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143】这个年代,媒体不再是媒体自己的喇叭

xilei 发布于 2020-1-14 9:30:00

【1】@李清晨 

这个电影讲的是病人知情权的问题,我简单说下现实里中国的情形,按照中国相关的法律法规,只要出现不良后果,那么医生无论是把真相告诉了家属还是告诉患者本人,都是要吃官司的,我看到了三个典型案例,分享如下:
案例一,病人病情较重,但医生交代病情时害怕直说以后病人当场崩溃,所以表达得较含蓄,结果导致病人误以为自己病情比较轻,离床活动时,发生了猝死。
结局:家属把医生告了。
病例二,病人绝症,医生在跟家属交代病情时,没有注意压低声音,被病人听到了,结果病人直接拒绝进一步治疗,拔下点滴管,等死,而且成功死掉了。
结局:家属把医生告了。
病例三,病人白血病,治疗费用很大,医生在同病人的妻子交代病情后,妻子觉得丈夫是家里的经济来源,住院的同时就失去了赚钱的能力,治不起了,于是妻子跳楼自杀。
结局:病人本人把医生告了。
在这部电影里,女主认为瞒着奶奶不说实情,在美国是违法的,但她不知道,在中国,无论怎么做,医生都可能违法,所以在中国的医学伦理学以及医患沟通技巧中,强调的是结果,所以该不该跟病人说实话,取决于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也就是说,该怎么办呢?你特么看着办,反正结局不好就是不行,得吃官司,没有一个可以保证你平安的可遵循的程序。
所以,读到这条微博的各位,当你有一天得了绝症之后,能否从医生嘴里获知真相,完全估计不出来,也许能,也许不能,看运气,也看彼此的心情。
那个电影在人物设定上,有一个矛盾之处,老太太是个枪林弹雨死人堆里拼杀出来的老革命,工作期间似乎还是级别不算低的领导,在家里也是一言九鼎的角色,属于具有乐观主义(注意乐观主义这个词,每当这个词出现的时候,那一定是发生了啥不幸的事情了,你中了彩票或者睡到一个大美女是没人用乐观来形容你的,但你一出门就脸朝下摔倒还啃到了狗屎你还能笑着爬起来,你就是个乐观的人)大无畏精神的老革命,对待这种人,不跟人家说实话,实在有点过分。

我还是写个小作文仔细谈谈这个事情吧……稍等。

 

【2】博士圈  

论"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的徐中民教授教你《怎样写论文和文章》,2013年的报告。

 

【3】@三十分说球

刚在wiki看到1987大兴安岭大火的介绍,这次大火不但使得中国境内的1800万英亩(相当于英国苏格兰大小)的面积受到不同程度的火灾损害,还波及了苏联境内的1200万英亩森林;相较之下,翌年发生的黄石公园大火受灾影响范围则为150万英亩。

着火面积和苏格兰大小差不多。。大火被扑灭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部部长杨钟、副部长董智勇都被撤职。烧毁贮木场存材85万立方米;各种设备2488台,其中汽车、拖拉机等大型设备617台;桥涵67座,总长1340米;铁路专用线9.2公里;通讯线路483公里;输变电线路284公里;粮食325万公斤;房屋61.4万平方米,其中民房40万平方米。受灾群众10807户,56092人(3.3万人无家可归);死亡193人,受伤226人。参加这次扑火的军民共58800多人,其中中国人民解放军34000人。

这里有一篇2004年,时隔17年后国际在线的回顾:O1987年大兴安岭火灾―相隔多年后的反思与探究

介绍了当年大火的起因:
1987年5月7日下午,又一股由西向东刮来的燥热之风,在大兴安岭北麓上空形成了特强气流,这股气流达到了8级以上。这是不是日本人所说的“焚风”?这本身就值得有关部门研究。于是,地上尚未扑灭的火苗借着这股特强气流一下子便龙腾虎跃形成了几千米长的火线,顺风而去席卷大地。

  一是燃烧后推进速度特快。当时火势蔓延的速度达到每小时60公里左右,也即每分钟1公里、每秒钟17米的速度。所以有许多人开头是看到天边发红,很快就变成一片火光和烟雾;同时感到空气的炙热,等看到火头来了,转身再想跑,已经来不及了,没等掉头跑多远,已被火魔吞没,只剩下在烈焰中挣扎煎熬的惨景。

  二是铺天盖地,铁壁合围。这种被称之为“火啸”的大火,其火势不是按常规逐步蔓延推进,而是火焰先从空中过来,泛黄、泛红、四面八方一片;林间的树叶“噼啪”作响,那是水分被烤干的瞬间反应;然后“呼”地一下,整座林子开始燃烧。

