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156】世界所有国家在这个未知的巨大战争中

xilei 发布于 2020-3-22 11:01:00

【1】@胡锡进

武汉新增确诊病例清零了,全国本土新增病例也清零了,这是巨大成绩,全国人民倍感珍惜,相信各地政府也颇有压力:要尽最大努力避免再出新的病例。这种压力是好事,会让各地继续保持高度警惕,尤其是要坚决堵住境外疫情的输入、扩散。

但是,万一有哪个地方又出了新病例怎么办?没有什么“怎么办”的选择,唯一该做的就是立即如实向社会通报。要坚决防止在任何地方守住不新增病例的压力转变成瞒报的动机。一旦有那样的事情出现,将是对官方信誉的不可承受打击。那可比新增几个病例糟糕多了。

中国老百姓眼里是最揉不进沙子的,美国能够在很长时间里用不检测实际隐瞒了大量疫情,在中国,那会引起舆论海啸的。

由于有境外病例的不断输入(光昨天一天就输入了41例),也由于存在治愈病人复阳的个别情况,中国重新出现少数本土病例的可能性是高度存在的。如果说湖北或者别的哪个省重新出现个别病例或者小范围的传染情况,相信公众是能够理解、接受的,那样的情况也不会引起舆论的严重骚动。当然了,人们强烈不希望看到某个地方出现严重聚集性传染,人们强烈希望新出现的病例能够被迅速发现,患者的所有密接线索都被立即锁定,使得疫情较大范围的传播不再成为可能。

人们最不能接受的是瞒报。不能不说,一些人对此是有担心的。这种担心会成为舆论场的心理暗示,使得任何这方面的消息不论真假都会成为焦点。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哪怕在发生新病例时通报得稍微慢了点,甚至是正常范围内的情况研判,拖得时间稍长了点,都可能引来“瞒报”的猜忌。

因此,老胡想特别提醒各地,一旦出现新病例,要毫不犹豫地第一时间公布出来。如果相关流行病学信息还没有完全搞清,也不必等搞清了再通报,可以边公布边调查,坚决避免拖延。

老胡相信,经过这一轮的抗疫,中国的防疫体系已经更加成熟了,整个体制总体上决不会存在一旦出现新疫情对之进行瞒报的动机。我也希望公众对此要有信心,不要过度敏感,好像大家就竖着耳朵、睁大眼睛扫描新疫情的蛛丝马迹一样。不要那么紧张,都放松些,如果新出了病例,全社会都坦然面对就是了,这种坦然也应表现在信息沟通上。

 

 

【2】@苗苗的tiara

今天上午我们楼下大路关口那里,有个女人哭叫,说吃了一个多月萝卜咸菜,没钱交租,没工作,买药都是用花呗,她不想活了。她不是我们小区的,属于小区外面的散户,没有物业可以组织照顾到。我住的这栋刚好是街边的,全程听得到。我也在上个月因为发了社区没有排查,自己食物困难的微博,被很多人私信死亡威胁,说一线人员那么辛苦,我这么矫情,应该去死,而且天天不依不饶私信我问我死了没。楼下这女人的困境,上个月的我至少和她重合了一半,我理解她。她哭喊了,有人传上网,她会接到救济的。除去饥饿,很多局外人都忽视了心理问题,这种在看不见的病毒威胁下失去自由又恐惧死亡的心理问题。这个月的我对上个月的我的恐惧都只是一个印象,别说局外人了,我也理解你们,当然不是完全理解。

 

 

【3】@某个张佳玮

之前认识一位在法国几年的朋友,一直挺致力两边交流的。很敞亮一个人。

1月下旬,他牵头组织了好几波口罩运回国。

昨天,他发了两条朋友圈。
一条说,看到“万里传毒”这个说法,很感慨。
一条说,他现在帮忙疏通运一些资源到法国,帮助在法同胞,却被有些人质疑,问他干嘛要来回运这么浪费,是不是别有用心。他气得晒了单据:之前捐和现在运,来回运费都是他自己贴钱;不同时段不同的物资,都是为了帮扶同胞,问质疑的人还有啥说的?

