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巴菲特2020年股东大会4万字实录收藏版【1】

xilei 发布于 2020-5-4 16:27:00

新浪财经现将全场对话实录整理如下:


巴菲特:以前我都习惯和查理在这里讲话,但是查理今年已经96岁了,他的生命还挺强健,但是今年可能最好的选择就是让芒格先生不要过来。查理对新的生活正在适应,他已经加上了Zoom,加到他的每日日程中,他每天通过Zoom和不同的人开会。从技术上来讲,他把我超越过去了。我要跟大家保证的是,查理的状态良好,他明年会回来,而且我们希望明年的时候一切会恢复正常。

 

我们本应该到场的另外一位是我们的副董事长,负责我们保险业的杰特-简恩,他在纽约,这一次他也觉得从那边旅行来奥马哈开会也是不合适的。阿贝尔现在在台上,是我们这边的另一位副董事长,保险业务之外的所有业务都由他负责。格雷格所领导的行业现在大概是有1500亿资源,尤其是拥有12万员工,他做这个工作已经有两年了。如果是没有阿贝尔来帮我,我未必能够做到现在。

 

我两年以来才做了四分之一的工作,我对阿贝尔非常感谢,尤其是他今天能过来跟我们一起开会。

 

会议分成四个部分,一会儿我给你们来独白,通过一些PPT给大家讲一些内容。从我21岁到现在88岁(应为89岁),我从来没有使用这些幻灯片给大家讲。但是大家也说:“老狗也能学到新技能”,我正在学习新的本领。

 

第一,我希望通过这些幻灯片把第一部分先过一遍。

 

第二,伯克希尔第一季度财务的总结。我们已经在berkshirehathaway.com的网站上登出来一季度的财报,到时我会提出一两点给大家讲一下。我们在4月的时候已经讲过,对伯克希尔来讲是新的东西。

 

第三,一个相对正式的股东会,大概15—20分钟。

 

第四,问答、访谈,我和格雷会回答征集到的很多股东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每一个人的头脑里都充斥着一个想法,过去的两个月一直如此,就是目前为止美国的卫生健康大家怎么看这个情况,尤其是美国的经济情况会怎么样,今后的几个月甚至几年会是什么样子,而且我在这方面,在健康方面我没有什么更多的可以在此多加叙述的。在学校的时候,我会计学得不错,但我当时的生物一塌糊涂,我关于疫情的了解和大家一样。

 

就个人来讲,我感觉非常棒的就是我能够听到Fauci博士(的言论),我以前一直都不知道他是谁,但现在我知道是非常幸运的,作为一个国家有一个像Fauci博士这样的人。他已经79岁了,他还每天24小时连轴工作,而且他在中间还采取了一个幽默客观的态度。他给大家直截了当地讲事实,把非常复杂的事实很直接地告诉大家,他什么知道什么不知道。我们不谈有关的政治或政治人物,我对Fauci先生非常感谢,能够教育和通知,让我们这些人能够了解情况。还有我的朋友盖茨先生及团队,他们一直告诉我,目前进行的情况是什么样。所以,这方面我会有相当的了解。Fauci博士对我来讲是很重要的一个提供信息的人。

 

当这个疫情蔓延到我们这边来的时候,我看到这边几万个空的位置,去年的时候是爆满的。格雷格刚才跟我指出来,不管坐多少人,过去这个场子全部坐满了。当时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想到今年的3月会发生这么疯狂的疫情。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影响,影响到全国人们的行为和心理,这是非常剧烈的一个变动。

 

我们在一开始没有做好准备,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各种各样的可能,不管从健康上面的角度,而且在经济角度上面,这个可能性众多。所以,最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谁也不知道,尤其是在目前的疫情下,范围太广了,尤其是在健康、卫生方面,尤其是它对于经济的影响。健康和经济会相互影响、相互制约。我再次重申,你们不知道的我也不知道,尤其是在健康方面,我没有更多信息。但是我想所有各种各样的机会和可能,现在已经是越来越集中了,我们现在都知道结果不可能更坏了。

 

一开始说的可能还有其它的什么病毒,目前来讲对它进行判断还是比较困难的,有很多事情我们还不了解,还有很多未知,所以现在有非常棒、非常聪明的一些人,他们现在正在这个上面努力工作。但这个病毒本身明显是一个高传染性的东西,大家都知道,这种传染不好。虽然说病毒是很坏的,但还没有像1918、1919年的西班牙流感那么致命,当时我们的父辈有些人经历过这个,在3月15号奥马哈的报纸上有一个非常棒的push,你们可以在网上查查,也在Google上查一下这个文章,提到当时流感的时候,也只有4个月时间,奥马哈有974例死亡,当时已经是占人口的1%以上了。