  三是空气窒息。火势最大时,现场不少人都感到呼吸困难,毫无疑问,这是空气中氧气被大量消耗的缘故。事实上不少人就是因空气窒息死亡。当整个空间都在大面积燃烧的情况下,地面已不可能再保留平常我们所说的“空气层”了,漫天大火的下面实际形成了局部的窒息。

  自然规律失去了平衡;常规逃生原理遭到挑战,仅10多分钟,整个育英镇便被大火埋葬了。

 

 

【4】@侯虹斌 

看了萝贝贝的文章,感觉《你怎么这么好看》这个节目,价值观太有毒了。
1号嘉宾,女博士,自己过得挺好的,价值观稳定,生活自理能力也强,心愿就是多点时间陪父母;
结果节目组强行帮她化妆,换有女人味的衣服,让她早点找男朋友。
你TM是谁?

2号嘉宾,四胞胎妈妈,照顾小孩都快精神崩溃 了,压力极大。丈夫也很少帮上忙。想想看,谁在那种情形下不疯掉呢?
结果,这位女士的丈夫说,妻子只忙着照顾小孩,没有时间打扮,也不关心他,不再温柔迷人了。节目组就帮这位妈妈化妆打扮,让她跟丈夫一起吃顿饭,告诉她,你要多打扮多关心和照顾丈夫,这样才能让爱情保鲜。神TM的爱情保鲜,你一个人照顾四个婴儿还不够,还要求你照顾第五个巨婴?还嫌不能够每天光鲜漂亮地出现在丈夫面前?
去你的吧。

3号嘉宾,辛苦的上班族,公司KPI压力太大,最辛苦的时候20天都没有离开过公司。她于是吃零食解压,身体也不健康。
结果,节目组各种取笑她长得胖。既不是给她提供健康上的建议,也不是给她提供工作上如何重新处理的安排,而是给她化妆,小颜整骨(骗术),让一个累垮又没时间的社畜去高强度健身。

4号嘉宾,事业有成的女医生,身材和皮肤都保养得宜,心情也很开朗。上节目的原因,是她的儿子嫌她做的饭太清淡了,打扮保守。
而节目组给的各种美妆、服装、饮食、健康建议,还远远不如这位女医生的好。
有病吧?

从这里,看得出来的问题就是,节目组代表了最大众的观念:
1、女性想怎么生活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化妆打扮给男人看(可能是未知的丈夫,可能是丈夫,可能是儿子)
2、女性生活得很好,我就能给你整得不好,总之,女人一个人幸福是有原罪的。
3、女性工作上出现问题?不重要,不解决,你化个妆就好。
4、女性要照顾孩子太累、太辛苦?不重要,不解决,你化个妆就好。

5、男性就算是个废材,也有资格要求他的妻子、他的母亲,按他的口味过他指定的生活。

 

@艳光四射性冷淡: 看到山寨粉红救兵改造,我想起苏珊桑塔格批评一个摄影师时候说,她只是去收集苦难,并且当成旅游纪念品商店里面的纪念品,然后转身离开,对当地的人毫无帮助。

 

 

 

【5】1928年12月02日  12月09日  生活
我们怜惜黄慧如女士 (上下)

上海黄慧如女士被家仆陆根荣诱惑成奸,于七月三十一日潜逃苏州,这件事久已哄传全国,想读者诸君都已知道,本刊自始就认这件事是不良的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所酿成的不幸的畸形现象,不认为是纯洁的恋爱,以为无提倡的必要,所以许久未曾提出讨论。但因本刊对于社会问题素来注意,有许多读者写信来问为什么对于这个问题“噤若寒蝉”,最近还有几位朋友说本刊是反对黄慧如的,我们以为与其说本刊反对黄慧如,不如说本刊怜惜黄慧如,所以做这篇文章说说我们对此事的态度。

撇开阶级观念
我们为什么怜惜黄慧如女士?我们认为黄女士是一个好女子,不过因为不良的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使她跟错了人。诸君听见“跟错了人”四个字,也许有人要勃然怒道:“你是受了阶级观念所蔽了!”我们首先要声明的,就是我们认定陆根荣不懂什么恋爱,不配和黄女士恋爱,绝对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家仆”,是因为他的本身确然不懂得什么恋爱,确然不配和黄女士恋爱。何以见得?请我慢慢的说出几个例证来。

