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对16岁气候活动家的抹黑与误解

xilei 发布于 2019-9-28 9:28:00

作者:方可成

 

 

 

最近几天,气候变化议题再次成为全球热点,这主要是因为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9月23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进行。

 

在峰会上,最吸引人目光的并不是倡议举办峰会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不是聚集在纽约的世界各国政要,而是一位16岁少女。

 

她就是来自瑞典的少年气候活动家Greta Thunberg。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和Greta Thunberg

 

Greta在峰会上的发言是这样开头的:“这一切都是错误。我不应该在这里,我本应该在大洋彼岸上学。而你们都来向我寻求希望?你们怎敢!你们用空谈偷走了我的梦想和童年。而我还算幸运的,有人正在受苦、死去,整个生态系统正在崩解!我们正在一场大规模灭绝的开端。你们却只会谈钱,谈论经济永远增长的神话。你们怎敢!”

 

(英文原文:“This is all wrong. I shouldn’t be standing here. I should be back in school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ocean. Yet you all come to me for hope? How dare you! You have stolen my dreams and my childhood with your empty words. And yet I’m one of the lucky ones. People are suffering. People are dying. Entire ecosystems are collapsing. We are in the beginning of a mass extinction. And all you can talk about is money and fairytales of eternal economic growth. How dare you!”)

 

Greta并不是一个凭空冒出来的年轻人。其实,在此次联合国发言之前,Greta已经是一位知名度很高的气候活动家了。她发起的“星期五为未来”(Fridays for Future)运动激励了全球上百万青少年的参与,并且刚刚获得了联合国地球卫士奖。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Inger Andersen评价说:这项运动“让我们感受到了热情、希望,以及采取气候行动的紧迫性。”

 

联合国新闻

 

简单来说,Greta发起运动的原因是:(1)气候变化的形势非常严峻,人类社会必须立刻采取更有效的措施,才能避免灾难性的后果;(2)目前全球政要和达官贵人们的行动太慢了,这不足以应对严峻的形势;(3)大人们对气候变化漠不关心,因为承担灾难后果的不是他们,而是今天的青少年,因此青少年需要联合起来,要求世界各国立即采取行动。

 

这些说法可信吗?答案是肯定的。前几天,世界气象组织发布了一份由权威气候科学家共同撰写的报告。其中提到:科学界正在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气候变化的进度和严重程度远远超过十年前的预测和评估,全球正面临关键的气候临界点。只有在经济社会领域开展大规模转型,并在能源等关键行业实施限制碳排放的措施,才能避免进一步升温所带来的不可逆转的危险后果。(报告下载地址:https://library.wmo.int/doc_num.php?explnum_id=9936)

 

今年年初,224位学者在《卫报》发表联名专栏,支持Greta发起的运动。(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9/feb/13/school-climate-strike-childrens-brave-stand-has-our-support)

 

Greta的行动有科学家的支持,获得了联合国的认可和赞誉,但她在社交媒体上却遭受了误解和攻击。

 

 

在美国,针对Greta的攻击主要来自一群否认气候变化的人,英文叫做climate change deniers。

 

科学界对于气候变化早已形成共识:地球的气温从19世纪末开始明显升高,2015-2019年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五年,而这种气候变化主要是由人类活动导致的,如果继续目前的碳排放水平,将会导致严重的、不可逆的后果。

 

然而,不少美国人对于以上科学结论却不太认可。下图是2014年的一项调查结果,当被问到是否同意“我们正在见证的气候变化主要是由人类活动导致的”时,美国人回答“同意”的比例是最低的。

 

 

美国人在这道题上面的得分如此糟糕,在很大程度上是利益集团开动宣传机器的结果。代表石油公司利益的游说团体和智库,生产了大量反科学的内容,宣称气候变化是阴谋和骗局(美国总统川普也说,气候变化是中国人制造的骗局),在民众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不承认气候变化的美国人,基本都是右翼保守派。他们中的少数人,对Greta进行了低劣的抹黑和人身攻击。Fox新闻台的一档节目中,评论嘉宾称Greta“精神有病”(mentally ill),后来该台为此道歉,并承诺不再请该嘉宾上节目。而在社交媒体上,右翼喷子把她比作纳粹,说成是被操纵的傀儡。

 

Greta对这类人身攻击的回应是:他们无法攻击科学,只能攻击她个人;他们用这种方法,转移人们对气候变化的注意力。

 

当Greta看见川普

 

 

我们可以从上面那张多国对比图中看到,中国人对气候变化的认识其实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

 

也就是说,我们并没有一大批荒唐的“气候变化否认者”的存在。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认可环保的理念和环保的行动。我们的领导人也没有像川普那样说胡话,而是告诉我们:“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本次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代表中国参会。他在发言中特别指出:“我们要恪守承诺,落实好《巴黎协定》及其实施细则……个别国家的‘退群’改变不了国际社会的共同意志,也不可能逆转国际合作的历史潮流。”

 

这里的“个别国家”指的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

 

既然我们都有着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和决心,为什么Greta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遭受了那么多的攻击?以至于微博上有人发出疑问:她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中国的事?为什么每次有她的新闻底下评论都是一堆恶语相向?

