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84】和电影一样,我们讨论爱情本身,它仿佛就像一个情人节

xilei 发布于 2019-5-23 11:43:00

【1】100年前李鸿章在《纽约时报》上抨击:贸易保护降低美国竞争力! 

你们的国家代表着世界上最高的现代文明,你们因你们的民主和自由而自豪,但你们的排华法案对华人来说是自由的吗?这不是自由!因为你们禁止使用廉价劳工生产的产品,不让他们在农场干活。你们专利局的统计数据表明,你们是世界上最有创造力的人,你们发明的东西比任何其他国家的总和都多。在这方面,你们走在了欧洲的前面。因为你们不限制你们在制造业方面的发展,搞农业的人不限于搞农业,他们还将农业、商业和工业结合了起来。你们不象英国,他们只是世界的作坊。你们致力于一切进步和发展的事业。在工艺技术和产品质量方面,你们也领先于欧洲国家。但不幸的是,你们还竞争不过欧洲,因为你们的产品比他们的贵。这都是因为你们的劳动力太贵,以致生产的产品因价格太高而不能成功地与欧洲国家竞争。劳动力太贵,是因为你们排除华工。这是你们的失误。如果让劳动力自由竞争,你们就能够获得廉价的劳力。华人比爱尔兰人和美国其他劳动阶级都更勤俭,所以其他族裔的劳工仇视华人。至于你所说的美国资本在清国投资有什么出路的问题,只有将货币、劳动力和土地都有机地结合起来,才会产生财富。清国政府非常高兴地欢迎任何资本到我国投资。我的好朋友格兰特将军曾对我说,你们必须要求欧美资本进入清国以建立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帮助清国人民开发利用本国丰富的自然资源。但这些企业的管理权应掌握在清国政府手中。我们欢迎你们来华投资,资金和技工由你们提供。但是,对于铁路、电讯等事物,要由我们自己控制。我们必须保护国家主权,不允许任何人危及我们的神圣权力。我将牢记格兰特将军的遗训,所有资本,无论是美国的还是欧洲的,都可以自由来华投资。

 

 

【2】你赞成同性恋吗?台湾作家苦苓:不管你答反对或赞成,你都答错了

台湾的知名作家苦苓(笔名)在5月18日发文谈论同性婚姻话题,并表示支持同性结婚的权利。苦苓在开头说:“问你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你赞成同性恋吗?不管你回答反对或是赞成,你都答错了”,苦苓解释说,“因为你没有资格赞成或是反对任何一个人的,对社会没有妨碍的生活习惯。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你可以赞成或者反对别人吃素吗?当然不行!因为那是他的事,而且没有影响到你”。


苦苓还逐一的反驳各种反对同性婚姻的理由,其中包括“担心小孩受到影响,会变成同性恋”,苦苓说,“这里牵涉到两个问题:一,变成同性恋又怎样?他们已经拥有法律上该有的权利,不会再被歧视了呀!如果你不担心小孩吃素,就不用担心他变成同性恋。二,同性婚姻并不会造成小孩变成同性恋,否则过去一直都是异性婚姻,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孩子成了同性恋呢?可见得这里面完全没有因果关系,根本不必多虑”。

苦苓还驳斥了反同宗教人士的立场,最后他在帖文结尾说:“听我一句劝:你可以不喜欢同性恋,但是你没有资格反对同性恋,你也没有权利不让同性恋结婚。因此闭上你的嘴巴,照样过你的日子,一切都会依旧如常,社会既不会乱,国家也不会亡,甚至你根本感觉不到跟过去的生活有什么不同,大家都还是一样在好好的过日子啊”。

63岁的苦苓本名是王裕仁,在他发出上文的前一天5月17日,台湾刚通过了允许同性结婚的专法法案。

 

【3】@萌可肉 

其实大部分同性题材电影我默认的标签都是爱情电影,而不是 LGBT 电影,虽然大部分电影网站在类型划分上都保留了这个分类。

尤其是这两年,同性婚姻合法化在很多地方落实,很多同性题材电影也不再讨论平权政治,或以电影为媒介来为 LGBT 人群破除歧视、争取权益,而是回到关系本身,回到人本身,更重要的是回到爱本身。