念念于钱
黄陆在苏州破获,于八月十九日由苏州市公安局将他们一并移送法院审办。当提解之际,法警拟为黄女士雇车而往,但黄坚执不欲,愿与陆根荣并肩而行。以一弱女子当此震撼羞辱之际,犹能不顾一切,以身蔽护对方的男子,此时做男子的应如何感激涕零,出其肺腑之言,对这位女子力加安慰。乃在途中并行的时候,陆根荣几次三番的对黄说道:“我身边一个铜钿都呒没哉!”黄总低声的答他说道:“晓得哉!”我们在这种地方,一方面怜惜黄女士这样的温情柔意,用非其人,一方面痛恨陆根荣的一脑子充满了卑陋观念,丝毫没有什么恋爱的成分。

欺骗
黄陆发生关系在今年正二月间,乃据黄女士在法院说:“他(指陆)家里已有妻室,五月底他告诉我的。”可见黄表示愿嫁他的时候,他并未告以家内已有妻室,以致黄女士误信他尚未娶妻,失身于他,至五月开始说明,则已经失身,处于无可如何的境地,可见陆使用诈术。倘使陆最初就声明,而黄不顾,那又是一事,如今显属欺骗的行为,何足语于恋爱?

洪深、张石川两君探监,大失所望
洪深君本拟采此事编电影,特与张石川君亲往苏州探监,和陆根荣一谈。据洪君告诉我说,陆的样子像一个小马夫,俗不可耐,这且不去说他,还有两点很可注意。洪君去探监的时候,刚在吴县法院宣判徒刑两年之后,便问他说:“你在此后两年内,能相信黄慧如不对你变心吗?”人之相知,贵相知心,在这个当儿,陆如果真是黄的知己,真是爱黄的人,便应该表示深信黄慧如永远不至变心,但他却说:“凡人知面不知心”,表示不能信任的意思!一个男子还说不到信任一个女子,可以说到恋爱吗?
张石川君则故意用阶级观念的意思来试探他的心意,张君劈头就:“她是小姐,你是茶房,你怎样可以配她?你娶了她怎样供养得起?”这个当儿,陆的心目中如果真有所谓“恋爱”的观念,照旧的说法,侭可以说“英雄不怕出身低”,我们俩既恋爱,出身不成问题;照新的说法,更可以大吹平等主义,打破阶级,他却不然!他说:“她既为高等人家贝氏所摒弃,倘不姘我这样低的茶房,岂不是高不成低不就,终身搁在家里吗?”他的心里简直是把黄女士看作留下来的没有人要的便宜货!有许多人替他大讲其打破阶级的观念,而他本人的心目中却拘拘于“高的”“低的”的区分,替他“大讲”的人真是“冤哉枉也!

宋铭勳律师埋怨
黄女士请的辩护律师是宋铭勳君,据宋君告诉周开森君说,他在法庭上替黄辩护时以双方恋爱为前提,而法官听他一番辩论之后,问问陆根荣自己,陆则咬定说:“全是她要姘我,她既要姘我,我何必去拒她!”他并不表示是双方恋爱,却拼命的说是对方要和他轧姘头,他不好意思拒绝!这还有什么恋爱可说?怪不得宋律师大埋其怨!

不懂不配
咳!陆根荣思想如此,对于黄女士的态度如此!一个人的可取不外品性、学识、才貌,陆的品性、学识、才能无可言,貌又如何?洪深君说他俗不可耐,已如上述,在八月二十七日此案在法院宣判的时候,中央委员邵力子君和上海记者叶如音、金华亭诸君由莫干山赴苏州旁听。据叶君观察所得,回来告诉我们说,凡读陆根荣奸骗黄慧如的新闻,多以为陆根荣必为容貌隽秀,体态雍穆的男子,讵知一见,殊出意外,貌瘦顋尖,双眼满含隐鸷之光,后脑之发秃如鹜鸬!

由上面看来,所以我们以为陆根荣始终不懂恋爱,不配恋爱,并不是因为他是什么“家仆”,是因为他本人不懂不配!所以我们很怜惜黄慧如女士。

干卿底事
或者有人说,你以为陆根荣这样不好,那样不好,又不是叫你去爱他!只要黄慧如本人觉得他可爱,干卿底事?这句话初听过去,似乎很有理由,但是假使黄女士本人真觉得他可爱,我们也不愿多说,所可怜惜的是黄女士本人并不是真觉得他可爱,实在是不良的家庭和社会环境逼她跟他。何以见得?我们有事实可以佐证,我们并且要藉此对一般家庭和社会有一种迫切的警告,说来话长,请在下篇里讨论。

