就上升到整个链条上面,航空公司枯竭,最后制造飞机的时候也是这样子。所以,你可以看到由于波音不用这么多的飞机了,现在通用公司生产的发动机也会受到影响。(信号中断)美国在这个行业非常强,比如说波音,大家都知道这个行业是非常重要的、非常大的出口商,关乎到很多就业机会,对我们来说也是如此。我们祝福他们,给他们提出良好祝愿,我们也给自己祝福,但还不是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

 

提问:GEICO是不是在2020年,因为现在很多人没有开车,是不是给了他们不开车的信用额度呢?

 

巴菲特:全美国第二大汽车保险公司,这些汽车保险公司也开始进入到他们保单上面的改变。我们的计划,应该能够提交25亿的成果,减少现在发生事件的情况,也是在现在正在发生之中的。当然每个人还是想开车,只是开车的里程数更低了。现在因为开车里程数减低,我们还有更快速的一些项目,能够节省今天投保人的保费。所以,很多人现在已经给了两个月的折扣或者是更长时间的折扣,我们是每个月在进行改变、进行折扣的一些给付。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其它一些竞争对手,也就是在同一个行业的保险公司里,我们现在保险委员会也在讨论这个问题,我们会给今天的投保人更多时间,如果他们今天没有钱付给,我们会给他们较长时间支付的期限,只要他们不取消他们的保单。当然如果持付也是一样的,你可能要付一个迟付金等等。比如一些购物中心没有付租金,可能也有这样的情况,但这些对我们公司成本上的损害到底有多少,还没有计算出来,但是肯定这些投保的开车人是有部分的影响。当然还有很多变数,我们已经做一些计算调整,我们到底应该怎么样才能够回应目前减少开车的情况,当然意外事件也减少的状况。在我们收到的保金之中,在以后的一年,还有6个月就要重新更新我们的保单,在明年的4月我们做了一个评估,看看我们到底会得到一个怎样的结果。

 

提问:让我们了解一下现在的大疫情对我们保险公司的影响,有很多保险公司已经在报告,已经开始出现损失了。我们看到赔钱的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现在,在保人、在保公司在这次疫情中的遭遇跟伯克希尔承保的情况有什么样的变化?

 

巴菲特:这中间可能还会有一些投诉或者是打官司的状况,这些事情已经在发生了,以后的一些诉讼可能会非常大,因为诉讼的一些结果是非常大的成本开支,汽车保险业,也就是我们现在保险的一个比较大的部分,这些需要再定义的,有些需要再理解的。所以,在诉讼得出来结果之后你才可以看到更明显的结果。我们在想这些商业上平行的灾害或者是风险,有些人会在所谓发生变故的时候才要买的这些保险、保单上面的保险条约,但是在我们保单上面的语言来讲,并没有保到业务在进行中断的时候或者是发生变化时候的一些保险,但是其它的一些保险政策,当然我不能够以偏概全来告诉你都是一样的,但是这中间涵盖的保区在业务耽误或者中断的时候,也许会发生这种情况,大疫情就是其中的情况之一。标准语言在我们的保单上,如果说您在业务耽误了之后或者是得到了您今天实际资产上面的损害,才能够进行支付,当然你可以买更多的一些支付,大疫情是否能够投保这些事情,这跟我们的汽车保险上面的一些政策是不一样的,也许我们会有理赔或者是提速的一些情况,我们的公司跟其它的公司也许还是不太一样的,或者是再投保的情况,也许会有更多重的平行的担保,但是有些业务的中断并不是包含在内的。这个事情并不是不太可能发生,今天我们讲通用汽车,也许大家在开始罢工,也发生生意中断。有一年在我们公布年度报告之中,也有这种情况。我们也有一个化学工厂,邻居发生了火灾,我们的工厂也被波及了,也遭受到损害。我们在卖任何汽车零件,结果今天因为汽车行业罢工,我们的汽车零件行业也波及了,但是不是也会有这种业务中断的保险的损失呢?不会的。

