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匿名举报特朗普信件(全文)

xilei 发布于 2019-9-27 16:23:00

当地时间26日上午,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针对特朗普的匿名举报文件。举报人称特朗普试图利用权力要求别国干预2020年总统大选,干预举措包括施压外国调查特朗普在国内的一个政治对手。以下为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的匿名举报文件全文: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 尊敬的理查德·伯尔先生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 尊敬的亚当·希夫先生

 

亲爱的伯尔主席和希夫主席,

 

根据美国法典50-3303-k5A所制定的程序,我特致此信报告一个紧急情况。除附件以外,本信的正文部分不涉密。

 

在我执行公务期间,我从多个美国政府官员处得到情报显示美国总统在使用其公权力寻求外国势力干预2020总统大选。干预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让施压外国政府调查总统的主要国内政治对手之一。总统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先生,是这一事件中的主要人物。司法部长巴尔也牵涉其中。

 

· 在过去的四个月内,至少6名美国政府官员向我通报了上述行为有关的细节。这个报告中的内容是我在机构间合作交流的过程中取得的。为了更好地在共同的区域或功能性问题上作出分析和决策,不同政府职员之间互相交换情报是我长久以来的惯例。

 

· 对于报告中所描述的大部分事件,我都不是直接目击者。尽管如此,我认为我的同事对事件的描述是可信的。因为在几乎所有的事件中,不同来源的证词都可以互相印证。而且,随着越来越多关于这些事件的信息得到公布,我所了解的秘密情报均得到了证实。

 

我很担心我将要报告的行为会构成“除了对于公众政策的不同看法外,法律或行政命令中严重或明显的漏洞,或对于行政命令和法律的滥用及违反”从而构成美国法典50-3303-k5A所需要报告的“紧急情况“。因此我将依法完成我的职责,通过适当的法律管道向有关部门报告相关信息。

 

· 我还担心,下述行为将危害美国国家安全,并且与美国政府防范和应对外国势力干预美国选举的政策相悖。

 

根据我对相关事件的理解和判断,本信件正文除附件以外应该是完全不涉密的。我应用了行政命令13526内的规定,分离了我认为或有理由认为可能会出于国家安全原因涉密的内容。

 

· 如果事后本信正文被分类为涉密文件,我认为有关部门应该解释为什么要对本信正文加密,并具体指出哪一部分信息涉及了国家秘密。

 

7月25日总统的电话谈话

 

在7月25日早间,总统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了电话。我不知道是哪方发起了此次通话。4月12日泽连斯基当选乌克兰总统时美国总统曾与其进行了简短的祝贺性通话。7月25日的通话是4月12日以来两国元首第一次有公开报道的通话。

 

多名直接经手了该电话会谈的白宫幕僚告诉我,在一开始的互致问候结束后,总统剩余的时间都在争取其个人利益。总统向乌克兰领导人施压,让后者帮助总统2020年连任的竞选活动。根据对电话内容有第一手信息的白宫工作人员报告,总统对泽连斯基总统作出的要求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内容:

 

· 启动或继续对于前副总统拜登及其儿子的调查

· 协助“查明”2016年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行为中从乌克兰发起的部分。总统特别要求了乌克兰找出并转交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乌克兰境内使用过的服务器。首先爆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黑客事件的美国互联网安全公司Crowdstrike曾经查看过相关服务器。

· 与总统在这一事件上的个人代表,朱利安尼先生和巴尔部长见面。总统多次将两人一并提及。

 

总统还表扬了乌克兰的总检察长尤里·卢岑科,并建议泽连斯基保留其职务。(注:自2019年3月开始,卢岑科曾多次公开指控 – 但又多次撤回相关指控 – 拜登家族在乌克兰境内的活动、乌克兰官员在2016年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还有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的活动。更多详情请见第4部分)

 

白宫工作人员告诉我,该电话的内容令他们深感不安。他们告诉我已经有人在和白宫律师讨论如何应对这一事件,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亲眼目击的行为很有可能构成总统的滥用职权罪。

 