凄咽语
我们在上篇里举出了种种事实,证明陆根荣是不懂恋爱不配恋爱的人;我们所以说他不懂不配,并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家仆”,实在是因为他本人的毫无可取。这一层意思,想读者诸君都已知道了。或者有人以为恋爱是双方本人的事,只要黄女士本人真正觉得他可爱,你们以为无可爱,并没有什么关系。这句话我们承认的,不过黄女士本人是否真正觉得陆根荣可爱,这是我们要提出讨论的问题。据我们探问观察所得,以为黄女士本人并不真正觉得陆根荣可爱。何以见得?请先听听黄女士自己的凄咽语。
八月十九日在苏州法院第一次审问的时候,由检察官吴超分别提讯。吴检察官对黄女士多方晓谕,劝她不要执迷不悟,黄女士凄咽说道:“此事已铸大错,愿随根荣,共处囹圄。”她所谓已铸大错,如陆根荣果真是她心爱的人,求仁得仁,在她看来,何错之有?她所谓已铸大错,简直是说既已失身于他,便愿“从一而终”罢了,至于对他的满意不满意,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宋铭勳律师的话
宋铭勳律师是黄女士所请的辩护人,在上次已经提过。据他告诉周开森君说,黄女士到他事务所商量这件案子的时候,她对宋律师自承这件事当初做错了,但说既经错了,便打定主意要从一而终。

初到公安局的时候
又据洪深君在苏州公安局调查所得,知道陆黄及她的母亲、阿兄初到公安局,而尚未打算赴法院的时候。黄女士见母亲后,并不坚执要跟根荣,不过坚持要求家属不要办根荣的罪而已,当时颇有和解分手的形势。后因陆根荣对女士的阿兄出言不逊,彼此几句话的冲突,她阿兄怒不可遏,决意把陆根荣送到法院去办。此不过在数分钟内的剧变。黄女士见家属不允她不要办罪的要求,才挺身而出,说你们既对根荣如此过不去,一定要办他的罪,我情愿牺牲一生来救他。她这种勇敢的牺牲精神,当然值得我们钦敬,不过这是出于她的义侠,并不一定是由于她的心坎中实在觉得陆根荣本人之可爱,这一点我们是要弄明白的。她的阿兄既将星星之火,弄得燎原,于是她不惜牺牲此生以救陆根荣吃官司之心愈坚,索性要终身跟他。

从一而终
因出于真正的恋爱,则从一而终,诚然没有话说;因不幸一时之误而以“已铸大错”故,索性从一而终,我们却替黄女士怜惜。讲到这个地方,我们觉得社会也不能不负一部分责任,为什么呢?因为我国冷酷的社会,对于这种不幸受愚弄的女子,只有一致唾弃的态度,经此一度的不幸失身,在中国社会里很难很难再找到一位好好的恋人去嫁他。我们有过著名影片《赖婚》,见女子安娜被一恶棍欺骗失身,艰苦备尝,后来一位优秀青年德维爱她救她,终成美眷。这种事情,在中国的冷酷社会,是很难有的,因此便隐隐中逼得黄女士明知错了,还要从一而终!所以我们深为黄女士怜惜。

家庭与社会
黄女士当初既不觉得陆根荣真有什么可爱之处,何以肯听他的诱惑呢?这是不良的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有以促成她的不幸。据我们调查所得,她的母亲很爱她,而她的阿兄却素来和她不睦。在家里做一个年逾二十的小姑的人,遇着不睦的阿兄,其苦闷可知。她平日有时戏往小菜场买菜,有一次不知如何在街上跌了一交,阿兄便说她不知自爱。这种不知自爱的话出诸阿兄之口,被贝家方面的人听见了,于是她的婚事便因此破坏,到了年底,庚帖退还。她的祖母恐怕此事要引起她的不快,便托词说齐大非偶,说是由于她老人家自己不答应。但是后来因阿兄而破坏的话终入了黄女士的耳朵,于是气愤已极,屡欲寻死。这样看来,黄女士所处的家庭实在是缺乏和爱精神的家庭。
家庭状况如此,同时社会上缺乏高尚的男女社交的机会,她处在这种可厌的家庭,又须“深居简出”,(她母亲在法庭上说她的话),偶有异性百般献殷勤,于是遂进了他的圈套!据洪深君所探得,她的阿兄发觉之后,质问陆根荣的劈头第一句话就是:“你曾否与小姐到外面开房间?”陆根荣很轻薄的答道:“没有!我不过在亭子间里和小姐吵吵白相相!”这种轻薄卑陋的男子,黄女士竟那样容易的失身于他,我们那得不为黄女士痛惜慨叹!但是苟有良好的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黄女士也许不至走入这样不幸的一条路上去。
以黄女士能牺牲自己,拯救他人,复能竭力委曲卫护,百折不回,无论她当初错了,跟错了人,而她的这样德性,实有令人起敬之处。以这样的一位好女子,因一时的错误,社会竟不能容她有回头的机会,使她有机会把这样好的德性用到一位真正的恋人的身上去(不是轻薄卑陋的陆根荣),真是一件憾事!所以我们十分怜惜黄女士。

