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145】病毒星球

xilei 发布于 2020-1-21 10:51:00

【1】2002年11月,一位中国农民因发高烧来到医院,不久就去世了。接着,同一地区的人相继出现了同样的病情,但这时候,疫情都没有得到世界范围的关注,直到疾病传染了一位美国人。这个人去中国做生意,在从中国飞回新加坡的飞机上突然开始发热,飞机在河内停了下来,这位商人再也没能活着离开那里。尽管大多数病例仍然集中在中国内地和香港,但世界各地的人都开始生病。这种病的死亡率高达10%,而且夺人性命通常只消几天。这场流行病在医学史上是全新的,它需要一个新的名字。医生称它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或SARS。


科学家从SARS患者的样本中寻找病因。香港大学教授裴伟士(Malik Peiris)领导的研究小组率先取得了进展。他们对50名SARS患者进行了研究,在其中2人身上发现了旺盛生长的病毒。病毒属于冠状病毒类群,这个类群包括导致感冒和病毒性胃炎(stomach flu)的病毒。裴伟士和他的同事们对新病毒的遗传物质进行了测序,然后在其他病人身上寻找相匹配的基因,结果在另外45个人体内都找到了相应的基因。

基于过往对艾滋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积累的经验,科学家怀疑SARS病毒也是从原先感染其他动物的病毒演变而来的。于是他们着手分析了中国人经常接触的动物身上的病毒。每当发现一种新病毒,他们就在SARS演化树上添加相应分支。几个月后,科学家终于重构了SARS的历史。

这种病毒可能起源于中国的蝙蝠,其中的一株扩散到一种长得酷似猫咪的哺乳动物,果子狸。在中国的动物市场上,果子狸是较为常见的。人类可能在买卖果子狸的过程中成为了宿主。事实证明,这种病毒的生物学特性恰好让它们适于在人和人之间传播,而与埃博拉病毒不同,SARS病毒能附着在细小的气溶胶颗粒上在空气中传播。

尽管SARS疫情已经扩散到亚洲以外,但幸运的是,阻止埃博拉早期流行的公共卫生措施,也成功制服了SARS,这一场肆虐,8000人被传染,900人死亡。与之相比,流感每年大概会导致25万人死亡——可以说,我们成功躲过了SARS朝人类射出的一颗子弹。

——卡尔·齐默《病毒星球》

 

 

【2】@游识猷

SARS已经是17年前的事了,很多人已经不知道当初那场瘟疫,是如何开始,又如何结束的。

聊点我记得的东西吧,部分资料来自2006年WHO出的书《SARS这场国际瘟疫是如何被阻止的》。

①当初SARS一开始没有做好医护人员的防护,而且病毒很容易传染,导致感染者里很多是医护人员。

举个例子,当时医护人员大多戴了口罩手套,但很多人都没有戴护目镜。后来才发现,SARS病人的分泌物如果进到眼睛,就可能导致感染。

2003年2月11日,广东省卫生局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最近3个月内,广东省出现305例不明原因的非典型肺炎病例,其中有5例死亡。而三分之一的病例,是照顾病人的卫生工作者。

希望这次能给战斗在最前线的医护人员最好的保护,宁可过,千万不要不及。

②SARS最开始的一些病例,和海鲜市场、野味厨师也有关。

SARS的第一号病例,是广东佛山的一名45岁男性,他2002年11月16日出现发烧和呼吸道症状,不久后,他有四名亲属也被感染。

2002年12月17日,广东河源发现第二例SARS,感染者是一个处理野味动物的厨师。

到2003年1月底之前,SARS感染者里,39%是与野味有关的。后来开始大规模人传人了,与野味有关的比例才下降了。

2003年1月30日,中国发生第一例超级传播事件,传播者是一个44岁的广州海鲜销售员ZZF。

海鲜市场、农贸市场,往往不止是卖海鲜,许多野味也在那里交易。

冠状病毒能寄生在许多野生动物身上,但本来这些野生动物离彼此也远,离人类也远。野味市场惨就惨在,把本来不该有交集的野生动物放到一块,把本来也不该出现的人类放在一起,病毒传来传去的过程里,就很容易交换点遗传物质,再变个异什么的……