 

那个时候在全国可能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也就是说如果奥马哈是1%(死亡),当时美国全国大概也有1%的人(死亡率)。这一次疫情看上去不会像“西班牙流感”那么致命,但是它的传染性很强的,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不知道这个里面到底有多少人现在被传染了,有症状、无症状,我们不知道。所以,现在可能的范围,从健康上面来讲,我们现在比较集中一点,有不同的可能性。它对经济上还会有广泛影响,我们现在还不能完全知道,在你自愿地把有关的行业、社区关闭好的情况下会造成什么样的情况。2008、2009年当时由于金融危机,很多行业也由此脱轨了。目前这些行业的经济列车都没有在轨道上,我们都把它们从轨道上拉下来了。美国作为一个最有效、最有生产力的世界强国,这么大的制造能力,我们现在的经济被完全转向了,看上去而且是无可避免地制造出很多人的焦虑,改变了人们的心理,有的人就开始觉得很难控制。

 

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相当大的前所未有的试验。对于这些问题的严重性,我们现在不能够知道答案是什么,但对于今后的很多年,这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回答,要能够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可能性很多,我现在要跟大家讲的是这个国家经济的未来是什么,因为我现在还是有这种认定。二次大战的时候,我当时就认定,在古巴导弹危机,包括“911”,包括2008年的金融危机等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停止美国的前进。我们过去已面临过很多问题,现在我们也面临着严重的问题,有些问题和现在也有相似的地方。但我们以前其实碰到过很严峻的问题,我们美国人总是有神奇的可致胜的因素,我希望能够给大家回顾一下历史。

 

如果你能选一个时间,什么时间出生、出生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您的性别如何,也不知道您会在哪一年,或者是您到底是聪明的,您的才智到底如何等等。如果你能有这个选择,我想你不会选1720或1820或1920年,你绝对会选在今天出生,而且会选择在美国诞生。因为最有趣的一件事是在美国开国之后,1789年乔治-华盛顿接收了椭圆形办公室之后,很多人就希望我自己就是美国人。你可以再试想一下,现在已经是200多年的历史了,还有很多人也都希望能够搬到美国来。我的朋友讲我现在就跳上飞机,飞过来了。

 

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看一下PPT上第一个图片,我们的改变还非常年轻,当然有很多今天在国家里活着的人,还是挺老的,可是很多事是伟大的,而且在历史上能闪闪发光的。

 

1790年的时候那时我们只有390万人口,不是说人口调查的时候得到这些数字,1920年我们的商业部着火了,人口普查也许出来的结果不见得是对的,但1790年大约有390万人口,有60万的人还是黑奴。比如0.5百分比或是1%的人,那个时候只有13州的人口,你可以想象,生活在200多年前是怎么样的,220、230年之后是什么样子,我们那个时候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子,就算是一个最乐观的人,他的想法也不会想到现在可以喝酒、抽大麻,都有可能的。我跟查理、格雷格(的年纪)合在一起相当于这个时间,你们看这个国家,在路上大概每天都有2.8亿车子繁忙地穿梭,这也是我们以前没想到的。我们随时可以在岸对岸飞4万公里,而且还有非常棒的大学,医疗系统也这么完善,娱乐界已经创作出来大家能欣赏的娱乐节目,跟1790年是完全无法比拟的。231年之间已经有了这么样的变化,而且绝对是超前的,超过人们可想像的。另外,互联网的变化也是极大。

 

我们国家的财富在1789年的时候是多少呢?在开国的时候,在美国那个时候总体的财富,结果大约是40亿。我可以告诉你,在早期还有在好多年之前,数据的收集跟现在是多么不同,而且数据的这些变化是极大的。有的时候找不到可以让人真正信任的数据,全国各地都是如此。但是在房地产上面来讲,当你再看这些数字的时候,比如一些居住的房产、地产或是公寓等等,而且每一个房子看起来都是不太一样的,但是它们都有非常好的售屋价格,跟其它国家可能是不一样的,也是财富分布的象征,以及我们的估算依据。

 