------------------------------
1929年4月15日  妇女共鸣
新闻记者逼死的黄慧如
作者:毅韬

这样一来,使得一个富于情感的女子,有家可归的黄慧如也走途无路,逼得伊待产苏州。终至产后失调,在慈母迎归途中,复受舟车颠簸之苦,不中年而丧命。

 

【6】变态暴走  

一企业家朋友,最近又买了劳斯莱斯,很诧异,我说你搞收藏啊?他娓娓道来:今年我们公司赚了1000万,要交25%的所得税即250万,还剩下750万净利润。要转移到自己的口袋,还要再交20%的个税即150万的个税,剩下600万。

现在买两台劳斯莱斯,把一台抵押给银行或者小贷公司,银行按原价8折放贷,可以放贷800万,银行利率7%,贷款进公账。小贷公司利率高些,大概12%,有些钱可以进私户。

买来的车入公司的固定资产,公司资产增加,每年的折旧抵扣税金,贷款的800万变成公司的负债。车子每年还可以开很多保养发票,还可以入费用抵税。虽然有利息,但比交400万的税要合得来的多了。你怎么看?

 

【7】@李子李子短信

说几句很多人不爱听的话。

不管是「我艹高考状元都死了」,还是「一看澳洲大火,居然觉得大兴安岭大火很牛逼」(两个作品来自同一个团队),这些毫无底线的文章横行网络,不仅仅是毫无底线的媒体在作祟,而是这个年代、这群读者、这些个平台,只值得这种文章。
They, or we, only deserve these.

他们是在故意使坏、煽动民族情绪吗?或者脑子缺根筋、蠢到不识好坏?都是,也都不是。这个年代的新媒体生产,根本不需要什么价值观,也不是因为理想崇高而发自内心唱我和我的祖国。
几乎全部的理由,都是因为这么做是安全的,且讨巧的。
安全的,就是不涉黄不涉暴不踩线,不会被搞死。(当然这也很难讲,状元之死就被搞死了,你也不知道。)
讨巧的,说白了就是用户爱看。对于用户的洞察,是一整套方法论,一整套数据分析流程,外加对于「网络情绪」十分敏感的人作为执笔人。任何一个热点、任何一个能够踩中「转发」点的表达,都会被反复玩味、打磨、执行,捕捉各种能够反映到数据上的正反馈。
基础的,是他们知道在B站上、微博上甚至各种平台的人是怎么「说话」的,而什么样的表达能够吸引注意;
再往里,是他们知道什么情绪能够激起共鸣,什么的情绪能在各种平台上传播,这些情绪怎么表达;
深层,则是一个东西的话术——我们所说的 narrative——把一个事情打扮成什么样子,最合受众的口味。

这些口味、这些情绪、这些话语,都不是所谓的自媒体自己的选择。而是千千万万个在社交网络上的表达,定性地定量地被捕捉到,然后再打扮一番返还回去。
我们为什么转发?是真的觉得文章很好、思想很妙、语言很赞么?
不。大部分时候,只是它说了受众想说的话。
你可以观察得到,那些所谓爆款文章,很大程度上,都是那些转发的、点赞的人自己的话语。他们就是 exactly 这么想、这么看、这么说的——从「祖国伟大,热血澎湃」,到「升职加薪、阶层跨越」。
同样的,大洋另一边,川普那些我们看来瞠目结舌、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其实你随便找个南部村里红脖子,跟他说两句,你会发现惊人的相似点。(你以为川普和他的白宫团队都只是傻缺么?)

这个年代,媒体不再是媒体自己的喇叭,而是群氓的传声筒。而我们在网上说的每一句话、炒的每一件事、表达的每一个想法,都会乘着社交网络跳动的时间线,汇集到一个个「自媒体」那儿,然后再通过时间线返还到我们屏幕前。
当然,这个年代,我们也不会为讨论、为思考、为启发与灵感而欣喜了。所有的产品设计都在鼓励表达自我(或者是社会所塑造的所谓“自我”);也只有被表达出来的那些,能被「听见」,被捕捉,被加工成反哺我们自己的「食材」。
而在表达的时候,人们又会不知不觉,站在「主流」的、甚至是「权力」的那一面——安全的、舒适的、有力量的,让我们觉得不那么挫败、不那么头疼、不那么沮丧的。
我们确实只值得我们所看到的那些东西。你在口吐芬芳或者充当群氓的时候,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呢?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