这简直就是养蛊。养着养着,糟糕的病毒有时候就出来了。

当年去农贸市场查,发现卖的果子狸身上有SARS,浣熊身上有SARS,雪貂身上有SARS,麝香猫身上有SARS……

最后查到的源头是蝙蝠。但果子狸之类的野味,也确实是“中间宿主”,它们是被其他动物传染的,但也确实能再传给人类。

这就是为什么千万别吃野味,也真不该搞野味市场。

一旦病毒传出来了,就不再限于罕见的野生动物了。香港当初陶大花园一整栋住宅楼爆发疫情,后来怀疑和大鼠也有关。

另外,家里的猫狗别散养,猫狗也能成为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而且你根本不知道在外的猫狗跟什么野生动物打过交道。

③现在最怕什么,最怕出现超级传播者和超级传播事件。

回来说那第一个超级传播者,广州海鲜销售员ZZF,他把病毒传给了19名家属和至少50个医院工作人员。

这被传染的50个医院工作人员里,有一个是中山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LJL,他去香港参加婚礼,住在香港京华国际酒店的9楼911房,传染了同住在9楼的16个客人……

这被传染的客人里的4个人,又把SARS带到了香港、加拿大、新加坡和越南……

SARS的全球爆发,就是这样开始的……

④当初SARS怎么结束的?

一是病例通报透明公开,二是各国都尽最大努力控制了患病人员流动,三是……天气回暖了。

另外,SARS有两个特点是有利于防控的,一是人的发烧症状出来了以后才有感染能力(要是那种无症状但能传染的就真的更惨了,防控会难上许多倍);二是潜伏期不算太长,最长也就十天,所以隔离最多十几天,就可以确认安全了。

2003年4月30日以后,疫区所有搭乘公共交通工具(车、船、火车、飞机)的人,都得先检查体温。有发烧咳嗽等症状,赶紧隔离,边隔离边检测,检测阳性赶紧治疗。

另外,天气回暖也很重要。SARS病毒在高温高湿度的环境里死得快,这也是为什么热带国家比较没有爆发大规模疫情。后来还有研究显示,比起气温高的日子,气温低的日子里SARS发病率高出18倍。

总而言之,个人尽量做好防护。春运期间,希望大家尽量戴口罩,勤洗手,可以使用含酒精的免洗洗手液。在家里,开窗通风,关窗时记得加湿。如果有疑似症状又去过武汉,去医院就诊时一定要提及自己的旅游史。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保护自己,保护家人,也保护医护人员。

庭前垂杨柳,珍重待春风。祝大家都健健康康,静待春暖花开时……

Chan, K. H., Peiris, J. S. M., Lam, S. Y., Poon, L. L. M., Yuen, K. Y., & Seto, W. H. (2011). The Effects of Temperature and Relative Humidity on the Viability of the SARS Coronavirus. Adv. Virol., 2011. doi: 10.1155/2011/734690

Lin, K., Fong, D. Y.-T., Zhu, B., & Karlberg, J. (2006). Environmental factors on the SARS epidemic: air temperature, passage of time and multiplicative effect of hospital infection. Epidemiol. Infect., 134(2), 223. doi: 10.1017/S0950268805005054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6). SARS: how a global epidemic was stopped. Manila: WHO Regional Office for the Western Pacific.

 

 

【3】@D2O__

趁着大家买口罩的时间讲个轻松点的游戏小八卦
魔兽世界历史上最著名也是对现实影响最大的事件——堕落之血瘟疫事件
2005年,暴雪开放了祖尔格拉布副本(副本是一种和游戏主世界不同的独立位面),副本最终BOSS哈卡有一个技能,是点名一个玩家让他感染堕落之血瘟疫持续掉血,并且这个瘟疫可以在几秒内传染给附近的其他玩家,暴雪原意是让玩家在打副本时灵活改变位置,增加趣味性,理论上堕落之血无法传播到副本外面,因为玩家死后或者10秒后这个技能效果就会消失。

但意外发生了,有一个猎人的宠物感染了堕落之血后,被这个猎人解散,打完副本回城,猎人又重新召唤了自己的宠物,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宠物身上的堕落之血效果并没有随着他离开副本而消失,于是猎人立刻被自己的宠物传染,并在几秒内传播给了站在他附近的其他玩家。