乌克兰方面首先发布了关于这一电话的通稿。在7月25日下午,乌克兰总统办公室网站上贴出了一片公告:(经翻译 原文为俄语)

 

· 唐纳德·特朗普表示,他确信新的乌克兰政府能够提升乌克兰的国家形象,也能够迅速完成那些影响美乌合作的腐败案调查。

 

除了以上提及的2016年干预大选案和拜登家族的案件,白宫工作人员表示电话中并没有提及任何其他案件。

 

基于我的理解,大约十几名白宫工作人员听到了该电话对话 – 其中包括政策官员和白宫战情室的常驻官员 – 惯例如此。与我接触的白宫工作人员告诉我,当时白宫并没有限制谁可以旁听该电话,因为大家都以为这只是国家元首之间的例行公事。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在总统身边旁听了该电话。

 

· 除了白宫工作人员以外,有人告诉我还有一名外交部官员,Brechbuhl先生旁听了对话。

· 我不是唯一一个接收到了这次电话内容汇报的非白宫官员。根据我的理解,多名国防部官员和情报系统官员也听取了上述关于电话内容的汇报。

 

阻止外界访问本次电话内容记录的行为

 

 

在该电话对话发生之后几天,我从多名政府官员处得知白宫高级幕僚正在封锁与电话内容有关的记录,特别是白宫战情室依惯例对电话内容的逐字记录。这些行为显示白宫幕僚明白电话内容的严重性。

 

· 多名白宫工作人员告诉我,白宫律师命令他们从电脑系统中删除关于该电话对话的电子记录。这些电子记录通常保存在系统中以供内阁官员参考。

· 这些记录被移到了另一个涉机密和敏感信息的电脑系统中。有一位白宫工作人员指出这是滥用职权,因为该通话的内容和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机密情报根本沾不上边。

我不知道与电话内容有关的其他记录,包括旁听电话的人的手写笔记等,有没有受到相似的限制性处理。

 

令人担心的问题

 

在7月26日,也就是通话后一天,美国乌克兰问题谈判特别代表库尔特·沃尔克访问了基辅并和包括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内的多名主要政治人物举行了会谈。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陪同沃尔克大使出席了相关会见。基于多名美国政府工作人员就会面内容的回忆,沃尔克大使和桑德兰大使对乌克兰主要领导人就如何应对美国总统向泽连斯基总统提出的要求提出了建议。

 

我还从多名政府官员处了解到,8月2日,朱利安尼据称曾前往马德里与泽连斯基总统的顾问之一,安德烈·耶尔马克见面。该会面当时并没有被公开报道。美国政府工作人员形容此次会面是就电话中提到的案件的“直接跟进”。

 

· 除马德里会面外,多名美国政府官员告诉我朱利安尼还私下联系了泽连斯基总统的多名其他顾问,其中包括幕僚长安德烈·伯曼和乌克兰代理特勤局长伊万·巴卡诺夫。

· 我不知道这些幕僚是否曾与朱利安尼有过直接会面或对话。多名美国政府官员表示耶尔马克先生和巴卡诺夫先生有计划在八月中旬访问华盛顿。

 

8月9日,美国总统告诉记者:我认为泽连斯基总统会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达成一项协议。然后泽连斯基会受邀访问白宫。我们非常期待见到他。我们已经邀请了他访问白宫,他也乐意前来。我觉得他会来的。他是个实在的人。我希望能看到乌克兰和平。我相信他很快就会来的。“

 

7月25日总统电话会谈的背景情况

 

 

自2019年3月开始,一个名为“国会山”的网站发布了一系列稿件。在这些稿件里,多名乌克兰官员 – 包括总检察长尤里·卢岑科 – 对其他几名乌克兰官员和美国官员进行了指控。尤里·卢岑科和其他官员的指控包括但不限于:

 

· 他们有证据显示多名乌克兰官员曾干涉美国大选。这些官员据称曾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美国驻基辅大使馆合作。涉指控的乌克兰官员包括国家反贪局局长阿尔特姆和议员塞尔吉奥·列申科。