 

巴菲特:现有的状况,中间争议的部分还是很多的,这是毫无疑问的。有些保险公司会付很多保单上额外的费用,但我们已经有储备了,在我们的历史记录来讲,我们还是在比较传统、保守的方面进行保险业务。我们不会告诉我们的经理人哪一个数字必须在今年一定要得到。他们会做自己损失的评估,他们建立自己的业务,再把社会上的通胀或是其它的因素考虑在里头。伯克希尔有时候在做评估的时候还是非常正确的,我没有任何疑惑。

 

提问:我是十年的持股人,伯克希尔是不是以后也有大疫情的保险呢?

 

巴菲特:我们保的这些行业非常多,曾经有一天也会有人来找我们,说我必须保一个什么险,这个险大概有100亿的保险额度。我们听上来要保100亿的资产,我们可能不会接受这样的保险,但我们会承保一些大疫情保单,如果有人需要,如果价钱对,我们也会承保的。我们没有不情愿做的事情,会给你一个保险的报价。当然如果说是一个非常非常毫无限制的一些投保的可能,我们不会给你承担保单的。所以,要根据投保支付的保额的价值以及投保的范围来决定。我们当然不希望,比如你今天故意放火来投保,我们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所以,一些不寻常的投保,不管它的范围有多大或是金额有多大,这些是我们不会保险的范围,比较可疑的东西我们是不会做的。有些人可以做梦今天我们保了这个险可以得到多大的理赔,如果有这样的情况,我们是不会给你写这张保单的。在911之后,我们给了一些公司也写了更多保单进行他们的承保,但是有其它公司会做这样一些无聊的承保。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有时我们也会非常惊讶,发觉了一些问题。比如911发生的事情,是我们前所不知的事情,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问题。如果有正确的价值,我们会开始进行这些大疫情的承保。

 

提问:我从阿拉斯加来,标普500现在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情况能够投资?在现在市场下滑的阶段是不是比较好的(投资阶段),沃伦,你是不是在这种情况,有些公司需要资金的时候,跟他们能够开始溢价,取得一些更多的情况。现在的情况不见得有这么多而且这么长的时机可以找到,伯克希尔公司是不是可以在沃伦跟查理不在的时候也可以这么做呢?

 

阿贝尔:如果没有沃伦跟查理,我没有看到伯克希尔会有文化上的转变,最大的一个部分就是我们有商业上的睿智,能够在经济上做更加理想的部署,而且可以立即做出反应。不管是查理和沃伦在不在的时候我们都做同样的工作,我们现在有非常有才智的团队,而且伯克希尔的这些管理团队所有的经理人都有这样一些能力,当然经理人会随时再寻找更多的机会,事实对我们来讲也是最庞大的一个因素,我们现在绝对是站在必须要维持伯克希尔原有的一些强劲的能力上面能够继续保持。

巴菲特:他讲的是对的,我们的经理人如果没有这样的能力,我们是不会保留他的,我们有三个非常非常有价值的经理人,他们在寻找我们的资金以及寻找我们的对象上来讲,都是非常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比如20年前我们认识某些人,我们会告诉他们某些事情,但是他们认识的人很多,他们有非常高的经历,而且他们的思维也是非常类似的。对于伯克希尔公司来讲,有了他们三个人来讲,在寻找资金上面会继续有更好的表现,不管我跟查理在不在,他们都能够做得么好。

 

提问:伯克希尔现在有没有美联储或是国家开始保护你们脱离困境,接受他们的一些补助?巴菲特:航空公司有这样的(情况),我们有在航空公司投资,但我讲的这些问题是,我们没有任何全额拥有的之类公司,格雷格,我们有没有任何的公司接受了政府的救助?阿贝尔:没有。我们现在所有的这些业务之中都没有。我们都了解伯克希尔的每一个公司是什么样子。今天讲到政府补助项目我们是没有的,我们全额拥有的公司没有参与。

 

巴菲特2020年股东大会4万字实录收藏版【3】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