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绘164】《编辑部的故事》永远不过时

xilei 发布于 2020-4-15 10:08:00

【1】@贴着创可贴的太史毛球

请求所有人转发。
看了财新那篇对鲍毓明案的“报道”,我想说出一个藏了20多年的秘密。我的微博没有亲戚关注,所以我就在这里说出来吧。
我7岁左右时曾经被我17岁的表哥多次性侵过,程度没达到插↑入式性↑交的地步(即强奸),但是除了这也啥都有过,包含口↑交、手指插↑入等。
当时表哥因为种种原因常住在我家里,父母白天工作不在家,寒暑假经常只有我和表哥在一起。我当时对性完全没概念,他是用“做游戏”的名义骗我进行的,设计了一系列“游戏规则”和我“玩”。而且由于心虚,他每次都要一起躲到床底下去实施侵犯。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是游戏,和他玩得很开心。
平时我们兄妹关系很好,他还经常给我零花钱,在全家眼中都是一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
等我到了大约12岁,小学毕业前后,逐渐开始有了性的概念,我才开始明白过来,当时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你们知道我明白过来以后是怎么做的吗?
12岁的我没有向任何人说出真相,相反,我去故意“亲近”表哥了。我一度对表哥产生了奇特的依恋,伴随一些异常行为,比如故意去和他身体接触、甚至当着大人的面钻他的被窝。很快,我妈妈发现了我的行为异常,严厉喝止了我,纠正我的行为,教育我男女有别。随后我这种依恋和行为异常就都消失了。幸好我有妈妈。
但是我妈妈并不知道我这种异常行为产生的原因——我被表哥性侵过。
回到财新笔下的“兰儿”也就是李星星,她真的有可能是“自愿”与鲍毓明“恋爱”的吗?
只有烂心烂肺的人才会相信。
我试着还原和剖析一下当时自己的心态吧。
12岁的我心情非常矛盾,对表哥恐惧和依恋参半。我对表哥的亲情是真挚的,大人不在时都是他在陪伴我。但是我知道自己被侵犯了,隐约感觉到他体内有“恶魔”。
我当时根本不敢,也做不到说出真相。
外因如下:
①我认为没人会相信我。我没有证据,而且性侵发生都几年了,突然说出来,谁会相信我?而且这几年来我不是和表哥一直关系很好吗?
②我害怕伤害别人。表哥名誉会被毁。表哥的母亲、我的姨妈,对我来说情同半母,是我非常依恋的长辈,她在我父母无力照顾我时对我有过养育之恩。而我表哥是她中年所得的独子,她的心肝和全部希望。我觉得她是无辜的。
③我没把握得到支持。甚至对自己爸妈也没有信心,我爸妈一贯把亲戚的颜面看得比我的感受重要,总会为了亲戚家孩子打压我。我更担心说出真相我在他们眼里成为“脏了”的女儿,失去他们的爱。我从小就很乖,也不想给他们“惹麻烦”。
但是跟看似强大的外因比起来,内因才是关键。
内因是——12岁的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了。和他“玩游戏”,我没有反抗过啊,我凭什么说他强迫了我?他没有弄伤过我的身体,我怎么能说他“伤害”了我呢?我当时和他玩得还挺开心,他骗我为他口↑交时,设计了一个很有趣的玩法,他也假装输得很懊丧,我每次给他口完了,都开心得咯咯大笑。我是这么下贱的一个小女孩,我凭什么得到别人的支持?
12岁的我彻底迷惑了,不知道对错是什么了。
所以,我选择了一个看起来最可行的保护自己的方法——我假装是自愿的,假装自己就很喜欢和他身体接触(尽管我当时对人类如何性↑交还毫无概念),假装我是“爱上”他了。
这也是林奕含能够赖以活到成年的办法——自我麻痹,自我欺骗,制造幻境,假装没有人侵犯过自己,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什么坏事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不这样骗自己,会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另一个受害者曾经有这样的表述,我觉得很准确:“(由于没有正义降临)内心的秩序已经乱了,就像动物失去了小脑,无法再平衡地行走。我们的生活也被摧毁了小脑,它走不下去了。”
这才是真相。
这个秘密,我周围的人包括父母至今一无所知。我今天写出这一切,是为了“兰儿”,也为了所有未成年性侵受害者,请求所有人看到:
我们不是自愿的!
我们不是自愿的!
我们不是自愿的!
无论那个魔鬼说了什么,拿出了多少“证据”,请不要相信他。除非,那些性行为没发生过,才能算“反转”。而林奕含已经用生命告诉你们了,“不是自愿的!”
我想对“兰儿”(我更愿意叫你李星星)说,想办法活下去,再痛苦也要先活下去,活到哪算哪,活到你成为一个有力量的成年女性的那一天。
姐姐们欠你很多。