· 美国驻基辅大使馆,特别是大使玛丽·约万瓦维奇,批评总检察长卢岑科反腐不力。然而,大使馆据称曾妨碍乌克兰执法机构的正常工作,相关妨碍行为包括制作一个“不可起诉” 名单。大使馆还曾禁止乌克兰检察官前往美国,该行为的目的明显是为了防止他们展示与2016年美国大选相关的证据。

· 2016年,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曾施压乌克兰前总统彼得·波罗申科开除当时的乌克兰总检察长维克多·绍金,从而中止一项关于Burisma公司的刑事调查(该公司是一家乌克兰能源公司,拜登副总统的儿子亨特·拜登曾是其董事会成员。)

 

在几次公开评论中,卢岑科也表示他希望能够直接同美国司法部部长巴尔在这些问题上进行直接沟通。

 

卢岑科做出指控的时间是在3月31日乌克兰第一轮总统选举前。那时,卢岑科的政治保护者时任总统波罗申科在民调中落后于泽连斯基,看起来很可能被泽连斯基击败,而泽连斯基当时一直宣称想用其他人选替代卢岑科总检察长的位置。4月21日,波罗申科在决胜选举中被泽连斯基一边倒的优势所击败。详见附件中的附加信息。

 

·朱利安尼与卢岑科在至少两个场合曾经会面,这曾被公开报道过。两次会面一次在一月末的纽约,另一次在华沙,会面时间是二月中。另外,通过朱利安尼的两位副手安排,朱利安尼在2018年的较晚时候曾经与乌克兰前总检查长绍金通过软件Skype交谈,这也是受到公开报道的。

 

·在4月25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特朗普总统表示卢岑科的主张“很大”,“难以置信”,并表示美国司法部长“应当想要看看这些”。

 

在4月29号或者是邻近时间,我从直接了解情况的美国官员那里得知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约万诺维奇突然被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叫回华盛顿进行“咨询”,而且很可能她会被从这个职务中调离。

·大概在同一时间,我从一个美国官员那里了解到,朱利安尼的“副手们”正试图与即将上任的泽连斯基团队建立联系。【注:我不确定这些“副手们”是不是前面提到的组织性犯罪和腐败报告项目(OCCRP)7月22日报道中所列的人。】

 

·5月6号,美国国务院宣布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约万诺维奇将“根据计划”结束在基辅的工作。

·但几个美国官员告诉我,实际上,约万诺维奇的任期是因为卢岑科的指控带来的压力而被缩短了。朱利安尼之后在与乌克兰记者的采访中讲到,约万诺维奇大使“因为参与到反对总统的一些行动中……而离任。”这一采访在5月14日被发表。

 

在5月9日,纽约时报报道了朱利安尼计划旅行至乌克兰,从而催促乌克兰继续进行调查,在2020年大选中帮助特朗普总统连任。

 

·在这篇文章发表之前和紧接着发表之后,朱利安尼发表了大量的公开陈述。他肯定了他曾经致力于鼓励乌克兰政府继续对2016年乌克兰干预美国大选和拜登家庭的不当行为进行调查。

·5月10日下午,特朗普总统在被政治杂志(Politico)采访时,表示他计划与朱利安尼讨论朱利安尼去乌克兰的行程。

·几个小时之后,朱利安尼公开宣布取消他的行程,并声称泽连斯基身边“被(美国)总统的敌人包围……也被美国的敌人环绕。”

 

5月11日,根据卢岑科几天后的公开陈述,卢岑科与候任总统泽连斯基进行了两小时的会议。卢岑科公开表示他告诉泽连斯基他想要继续任职总检察长。

 

从5月中旬开始,我开始从许多美国官员那里听到他们阐述对朱利安尼绕过国家安全决策制定机制,而直接与乌克兰官员打交道,来回在基辅和特朗普总统之间传递消息的深深担忧。这些官员还告诉我:

 

·国务院官员,包括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和美国前驻北约大使弗尔克尔,都曾与朱利安尼交谈,试图“控制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损害”;

 