 

 

最直观的原因是,欧美极右翼网站制造的假新闻和阴谋论,自从2016年开始就源源不断地被人翻译引进中国。这些假新闻在2016年主要是在抹黑希拉里、力挺川普,之后则不断针对难民等议题制造信息污染。此次针对Greta的人身攻击和虚假信息,也有不少是从欧美极右翼网站“进口”而来。

 

但是,这只是表面原因。任何假新闻的流行,根本原因都不是因为假新闻写得有多逼真,而是因为假新闻利用了人们既有的知识盲区、情绪和偏见。

 

在知识盲区方面,虽然中国人对气候变化的基本认识很到位,但是对于一些更进一步的概念则不太清楚,媒体也没能很好地普及这些概念。例如,Greta在发言中要求全球各国尽快实现“净零排放”。不少网友表示费解:这怎么可能?小孩子胡闹吧?

 

实际上,“净零排放”不仅可能,而且已经被英国写进了目标。今年6月,英国新修订的《气候变化法案》生效,正式确立英国到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目标。实现这一目标,不是说完全不排放温室气体了,而是尽量使用清洁能源,对于依然会产生的少数排放,则通过植树造林、碳捕捉等方式来抵消。(“碳捕捉”的意思是:捕捉释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压缩之后,压回到枯竭的油田和天然气领域或者其他安全的地下场所。)

 

 

实际上,Greta一直强调的是:“团结在科学身后”(UNITE BEHIND THE SCIENCE)。她并不是自创什么理论和目标抛给全球领导人,而是呼吁领导人们倾听科学家的发现,按照科学家的意见来行事。

 

但是显然,她的年龄成为了一些人对她不屑一顾的理由。一个成年人,即便对气候变化议题仅知皮毛,也可能居高临下地对Greta说: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科学?我看你是不想上课才发起运动的吧?

 

这就是偏见的一种表现。人们脑中对于什么样的人“有资格”点评什么样的事情,是具有刻板印象的。当一个女性、未成年人、或者少数族裔谈论重要的国际问题时,人们很可能会自然而然地嗤之以鼻,所以很容易相信“Greta是家长的傀儡、是政客的工具”这样的阴谋论——毕竟,在一些人的偏见中,未成年人是不配有独立思考能力和行动能力的。

 

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常见的另一种偏见,是不理解行动主义(activism)的意义,误以为它代表着“空谈”,不够“实干”。比如,很多人声称:Greta还没有在蚂蚁森林里面种树的人为环保做的贡献大。

 

 

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观点,完全没有理解Greta所做的事情的背景和逻辑。实际上,环保并不等于“种树”,如果气候变化问题仅靠种树就能解决的话,那真是太容易了,犯不着把全球政要拉到一起开会,犯不着让那么多科学家去做研究了。

 

要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种树当然会有所帮助,但是更重要的还是要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发展模式。正如上文所引用的世界气象组织报告所指出的,只有在经济社会领域开展大规模转型,并在能源等关键行业实施限制碳排放的措施,才能避免进一步升温所带来的不可逆转的危险后果。

 

要实现这种转型,要限制能源行业,比种树要困难太多了。由于种种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很多国家嘴上说着要推进,实际上却不行动,或者故意拖延,所以我们看到:虽然各国政要在一起已经谈了很多年,但气候变化的趋势毫无改善,反而正在恶化。

 

这正是Greta和千千万万全球青少年发起运动的原因。他们意识到:不用这种看起来激进的方式对手握权力的成年人们施压,他们是不愿意真的解决问题的。

 

种树是实干,Greta和她的朋友们也是在实干。大家都是为了同样的目标,去用不同的手段解决问题,不必将之对立起来。

 

 

我的朋友、自然之友总干事张伯驹告诉我:“可持续发展”的本质,就是实现“代际正义”。

 

这一代人所做的事情,后果要由后一代人承担。可持续发展,归根到底是希望这一代人能够为下一代人负责。

 

然而,在气候变化这个问题上,我们明显看到:这一代人做得太不够了,为了自身的利益,伤害着下一代人的未来。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青少年站到了气候运动的舞台中央。

 

联合国气候峰会前,成千上万和Greta一样的青少年在纽约街头抗议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面对不断加剧的气候危机,各国领导人漠不关心的态度曾一度让他感到泄气。但如今,这场由青年群体所发起的全球行动,却在“一夜之间”,为应对气候变化翻开了充满活力的新篇章。

 

“只有让那些代表了当今世界的青年人大胆发声,让他们成为决策过程的一部分,我们才能将气候行动推向前进。”他说。

 

实际上,近年来,青年行动已经超出了气候变化议题,成为全球趋势。

 

过去两天,我在纽约参加盖茨基金会的年度“目标守卫者”活动。这个活动旨在推动全球加速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每年都会表彰一些在推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贡献杰出的个人。

 

今年的获奖者有三位,他们分别是:16岁的印度女孩Payal Jangid,她致力于维护儿童受教育的权利和废止童婚童工;28岁的加纳青年Gregory Rockson,他创建了一家非营利机构让非洲各地的人们买得到并买得起药物;31岁的突尼斯青年Aya Chebbi,她开创的非洲青年运动旨在让非洲青年参与、推动并领导非洲的变革,以获得和平、平等和社会正义。

 

 

在领奖致辞时,Aya Chebbi说:我们要挑战的就是现存秩序,因为目前的体制对我们年轻一代不公,我们将要改变并且已经在改变这种体制。

 

这也是理解Greta和她年轻的朋友们所发起的行动的宏观背景。

 

 

“只有让那些代表了当今世界的青年人大胆发声,让他们成为决策过程的一部分,我们才能将气候行动推向前进。”——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来源:新闻实验室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