 

 

【2】@穿条纹睡衣的阿盐

《财新》那篇报道不正彻彻底底诠释了林奕含所说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吗?不仅强暴你,还要你认为是自己错,为此抱歉。

就算报道的内容都是真的,能说明什么?说明鲍毓明和星星真心相爱,合意性交?记得吗,房思琪也说过爱李国华,连她灵魂的双胞胎刘怡婷都误信了这种爱,最后她疯掉了。

这个案子不需要那么多细节,只需要明确一点,一个是十四岁、家境困难的小女孩,一个是四十五岁、身居高位的中年男人,两个年龄、身份、权力完全不对等的人发生性行为,就是强者对弱者的倾轧、剥削、犯罪。 不管后面爆出再多细节、再多证据都不会改变这个核心事实。

现在的问题就是法律本身已经存在漏洞,所以要靠人心、道德、舆论的力量去补足,最理想是最终推动现行法律的修订,而不是在原本漏洞的法律框架之下原地打转,证明到底是不是合意性交。

如果说细节有什么用,应该是帮助人们看清老男人猎捕幼女这一整套流程,找到规避的方法,避免下一个受害者,而不是反过来帮犯罪者脱罪。

写这篇报道的人既没有专业操守,也没有心。

 

 

【3】@李思磐

关于“哥哥也在”
男性在女权主义中的角色是什么?男的女权主义者最应该做什么?
好像不止一位支持女权主义的男生问过我。
我一般的回答是,做困难的事,而不是做容易的事。
在女权主义中间表明自己的女权主义者/女权支持者并不会付出什么代价,相反,因为男性身份而显得与众不同、稀有,往往会更多被关注,因此而享有一定的特权(异性恋男性尤其如此)。
此外,很多男性知识份子有一种错觉,似乎觉得自己只要表态支持女权主义,就已经是很大的贡献了——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但他们往往从这里迅速深入,开始给女权主义者大量的建议,尽管这些建议往往基于对性别公正极为肤浅的理解。准确地来说,他们是冲着指导而非支持女权运动而来的。但他们又往往不能理解女权运动是一种实践哲学,思考者往往是行动者,知识来自于行动并接受实践的检验——他们有着一种男权文化的积习,即用思想来统帅行动。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总是自信高屋建瓴,没有任何反思自省。
当然不是所有男性都如此,但我建议男性朋友引以为镜鉴——觉悟只是行动的开始,如果你还没有任何行动,那么觉悟可能只是一种矫饰。
我总是建议他们说,可能男性最合适的位置,是改变男性。因为这是困难的事,一定会付出代价,即便事情非常小。
这些非常小的事,可能包括了,
在有前辈和上司的场合或者微信群组,当人们在聊“活跃工作气氛“的荤段子,传递女性清凉着装照片,认为刘强东被仙人跳的时候,你能出来反对吗?
饭局里年轻女性被安排在大佬邻座,被强行劝酒,被各种调笑,被分配给大佬送回家,你敢破坏现场的气氛吗?
小区里发生家庭暴力,你能采取合适的方式,让施暴者约束自己的行为吗?
如果你在一个评审/招聘委员会,当女性被不公平地筛掉时,你能出来阻止吗?
如果你只是反感这些现象,什么变化都不会发生。
这些场合是父权制的团建现场,如果你成为逆行者,必然会折损你在男孩俱乐部里的父权红利和男性气质。而一旦这个状况发生,你才能真正了解,在社会性别体系中,被边缘化的感觉——这是女权觉悟的真实起点。
体验在女权主义的行动和知识生产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因此,#姐姐来了##哥哥也在#当然不同。性侵害长期发生而长期报警投诉没有任何后果,前前后后若干拨支持者都是女性,是怎样的狂妄无知才会说自己“也在”?
除却#哥哥也在#显然是娱乐营销号的日常操作,即便同样是自主发声,“姐姐来了”包含了歉意和共情:我经历过,我理解发生了什么,我抱歉当初没有足够努力以至于让你受害,我来晚了,我将跟你一起抗争……而“哥哥也在”去除了自省的部分,面对这样男性大面积缺席(以男性为主的警方、接到投诉的加害人上司)造成的悲剧,竟然自诩“也在”,无非是重申男性的天然保护者的角色,并收割偶像红利。这是粉饰太平,并重新巩固好男人和坏男人合作共荣的性别治理。
不过,我并不认为“姐姐“天然地能够理解受害者的困境。因为受害者的处境极为复杂,站到受害者的位置上太难,需要太多的情感劳动。当你真的进入一个个案,你的处境和阅历都会限制你对受害者的理解。我的经验是,这是很大的挑战,难免伴随着挫败感。“姐姐”真的“来了”,只能作为鞭策自己的目标吧。

