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大连为什么没发展起来|大象公会

xilei 发布于 2019-9-17 9:10:00

1990年代,大连开辟了一条领先全国近20年的失败道路。

文|海下

今天的大连人多半不再记得,这座经济数据越来越难看,先后被郑州、西安、济南赶超的东北沿海城市,曾经是中国最早把香港定为发展目标的城市之一。

· 1992年,大连市委公开提出,「用二十年左右的时间,把大连初步建设成为北方香港」

当时,大连的GDP是270亿元人民币,香港是1043亿美元。巨大的差距激发了舆论上的斗志,1997年《东方之珠》广为传唱之后,媒体突然纷纷声称大连「被人们誉为北方明珠」。

不幸的是,对标香港的大连,不但没有因此而拥抱自由贸易和私营经济,反而立刻就走上了一条领先全国的衰败之路,连原有的经济基础和区域地位都难以保全。

第二大沿海城市

大连曾经是改革春风中最得意的城市之一,早在1984年便与上海、广州同批跻身沿海港口城市之列,全国第一个国家级开发区也落户于此。今天名列「一万亿俱乐部」的南京、武汉、青岛等一线城市,都曾长期位居大连下游。

· 1992年的大连

大连传统的工业和经济基础,在当时的中国也名列前茅,其「北方香港」的设想,部分便源于两座城市历史的对比。

1999年的党报文章《美丽的大连》中,曾如此描述这里令人眼熟的历史往事:

大连由一个小渔村,建设成中国重要的港口、工业、贸易、旅游城市……然而,就是这样一方地理位置极优越的土地,在近代历史上先后被沙俄、日本帝国主义侵入,霸占了47年……1945年8月,大连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 日据时期的大连历史上的大连,确实走过了一段不无相似之处的殖民历程。

1904年日俄战争后,日本接管了俄国几年前刚刚占领并兴建的大连港,由国策性质的殖民公司「满铁」予以扩建和经营。

开港之后,这座全新的自由港成长极为迅猛,两三年内出口便超越天津和汉口,1917年更赶超广州,成为仅次于上海的中国第二大出口港。

· 大连满铁本社

1931年时,大连在中国总出口的比重已经高达23%。

在满铁的规划中,大连港也是水路联运的枢纽,东北亚客运绝大多数经由大连沟通。从1908年到1941年,大连港客运从不足20万人次增长到了近173万人次。

· 1922年动工兴建的大连港客运站

不过,大连本身并非先天条件最优越的东北海港,主要竞争对手营口不但早在咸丰时代就已成为通商口岸,而且与当时称为满洲的东北腹地地区距离更近,正常情况下大连港的运费要比营口高出约40%。

这种地理条件上的劣势,是被日本占领者强行克服的。

由于日本实行「大连中心主义」方针,专注于建设旅顺、大连组成的「关东州」,因此满铁也要万事以大连优先,除了线路规划向其倾斜,在铁路运费上也要提供巨额优惠,以保证大连港的运费与营口港大体相等。

· 伪满洲铁路线路图,红色部分为南满铁路。图片来自Wikipedia

满铁为此蒙受了巨大的收入损失,但身为准国企,「肩负着实行我国国策,开发满蒙经济、文化的特殊使命……必须和大连港一心同体。」

以大连为主要枢纽,东北向日本出口大豆、煤炭、铁矿石等初级产品,同时大量进口日本的棉纺织品等加工制造货物,充当其商品和投资市场。而满铁操纵下的南满铁路和大连港,则垄断了东北地区60%以上的进出口货物。

· 满铁大连病院(今大连铁路医院)

与此同时,东北正处于高速的城市化与工业化时期,既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广袤的处女地,也有高度发达的都市。

1920年代末,美国学者欧文·拉铁摩尔来到满洲时,发现这里相对于中国其他地区已经堪称「特大城市」。大连作为东北的主要港口,更被认为遥遥领先于山海关内的北平和南京,无论工业规模还是港口吞吐量,都仅次于上海,是中国的第二大沿海城市。

· 大连市役所(现工商银行)