这就好像仗打完了,终于可以回到生活里了。也因此,你会发现,豆瓣年度评分最高的爱情片已经连续两年是 LGBT 题材了——2018 年是《爱你,西蒙》,2017年是《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从我个人的观影经验来看,也总是在所谓的同性题材中看到更细腻、更动人的爱情,这可能是因为,和“主流”道路比起来,这个过程更是充满探索、曲折和痛苦——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更像一个男孩的性探索,爱探索,充满悸动,也充满怅惘;《卡罗尔》像少女走向理想,那样温柔、那样心事亲密;《阿黛尔的生活》其实有点像异性恋的《蓝色情人节》,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性别对爱情的考验实在太小了,平淡、背叛、失去的痛苦才更难以攻克,不同阶级,不同价值观的冲突也都真实存在,而这些都和性别无关,是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的。

可能将来有一天我们看到#517不再恐同日#这样的标签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此时此刻我们仍在破除障碍的路途中,不可松懈,因为还有太多人不被接纳、不被理解、仍在争取最基本的权益。

而我真的希望,几年后,十几年后的今天,我们不再讨论这些最基础的概念,而是和电影一样,我们讨论爱情本身,它仿佛就像一个情人节。

 

【4】@游识猷:为什么要在公共场所(包括餐馆)禁烟?


因为禁烟令可以保护公共场所里的非吸烟者。

因为禁烟令可以保护在公共场所服务的工作人员——在抽烟者聚集的地方,如酒吧、餐馆、赌场等地方的工作人员往往因二手烟而高发癌症。

因为这里有两方的自由与权利——“吸烟的自由与权利”vs“免受二手烟伤害的自由与权利”。

***

公共场所的禁烟令,固然伤害了吸烟者“吸烟的权利与自由”,然而,禁烟令做的并不止如此。

它还保护了非吸烟者的生命权和健康权,保护了非吸烟者呼吸洁净空气而不受二手烟毒害的权利和自由,保护了非吸烟者不把三手烟颗粒粘在身上带回家的权利和自由,保护了那些因无知或软弱而无法保护自己的人(比如儿童)的生命健康和自由。

***

有些人觉得重要的不是这些,重要的是个人喜好和自愿选择——餐厅老板自己决定让不让抽烟,顾客决定去不去消费就行了呗?

然而,“什么东西更重要”,是个价值观问题。

公共卫生的价值观就是觉得:生命权>自由权>私有财产处分权

***
而且反过来说,即使有了禁烟令,餐厅老板和顾客还是可以凭着个人喜好自愿选择啊——

反对禁烟的餐厅老板可以卖掉在禁烟城市的店,去没有禁烟令的地方重新开店(虽然公共场所禁烟是世界大势所趋,但努力找还是可以找到的嘛)。

非要吸烟的人,也可以选择在自己家里吸烟,不出席在禁烟场合的聚会,或者搬家到没有禁烟令的地方啊……

这么一说的话,反对禁烟令的人可能就会反驳说,凭什么啊?凭什么我要付出成本,把地方和机会拱手相让呢?

是啊,凭什么呢?凭什么在“不喜欢可以不去”的建议里,不吸烟的人们必须要付出成本,要么就牺牲自己的健康,要么就得将地方和机会拱手相让呢?

 

 

【5】@祝佳音:以前我记得有个AKB的姑娘,公开发表了恋爱宣言,媒体大惊失色,粉丝如丧考妣。我当时手欠,发微博说我觉得她这么做没问题...