 

 

【4】@管鑫Sam

我不关心受害者是否完美,
我关心的是加害人共有几人,亲妈起了什么作用;
我甚至不关心司法这一环最终会怎么判,
我关心的是现行法律什么时候修改,因为这个问题关乎万千个同类事件而不仅是这一起。
最源头的议题是,
不要只盯着司法,
更要盯着立法,
司法所司之法律从何而来,
要关注立法者是如何产生、以及从谁手里得到授权的问题。
善法不该是被赐予的。

 

【5】@罗新PKU

 

今天的纽时中文网有一篇《当李文亮的微博成为中国的哭墙》,作者袁莉
下面做一点摘抄。
———

他们来说“早上好”和“晚上好”。他们告诉他春天来了,樱花盛开。他们分享自己相爱、失恋或离婚的经历。他们发给他他最爱吃的炸鸡腿的照片。
他们低声说,他们想念他。

在他去世后,人们开始聚集在他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的最后一个帖子里。在评论区,他们表达悲伤,寻求安慰。有人称它为中国的哭墙——也就是耶路撒冷那面西墙,人们把书写下来的祷文留在墙缝里。

随着这种致命的病毒在世界各地导致成千上万人丧生,每个社会都会有自己独特的方式来应对这种痛失与悲伤。在一个几乎没有祈祷传统的无神论国家,这座数字哭墙让中国人与他们信任和深爱的人分享悲伤、沮丧和渴望。

在经常两极分化而好斗的中国互联网上,这里可能是最温和的地方。人们写下自己的想法,然后离开。他们不争论也不指责。回复对方的时候,他们留下数字拥抱和鼓励。我边看边哭。我感到这种体验有宣泄的效果。

这里是创伤者的避难所。我相信很多人都有同感。

自2011年以来,李文亮一直是微博的活跃用户。他在2月1日发布了最后一条信息。“今天的核酸检测结果阳性,”他写道,检测结果证实他感染了冠状病毒。“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他于五天后去世。

在这帖子下面,微博用户已经留下超过87万条评论。有些人一天发几次,告诉他自己早上、下午和晚上的情况。只有中国最大牌的演员和流行歌星的帖子才会有这样的回复数量,但即便是他们也得不到李文亮最后一篇帖子里那些发自真心的回复。

用户们觉得和李医生交谈很舒服。他们知道,他永远不会因为他们说了什么而责备或评判他们。读过他的2000多篇帖子之后,他们知道他是一个温和善良的人。他是一个和他们一样的普通人,喜欢食物和玩乐,有时会厌倦这样一个要求很高的工作。他会明白的。

3月26日是李医生去世后的第49天,也就是第7个7天,在那一天里,我读到了成千上万的留言。许多中国人认为,这一天是一个人的灵魂最终离开身体,转世为新生儿的日子。

 

 