我私下安慰他说,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他说嗯,只是被污蔑得气不过而已。

今天看他的朋友圈,已经只展示近三天了。

 

 

【4】@洛之秋

刚刚听PBS的60 Minutes采访Dr Fauci,主持人问他:为什么美国和韩国发现第一例患者的时间相同,但后者反应如此之快,而美国却处处滞后?你觉得美国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Dr Fauci的回答很有意思,他没有直接批评川普政府或CDC本身,他说的是:我不认为美国一定有问题,但它肯定是不完美的。比如CDC开始的程序设计就不是用于这种大规模检测的。我认为这是一场fog of war,充满太多未知元素,有的国家可能一开始就做对了,有的国家开始做的不好,但后面纠正了,没有哪个国家是完美的。

我认为Dr Fauci说的很好,尤其是fog of war这个说法。这个词在维基百科的意思是:The fog of war (German: Nebel des Krieges) is the uncertainty in situational awareness experienced by participants in military operations.[1] The term seeks to capture the uncertainty regarding one's own capability, adversary capability, and adversary intent during an engagement, operation, or campaign.

面对covid-19这样未知的病毒,我们每个国家都身处fog of war中。正确的态度应该是承认各自制度的imperfection,承认我们在不断地试错过程中,不要忌讳提及自己的错误,但也要看到在fog of war中我们各自的纠错能力。换言之,不需要一棒子把自己打死,让自己国家钉上耻辱柱,但也不要像打鸡血一样自诩为优等生,要谁谁谁来抄作业。

世界所有国家在这个未知的巨大战争中,都在犯错,也都在做事。别比附,别埋怨,抓紧做更多对的事情吧。

 

 

【5】@李海鹏: 比方说,政治正确,政治就是多人之间权力分配,正确就是保持公正,因此政治正确就是群体之间强者不得以各种形式欺凌弱者,理解这一条顶多需要5岁。微博上的有些小傻子们在社会结构上,在经济生活上,在人种上,在地域上,有的在性别上,本身就是弱势方,可他们不支持政治正确,反对政治正确,而且以一种强烈的男子汉气概鄙视政治正确,就像鄙视知识分子,鄙视文科生,鄙视任何他们认为比较娘们儿的东西一样。那么跟他们讲道理有用吗?没用。有时候我都疑惑,我他妈这是发微博呢,还是育儿呢?真正的问题并不是太多人无法认识到真实的世界,用此粗鄙又狭隘。真正的问题是太多太多人,他们不要真实,他们要幻觉,他们不要知识,他们要幻觉,他们不要道理,他们要幻觉。他们没有勇气也没有智力去面对一个真实的世界,自做一茧,茧内是他自己的第三帝国,茧外的一切都是废物。当他们可以扮演一个特别横的人,一个特别混的人,特别有性格的人,特别有刺激性的人,可以扮演一个反对世界第一强国的人,可以扮演瞧不起常春藤学校里的白左的人,可以到某个头脑正常的人比如我的微博下面扮演一个攻击者之时,幻觉也许让他们爽三十秒,然后他们会去获取下一个三十秒,三十秒又三十秒,完全满足,别无所求。所以为什么讲政治正确的道理没用,因为有太多人已经拒绝当正常人,他们跟当年去当铺换钱混鸦片馆的人是一路人,跟我2005年在靖国神社门口看到的那些自我麻醉的日本右翼废物是一类人,跟为了感觉自己也很强大而戴上纳粹徽章的货色是一类人。政治正确这玩意,是人类中的道德与能力的精华们一代又一代持续奋战、流血牺牲才得来的东西,岂非弥足珍贵?但是另一方面的事实也不可否认:并不存在着珍贵的东西就一定被珍视的必然规律。这社会,这微博,颠三倒四的东西太多了,太多太多太多了,用东北话讲,吐噜反仗,就是一个东西弄得极其混乱,次序不对,不像样,贼磕碜。反正我觉得要说是什么在统治舆论场,那么就是幻觉正在统治舆论场,各种幻觉,自发的,建构的,流行的,共振的。我自己倒是对这一切都无所谓,因为我就一句世界观:去你妈的吧,爱咋咋地吧。