作为东北的海上大门,大连在1945年对国民党军队关闭,更是直接决定了内战时期东北的归属。

领跑改开的老工业基地

1949年以后,大连不再享有自由港地位,对外贸易大幅跳水。1960年后,中国跟苏东国家的来往也大多切断,大连的对外贸易量从此低至每年10亿元人民币以下,每年利用外汇资金不到10万美元。

不过,失去外贸的大连并未就此崩坏。

· 革命时期的大连

历史上,日本对满洲的产业规划是「南工北农」,因此1937年以前东北工业的90%以上分布在东北南部。

辽中南地区尤其是东北全区的经济核心地带,截止1936年,伪奉天省和「关东州」的工厂数量占东北总数的47.8%,资本额更占到78.7%,是哈尔滨和伪滨江省的两倍以上。

在这种工业布局中,大连的地位堪称重中之重,奠定了强大的重化工基础,以及政府高度管制的经济体制。

因此,东北易手之后不久,大连很快就受到了新政权的垂青——与上海、广州等急需改造的「消费型城市」不同,大连这种工业基础强大、统制经济历史悠久的东北城市,不久便获誉为「新中国的模范城市」。

· 1960年代经典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讲述了解放军战士在上海抵御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艰难历程

作为中央认定的重点工业城市,大连延续日本统治时期的基础,大力发展造船、化工、冶金、机械制造等重化产业。

日本殖民遗留的大型企业,如满洲化学工业株式会社、大华电气冶金株式会社、满洲石油株式会社等,都在遭受苏联洗劫后被重建起来,发展成为大连化学工业公司、大连钢厂和大连石油七厂,都是当时中国重要的工业力量。

· 1960年代大连货运站工人

不过,在这段被称为共和国长子的辉煌岁月里,大连相对于东北其他地区的优势也在迅速消失。

1949年后,东北「北农南工」的传统格局被彻底打破,在当时东北投资建设的重点工程中,黑龙江和吉林占了五分之三,吉林更被确立为「一五」全国重点建设地区之一。

和中国其他发达过的沿海地区一样,大连的新机遇来自改革开放。

1980年代,大连成为了最早享受政策红利的领跑者,除了开放港口、引进外资之外,大连还从1985年开始获得直接搞进出口贸易的权力,成为计划单列市,收支直接与中央挂钩,无需上缴省级财政。

· 1990年代,日本东芝公司在大连投资在华的第一家独资企业

雄厚的工业基础加上开放的政策环境,大连1980年代后期的发展态势颇佳,一度在中国城市的经济数据排行中稳居前十。

· 1989年大连的天津街
不过,开局不错的大连并未沿着这条道路继续前进。

1992年,大连的所谓「北方香港」设想,除了要向中央争取重建自由港之外,最重要的是要改造大连的经济体系和城市面貌,实现弯道超车,一举变身成为以金融、商贸、信息等高端服务业为主的「现代化国际城市」。

· 为了推动大连开放自由港,辽宁理论工作者提出了自己的战略设想

如此宏大的产业转型设想,显然不能依靠民间和市场经济的力量,而须采用全面、强力的政府干预手段,自上而下地领导城市转型。

用当时大连市政府的话来说,就是「把城市作为最大的国有资产来经营」。

结果,从1990年代初开始,大连就跟高速增长的广东、浙江、福建等南方地区分道扬镳,选择了一条当时尚属罕见的失败之路。

国营城市衰败史

大连看似最风光的1990年代,在全国城市的GDP排行却一直缓步下挫,先后被武汉、宁波、南京赶超。

即使在北方,其增长与青岛和沈阳相比也并无优势,最终在2000年被青岛超越,并越抛越远。

经济乏力的同时,1994-2001年却是大连基建方面投入最大的时期。同期全国地方财政中,基建支出和城市维护费用占财政支出约15%,而大连一度高达30.8%。

这种大肆投入而几无回报的尴尬局面,正是1990年代大连所谓城市转型的直接后果。

为了「现代化国际城市」必需的的城市形象和环境,大连从1992年便开始了环保热和基建狂潮,领先全国其他城市近二十年。

多年积累的工业基础,一夜之间都变成了产业转型的障碍,传统重工业很快被一一迁出市区。

大连还大力推行「蓝天碧水工程」,强力整治所谓污染企业,通过种草这种成本最低、速度最快的方式大搞绿化,整个城市的道路、绿地、居住面积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升。