【6】@陈迪Winston

小时候看电视里演宫廷剧,就有个问题让小屁孩的我非常着迷:那些当皇帝的都是如何让所有人服从他的。我尝试还原一下那时候的思考。

从设定上说这些皇帝都不是能力最强的人物,应该只有中游水平。因为他们一定会有昏庸听谗的固定剧情,所以智力值不会太高;还要靠侍卫和将军来保护,那么武力值也不会太高。每项都70几就差不多了。

在这方面中国文化还是更开明些,下面的人拍马屁“圣上武功盖世才高八斗举世无双”就真的只是拍马屁而已,没有人会真的信,作者和史家都不信。所以刘备孙权的能力值一直都不太高,曹操的统率智力政治也是后几代三国志才调高的,早期没那么厉害。相比下信长野望那边的日本战国就很扯了,大部分大名都是本势力的能力最强,而且是四项全部平均高的那种,这就是把奉承当成了真实还作为历史流传了下来。

回到皇帝的宫廷上。就这么一个才智平平武功平平的人,整天坐在那里四体不勤大呼小叫,说把大将推出去斩了就斩了,说把谋臣推出去斩了就斩了。可是只要这些人真跟皇帝干起来,皇帝干得过吗?肯定被秒杀啊。那为何大将和谋臣就愣是没有站起来干呢?被拖出去时喊的还是“大王冤枉啊”而不是“大王去死吧”?

政治合法性、rightful claim to the throne、团结少数精英压制多数群众的统治技术等等等等,对二三年级来说就太高级了。那时没这些概念,只能完全从微观行为决策上入手:因为皇帝从故事一开始就是皇帝,所有人出场都效忠他,于是所有人都以为别的所有人都效忠他,你打得过皇帝但是你打不过其他所有人啊,当然就不敢反啦。所以所有人无论忠不忠都得装忠,都是在演,甚至把将军拖出去斩的那个刀斧手自己也是反,但都不敢说,还要在装逼。

那该怎样解决这个困境呢?是不是有个人登高一呼大喊出来就能看到宫廷上有多少反了呢?

然后没多久我就在课本上学到皇帝的新衣。卧槽。

不行不行,不够不够,你一个人出来喊,其他人不知道还有多少其他人,响应的话最后成优势还是烈士不知道,那肯定还是不敢响应的。果然啊,人与人之间相互理解的壁垒,才是人类进步的最终极障碍。

然后没多久我就看到Evangelion把所有人变成橙汁融为一体相互理解再无心障。卧槽。

总之这道题拖到最后,小屁孩还是无解。想想也对,真那么容易解的话,古人早解了,也不用憋屈到大清。但小屁孩朦胧地察觉到一个道理:原来统治的实质,关键就在于让所有人因彼此忌惮而自觉主动地装逼至死。

后来连了互联网,下载西方中古剧,看那些言必称上帝上帝的,背地里该贪钱贪钱、该乱搞乱搞。

后来又看二战剧演纳粹,那些言必称元首元首的,背地里还是该贪钱贪钱、该乱搞乱搞。

请问这就是流水的信仰,永恒的humans always fuck around吗?所以那些喊得震天响的口号、绷直得快要断掉的手臂、瞪大得快要裂开的眼眶,脱下那层皮,也依然是几千年差不多的人类吧?

机会主义者这词也还是稍微过了那么一点点,只有在演崩的时候才会被人这么称呼,“哦原来你都是在装的啊”——但其实活在这种宇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吧。大多数普通人就是还没有演崩、还没被人注意到、言不由衷、从登场憋到末日的装逼侠。甚至不该嘲笑他们,用机会主义墙头草攫取利益指责他们都不很公平——这算哪门子攫取利益啊,哪怕只是想过个被允许的基础款主流安稳生活都得满足这样的最低配置,嘴里始终念念有词大王大王、上帝上帝、元首元首、爱你爱你。

不是不能有爱的信仰,也不是这爱的信仰就不可能真诚。只是信仰这种这么浓烈的佐料,就算可以是一勺很出众的调味品,让原本乏味无光的生活顿时有了点味道;但就算如此你也不可能一辈子吃这个、只吃这个、吃这个吃到饱啊。刷个网逛个街都要时刻凹标准姿势很累的好吧,会齁死的好吧,是要高血压掉头发的好吧。