如果回到原来的时间之中,是很有趣的情况,比如1803年我们买一栋房子,路易斯安那州整个州的购买都只有1500万,那个时候房地产的一笔非常显著的重要交易。当我们购买路易斯安那州的时候,它的地理环境到底有多大呢?大概是840英亩,是我们现在美国下半部分的四分之一,在1803年就购买到了。如果说您住在德州,您的祖父会打个电话或是叫某一个人,跟他的孙子或是外孙们说,不要把你所谓的土地上面的矿权卖了,因为这个中间可能不只1500万的资产,因为你的矿权会更大。在德州的祖父会跟他的小孩讲的,比如堪萨斯州、奥克拉荷马州,每一周大概都有210亿桶石油在生产。我们花了1500万买了路易斯安那州,大概其中300万可拿到200盎司黄金,就等于是我们拿1000盎司黄金跟法国人交换了路易斯安那州,这就是我刚才讲的1500万。当地的一些矿产有更多的产出,产出来的黄金以及产出来的矿产,可能至少有大概4000盎司金子出产。所以,这个钱绝对是很便宜的。价值20万盎司的金子,大概有800平方英里的地是用这样的价钱买到的。

 

我有时候在做演讲的时候,我想把这些数字提出来给大家看一下,这些估算在全世界以及在我们国家在1789年这些数字都是合理的,10亿并不是非常疯狂的数字,1789年我们全国财富只有10亿,这也是让我们觉得非常重要的一个数字,而且是可以让我们深思熟虑的,这不是一个疯狂的数字。

 

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我们的财富累计到多少了?这个数字你们常常可以看到。比如我们的联邦准备基金,所有美国居住家庭里面的人,如果看一下这个数字,大概有100兆(万亿)的股票或是各个房屋、公寓的销售,把这些数字如果加在一起,美联储告诉我们,这些数字都是非常有趣的。我们现在在美国可以看到,也就是231年之后,我们现在已经有了100兆的财富,你们会想怎么会是这样子?当然这中间还包括了所谓通货膨胀。可是事实上,一半的国家那时通货膨胀并不是非常强势的,当然有通货膨胀也有紧缩的情况,但一般的方向还是朝着固定方向走。假设以这样的计算方式来讲,也许20年之内,这中间还有一些日产生活用品的改变,如果要做计算,你要讲到底多少钱是只在某一年的时候值多少钱,特别是一些不同的产品、不同生活用品。但合理地来讲,美国的实际状况是,财富的累积是肯定存在的,至少是5000比1的结果,这个国家当然还有更多的土地可以进行再开发。也是这个原因,231年内不会一夜之间改变。但有些人在美国刚建国的时候是没有想到的。

 

这些事情非常重要,现在我们等于碰到了一个崎岖的路段,而且是一个比较严峻的情况,在231年之后,当然我们这些情况还会有转变的。我们在这个时期之内,在这个国家诞生之后,比如70年代也会有一些剧烈变化。

 

1863年情况,那时我们有3100万人,大概400万人是奴隶,还有一些没完成的事业也涵盖在内,1789年到1863年,中间有一些动荡。有一些状况发生了,但不是很多国家都能遭遇到像美国的情况,能真正在72年做些什么或者是在74年之中为我们的人民做些什么。他们这个时候发生的事情,在美国南北战争的时候,当时的总统要做出一个决定,他当时做出了一个估计,当时会有6%的人口尤其是男士,从18岁到60岁的男性会有这么多人在南北战争中死亡,当时也是一个合理估计。18到60岁的男性当时是很大一个比例,参战后会有6%战死,在国家就业人口里很大一部分消失了。

 

讲一下当时的情况,只是让你们来考虑一下,那个时候的伤亡相当于2020年什么情况呢?今年相当于18—60岁男性之间,大概400万人没有了,对于我们这个国家会是多么大的打击。在美国梦实现的过程当中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不光是在美国,在世界究竟是怎么样一个情况呢?也会是同样类似的情况。

 

巴菲特:你们讲到了最极度的一些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刚才我们曾讲到美国已经接受过各类撕裂,比如在大萧条的时候,但最后你绝对不要在美国身上下错赌注,美国是非常强大的。这就是我今天对大家发表的意见。

 

从刚刚我们最开始的1789年,到美国的南北战争,到后来的经济大萧条,现在我必须要告诉大家,请不要错过美国的机会。当然我们现在不是一个完美的境界,可是我必须要讲,我们现在是一个更好的国家,而且是一个从1789年到现在更具财富创造力、更有价值的国家,应该是如此,而且未来也会如此。对大家来讲,我们现在走的方向肯定是对的。