 

@朵丽儿医娘

同意李海鹏老师所说,除了第一句。

我上次回家跟一个网球教练聊天,他太太也是律师,所以对中美司法系统的区别很感兴趣。当然聊着聊着我们就聊偏了,说到政治正确,丛林法则这种话题。他是典型的把“主权”当春药的那群人,觉得再30年中国就会是世界霸主,有生之年一定能看到大中华共荣圈。真的都是他说的,不是我编的。(大中华共荣圈是我的修辞不然发不出去)。

这种天还有什么好聊的,大家认知差别太大,我几次三番说没法聊啊大哥,打球吧(估计他也觉得跟我没法打球)。

结果他话锋一转,问我,你小时候有没有被霸凌过?被人抢钱,被人打之类的。我说,没有,我跟男生打架到初中,不太可能被欺负。

他说,假设你被欺负过,身材弱小,打不过,反抗会死得更惨,你会怎么办?

我:告诉老师告诉家长。

他说:都做了,丝毫没用。老师看不到管不到的时候他们更加变本加厉,几次三番老师也懒得管了,父母更不当回事,你怎么办?你会不会觉得你有朝一日一定要变强壮,打回来,让人再也不敢欺负你?

于是这位同学一路强身健体成为了一个网球教练,并且把这种逻辑发散开来,期待着大中华共荣圈和世界霸主的地位。

所以李海鹏老师说的:“政治就是多人之间权力分配,正确就是保持公正,因此政治正确就是群体之间强者不得以各种形式欺凌弱者,理解这一条顶多需要5岁”,这要求太高了。

有人穷其一生也看不到成年人的失职,看不到这种“求告无门”是多么严重的一个制度缺陷,更不要说这种霸凌背后的文化根基,以及群体的漠视和冷血,还有成年人因为没有知识而不理解且没有对策。

网球教练长到30多岁,目光都只能落在站在他眼前,比他早发育6个月的同班同学身上,是从这个场景让他理解了权力关系,他看世界,从此以后就是透过这个棱镜。他认为,避免欺凌,就是要成为强者。因为慕强,他们还需要和一个群体绑在一起,名校,职业,家庭背景,爱国,都可以提供这个心理需求。

普遍存在的被欺负的经历,就是这样给这个群体造成了广泛的PTSD, 塑造了牢固的弱肉强食的世界观。但是只要有人要把网球教练的目光移得远一点,深一点,这人就是“别有用心”。

“正确就是保持公正,因此政治正确就是群体之间强者不得以各种形式欺凌弱者。”

不要说5岁,要是25岁以上的人都能认同这个道理,这世界不知道会变得多好。

* * *

【6】@祝羽捷 
今晚连线伦敦得到一些信息更新:1、关于英国政府是否采取“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一周时间政府已经完全改口。英国帝国理工大学基于病毒扩散模型的报告出炉(帝国理工的这位科学家Niall Ferguson也感染了新冠检验呈阳性),政府开始偏重更为严厉的压制措施。另外这个消息在被转化来的传播途径中也有些被误解。

2、英国并非家长制,政府对待民众是以对待成年人的方式,对于成年人就是要说实话,那么强调“worst”,警告民众会有“失去至亲”的风险,强调客观条件(没有疫苗,床位有限)都是让成年人们意识到疫情的严峻性,成年人会自己做出判断,是不是应该呆在家里,如何保护自己。