一时如此可以,但24/7都如此就肯定是在装逼。如果他竟然还由此萌生出莫名其妙的荣宠与优越幻觉,继而胁迫其他拒绝装逼或暂时休息下没及时装逼的人必须一直装逼、不然就要威胁破坏你基础款安稳生活的话,那这种人就是毫无自知大傻X(诶怎么这时候懂打码了)。

为什么我知道这些人哪怕把自己齁得印堂发黑其实也还是充其量在装而已,哪怕他们未必有足够的聪慧意识到?因为我知道,能让真正的人类诚心诚意持之以恒的,永远只有那一件事情——humans always fuck around(额肯定还会有些其他的啦但这里需要维持个呼应修辞请多多包涵咯)——总之不会是爱大王爱上帝爱元首爱云云。吊儿郎当地上网是一种基本人权,这个要求够低的了,不要来烦我们。

 

 

 

【7】五岳散人 

 

 

有个网友在我还开着问答的时候问过一个问题,“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还真在几百个问题里挑出来回答了。

然后他这两天说很不满意。

 

 

【8】@刘平

口罩到底有没有用

今天英国首相被推出重症室的视频引起很多人愤怒,因为除了病人和护士,旁边围观的人都没戴口罩,视频里那些人可能做梦也没想到他们因此冒犯地球另一边的人。尽管理论上讲鲍里斯一个人戴了口罩就可以防止他突然咳嗽或打喷嚏把飞沫喷到别人身上,但是理论是没有用的,这已经近乎一种信仰。

至今没有一个实验数据能证明戴口罩能起到防护作用。两个多月过去了,世卫专家从不建议正常人戴口罩也只有一点点转变,“微弱的证据表明,在密集人群这种特殊环境,健康人戴口罩可能是有用的”。这种“可能有用”,将信将疑的态度已经不像科学家说的话了,更像是对一种信仰给予的尊重。

世卫专家还在“鼓励各国研究普通民众佩戴口罩的有效性”时,但是这边很多人就把口罩当成护体神符,对其起到防护作用言之凿凿,甚至把中国控制住疫情的功劳大半归功于口罩。最早是说防止呼吸传播,不能证实空气传播后,又说防止打喷嚏吐痰,但是很多人习惯摘下口罩打喷嚏吐痰。后来有了无症状,口罩就成了防无症状了,也就是假定人人皆是无症状感染者,总之都能找到理由。

张文宏说戴口罩有用的理由是一句反问:“肯定有用,如果没用的话医生戴什么口罩”。头脑简单的人听起来会觉得很有道理,就是这么回事了,但是他省略了的是医生不是只戴了口罩。

如果一线那些医生只戴了口罩到现在没有感染的,张医生这个说法是成立的。现实中医生戴的不光口罩,还有护目镜,面罩,头套,防护服,手套鞋套。而且他们每天进出还有专门的消毒室,穿着防护后,有严格的防护规范,戴着纸尿裤厕所都不能上,这样才能做到下班脱下防护后没有一点病毒污染到。

这就像将军上战场时自己一身铠甲从头到脚都护起来,没有被乱箭射到,但是他告诉平民说只要戴块护心镜就能防护,让大家一定要戴好这块护心镜防止乱箭。

如果所有箭都是射你向心脏,这块护心镜是能保护到你,问题是这种概率太低,乱箭可以射你头,脖子,胳膊腿,背部。一个喷嚏打过来时,飞溅的病毒比乱箭多的多,可以落在身上任何部位,而且是接触传播,你的手只要沾上再摸脸就可能带到眼睛口鼻被感染,所以那些医生护士要从头到脚保护起来。

想要防止万一身边有病人打喷嚏咳嗽,你就要和这些医护一样,但是日常谁也做不到。事实上是,平民不用上战场,被乱箭射到的机会很少,万一遇到乱箭,一块护心镜也救不了你,天天顶着它也是多余的,就是这么回事。

有些国家原来不建议所有人都戴口罩的为什么现在也开始戴了,比如日本新加坡,因为大流行已经成为摆在面前的事实,整个地球上都要感染一遍。躲不掉的事如果你什么也不做,会有人说这是不做为造成的后果。日本肯定要传播开,政府如果到现在还坚持,传来以后就会有人会说这是没戴口罩造成,以此问责。愚昧的人总是数量众多,谁也不想担上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因为说不清道不明。