 

在1776年的时候,那时我们刚立国,宣讲“我们生而平等”,我们也有了更多人民的权利等等。14年之后,1790年,其实我们的国家在接受美国《宪法》之后,真正成立了,或者是组织好了,我们又发现了15%的人口是黑奴,我们也开始进行了更大的一个斗争。人们都是生来平等的。我们讲到了生命的价值,还有追求幸福,我想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放弃自由,而且追寻其他的东西。所以,这些在1990年我们要解放黑奴时就发生了。当然我们也花了非常长的时间,才部分或者是慢慢地、逐渐地修正了美国的一些问题。

 

后来,我们讲到了16岁以上的男性,我们那个时候也开始朝着正确方式来进行推进。除此之外,我们讲到1776年“人与生俱来都平等”的这句话,而且每个人都有追求自由的这些权利等等,这就是所谓自我寻证得出来的结果。50%的人口其实都享受到这个国家最公平的待遇。所以,等到建国231年之后,我们的女性才真正得到了解放。我们也可以投票投给现在的女性,这是更让人觉得精彩的世纪。

 

另外,第19号修正案也花了61年之多,直到女性可以在我们的最高法院里面登上大法官席位。之前是9位男性,1961年之后终于有了第一位女性大法官,第一位被指派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女性。中间可能在渠道或是人选输送上有些问题,但花了61年时间,花了这么多年,你才在这么多人中间选出来了30多位男性大法官后,最后终于选了一位女性大法官。

 

这就是上面梳理的问题。花了非常长的时间,还未彻底解决,但是有意义的结果还是在发生之中。我们现在的社会也是比以前更好、更优良的,我们现在的社会绝对是比以前更好。再比较我们刚刚讲的,从1789年到现在来进行比较,我这一年已讲了好多次了。

 

1778年《独立宣言》到现在为止,这是非常能激励人的一个宣言和文件。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不要对美国把赌注下错。

 

我们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所以,你要想在对美国下注的时候,我跟你说,我是相信美国的。从我11岁买第一注股票到现在,我一直是相信美国。在美国财富的增长上面,我是抓住了它的羽毛,但是并不是说每一天这个市场都朝我想要的那个方向发展。

 

我希望做的,根据现在这个情况,我也觉得这个是有趣的事。你会看到在2015年6月17号,就是几年之前,你会看到我最崇拜的美国人之一Sam Nunn,他是非常棒的爱国者、非常棒的参议员,他做的工作没有受到人们的赞赏,但一直坚持在做。他做了一个核威胁方面的提议。Sam Nunn创立了这个倡议组织,他要建立一个机构,他们的努力就是要减少核化学,可防止数百万人的死亡,他是这个组织的灵魂。在这之后,他一直在讲,担心这种大的流行瘟疫,类似核灾难一样,他多少年一直在担心这样的事会出现,就包括一些大的瘟疫。比如说就像那些发恐怖信、发化学物品威胁信,比如当时在911之后发的哪些人。Sam Nunn当时在YouTube上做出了一个讲演,你们可以看一下,他在上面讲到了大的瘟疫会造成的危险,大家都可以看到Sam Nunn当时的讲话。

 

我们在过去两个月之内,对这个大瘟疫的情况有了更深入了解,所以你可以到Youtube看,这个讲话只有831人次看,也许看的这些人都是在过去2、3天看的吧!很难想象这种事会发生,但我们也会有过这样子的体验,就像目前疫情发展的情况,很难把这个东西结合到我们的想法里去,这些人会不会借钱做投资,伯克希尔总是要做最坏的准备,在最坏情况下怎么样。如果一件事情可能不对,有可能很多事情同时会出错,就像现在人们学到,也许是我早些时候念书的时候,在我5、6年级时,如果说有多少数乘0的话,最后不管什么数乘以0,最后结果还是0。这个时候如果你借钱投资,不能说这个是合情合理的。

 