今天人们耳熟能详的中国城市管治手法,很多也都首创于1990年代的大连,比如统一粉刷装修全市居民楼立面和道旁设施,大举清理居民区的临时建筑,当年曾以消灭9万多间民间自建房屋而闻名全国。

1997年,大连市政府一度动员上千名机关干部走上街头,用小铲和洗衣粉清理口香糖等人行道污物,成为新闻事件,也为后来城市开拓了「城市形象建设」的行动方向。

大连在城市基建和市政工程上也投资巨大,从1993年开始的几年里,「亚洲最大城市广场」之类的宏大项目纷纷建成。

· 造型颇不寻常的大连星海会展中心

在时任市领导的奋力推动下,这些做法获得了全国范围内大面积的媒体曝光和宣传推广,不但各地政府纷纷派团参观学习,连长三角等富裕地区的人民都对干净漂亮的大连予以瞩目和认可。

国际社会也给予了认可,2000年,大连荣获迪拜「国际改善居住环境最佳范例」称号,次年又被联合国评为「世界环境500佳」,成为中国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城市。

大连人的自我认同也达到顶峰,在当时学者对东北城市形象满意度的调查中,大连人的满意程度远超过阵痛中的省会沈阳。

·来源:李曼《现代城市文化的比较研究——以大连和沈阳为例》

然而,仅凭日新月异的市容市貌和环境指标,根本不可能让大连变成香港,后者特有的普通法体系和「资本、人才、货物、信息全自由流通」的商业环境,远远超出了1990年代内地城市的想象边界。

结果,弯道超车的产业转型并未到来,大连反而在折腾和挥霍中错过了当时中国如火如荼的高经济增长潮流,被其他招商引资大搞外向型加工企业的城市远远抛下。

挫折之下,大连在21世纪越发进退失据,城市定位不断摇摆。

2003年,大连再次改弦更张,全面回归重工业路线,提出所谓「大大连」理念,以「石化产业基地、船舶工业基地、现代装备制造业基地、电子信息及软件产业基地」为发展目标。

曾经被政府嫌弃、驱赶的传统产业,重新成为了大连产业政策的扶持对象,新建的各大工业园区均以重化工业牵头。

至少一开始,这种做法看似潜力尚可。2004年,《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来访后大受震撼,不但将其列为书中的正面典型,后来讨论全球变暖问题时还表示,正是像中国大连这样高速发展、潜力无限的新兴城市,令他对人类控制碳排放的前景无法乐观。

弗里德曼来得太是时候了,他见到了一个正在大力发展工业、同时又「拥有许多公园和一个世界一流高尔夫球场」的神奇城市,不太可能发现这背后是怎样一段历程。

然而,山海关以北的大连,营商环境毕竟远不能与其他中国沿海城市相比,即使在东北亚地理位置优越,对于日资韩资极具号召力,他们长期下来也难以忍受。

2010年代,再工业化战略终于也难以为继,随着「十三五」时期到来,大连再次调转方向,提出「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东北亚国际物流中心、区域性金融中心、现代产业聚集区」的新战略,重新回到了第三产业为主的城市定位。

此时,大连已经作为山海关外的城市,迎来了东北整体经济衰退的时代。不但GDP排名越跌越惨,就连当地人引以为豪的城市面貌,也在近年来全国的基建和环保潮流中越来越显得平凡无奇。

翻饼烙饼的产业政策下,大连作为一度走在过改开前线的沿海城市,如今竟然没什么有名的在地企业。二十年多年前高喊「学上海,追大连」口号的青岛,如今GDP已经超过大连50%以上,拥有海尔等数个世界知名企业了。

唯一跟香港略微相似的成就,大概是诞生过房地产行业的传奇富豪,但也早已把公司总部搬走了。

 

来源:@大象公会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