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在韩国,有一场26万人集体参加的性侵

xilei 发布于 2020-3-24 9:35:00

1

“这个世界会更好吗?”这是触目惊心的韩国电影《素媛》《熔炉》里面提出的问题,昨天外网最沸腾的一个话题,让人觉得,韩国就像是不会变好的人间地狱。

这件事被称为韩国N号房事件,也是韩国近年来最可怕的一件事情。

#NthRoom_stop 今日(3月23日)登上推特韩国趋势第一

 

昨天,推特上有博主放出来多条描述:从2018年下半年到2020年3月,韩国的社交网络Telegram上,有三个韩国人操纵的多个聊天室(所以叫N号房)每天流传着N段色情视频:有各种从线上到线下的强奸和虐待、凌辱,受害者全为女性,甚至还有才11岁的未成年人。

推特上网友关于N号房事件的声援

根据男人们的喜好,这些“聊天室”有女教师房,女军人房,女警察房,女中学生房等等……不断出现又消失。

图源:저널리즘 토크쇼J 翻译:微博@飞天日记本_3rd

最可怕的是,长达两年的时间里,韩国已经有26万个男人进入到聊天室内观看这些变态内容,而且,没有一个人对此进行举报。

这些内容即使简单介绍,也让人不寒而栗,包括但不限于要求这些未成年的女生在自己身上用小刀刻“奴隶”字样,吃屎、喝马桶水,在下体内塞入剪刀,放入幼虫、剪掉乳头、被指定的人强奸等极其残忍的手段。

图源:저널리즘 토크쇼J 图片翻译:微博@飞天日记本_3rd

按照韩国的总人口计算,每一百个韩国男人中,就有一个“光临”过这变态的聊天室。更让人揪心的是,从2019年初开始,这样的聊天室在社交网站Telegram开始急速增加,现在已多达数十个。

加入聊天室的方式很简单:其中第一阶段(最低级)的会员注册需要缴纳25-30万韩元的费用(相当于1500人民币左右),第三阶段是150万韩元(相当于8500人民币左右),如果要看最过分的内容,不仅需要缴纳钱,运营方会要求这名会员也拍摄类似的视频上传,进行共享。如果不上传的话,就会被强制退出房间。

图源:저널리즘 토크쇼J 图片翻译:微博@飞天日记本_3rd

也就是说,这26万人在三个最变态的男人策划下,组成了韩国历史上最令人发指的“色情共谋犯”。根据韩网报道,警方推测受害的韩国女性人数为数千到数万。
2

这三个主犯,名字分别叫godgod、Watchman、博士——其中的主要犯罪人“博士”,真实身份居然是一个大学报的记者,而godgod还只是一名高中生。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这三人采用各种各样违法的方法来骗取未成年女性的私人信息。

韩媒Naver报道,3月19日,“博士”被逮捕

根据CNN报道,他们的手法是这样的:一开始,受害的韩国女性会收到私信:“你的私人信息被暴露在网络上了,快点击下这个链接看看这些照片是不是。”

一旦女生点开链接之后,就会有个假推特网站跳出来,要求女生填写自己的登录名称和登录密码,甚至用这个方法得到她们的电话号码、家庭住址,和家庭关系等。

这个链接其实就是个钓鱼链接,用于其后的威胁使用。

“博士”会威胁她们说,如果你不在这一周内把自己扮成“奴隶”,你的所有私人信息就会公之于众,并且要求这些女性发送自己的裸照,如果不服从就要告诉父母。

这些被胁迫的女性因为很多都是未成年少女,自我防范意识没有那么强,又害怕自己的信息被曝光,稀里糊涂就发了自己的裸照。

从交出自己裸照的那一刻开始,可怜的女生们就被博士变相控制了:因为如果这个女生选择不服从他们的命令,就会把该女生的朋友清单发给她,威胁她如果不听话,就会告诉所有人。

女孩害怕这些事情暴露,就选择继续服从。

除了这种链接诱骗,还有的就是会通过聊天骗女性进行“手机兼职”。一旦拿到裸照之后就开始进行下一步的胁迫。

而且,博士等三人不仅要求线上拍摄视频,甚至会把未成年女孩子们带到线下进行性剥削,并将全过程在社交媒体上进行直播。
3

2019年,两位韩国大学生无意中发现了这个黄色聊天平台,后来发现里面都是被骗来的女性,被当作性奴,用来拍摄特殊的黄色视频,由于telegram的私密性(不会存储聊天内容,除非即时看到)。他们在里面卧底六个月,收集了足够多的证据,才将这件事曝光。

两个大学生对于线下强奸的回忆,让人不寒而栗。

还有人为了上传视频,就直接威胁自己身边的女性,把她们的照片P成裸照,或者把她们的名字写进一些羞辱性的小说里。

而在聊天室里,这些男人对女性的称呼,都是“××狗”,或是“来月经的东西。”