然后很多人就来教育我,给我讲粉圈生态。简而言之,粉丝付出金钱和精力,购买的是“梦想”。而偶像选择了这个职业,就相当于和粉丝签订了契约,成为梦想的具象实现者——即粉丝出钱,偶像出力,一同实现一个旖丽の梦——那么偶像发表恋爱宣言,相当于单方面撕毁条约,可谓不够Professional,偶像失格了。

这个道理我是能接受的,但是不同的人的价值观里总有些东西权重比较高——我国有一部经典木偶动画片叫《阿凡提》,里面的价值观其实就很有特点。阶级冲突的权限最高,公平交易的原则次之,以至于巴依老爷被阿凡提狂日——富人就活该被骗——说远了,我不是赞同《阿凡提》的价值观,我是说对于我来说,自由和不受限的权重比较高,高过“遵守商业契约”。如果一个契约在某种程度上极大地限制了人的自由和尊严,那就算有人先答应了,赚了一笔钱然后悍然撕毁契约,我也会觉得做得不错。再说谁让经纪公司一开始提出提出这些要求的?

所以整体来说,当然,如果有个朋友以为某个小姐姐是吃露水的,然后忽然看到街拍该小姐姐在吃烤肠,崩塌了,我基本上倾向于认为这朋友自找——当然有人会说这个小姐姐平时不停说自己是吃露水的,这里面涉及到欺骗问题——我同意,但坦率地说,我觉得一个人应该意识到我们生活在现实世界中...所以信了这种话,我甚至会觉得...核心怎么说的来着?你们自己也有一点责任吧?

这里面还有另一个角度是我一般不会因为有人体现出乖就欣赏他,我也建议你们把评价更多地刚才才能而非遵守规则上,否则还不如粉个红绿灯——换言之,红绿灯不会背叛你,最多就是停电,但你粉个一直乖的人……一个人有那么多粉丝还乖,你不觉得这人得扭曲成什么样儿吗?

当然这是我自己的价值观,至于我的人设,我唯一承认的就是我对披萨的爱和对周小平的不屑,其他的都不认,都会变。

 

 

【6】@白的石湖 :1970年Harry Blackmun被尼克松提名为最高院大法官,3年之后即写出至今仍是女性堕胎权基石且与他的名字密不可分的Roe v. Wade一案的判决。但是他成为该意见的作者,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偶然,这个判决与他当时的ideology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他是作为保守派被尼克松任命的,当时的社会舆论,超过64%的人认为堕胎是女性与她的医生之间的决定;即使罗马天主教徒,也有超过56%的人支持女性堕胎权,所以Roe 是7:2判决的,并不像今天争议这么大。在写这判决的时候Blackmun 并没有认为该案与女性平权有多大关系,他最初也非女性平权的倡导者。当时作为判决基础的right to privacy是沿用了Brennan大法官在Eisenstadt v. Baird的意见,而且政府在女性怀孕期间可介入干预的分割点viability是采纳Powell大法官的建议。但是Roe之后,Blackmun的人生打开了新篇章,在对Roe保卫战中,他从尼克松任命的右派,一路左倾下去,直到退休时成为最高法的left wing,在堕胎权、AA,gay right,移民、男女平权、死刑等议题上都让保守派大呼背叛。在女性平权问题上,我个人觉得他从最初对平权问题不置可否,到最后认为堕胎权应该被Equal Protection Clause保护(RBG曾批评他不该以隐私权做堕胎权的基础,对此他表示RBG脱离现实),多少受到了RBG的影响。虽然他认为RBG过于学术,且对RBG做律师时在最高院的argue的那些案件的最好表现不过也只给了一个B,但是他读RBG的brief(虽然他总是抱怨太长)、听RBG辩论的过程也是一个他被educate和inform的过程,所以在RBG成为最高法的同事后,他曾在某案中(不记得哪个案件了)甚至引用了RBG的案件,并最终接受了RBG的观点:最高法在对待性别歧视,应如同种族歧视一样,对政府的行为采取最严苛的审视标准。最有趣的是,在宣布退休前一个月还找了个机会把他在死刑上的最终观点亮出来:死刑违宪。Blackmun的最高法之旅,很有意思,不仅彻底改变了他的ideology,也让他与首席大法官Burger这个前半生最好的朋友分道扬镳(道不同不相为谋)。Blackmun被任命为最高法大法官的时候62岁,62岁后还能改变价值观,所以“三岁看到老”也没什么道理。人生经历比党派、理念对人的影响更重要,Blackmun并非来自富裕特权阶层,他一路读到哈佛法学院都是靠奖学金、贷款和打工完成学业。他人生的底色在那里,所以他才能在位居高位时为弱者说话:女性、小孩、移民、同性恋甚至服刑人员。

