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敬请不快——周泽雄论《方方日记》海外版

xilei 发布于 2020-4-10 21:22:00

      《方方日记》国际版有望年内问世,消息一出,引发了新一轮有关日记的热议,其中颇多有意无意的误解,令人遗憾。本文系评论家周泽雄发布在朋友圈的评论,持中而不乏尖锐,所论深得童心。为便于阅读,未经老周审阅和许可擅自刊布于此,如有不便,有告即删。

 

       

       在亚马逊美国站看到《方方日记》英文版的预售广告,太棒了。为什么国内没有出版社抢先出版呢?这是他们的失职,怨不得老外捷足先登。

 

 

       因为思维频道不同,听说相当一部分国内网友对日记海外版大为恼火,我觉得奇怪。首先明摆着,这事轮得到他来嚼舌吗?他可以买,可以不买;可以读,可以不读;读后可以批评或赞扬,也可以默不作声。这就是他与《方方日记》的全部关联,没有更多的了。——的确,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但当有人想就一位作家出书的时机和方式发表建议时,他立马变成一个不自量力的小丑。

 

       至于说《方方日记》会令官府和一部分国民不快,那就更没问题了。《方方日记》至少在气质上属于知识分子写作,该种写作的鉴定标准就是用明确的事实、锐利的观点让人不快,包括让官方不快。所有的不快都是他们应得的,非但无损、而且有助于写作者的荣耀。所以,敬请不快。

 

       何况,截至目前,在不快者嘴里,我还没有见到一个略值一驳的观点,所见只是一股股倚多为胜的低端谩骂。谁也没办法阻止无趣者的谩骂欲,那也是一种天灾。我将这种谩骂视为复制扩增中的病毒,提早隔离就行了。

 

       至于抢先从中读出种种政治寓意,我得说,一些人的阴谋景深太单调,都不会简简单单地读一本书了。书就是让人读的,无论他要抖露何种高明观点,都必须耐下心来,静候书的出版。如果他打算用未卜先知的“政治敏感”替阻止日记出版一事张力,那么,他就不幸地沦为政治敏感的一部分了。

 

       刚刚对朋友说,我认为方方有一种拒绝权衡利弊、正道直行的孤胆气质,我想借用我喜欢的利物浦的队歌说:你永远不会独行。

 

       

       这位作者(指链接中的文章《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作者)对方方的失望,缘于一个臆想的事实——方方是在最近一个月才决定出版日记海外版的,遂得出如下判断:“这对于急于甩锅的外国政客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事实不是,方方日记海外版的授权时间要早得多,约在3月初,当时欧美世界并不严峻,本国疫情则在好转,若非如此,方方本来不打算出版它。她甚至不认为那是“日记”,“日记”是别人叫出来的,她从俗而已。再则,方方自拟的书名是《武汉日记——封城60天记录》,目前还未全部交稿,她或许会添加一些必要的注解。以上事实,是我“亲自”向方方核实的。

 

       此外,就算方方日记是在三月中下旬授权的,我也不以为非。这绝对是她的私人权利,外人——尤其是一个昧于群己权界的家伙——偏要发表公共意见,是极度滑稽的。如果他受限于自身的知识和公民格局,坚持认为何时出版具有举足轻重的重要性,那么,收手吧,你猜错了。

 

       真正的知识分子总是绝顶聪明,这份聪明足以让他蔑视并放弃小黠小慧,比如用审时度势、见机行事的政客式权谋来决定出版时机。以真理为己任的知识分子,其使命中天然包含对权势和普通民众的冒犯,他们与政客不同,务必摒弃取悦民众之心。向真相负责,向自身的公民使命负责,对方方就足够了。

 

       至于作者拾遗君这样的脆弱小心灵,自己学着改进就是了。

 

       在最好的意义上,那些希望方方能够依照其犬儒建议进行出版的人,也发散出一股东方伪知识人的宫廷酸气,大概《三国演义》看多了。

 

来源:周泽雄 诗人兴会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