2019年10月的时候,有一个300页的报告出来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它是美国最受尊敬的大学之一,NDI(核威胁倡议)就是我们在这方面关于核威胁的倡议的开始,他们这边出了一个报告,来进行估计,全球应该做好对大的流行瘟疫的准备、应付工作。在11月时,Sam又出了一个报告,他是以前的能源部长,还有Beth Camero,他们三个人共同做了这个报告,他们大概是在去年11月给了我这个报告,做出了这样一个估计,300页这个报告开头就是生物方面威胁,自然的、有意的或者是事故性的,不管是哪一类,在任何国家都有可能对全球卫生、对全球的安全及全球经济产生影响、产生风险。我们估价一下我们在中间如何进行好应对呢?把这些都放在一起,是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准备好呢?美国算是准备得比较好的。经济学家和约翰·霍普金斯一级学校,比如像Sam这样非常杰出的人,他们都有做出这样的报告。

 

Sam和其他人在2019年10月24号又上了Youtube,在上面解释他们所做的研究,过去两天,看这个的只有1498人次,比尔盖茨也在上面发表了讲话,他那边看的人就多得多,但他讲的同样的东西,可能在出其不意、突如其来的时候发生这种灾难。不管怎么样,在宇宙存在的过程中,这种事一定会发生,但你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

 

具体从我来讲,国人现在还没有把我们的资源全部耗尽,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好的结果,在长期的情况下,我们还会生成好的结果,尤其是这些股本,它们可能短期内不一定有很好的时候,但现在30年国库券也只有1%收益率,而且这个收益还要交税,我们的通胀率也只有2%。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股本是不是能比你的国库券做到收益更好?这比你把钱藏在自己的床垫下面会不会有更好的收益?只要你有投资存在,而且这个投资不是赌博,而是正经八百的投资,你可以说你是买这种股票投资。非常有趣的是,股票所能提供的,我们觉得股票只是商业活动的一部分,这是小的一部分,但从1789年开始到现在,你是一直存了一小部分钱,你可能当时是用储蓄的钱买了一个很小的自己的私有产权,也许是一个房子,你可能租给别人了,你当时没有真正这个机会,向其他十个人一样在做其他商业活动,他们可能把自己的钱投进去,这样我们是不是又可以有美国的致富传奇,他们是不是都能成功,而且得到很高回报?当时每个人可能有这个储蓄,可以做哪个选择呢?每个人可能有不同选择。那个时候国库券就开始发行,但当时收益也是有限的,可能有5%—10%,但你不可能买没有利率的国库券或债券。如果别人卖给你的股票,收益高于国库券,但有一定的风险、比较高的风险,你买不买?

 

所以,人们的态度,对股票、国库券的态度是什么呢?因为它们流通性是非常高的,每一分钟都可以变现的,这非常重要。但现在想到这一块是不是有流动性,这是有点傻,但1949点的时候可能是这样,因为股票只是商业活动一部分。在当时情况下,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无论是股票还是国库券都很流行,不管是哪种情况下你都可以决定开始做投资,买一个农场。

 

也许你买了一个小农庄,开始进行经营。也许是161亩。你又买了大量股票,隔壁的农庄也有161亩的农庄,跟你差不多(面积),而且土壤质量也差不多。这两个比较下来都是差不多的。隔壁一家农庄,他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因为每一天,这个农民说“你把你的农场卖给我,不然的话我把你的买过来,你要想多少钱,告诉我就是了。”这是一个很让人烦躁的邻居,是不是?但如果你在隔壁有这样一个邻居,可能你在邻居的选择上面没有任何选择。但你讲股票的话,星期一早上有人跟你讲我卖你一百股或是我用同样的价钱跟你买一百股,每一个礼拜的五天都能这么做。

 

你可以试想,如果今天这位农民,当你买了这个农庄的时候,你会看到今年这个收成如何,你付了多少钱买了一英亩的地,还有这些农作物到底收成多少,有的时候好年景它的价格是多少,坏年度这些谷物的价格是多少,你用这个来做比喻,隔壁的农庄、农民也买了。所以,有的时候这些数字高或低,可以在任何地方发生。你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是,你要记住一件事,隔壁这位老王,他就是在服务你,他并不是在命令你要做什么。因为你今天买了这个农庄,这个农庄有潜力你才买,你并不需要听他讲任何话。所以,不管说是卡内基先生或是洛克菲勒先生,他们这么有钱并不是听别人讲什么话才有钱了。所以,你今天入行了,你今天买股票也如此。这等于是你有优势的一些情况,因为你的邻居现在也不听你讲,但他每天都在这里骚扰你,所以他每天都讲多少钱、多少钱,他等于在跟你进行报告,或者是他要有多少钱买你的或是卖给你这个农庄的价钱。也许他给你的价钱非常低,或者是他买的这个价钱非常低,你不见得要卖给他,你要有这样一个定位,了解当时一些状况。在买卖股票的时候,也有这样的一些优势。有些人大声地呼叫说我今天的价格有多高了,或者怎么样。