死亡如同风暴般在艾泽拉斯土地上席卷而来,低等级的玩家立刻就被秒杀,高等级的玩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许多人到处乱跑,于是越传越多,部落的奥格瑞玛和联盟的铁炉堡一瞬间尸骨遍地,就连NPC都被传染,短时间内大量数据令服务器严重卡顿,许多人一上线就发现自己的角色惨死街头,被感染的法师们慌不择路,开启传送门来到其他主城,更多人纷纷用炉石传送到世界各地,这就把瘟疫从城市带到了乡村,有些玩治疗的玩家自发组成救援队,给周围人刷血,让他们撑到离开疫区,有些人则站在主城门口提醒其他玩家不要进门,城内危险,也有一些人得知方法后故意四处传送,传播瘟疫,一时间正常的游戏活动都无法进行,被困在疫区里的玩家们只能重复着“复活,死亡,复活,死亡”,有些NPC感染了瘟疫却不会死亡,让他们成为了一大传染源,大多数人选择跑到野外或者偏僻的角落躲避瘟疫,但交任务,物品拍卖,物品存取,学习技能等活动必须在主城进行,这令玩家们的游戏体验大幅度降低。

暴雪试图终结瘟疫,一开始,他们修复了宠物可以带出瘟疫的BUG,并将主城设置为隔离区,没人能进去没人能出来,只要城内玩家全部死完,瘟疫自然消失,但隔离没解除多久,就有一些玩家故意通过染病不死的NPC再次将瘟疫带进主城,扰乱正常游戏,最终,无奈之下,暴雪只能修改了哈卡的技能,从持续性的瘟疫效果变为一次性直接扣血。

艾泽拉斯这一场持续几天的风波引起了医学界的注意,整个传播过程与现实中的流行病传播非常相似,比如从动物传播到人,再人传人,从人口密集区通过交通工具逐步扩散到人口稀疏区,还有法师术士这种可以到处传送自己和他人的超级感染者,以色列和美国的科学家都利用了这次事件创建模型进行流行病传染研究,美国疾控中心也向暴雪索要了堕落之血事件的数据,以研究应对现实中的疫情。

不知道这次怀旧服,会不会重现堕落之血事件。

 

 

【4】@蟹工船 

说“非典时并没有多少医护人员被感染”,不知道要怎么才算多,怎么才算少,这个轻佻的态度激怒我了。身边就有长辈的同学,是位护士阿姨,参与一线救治,感染后治疗使用激素(疑似过量),患股骨头坏死,后来相当艰苦——不光是钱上的开销,是生活难以自理,还要申请补偿,对于一个曾经还算安逸、自得其乐的普通市民来说,这就是天翻地覆的命运巨变。

记得不太清楚了,当年还有过进入隔离区参与服务,中年护士顶替了还未成家的年轻护士之类的事迹,这真是最伟大的人,他们是真正的手足同胞,不是那些尸位素餐、飞扬跋扈、食民脂民膏的狗逼和机制。不管你今天书里报里,怎么说,所有名字被一页“众志成城”“一场胜仗”而遮挡,在我心里那些曾被埋没的病痛,蒋大夫秉笔直书的诉告,病变的股骨头,那就是我们中国人的血肉和灵魂。

 

 

【5】@王恺同学

为什么那么多人爱吃野味?除了所谓的“好吃”之外(事实上并不好吃),更关键的,野味代表权力和金钱,也就是,有钱有势者的食物。

我从不吃,有一年去武夷山采访,有个央视女记者事先联系我,说可以一起采访,我也不好推脱,只能买了同班机票,结果没下飞机,她就兴致勃勃和我讨论哪里可以吃到野味,说她们出外到山区一定要找野味。

我莫名惊诧,她觉得我没见识。“去哪里采访,政府都请客呀、去山里不吃野味你吃什么?最贵,最有面儿。”这姑娘比我小,油腔滑调,下了飞机,我坚定地甩开了她,找了家便宜宾馆住。

她还真是代表中国的大部分吃野味的人。权力和金钱的拥有者,以及依附权力者。

 

 