 

【7】#权游原作者马丁谈全剧结局#《权力的游戏》原作小说《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R·R·马丁发布博客,详细谈到对《权游》大结局的感想,对该剧主创和编剧D&D表示感谢。马丁还保证自己会写完小说,以及回答:小说和剧集结局一样吗?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结局?↓


马丁感叹时光易逝,从他第一次与《权游》主创&编剧David Benioff和D.B. Weiss会面,到现在已经有10年多时间,仿佛弹指一挥间。他回忆说那次吃饭,他问两人知不知道琼恩·雪诺的妈妈是谁,“幸运的是,他们知道”。那就是一切的开始。
马丁说,没想到那次会面,会改变他的人生。之前他的书也被计划改编,也有的成功拍出来了,但这一部不一样,当然那时候没想到,“这部剧的首集能拍出来,这部剧会成为HBO历史上最成功的的剧集,会得到破纪录数量的艾美奖,会成为全世界最流行(被盗版最多)的剧集,会把一群有才华但大都不知名的演员变成名人和明星。”马丁笑称:“我更没想到,我自己也成了个名人。说实话,我仍然不清楚这是怎么发生的。”
他感谢这部剧所有的演员、剧组成员、HBO团队,说尤其要感谢三个人,主创David Benioff和D.B. Weiss,以及“龙的第三个头”Bryan Cogman。
他表示人太多感谢不过来,离别很悲伤,他可能此后会分享一些制作中他最喜欢的时刻。

之后他表示,《权游》的完结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开始,D&D两人还要去做《星球大战》,Aamazon招募了Bryan Cogman去做自己的剧,包括做大项目——《魔戒》剧集。剧组成员、导演都会参与别的项目。
马丁透露自己也仍在这里,自己也很忙,称他在HBO有五部新剧在开发!其中有一些跟《权游》无关。还有两部在hulu,一部在历史频道,并且他还有一些电影项目、游戏项目,等等。

他承诺自己仍然在写书,“很久之前我告诉你们:凛冬将至。确实是将至了。《凛冬的寒风》来的很晚,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一定会写完的。”他说这次学乖了,不会承诺具体什么时候能完成,因为之前他这么做,结果害人害己,“但这本我会写完的,然后就是《春晓的梦想》”。

然后马丁表示:“我知道有人问我:小说将如何结束呢?会跟剧的结尾一样,还是不同?”
他的回答是:“well,一样,又不同,一样,又不同,一样,又不同,一样。”
马丁说:“我跟David Benioff和D.B. Weiss进行创作的媒介是完全不一样的,你们不要忘记这一点。最后一季他们只有6个小时时间,而书的最后两本,我预想会占用3000页手稿,直到写完。如果需要更多,我还会加。
而且工作中当然也有蝴蝶效应,关注了我这个博客的人会知道,从第一季开始我就在这么说,小说里有些角色根本就没进入剧中,有些角色在剧里死了,在小说里依然活着。所以,别的不说,珍妮·普尔、石心夫人、Penny和她的猪、Skahaz Shavepate、亚莲恩·马泰尔、黑星、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勇武的加兰爵士、Aegon六世……等等这些数量庞大的很棒但戏份很少、观众无法在剧中看到的角色,我会说到他们的故事。而且,是的,会有独角兽……算是某种独角兽。”

最后他写道:
“书和剧集,谁的结局才是‘真正’的结局?这是个愚蠢的问题。斯佳丽·奥哈拉(《飘》女主角)有多少个孩子?
这样如何?我会写出书来,你们来读,然后每个人都可以组织自己的观点,然后在网上争吵。”

 

 

【8】@游识猷

看到一个专有名词——丁思夫妻。

组词方式跟丁克类似。

比如丁克,就是DINK,double income,no kid。

至于丁思,就是DINS,double income,no sex……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