 

这中间可能有微妙的差异,但你要做决定的时候,也在我们今天大疫情发生之前,跟现在的价格完全是不一样的,但没有人强迫你现在非得卖你的股票。如果说你觉得您今天投资的这个公司进行的业务是您喜欢的,而且他们觉得您做得也是非常好的,比如伯克希尔公司。

 

股票有自己相应的一些优势,你可以在美国进行这样的投资,除非你要有自己独特的一些想法,你自己决定要越界做其它的一些事情。比如有些人老是只投资一种股票,当然有几种股票是这样子。我觉得在平衡再投资的一些情况是比较好的。如果你已经这么做了,我自己本身也这么做了,我也有所成就了,比如100:1的情况或者是怎么样的情况是否会增加,或者是在一段时间美国顺风的一些情况是非常好的,美国现有的一些趋势当然也会有一些颠覆的状况,但你要知道您自己的定位在哪里,当然这些中间有些破坏的情况或是发生了一些状况的情况,您现在要用这种杠杆的方式来进行思考,或者是您的心理上如果没有办法能在看过这么多的数字之后,没有办法进行调试,或者是你今天有一个邻居讲我买了160/英亩,后天有180/英亩或是2000/英亩,2000/英亩之后你做了评估之后,你再计算一下我今天收的谷物是不是值得卖这么多钱,这就是你必须要做的一件事,这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想法,你必须要在心里上有正确的思维、正确的方法,在股票市场也是如此。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曾经已在美国支持或者是稳住这样子的地位,支持十来年,我的观点就是这中间在股票上持有的利益绝对是比国库券或者是债券都好的,这其中有极大的资金,大家愿意付的。

 

相反来看,有些人希望购买一些东西,事实上来讲,不是每个人可以提交更棒、更惊讶、让人觉得满意的结果,但业务提交出来的一些结果,也就是你隔壁的人,你觉得比他更聪明做出来的结果。这就是业务能得到收益的一些情况。

 

所以,你不要走错了路,我的业务、我的公司、我的观点都是跨各个行业的,如果是标普500指标的基金,你可以开始投标普。但如果其它的一些行业你了解的话,也是可以进行投资的。一般最好的销售人员,他们都很会讲话,就是因为他们会讲话才能够卖给你更好的东西,当然这是人类的一些特点。所以,律师还有更多的一些证人在做证的时候讲,如果你今天上台做证,他希望今天不管他讲的是真或是假,大家都能相信。

 

您现在开始处理或者是面对的一些问题是最基本的,我现在就会下注在美国,觉得美国及伯克希尔现在进行的状况,也许现在伯克希尔的工作方式跟其它的美国企业是不太一样的,我们买就是买整个企业,我们常常这么做。

 

我要强调一件事,我要给你一个所谓纯粹我自己得到的数字,还有在第一季度我们得到的一些活动的结果。我们现在常常会选择一些我们了解的业务才进行购买,我们跟标普500指数是很类似的,当然我们要购买的时候都是买全部这些产业,但不见得我们可以找到好的业务,但能买到这些觉得非常好的一些业务,因为它们也不见得是要销售的。如果说我们可以买到它部分股权,我们也可以这么做,比如说6%、7%、8%的股权,不管到底这中间是合作的关系或是买到它的一些股权,我们都是可接受的。我们这么做就等于有了这些机会,也在股权拥有上得到了更好机会。

 

我现在要告诉大家,希望能够在美国上面下注,相信美国,你觉得现在这个股票是一个好的时机。我不知道在以后的几个月或者是几年或者是几十年会又怎么样的一些结果,但我希望大家都能相信我刚刚的讲法,能够跨行业或者是做全面性分布平衡的一些购买,而且要有乐观的观点、乐观的想法。我希望每一个人在买股票的时候,都能够有一种思维,“你买的并不是股票,而是买到这个公司运营的一部分”。

这是CNBC记者Becky的Email,如果你有问题,Becky是待会儿向我发问面谈的主持人,她的Email就是现在登载的投影片上,现在希望由Becky对我发问,都可以给她发一个Email,我也希望今天我们有足够时间,在我们正式业务会议结束之后,我们可以给您介绍、给您回答。

 

