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通俄门”特别检查官穆勒声明全文

xilei 发布于 2019-5-30 10:04:00

当地时间29日上午11点,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就“通俄门”调查发表首次公开声明。这是自4月“通俄门”报告发表以来,穆勒首次公开谈论自己的调查。

声明全文翻译如下:  

非常感谢大家的到来。两年前,代理检察长让我担任特別检察官,并设立了特别检察官办公室。任命指示办公室调查俄罗斯对2016年总统选举中的干涉行为。这包括调查俄罗斯政府与特朗普竞选团队相关个人之间的任何联系或协调。  

我在调查期间沒有公开发言。我今天发言是因为我们的调查已经完成。司法部长对我们的调查报告基本上是公开的。我们正式关闭特別顾问办公室,并且我也从司法部辞职,重返私人生活。我会就我们的工作结果发表一些评论。但除了这几个口头评论之外,书面调查报告的结果更加重要,不言自明。  

首先我想聊到的是任命我的行政命令,我被任命调查2016年总统选举可能受到的外部干预。有大陪审团在起诉声明中指出,受俄罗斯军队领导的俄情报人员对我国的政治系统进行了一次有组织的袭击。起诉声明进一步指出,俄情报人员使用了高端的网络战手段来侵入希拉里·克林顿选举团队所使用的计算机和网络系统。  

他们从希拉里团队的计算机系统中盗取了私人档案,并通过假的在线账户和维基解密等渠道公布了相关信息。他们精心设计了信息的发布时间和内容,从而干扰我们的选举并影响特定总统候选人的胜选概率。  

同一个大陪审团在另一份起诉声明中指出,一俄罗斯籍个人涉嫌组织俄罗斯公民在社交媒体上假扮成美国公民影响选举舆论。这些声明的内容仅仅是控告,而我并无意对于任何一个涉案嫌疑人是否有罪进行评论。每一个嫌疑人在被证明有罪之前都享有无罪推定的权利。  

这些起诉声明和我的特别报告的内容都指出,有人在刻意干扰我们的政治系统。  

我们需要彻底调查并理解这些现象。这也是为什么司法部建立了我的特别检察官办公室。这也是为什么妨碍我们调查的行为也成了我们调查的一部分。我们调查的时间无比的重要,我们必须确保能从询问的每一个证人口中得到完整和准确的信息。如果受调查对象妨碍调查或者故意撒谎,那将对我们政府寻找真相、惩罚真凶的努力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让我简单讲一下调查报告。调查报告分为两部分,分别解释我们受命调查的两个主要问题。  

第一部分详细记载了俄罗斯企图干预选举的各种行为。这一部分还介绍了特朗普竞选团队对于俄罗斯相关行为的回应。我们最后得出结论:现有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特朗普团队和俄罗斯有勾结。  在第二部分里面,报告介绍并分析了我们有关总统是否妨碍司法的相关调查。  

任命我为特别检察官的行政命令授权我调查有可能对调查构成妨碍司法罪的任何行为。在我们进行相关调查时,我确保代理检察官办公室时刻了解调查的最新进展。  

正如我们在调查报告中所说的那样,如果我们有信心指出特朗普总统明显没有任何犯罪行为,我们会在报告中清晰说明这一点。  

然而,我们无法确认总统是否有犯罪行为。  

报告第二部分的简介解释了我们的这一论断。解释中指出,根据司法部长期以来的政策,我们不能以联邦法罪名起诉在任总统。这样做将违反宪法。我们也不能秘密起诉而不公之于众,因为那同样是被禁止的。特别检察官办公室隶属于司法部,我们同样受到司法部政策的制约。  

因此,起诉总统有罪这条路对我们而言是不可能的。  

司法部关于相关政策的书面解释中还有几个要点,这些要点影响了我处理妨碍司法调查的方式。这些要点在我们的报告中都有提到,我现在想说明其中的两点:第一点,司法部解释明确允许对现任总统展开调查。这是因为我们要趁记忆清晰、文件可溯之时尽可能地固定证据。还有一个考虑是,如果存在我们可以起诉的共犯,我们也可以利用相关证据立即起诉他们。第二个考虑是,司法解释指出,美国宪法规定,现任总统不能仅通过一般司法程序被定罪。  

在部门规定之外,我们还遵守公平原则,我认为,在明知无法通过法院定案的情况下(指总统不能被一般法庭定罪)控告一个人犯罪可能是不公平的行为。  

这就是司法部的政策。我们根据这些政策和原则作出了我们的结论,即我们无法确定总统是否有犯罪行为。  

这是特别检察官办公室的最终立场。我们不会对关于总统的任何别的结论或者假设作出评论。  我们依照司法部规定进行了一个独立的刑事调查并将结果报告给了总检察长。总检察长随后决定应该将我们的报告呈送国会并向美国人民公开。此前,我曾请求公开调查报告的一部分内容,但总检察长最终决定一次性公开报告的全部内容。  

我们欣赏总检察长将报告大部分公布的行为,我认为总检察长的这一决定没有任何私心或恶意。  

现在我希望这是唯一一次像这样和公众讲话。我自己独立作出了发表这个讲话的决定。没有人告诉我能不能或应不应该就这一事件进一步发表言论。有人在讨论,我是否应该前往国会作证。我想说的是,我的证词不会包含任何调查报告之外的新的内容。调查报告里包括了我们的发现、分析和作出相关结论的原因。我们字斟句酌,调查报告就是最终结论。该报告就是我的全部证词。即使前往国会作证,我也不会提供任何除了已经公开部分之外的,新的信息。  

与此同时,与我无关的另一个机构正在决定谁有权限查看特别检察官办公室其余的工作文件。所以,除了我今天所提到以及报告中写明的,我认为我不应该进一步评论司法部和国会的相关行动。因此,我今天也不会接受现场提问。  

在我离开之前,我想感谢所有帮助我们完成一个独立、公平调查的人:检察官、律师、FBI探员、分析师和专家们。两年来,每一个与特别检察官办公室共事过的人都具有优秀的品格。  

最后我想再次强调我们的核心结论:有人多次、系统性地想要干预美国选举。这些指控值得每一个美国人留意。  

谢谢大家。谢谢你们今天前来。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