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揭秘:温州人偷渡欧洲路线和方式

xilei 发布于 2019-10-27 11:10:00

在欧洲的温州人到底有多少?
没有准确数字,一般的说法是在法国就有20万,这个是指有身份的,或者是经常活跃在社会上的,在地下工厂和餐馆打工的广大“黑工”并没有算上,根据巴黎十三区和美丽城所见,无身份的要多过已经有居留的人,因为法国好久没有大赦了,因此,法国的温州人超过40万是可信的。由于意大利前几年大赦非法移民好几次,因此温州人也是很多,30万是个基准数,上下浮动因每个人的看法和评估方法不同,会有一些出入。西班牙感觉是青田的和丽水的多一些,不是温州人,但也是浙江同省的老乡,加上奥地利的、荷兰的等等欧洲国家加在一起,温州人有100多万在欧洲应该是准确的。

温州人是怎么去欧洲的?
偷渡、蛇头、15万、假护照、投奔亲戚,这些是关键词。由于中国护照去欧洲签证有些难度,不是人人都能签到的,因此为了加快能进入天堂欧洲,温州同胞们都愿意采用偷渡的方式前往“天堂”。想去欧洲的人几乎都是去投靠亲戚的,他们的舅舅、姑姑、表哥、堂姐、阿姨等在那边已经立足了,晚辈们就去投靠他们,在亲戚开的工厂或店铺打工。这群偷渡者的年龄一般在20-25岁居多,其次是十八九岁的和二十七八岁的,再小或再大的就很少了。他们的来源地一般都是瓯海区、丽岙镇的多,文成县的也非常之多,但文成人喜欢去意大利。此外,鹿城区、瑞安市、平阳县的也有一些,不过较少。我在欧洲的时候也遇到过一些东北和其他各省的来欧洲的人,他们都是花了五万左右持签证过来的,因为前些年国内下岗的很多,这群人听信了欧洲好赚钱的消息,就花大钱搞个签证,反正浙江、福建以外省份的好签一些,一旦获得了签证,他们就空降部队来到欧洲,但是在巴黎或米兰没有亲朋怎么能行?他们又都不会外语,很难找到工作,即使找到了,也很难适应温州老板的管理模式,另外,温州人之间讲温州话,外省人又听不懂,中午、晚上吃的伙食都是温州菜,又吃不来,欧洲人的生活还无法习惯,劳累加上孤寂使得很多非浙江省人都吃不了苦,打了退堂鼓回中国了。

在温州偷渡费用一般是15万,跟蛇头熟悉的,可以优惠到14万到13万不等。由于很早以前有过蛇头收了钱可是人送不到的情况,这么多年以来都是先送“货”,后付款。人到了欧洲,打电话回来报平安,家里才会把钱交给蛇头。以下我来讲讲咱们中国人偷渡欧洲的历史和艰辛历程:1980年开始,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在神州大地上,国门已经打开,虽然护照审批还非常之严格,但总比从前根本不让出去要好得多。这时,有亲戚在欧洲的人纷纷接到旅居欧洲数十年的老华侨的邀请,开始办理依亲手续,这就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踏出去的温州人。80年代初那几年办理去法国的签证还是比较容易的,中国开放了,法国也表示欢迎,抱着对东方文明古国的向往与一种神秘感,他们愿意让中国人来法国看看,可是随着来法国的中国人都是有来无回的情况,逐渐的法国开始对中国护照采取了一些严格的措施,比如说门槛提高和手续复杂了,如此一来,去法国不再容易,但需求又大,偷渡产业便应运而生。

温州人偷渡法国的年表和路线方式
1980-1985年按欧洲老华侨亲戚寄来的邀请函、亲属证明和担保证明寻正途办理,一般都能签到。
1986-1989年此前去的全部都没回中国,逾期滞留法国,法国大使馆和总领事馆开始严格审批和谨慎发放,去法国越来越难,加上前几年去法国的温州人都站稳脚跟开始往温州家里汇钱了,造成温州社会很大的震撼,整个地区开始躁动,人人都想去国外发展,家家都想到天堂去谋生。这时偷渡业开始兴起,蛇头说:“只要你交一笔钱,我就能把你弄到法国去。”于是乎大家纷纷凑钱给蛇头叫他帮忙。那时候蛇头的方法是先将“客人”签一个非洲国家的签证,然后拿到法国驻华使领馆去签“过境签证”,因为那时候北京飞巴黎的航班少,有空子可钻,比如说签了去加蓬的签证,巴黎飞往利伯维尔的航班是礼拜四,而北京飞巴黎的是星期一,这中间有两三天衔接不上,蛇头就以这个理由申请在巴黎的过境签证,那时候法国方面都会给予五天的过境签证,让中国旅客在巴黎转机去非洲的间歇,能入境法国休息休息,为中国旅客创造方便。就这样,所有到了法国去非洲的中国人都用过境签证进入了法国,但是没有一个再出境的,也就是不去非洲了,你们法国就挺好的嘛!