这是我们第一个季度出来的结果。对很多人来讲,只有一个季度,并不能代表任何意义,要看到明年第一季的总收入是多少,但是我不知道这中间的结果到底会如何。美国的经济现在是有一些关闭的趋势,不管我们做些什么,当然我不是说我们不会犯任何错。我现在不要再用任意的方式来猜测其他人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当然伯克希尔现在第一季度出来的结果是这样子的,某一段时间之内,我想这些数字可能还是会进行平衡的。

 

我们现在的运作收益比以前要低得多,结果后来又发生了大疫情,某些我们的业务现在可能关闭的状况还要更严重。事实上我们的保险业务、铁道BSF公司,这是我们最大的铁道公司,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来它们的位置其实都是挺理想的,而且有上涨趋势。某一些收入在上涨后也都会再进行购买我们的固定资产,也提高了更多现金流。当然有些另外的业务也有下滑趋势。我们也希望伯克希尔能保持更理想状况,我们也希望自己的位置都是非常坚实的,我们也希望能向大家确定的,也就是站在领导的位置,我们也希望能更适当地组织我们的公司,当然这也需要大量的一些关注,也许10年、15年或50年之后,我们的家人、我们的一些律师或者是更多的人也都会安排到所有的一辈子能享受到的利润。所以,这些车祸家属和律师们要一直工作,把他们今后生活所有的钱都照顾好。我们是一个非常大的家庭,人很多,这些人的命运,他们都依赖于我们伯克希尔公司给他们做出的允诺,我们要照顾好他们,不管是50年还是更长远的将来,我们要照顾他们。我们在这个时候,尤其是在管理别人的钱的时候,我们绝对不会冒这个险。

 

我们在这方面,1956年就开始和查理开始合伙了,我们开市的时候使用的是自己家庭的钱,查理几年之后也开始做这样的投资。我们两个人从来没有一个单独的其它机构和我们进行投资,我们都是给别人做管理。不光是对我们相信的人,我们管理他们的钱。所以,我们一直是这样感觉,能够把别人对我们的信任,完完全全地为他们完成我们需要达到的目标。不光是我们在结构上面做责任的协议,还有任何其他有关投资或者是股票方面的结果,都是按照大家能满意的形式最后来做出这样的相关决定。

 

讲一下我们的现金以及国库券在今年3月31号所处的位置,我们大概在这方面有1240多亿将近1250亿余额,当时大概有800万是在股权里,剩下其它的股权是1800万。我们现在对这些股票有百分之百地拥有,还拥有很多其它行业里面的公司,但我们现在上千亿的都是我们自己完全拥有的,剩下的可能在其它行业或者是公司里,我们拥有他们40%。所以,对这些公司我们没有什么现金上面的允诺。但我们现在一直保持很高的现金,包括911之后那几天市场关闭,我们也是有很多的现金准备。今年1月大家都没有想象可能会有大疫情暴发,但我们一直想处于这样一个立场。电影里的女主角就说,她要依赖于那些陌生人对她的善意,我们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可能会钱的来源会停止或者是创造出来的价值或者是创造出来的利润,包括我们在2008、2009年的时候没创造出这样价值。在3月23号之前的一两天,我们当时是离得非常近,但我们也问了美国联储下一步要做什么,当时这个钱对投资比较好的这些公司,他们会从市场上等于冻结出去,全国各地这些公司的CFO都在看,怎么能在股份上提高股本的收益率,包括银行,它们希望这个时候通过这个负债比例增加,这也就是过去发生的情况,尤其是在股本市场上。所以,这些人马上去建立更多的信用额度。

 

华尔街对这些吸收能力当时也在发生,游戏是在流通变现的时候,在3月的时候在发生。它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使得美联储已注视到了市场发生的情况,他们觉得要采取大的措施,尤其是美国国库券市场,这是所有市场里最深的一个。他当时有点管理混乱的情况,所有的我们国家的各个地方银行都注意到了这一点,而且觉得这是有传染性的。这样的时候,买的人就会质疑。我们当时就想完全冻结,包括给大的公司提供信用额度的很多公司。他们对我来讲是非常重要的,沃克尔是美联储管理主席之一,我当时和他们联系非常紧密,经常进行交流,在他去世之前,他写了一本书,叫做《坚持不懈》。这个人写得非常棒,因为他是一个巨人,也是一个非常和善的。

 