【6】@雷逍妖 

如何培养一个陶勇教授?
首先你要先考入北大医学部,碾压99%的高中同学。
然后你要用优异的本科成绩,超过80%的本科同学,争取一个行业大宗师当你导师。
在博士生大部队还在头疼如何少延毕的前提下,你在顶尖实验室的高压环境下比一般博士提前两年毕业,还要发出一般博士生两倍以上的核心期刊。
然后你要抢国际一流医院的交流机会,碾压同期毕业的全世界博士生和已经混迹行业多年的博士后,大概率要学一门新语言,还要科研级的那种。
在交流一年里要抓紧机会发出两倍于博士期间的核心期刊,才可能有机会获得国内一流医院的医师资格和医学院的副教授,和你竞争的人里不仅有国际大拿,还有许多已经混迹行业多年拿十几年资历和你拼的其他医院的在职医生。
然后你要在7126治病带学生的同时发出前半生两倍以上的核心论文,要在全院和你同等级的牛人副教授里抢在40岁之前在一流医学院拿到正教授的职位。
此时你的科研含金量在二档院校里够四十几个博士或者十几个副教授。
这还不算你拯救过的病人。

怎么让以上统统付诸东流呢?

差不多就是一个医闹把。

 

【7】@Pfaueninsel

对“客观”的迷信,其实也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产物:经过多年训练,相信一切都有一个无可撼动的标准答案,对“错误答案“(其实就是不符合标准答案的答案)极度厌恨。

但在西方教育里,有很多开放式的学习方法:一道题的不同解法和步骤,你也可以说莎士比亚不好在哪里,只要你说得有理有据。当然,自然科学里也会有标准答案,但这个标准答案的论证过程,也是可以多样的——通向真理的道路有很多条。而社会科学里,就更没有标准答案了,虽然可能会有各种各样标准的格式。

人的自信和独立思考的发展,靠的是容错式自主学习,是自我鼓励和彼此鼓励。虐待式的修道院惩戒里长不出多少智慧的果实,因为它只允许一种机械的存在形式。对“出格”的人各种看不顺眼。

亚洲女性从小受的精神虐待和惩戒已经够多了,你就是放开来让她们去撒野,去犯错,她能犯的错也有限。而这种犯错的正当性,是她们成长壮大的必经之路——谁还没个对错观呢?你一个工作者,如果不相信自己做的东西,你做它来干什么呢?为什么不好好做?你如果相信自己做的东西,那你谦虚个毛?

如果你一直不自信,你就放任自己去学习一下自我吹嘘;如果你一直觉得自己不配被赞美,就去请求别人来赞美你。这都是学习成长的一部分,然后你才会意识到什么样的”自我吹嘘“和赞美其实是你应得的,如何配得上自我的期许。不经过这个阶段,你客观个毛,就是个缩手缩脚的修道院奴工罢了。

 

【8】@MademoiselleCherie-Luna

刚刚又和冯女士好好聊了一下

我说:我觉得九零后是很幸福的一代,因为我们小时候国内真的很开放,看的动画片几乎都是国外的,猫和老鼠鬼马小精灵HelloKitty美少女战士蜡笔小新etc

那个时候国内的影视剧也都很经典,长大后折过头来看 编辑部的故事 我爱我家 围城 霸王别姬 都好棒 之后再无这种盛况了

冯女士:是的 包括你们那会儿看还珠格格,真的是没有一点意识形态的东西掺杂在里面。

你们那学上的也真的是轻松,小学天天减负,放学玩的打都打不回家,哪有现在这些小孩从小压力这么大。

我:是的呢 我们上中学时候google和fb都能上,还赶上了中国互联网论坛时代的尾巴,天桥天天都有蹲着卖打口碟的,南周和中国青年报那时都很敢说话,还养得起一批深度调查记者,高中政治老师能在课堂上和我们说很多现在不允许说的事,性教育课起码也是认真上过的

说起来 我们这群人 大概也算是在方块字世界这盒未知的巧克力中 刚好挑到了朗姆酒夹心的幸运儿

 

%0A%28adsbygoogle%20%3D%20window.adsbygoogle%20%7C%7C%20%5B%5D%29.push%28%7B%7D%29%3B%0A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