1990-1993年
这段期间,法国人被温州人骗怕了,驻中国的使领馆再也不发给中国人过境签证了。但是聪明的中国人又想出了一个办法,我去非洲你不给我过境方便让我入境是吧?那我直接从巴黎转机过去非洲总可以了吧!这时蛇头都把“客人”安排只要等几个小时的航班,从中国飞到巴黎,等几个钟头以后就把“客人”转过去非洲,“客人”到了非洲蛇头会安排食宿,在非洲住几天,然后带他们去该国的法国大使馆申请过境签证,“我们来非洲办事,现在办完了要如期回去中国,由于航班衔接的问题,需要入境巴黎休息,我们也渴望利用这难得的外派出差机会,在回国时看看美丽伟大的巴黎,请在我们路过巴黎转机的时候,给予我们过境签证,谢谢!”蛇头都会对大使馆的法国官员这样说。善良淳朴的法国驻非外交官一般不做他疑,他们知道中国人出来一趟不容易,公干回国了,顺路看看发达的法兰西是合情合理的,于是砰砰两声,签证大印盖下了。后来,偷渡集团把全西非和中部非洲的二三十个法国大使馆都骗了一遍,法国外交部下达通报,严格仔细审查每一件中国人的签证申请,凡是没在非洲住一年以上的,没有事业的或没有长期居留证的,一律不发过境停留签证。蛇头把路搞死了,只好另外想办法。

1994-1996年
进入“战国时期”,也就是各种方法和手段全面开花。温州偷渡集团向巴黎戴高乐机场发起了总攻,哈哈! 蛇头把一批又一批的“客人”以过境转机的方式送到戴高乐机场先,然后叫他们按照蛇头事先考察好的路线进行“大逃亡”,这些“天堂之路”都是蛇头们精心观察和研究设计的,乃蛇头们的“呕心沥血”之作,是中国人“聪明”的结晶。最初温州人是从戴高乐机场的某航站楼的二层往下跳,因为下面就是出境大厅,这可是真方便呀!还走什么海关验护照?直接翻栏杆跳下来不就得了!这些举动看的其他旅客目瞪口呆,但是温州人不管这些,只要能进法国就好。时间长了,人数多了,机场当局发现了,就在天井上布下了“天罗地网”,你就往下跳吧!全是尼龙网,你愿玩就玩吧。
戴高乐非常之大,有八个航站楼,分别是1、2A、2B、2C、2D、2E、2F、3,结构布局复杂,但是温州人早就摸得透透彻彻的了。蛇头又叫“客人”从某厕所窗户翻出去,那里距离围墙近,只要跑过一段不远的距离,就是机场外墙,翻越过去就是巴黎都市了,就自由了…  这又持续了一段时间,机场当局加高加强了围墙上的铁丝网,封死了“柏林围墙”。接着蛇头又指使“客人”进入机场的陆地部分,钻进下水道,逃出机场外面的大马路,后来警察发现了,把井盖都加固了。最后,蛇头花大钱买通个别机场警察,让他们带领引路“走后门”出去机场,但是不久后即被发现,机场经过严处当事人和严厉整顿之后,再没不肖警察敢做此事了。

1997-1999年
从空路直接进入欧洲的路子基本已经全部走死,这时偷渡集团集团开始注重陆路的转运方式,他们带着“客人”前往俄罗斯和乌克兰,一站一站的转运,进入波兰或斯洛伐克,只要是能渗透到奥地利就算成功,到了富裕的西方天堂。在奥地利蛇头们会继续为“客人”们安排分流,把他们送往法国、意大利等最终目的地,这一段就很好走了,因为西欧国家之间的边界都不怎么设防,检查很松的,轻轻松松就能钻进去,不用再跋山涉水了。乌克兰这条叫做“北线”,还有“中线”是指土耳其,从土耳其经由保加利亚或希腊把“客人”送到欧洲境内,再和当地的熟人合作,把偷渡者转运到西欧。“南线”是先到突尼斯和摩洛哥,与本地的偷渡集团联手,把非洲人和温州人塞上渔船或快艇,“万船齐发”冲向意大利或西班牙,打一场抢滩登陆战。由于批量太大,引起了土耳其和摩洛哥等“跳板国”的警觉与注意,南线中线北线的好路子基本都已经被走死,从21世纪开始,已经不太好走了,只能零售而不能批发了。