3、第一时间建立太平间,英国有死亡教育和重视死亡质量的传统,所以对待死亡的态度更加的开放,并不是我们文化里用棺材诅咒或者恐吓。

4、民主自由传统国家无权限制公民自由,政府唯一做的就是关闭英国人常常聚会的酒吧和餐厅,用这种方式来侧面限制人们的自由出行。关闭的酒吧和餐厅可根据政府的政策,向保险公司提出补偿。若不关闭,自负盈亏。同时政府已经承诺向不能去上班的员工提供80%的收入。(出台政策意味着必须承担经济责任)

5、英国各个高校在四周以前已经因为员工薪水问题(主要针对职工养老金)间歇性罢工。现在学校完全关闭。学校没有成为重要的传播场所。

6、各个超市都在供给蔬菜水果,物价稳定。卫生纸货架的清空只是片面的,一个原因是基于以往的经验,人们第一时间想到要买卫生纸。另一个原因是卫生纸占据的面积比较大,很容易从视觉上断货,但不存在真正的买不到卫生纸。真正断货的是口罩,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英国的华人大批量的采购口罩寄回国内,也是这次断货的原因。三天前马路上还没有人带口罩。现在已经扩展到20%的人戴口罩。很大一个部分原因是买不到口罩。

7、英国的社区在公民的生活中发挥很重要的功能。各个社区都有一些互助的政策,包括对老年人的关怀。比起英国政府,以社区为单元的组织更发挥着对个体帮助的作用。

 

 

【7】@顾扯淡

河森堡前几天发了个帖,大意是说现在中文互联网污染特别严重,各种无用的信息,机器抓包拼凑的文章充斥,通过搜索引擎想靠关键词找到需要的信息比十年前难一百倍。

我深有同感,然后刚刚又发现了一个特别恶心的情况。。。
前面找篇老文,知道名字和关键词,全文文本大概是20k左右吧。
当时看的时候是一篇完整的故事,从头到尾作者是一次写完的。

现在那些网站把文章分成了18章,每次要点五六下鼠标,换好几个页面才能读到原先二十分之一的内容。。。。

其实很多时候你换谷歌也一样了,主要是中文信息圈就不行,因为中文网站还活着,或者能打开的只剩下这种货色了,以前那些好用的都被连不上了。

要么就是会员可见、回复可见、积分购买、注册先扫二维码关注xxxx

另外无用信息的始作俑者应该是百度吧?

比如你搜 赛博朋克什么时候上市
搜到的头100篇文章标题都是《赛博朋克最新发售日》

点开后显示

最近《赛博朋克》很火,小伙伴们都在谈论。那么《赛博朋克》什么时候发售呢,很多玩家关心《赛博朋克》的发售日期,下面就和小编一起来看一下吧。其实现在官方还没有具体公布发售日,具体还得等进一步消息哦。

好了,这就是小编给大家分享的《赛博朋克》什么时候发售。希望大家看完这篇由小编精心整理的内容后,能对相关知识有所了解,解决你的困惑。

类似这样的情况特别多。。。。

 

【8】@月半日寸厨房

2007年-2008发生次贷危机,源于人们的贪婪,我回忆一下,当时资本市场还比较传统,就是各个领域串的不是很厉害,就像奥运会,篮球和跳水是分开的,虽然都是运动员,但其实里面东西还是有天壤之别的。比如做DCM和二级市场的PM,他们之间隔着一个债券买方分析师,而且PM通常只会拿大配置,具体IB/DCM后面工序只是知道,但不是很清楚,毕竟人只是对自己做的事情才会很清楚。

这就像你是做烘焙的,你知道各种面粉的好坏和用途,你知道不能用家用面粉开面包房。你也知道加拿大面粉里面添加的什么添加剂是什么功效的,各种牌子对应的不同面包。你也知道你用日清面粉是很难赚钱的,因为太贵了,但又想用。但你对面粉厂可能没有那么多了解,说白了,你对面粉厂,面粉,小麦和农业,以及农业后面的生物科技,面粉添加剂后面的食品化学,对这些东西的了解仅限于和你烘焙事业相关的部分。