现任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他将来可能会被载入史诗,因为在3月中旬的时候他就采取了行动,有了2008、2009年那时候的教训,他们的行动是非常大的回应,而且是允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到现在,当金融市场有目前这种情况。3月份当时还是市场被完全冻住的情况,在一个月之后,最后因为是美联储在3月23号采取这些措施,这个月是这些公司发布债务最高的月份,从4月开始有更高数字,你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公司进入这个市场,发布债券的比例放得非常窄。所以,在这个时候,美联储要加快速度采取措施,他们知道要造成的结果是什么。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会定期放出来,你们看一下,很有意思,每星期四都会看到有关数字,你会看到在过去7个星期他们的变化非常大。我们不知道这个的后果是什么,没人会确切地知道。我们虽然不知道后果,但我们知道这些后果对我们来讲没有什么意义。也就是说这个趋势在过去这么多年,并不是说美联储什么都没有做,他们做了事。但是不管他们做的是一些什么事情,不管是要有什么样的代价,看欧洲市场的情况。但在3月下旬的时候,我们看到的确美联储采取了这些利率方面的行动,所以,伯克希尔也应该顺势而行。我们要对目前的情况做好应付的准备,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就留下将近1250亿的现金作为我们的储备,像我们在稿件里讲到的“我们是不是要做善意的陌生人”。

 

这个表可以看到第一季度我们对这些债券和股本的购买、国库券的购买。从市场价值来讲,从年初开始到现在,我们加在一起买了十几亿的股票债券,同时也买了其它的国库券。你可以看到在第一季度都加起来大概有60亿。还有其它一个数字,一般情况下我不一定给你们提出来,我刚才讲的这些股票投资时,我希望你们了解我们伯克希尔现在正在做什么。在4月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净卖出60亿股票,我们觉得股票市场收益会下降,有的人可能会改变他们的既定目标的价格。发生了一个错误,在其它一些公司进行估价的时候,在我们买这些股票的时候,我们怎么来衡量当时它下降的可能性以及在我们在投资的时候,尤其是在航空业、航空公司,当时四大航空公司,如果我们能预想到现在的情况,当然我们不会百分之百地做了,但我们至少是付了70亿到80亿,在航空业我们觉得发出这么多的红利,我们感觉不错。或者是当时发的利润,给了差不多10亿的红利。在长期时间里,它虽然是有浮动,但这个数字发出去,并不是说因为我们在纽约的交易市场上面买了所有的这些航空公司,我们以前可能只能买到他们的10%,但我们把它们看成我们自己同样在经营的行业一样来对待。我们这样看起来并不是说任何人的错误,因为这四家航空公司的CEO都很棒,我们买的这些公司的股票,当时它们公司都经营良好。当然航空业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困难的行业,有的人在那边可能并不是很开,他们做这些公司的CEO并不是开心、容易的工作,尤其是在目前的情况之下,大家都被告知“不要再飞行,不要再旅行”,当然我是很盼望飞行,但我不能够做商业飞行,这是另外一回事。在航空公司这方面我可能是错的,我希望我错,他会有一个非常巨大的改变。这四大公司会大概平均至少要借100到120亿,你将来自己的利润要付出来才可以。有时它要再卖或者是回购它自己的股票,这中间都会影响到它上下起伏的趋势。我不知道两三年之后是不是还和现在我们能够飞行的人数一样。去年的情况,飞行的旅客数还是很高的,但未来对我来讲还是模糊不清的。今天所有的业务到底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的趋势,我们还是不知晓的,特别是在旅游或者是航空、邮轮、酒店这些行业里,但航空公司现在受到的影响巨大。如果业务恢复了70%或者是恢复到80%,这些飞机不会就这样消失了,因为现在很多飞机都停靠在机坪之中,两个月之前跟现在是不能比的。世界在进行重大的改变,对航空公司来讲更是如此,我现在祝福他们,因为我们也拥有这些航空公司的股票,今天如果再进行购买的风险也是更大的,当然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这些股票,这些股票在进行流动的时候,这些未知数XYZ,我们是持股者,如果说今天的股票降了20%、30%或40%,我们不觉得对它还没有信任,但航空公司整体来讲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是我们比较关注的,我们并没有百分之百地持有这些航空公司所有股票,但对我们还是会有影响的。

 

这些大概是我今天进行的伯克希尔目前状况的讲解。我们现在要进入正式会议的一环。我们正式业务投票结果的宣布,对大家来讲不是那么兴奋的,之后我们再进行问答环节。

 

巴菲特2020年股东大会4万字实录收藏版【2】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