2000-2005年
偷渡业界开辟了新的道路和发明了新的走法,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各家蛇头为了规避中国警方的打击,把大量“客人”转运到西非法语国家的塞内加尔、马里、贝宁、科特迪瓦等国,这样蛇头本身就保证了安全,“客人”就算进入欧洲失败,也只会被遣返回出发地非洲,而不会被送回中国。蛇头会租房子里面装满了十几个到几十个不等的“客人”,在西非生活过的朋友都会知道,在购物中心很容易看到这些男男女女温州小青年“客人”的身影,你问他们来干嘛?他们总是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 蛇头会向新加坡、香港的伪变造护照组织购买假日本护照,然后把这些客人包装成日本人,蛇头会聘请日语老师教他们几句基础日语,培训日本人的动作和走路姿态,还会到欧洲各地拍日本旅客的录像和照片,带回非洲揣摩研究他们的装扮,然后花大钱在香港、浙江等地买类似的质地的衣服,来精心打扮他们的“客人”。蛇头买通黑非洲国家机场的海关人员,让他们给予通关放行的方便,这群“日本鬼子”到了巴黎机场以后,绝对不敢贸然去检查护照的柜台入境,因为心虚和本子质量不过硬,哪敢自投罗网? 他们一般先潜伏到咖啡厅和自助餐厅,等待从名古屋和大阪飞来的航班,一旦真日本人旅行团下了飞机进入航站楼,这群“温州日本人”就尾随其后,让真日本人们打头阵,法国海关人员看见日本旅行团来了,一般都表现极为欢迎和热情,先来一句“阿里嘎豆”、“空你吉娃”问候,然后会抽查第一位和第二位的护照,接着后面的就不查了,官员和航警会微笑着挥手,示意日本旅客快速通过,日本人只要手里亮一下日本护照即可。就在这个时候,温州的假日本人也浑水摸鱼跟着他们鱼贯进入了法国…… ,那个时候蛇头们用这招屡试不爽,一批一批的成功,简直就赚翻了,一个客人收15万,扣除成本约四万,还能净赚11万,一个月走一百个客人那是轻轻松松,1000多万一下就到手了。
不过好景不长,有的“客人”实在是素质太低,临场经验不足,关键时刻还大声喧哗吵吵闹闹,航警无心的抽查却令他们吓得发抖,礼貌问他两句日语又答不出来,结果露馅了……,出事的不止一桩,于是乎法国巴黎、里昂、马赛等各机场都提高了警觉,配备了懂日语的航警,并且在从非洲飞来的航班在飞机出口处,就实施严格的检查,杜绝假日本人,把防线拉到飞机门口,不让温州人乱跑乱窜,因为他们见缝插针,在机场里是个隐患。
后来温州籍的日本人又跑到意大利和西班牙作案,也成功过一段时日,不过也都慢慢地露出原形,被当地的机场人员识破,而导致此法慢慢行不通了。

由于有温州集团在欧洲各地长期这样搞,导致中国人在欧洲的机场里地位特别低下,海关查护照时往往特别照顾,用放大镜看签证骑缝,又用紫光灯照护照,还问东问西的,看看法国航警对日本人那个鞠躬哈腰和热情劲,再看看他们一旦遇到中国人那种好像逮到一只老鼠的高兴劲,真是感叹万分,心中有气。此后,由于路子越走越窄,温州人混进欧洲逐渐不易,加上欧洲修法,对偷渡者本人和蛇头严惩,以及温州本地的经济发展,和欧洲的差距慢慢缩小,90后的温州人不再那么愿意去欧洲吃苦了,偷渡这个行业也就慢慢萎缩和式微了。

温州偷渡者的家庭很多并不是很富裕,15万块钱有的还是借来的,但是他们还是觉得值,因为只要是能到欧洲,打工好好干省吃俭用顶多两年就把偷渡费挣回来了,此后赚到的钱就都是自己的了,运气好碰上大赦获得合法居留权,摇身一变就成华侨了,回到家乡那不知道有多么风光,这几乎是全部偷渡者的心愿。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