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其有效,怀疑其功效的人始终会有,更不乏捍卫信仰者。那些试图通过实验证明有效性的行为,会和验证神迹一样会,被信徒视为亵渎和冒犯,这将变成信仰之争。

 

 

【9】黄小邪在纽约  

希望一些网友能理智思考、用全球视角判断事物,不能逞一时口舌之快,更不应该赤裸裸地歧视其他种族。有思考能力的人都应该知道:少数人不能代表整个族群,说某一种族如何如何是殖民者话语。如果你对“东亚病夫”愤怒,就不应该用侮辱性语言攻击其他种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历史上我们与非洲国家都曾受过殖民者压迫与屠戮。五十年代,外交部长陈毅对尚未完全摆脱欧美殖民者控制拉美和非洲国家代表和人民说:“你们的今天,就是中国人民的昨天。”被殖民、凌辱、歧视的苦痛,是大家的共同历史。所以新中国不遗余力地支持亚非拉人民的反殖斗争、基础建设,也是亚非拉人民把PRC选进联合国。

如今丑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思维已冲昏一些国人头脑,殊不知无数西媒正在寻找时机大肆炒作,证明中国人是更大号的种族主义者,制造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与人民的矛盾与误会。我们本应该团结起来,妥善解决矛盾与误解。

 

 

 

【10】@祝佳音

唉。我太姥爷是共产党,而且是地下党。他们家是北京房山的大户人家,家里有四个孩子,根据当年的朴素智慧,家里把四个孩子安排了四条道路。

大哥去投了国民党,后来据说当了河北省教育厅厅长(大概这个官职吧)。解放后继续在教育系统工作,文革中被批斗致死;

二哥跟了军阀,张大帅还是吴大帅记不清了,应该也是军官,战斗中战死;

三哥就是我太姥爷,共产党,后来接受任务执行地下工作,某次赴外地执行任务时牺牲,我太姥姥未见到尸体;

四弟在当地继承家业,土改时作为大地主被群众枪决。

家里在房山曾经有个大宅子,据说北京第一任市长彭真还去借过粮。我姥姥评价其“风度翩翩”。后来政治运动中给当地大队做仓库。我姥姥是协和毕业,支援边疆建设去哈尔滨参与筹建大学。后来我到北京后接她回北京住,她还带我们寻访过那座四合院,院子还在,破败不堪。

我就感觉世事如洪炉,人算不如天算......

文化革命时期,我妈妈因为是独生子女,没有上山下乡,得以留在城市。但是学是没得上了,工作也没有。后来被分到一个建筑公司,加入“铁姑娘战斗队”,她向我回忆起他们班组焊一个巨大的铁罐,铁罐掉下来把几个人闷在里面,外面的人从地下挖洞才把人救出来。

当然我爷爷家就是黑龙江当地农民,家里有7个孩子。因为孩子多,所以互相支撑,还算能过下来。文革时期我爸爸上山下乡,在当地和劳动人民关系不错,似乎是被推荐上了大学。其他的人我不太清楚,但我父亲的命运的确是被上学改变了。

他在世的时候不常回忆文革,文革时期作为边陲的哈尔滨除了学生和工人武斗(哈尔滨有很多军工企业,据说武斗时有工人把坦克开出来)之外,主要就是备战备荒。我姥姥当时在大学任教,学是停了,被批斗了一阵儿,因为出身不错也就当成群众使用,主要是戴着藤制安全帽担任战场救护队。顺便挖挖地道。哈尔滨的地下错综复杂,都是当年为了防范苏联挖的地道。

后来我爷爷家的儿女们也各有遭遇,改革开放对于我爷爷家而言是实打实的好世道。儿女们有些在改革开放中发了财,然后没守住,破败了,有些当了工人下岗了,有些开了小本生意还算能活,我父亲算是敏而好学,去世前也算过得不错。

当我们说 “革命” 或者 “社会动荡” 的时候,很多情况下,并不知道我们自己在说些什么……

 

 

【11】@三思逍遥

缅甸蝙蝠中发现六种新的冠状病毒
注意不是这次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SARS-cov-2)