·在此期间,桑德兰大使和弗尔克尔大使也与新的乌克兰政府成员进行会面,除了讨论政策问题之外,他们试图帮助乌克兰领导人理解和回应他们从美国官方渠道和朱利安尼等其他人那里收到的不同信息。

 

在同样的时间框架下,不同的美国官员告诉我,乌克兰领导人被误导,相信特朗普总统和泽连斯基总统之间的是否有会面或者电话联系将取决于泽连斯基在卢岑科和朱利安尼所公开宣称的问题上的有意“合作”程度。(注意:这是从5月末到7月初美国官员向我透露的在国家事务方面的总体理解。我不知道谁将此信息传递给了乌克兰领导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发生的事情。)详见附件中的附加信息。

 

在泽连斯基总统就任后不久,朱利安尼与两名其他乌克兰官员会面被公开报道。两名官员为乌克兰的特别反腐检察官纳萨尔·霍罗德尼斯基和前乌克兰外交官安德里·特利琴科。两名官员都是卢岑科的政治同盟,也都在前面提到的美国“国会山”网站上系列文章中做出了与他相似的指控。

6月13日,特朗普总统告诉美国广播公司的乔治·斯特凡诺普洛斯,表示他会接受来自外国政府的对其政治竞争对手不利的信息。

6月21日,朱利安尼发推特表示:“乌克兰新总统仍然对乌克兰干预2016年大选的调查和据传的

 

拜登对波罗申科的贿赂保持沉默。如果你想要净化希拉里和克林顿那帮人对乌克兰的虐待,是时候展现领导力,并对两件事情都进行调查了。”

 

7月中旬,我得知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问题上态度有了突然的改变,详见附件中的附加信息。

 

附件:加密附录

2019年8月12日

(U)加密附录

(U)补充加密信息如下:

(U)第二章节相关的附加信息

———根据与我交谈的多个白宫官员,总统与泽连斯基的通话文字版本被置于一个由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情报项目委员会直接管理的计算机系统中。这是一个单机的计算机系统,专门存储为代号级别的情报信息,比如一些秘密行动。根据我从白宫官员处获得的信息,一些官员在内部表示了担忧,认为这可能是对该系统的一种滥用,而且并不符合情报项目委员会的职权范围。根据与我交谈的白宫官员表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届政府将总统的文字实录置于这个代号级别的系统,只是为了保护政治敏感的信息,而不是为了保护国家安全的敏感信息。

(U)第四章节相关的的附加信息

———我想要为在第四章节中提到的与对乌克兰领导人施压的整体行为补充两点。因为我不能肯定是否这两个行为是与我描述的施压行为相关,还是并无关系,我将其包含在附录里。如果他们确实代表着真实的政策考量,是为了推动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利益而进行的决策,那么这些信息被加密是符合情理的。

———我从多名美国官员那里得知,在5月14号或相邻日期,特朗普总统指示副总统彭斯取消他计划好的前往乌克兰参加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5月20日就任典礼的行程。美国能源部部长里克·佩里则替代他出席了仪式。根据这些官员描述,他们“被通知得很清楚”特朗普总统不想要和泽连斯基会面,直至他看到泽连斯基在任后“选择行动”。我不知道这种指示是如何被沟通的或者由谁传达。我也不知道这一行动是否与前述特朗普总统与泽连斯基总统的电话或会面取决于泽连斯基是否在卢岑科和朱利安尼所公开宣称的问题上展示出有意“合作”是否有关联。

———在7月18日,一名美国行政管理与预算局官员告知各部门特朗普总统“本月初”发布了指示暂停美国对乌克兰的所有安全支持。美国行政管理与预算局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指示被下达。在7月23到26日的跨部门的回忆中,美国行政管理与预算局的官员再一次特别阐述暂停支持的指令直接来自于特朗普总统,但他们并不清楚政策背后的缘由。在8月初,我从多名美国官员处了解到一些乌克兰官员明白来自美国的援助可能受到威胁,但我不知道他们怎样或是何时得知的这一情形的。

 

文/微天下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