就次贷危机中的多层产品设计,说句公道话,其实那些产品设计是非常好的,只不过是产品外部出了问题,就像你造一座石桥,但它经不起重型卡车连续没日没夜碾压的,总会有一天他垮了。

具体不谈,当时资本市场,是不太了解subprime是什么的,subprime在金融体系内,和以交易为中心的资本市场举例太远了,就像面粉厂的一个面粉供货商,你面包店老板是不会有格外的兴趣和知识的,你知道的就是你应该知道的那些。

我发现市场上的人很有意思,比如客户,当你对他说,这个产品收益率是x%时候,他通常会嗤之以鼻,“才这么点收益啊?”,但如果他买了这个产品,一年下来,他真拿到了这些收益的时候,他通常会很高兴。对称的,风险也是一样,我们设计产品时候,往往会设计一个风险度,比如次贷时候,mezzanine层什么时候开始被消耗,一旦mezzanine被消耗,虽然评级上,你的下层tranche依然还是三个A,但人心理上早就把真正的AAA和它们分开了,或者说,即使是真正的AAA,只要不是国债,不是货币(货币基金当时也有出了问题的),那么就都会被赋予一个心理上的信用利差,事实证明,这个心理信用利差也是合理的。其实多数产品都没有违约。就像我上面写的,你设计产品的时候,最大风险,大家觉得是ok的,对称地,当这些风险真的发生,当这些损失被拿到面前时候,大家是接受不了的,接受不了,就会变得行为很不理性,人在不理性的时候,有时候是注意不到自己行为的,就像喝醉的人,他不会觉得自己醉了。

在我看来,至少我觉得我是很冷的,这些不是都是设计好的么,那个石桥塌了,我心里不会有一丝波动。所谓凡人畏果,而菩萨畏因。你的产品设计时候就写了这些风险。为什么我们要如此畏惧后果呢,而对造成这些后果的因缘不闻不问,通常,还会重蹈覆辙。为甚呢?

由于人的贪婪,妄想,加上这些金融产品的正确的优良的设计(非反话,意思是比如石桥称重50吨,你老用35吨的重卡一次过两辆压它,它塌了,说明设计优良。它不塌,才怪。),在一定的时候就会发生一些事情。

07-08那次伤害的其实是金融体系,好似金融体系染病,肌体还是ok的,但肌体也不算完全健康吧,人人贪婪。当时主要帮助金融机构度过难关,too big too fall,所以后来才出了Frank-Dodd法案,亡羊补牢,Volcker rule,等等。但这次明显不是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除了问题,金融机构帮助化解和吸收了很多可能出现的问题。上次是接受血清的一方,这次是献血的一方。这次是经济出现的问题,经济出现的问题体现在各个国家的内需萎缩,就业,现金流,生计问题,很多餐厅,很多小公司,很多大的公司,航空,甚至波音等等这样的大公司,还有一些地方的财政,整套体系。不知道这次后,会有什么亡羊补牢的策略,资本和生产分置的全球化,在你对着一堆各种颜色凉鞋帮你省了几块钱的时候,你发现你的棺材本都要被蚀光了,这样的经济模式,它显然禁不起一场目前致死率只有个位数%,死亡总数不足五位数的,在瘟疫历史上都拍不进前100名的事件。但对经济的打击可以说是非常致命的。这说明,脆弱性在增加。

 

【9】@Kevin在纽约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3月20日文章:新冠状全球大流行,将永久性改变这个世界」我刚看完这篇分析文章,标题是「How the World Will Look After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改变主要两点:

1.  世界将不如现在开放,繁荣和自由。( World Less Open, Prosperous, and Free)

2.  我们所认知的全球化终结。(The End of Globalization as We Know It)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