史密森尼氏全球健康计划的研究人员在缅甸的蝙蝠中发现了六种新的冠状病毒。未来的研究将评估这些冠状病毒跨物种传播的潜力,希望能预测它们对人类健康的风险。新发现的六种冠状病毒与引起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SARS-CoV-1,引起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的MERS病毒以及引起COVID-19的SARS-Cov-2,这三种高致命性冠状病毒没有密切亲缘关系。

冠状病毒历来都是引发人类普通感冒最常见的病毒,但很少出现重症患者,自发现以来一直未受重视,谁知道在短短17年的时间里,就冒出三种高致命性冠状病毒的新品种出来,而第三种SARS-cov-2,更是具有超过大流感的传染性。

有一种论调很流行,那就是随着病毒的传播,其传染性会增强但致命性会下降,这样的事情的确发生过,但那需要漫长的时间,动辄百年千年计,希望病毒自动减弱毒性对当前的抗疫没有帮助。

 

 

【12】@河森堡

今天上午,我看见头条新闻发了一消息,说印度要把咱中国象棋申遗什么的,我就觉得这事有蹊跷,跟网上搜索了一番,找到的内容基本上都是重复的,不重复的部分也是添油加醋地多了一些无法查证的细节,有说印度申了7次的,还有说联合国讽刺印度不懂汉字的。

然而,我和其他一些网友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此事的严肃信源,中文英文的都没有,正犯嘀咕呢,这时候我之前求证这条新闻信源的转发成热门了,涨了好几百万的阅读量,然后不仅有人质问我为什么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国人说话,还有一群色情营销号冲进我的微博留言里拉皮条,什么“好爽啊...”、“老公不在家啊...”、“叔叔嫂嫂啊...”之类狗屁倒灶的玩意就都来了。

那感觉就好像我在路上走着,看见远处有人站在台上当众吆喝着什么,我凑近听了一会,发现都是些无根无据的东西,就想上台询问,结果我刚一上去,一群皮条客就翻着跟头冲上来抱我大腿,招嫖卡片恨不得塞我嘴里。

谎言、轻信、煽动、下流,这就是我在互联网上接触到的新闻资讯,仿佛在漂着屎和尸体的河里刷牙洗澡。

 

 

【】@李海鹏

为了三观,向同学们推荐几本书吧:

《史迪威与美国在中国的经验》,芭芭拉塔奇曼的作品,可以了解美国是怎么对中国的,说句刺激小粉红的话吧,曾经像天使一样。

《俄国在满洲》,很老的书,要买旧书看,令人意外地写得很好,可以了解俄国是怎么对中国的,一言以蔽之,恶棍。

《卡尔.马克思》,以赛亚柏林作品,可以帮助我们发现我们如今的日常生活中仍旧无处不在的马克思印记。

《血红雪白》,讲辽沈战役的,很粗糙,但是里面用到的一些材料太令人印象深刻了。令人难以承受的历史。

《最寒冷的冬天》,讲朝鲜战争的,令我感到安慰的是我国军队勇敢无畏,令我难受的也在于此。一个美军士兵说,探照灯亮起来的时候他看到了永生难忘的景象,冲锋的志愿军战士像麦浪一样起伏着。

《历史三调: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不仅让读者了解义和团,还让读者了解义和团是如何被一再重新叙述的,也就是说,讲了历史是如何被打扮的。

《最后的革命》,一本令人不寒而栗的书,讲文革的,权力的魔戒如何令国家疯狂以及疯狂到何种程度。

另外再向男性朋友们推荐一本书,《厌女》,很多年里真没有第二本书对我造成同等的思维冲击。在性别问题上,我们男的很难跳出自己的视角,以为很多事都理所当然,其实我们对女性的不公平是无处不在的。从了解这一点开始,我们能变成好一点儿的人。

 

 

【13】关于家庭暴力,关于性别平等,关于人工智能,关于婚姻,关于裸体歧视,关于身材限制,关于媒体报道,关于职场关系,关于生活,关于年轻人,关于生命价值……

《编辑部的故事》永远不过时。

小红帽她大舅:过去这么多年这些问题依然在 但是能讨论这些问题的电视节目居然不在了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