他们会要求所有被害女性用刀在自己身上刻“奴隶”和“博士”等字样,来证明这些女人是他制造出来的。

卧底的这半年内,两位大学生好多次忍不下去,因为证据难收集而不得不默默坚持。

事情曝光,韩国警方迅速作出反应,昨天一整天,该事件都是韩网热搜第一名。“博士”也已经被逮捕,剩下的几个人也在追捕中。

韩媒KBS报道,今日(3月23日)下午,韩国总统文在寅要求调查#N号房间事件#所有会员

4

据专家分析,因为存在共享可能,所以线上观看的人数应该超过26万。韩国人口是5164万人,如果一百个人里面就有一个人观看,意味着你身边的同学、朋友,甚至于爸爸、哥哥、弟弟,都有可能是这当中的一员——这才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在韩国盛行的色情偷拍文化和它折射的人性之恶。

还记得前段时间热播的韩国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女主前公司的女卫生间里被保安放了针孔摄像头,公司科长在网上看到偷拍照片不仅没有报警,还跟男同事分享。

图源: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 翻译:TSKS韩剧社

BBC有个报道称,“韩国的偷拍文化是一场瘟疫”,让偷拍视频形成产业链的原因是,有为数不少的人愿意付费观看。

在韩国,无论是在线上还是线下,都能轻易买到用于偷拍的针孔摄像头,而它看起来可能是棒球帽、充电宝,或者一瓶饮料。 图源:Trailblazers: Fighting South Korea's spy cam porn - BBC News

某偷拍网站 图源:Trailblazers: Fighting South Korea's spy cam porn - BBC News

美国一家民权机构曾经对 1606 名韩国人进行调查,结果显示, 23% 的人曾发现被偷拍,并且这些偷拍视频均被上传至网络,其中 93% 的人因此患上精神疾病,超过 50% 的想过自杀。

为什么韩国女性不反抗呢?

这与韩国根深蒂固的物化女性的传统思维有关。

从2012年到2017 年,韩国跟偷拍相关的案件超过3万件,其中,2017 年,警方接到的偷拍报案 6500 起,但是被逮捕和拘留的只有不到2%,其中涉案人员还有衣冠楚楚的大学教授和政府官员。

某个偷拍网站有4000多名会员,其中97人每月支付44.95美元的费用才能访问额外的功能,例如重播某些直播流。从2018年11月到本月,这项服务带来了超过6000美元的收入,警方表示:“过去曾发生过类似的案件,非法摄像头被(秘密安装),并一直被秘密监视,但这是警方第一次在互联网上直播视频的地方被抓获。”

韩国在间谍摄像头和非法拍摄方面存在严重问题。2017年,向警方举报的非法拍摄案件超过6400起,而2012年约为2400起。去年,数以万计的女性走上首尔和其他城市的街头,抗议这种做法,并要求采取行动,口号是:“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

2018年,成千上万女性走在城市街头,进行反偷拍游行 图源:CNN

而从观看偷拍视频,到观看强奸视频,很难让人不认为它的内在有一条趋同的链接。

截止今天,要求公开“Telegram博士”赵某真实身份的国民请愿人数突破230万人,这是韩国青瓦台开设国民请愿以来首次请愿人数超过200万。而“请求公开Telegram N号房所有会员真实身份”的国民请愿人数也已经突破165万人。

青瓦台请愿公开“博士”身份的人数已超过230万人

不知道最后结果如何,高分电影《素媛》结尾也显示过:在真实事件中,强奸犯只判了12年,这是一个远远够不上惩罚的判罚,而韩国又是一个废除了死刑的国家,即使是三名聊天室创立人被判刑,也很难想象对那26万人会有什么相应的处罚。

但是,他们对上万名女性实际上造成的伤害,却是永远都难以消除的。

韩国电影常常表达这样一个主题:正义未必会有胜利。

我很难不注意到另外一个新闻:

媒体爆出,韩国的小学生中出现了一股“偷拍妈妈”的风潮。这些小学生在家中使用手机等移动设备,偷偷拍摄妈妈的一举一动,并将视频标上“妈妈偷拍”的标签,上传至互联网,内容包括换衣服、穿衣服乃至洗澡过程。甚至还有小学生说:“只要关注我,我就展示妈妈的臀部!”

在一个不尊重女性、物化女性习以为常的社会,当你刚被“素媛事件”令人震惊的时候,又出现“熔炉案件”;“熔炉”还未最终解决,又出现更令人瞠目结舌的事……一件接一件,它不会是孤例,不会被根除。据说这件事最早在韩网上揭露时,居然还有男性在留言打听:N号房的链接在哪里?只要整个舆论环境一直保持这种“集体式”的沉默和帮凶似的冷漠,最终被反噬的只能是他们自己和整个社会。

·本文部分资料源自网络

 

来源:杜小桥 骚客文艺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