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82】个人成长与人生选择过程中有三个悖论

xilei 发布于 2019-5-16 12:58:00

【1】@用户7138253812

我是一个青岛的,15岁的初中生,就读于崂山区第八中学九年级2016级四班下文是我的遗书。
我是同性恋。没想到这句话我这辈子都未曾敢亲自说出口。我的口中最多只有gay这个单词。
我的柔弱是从小到大的,虽然也曾淘气皮闹,但也许是我们所天生的属性吧,我因为那所谓的娘,因为我的软弱好欺,我是从小被身边的人,学生们,老师们,或者其他的人们讽刺挖苦,拳脚相加长大的。我也知道,这是不少gay的童年经历。不谙世事的我们不明白反抗,也不敢告知于老师家人,朋友,我甚至于不敢于自我肯定。我害怕,恐惧这个世界。身边有人说我疯疯癫癫。我明白,那是我的保护色。在我尝试融入失败之后,我也曾尝试用这样的方式封闭自己,可结果可想而知,我就真的度过了我所谓的童年。
也许我应该侥幸,我认为我的童年很短,小学五六年级时的我,已经开始朦胧地意识到自己的所谓异样,我也记不清什么时候的我了,因为看到知乎上关于gay的话题,因为有些答案的保护,我痴笑,但看到大部分的骂声时,我的心都凉了,我深刻记得好几个晚上,我看着,哭着,到凌晨两点多钟,第二天,再披上伪装。那是一种与世隔绝的孤独感。我家人口中我所谓的成熟,是用我的泪浇灌出来的。我的童年,也无始无终,没有所谓的天真烂漫。
初中的我,因为成绩的缘故,倒不会有人去过分的欺凌我。可实际,我也明白,一切只是因为我的光环,我清楚地看着在崂山八中,同学校的,有个女性化的同学,被同学,老师挖苦,讽刺,完全就是欺凌。而我只能看着。我的孤僻,建立在我所谓的自尊上,而恰巧,我的班主任,那位优秀的语文名师。陈锋,他是位古板的老师。初中的两年多里,我受他的棍棒之苦,也许也就是因此,我更加自闭,偏执。我也不得不听着他的思想。所谓阴阳结合,所谓新时代的变态,所谓阳刚之气,男耕女织。诚言,不只是他,我的诸位老师们多在关于gay的话题上,表达过厌恶,埋汰,甚至于挖苦,讽刺,谩骂。我受够了
我慢慢地发现,自己的情态越来越失控,我匆忙地向母亲出柜,她似乎接受了,我还是越来越趋向于破釜沉舟,我越来越趋向于选择一死了之。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我也明白,这不是所谓的坚强勇敢,反而是懦弱的极致。我俨然只会逃避了,躲避开一切。活在我的四方天里。不敢去面对家人。慢慢地,我也变得不懂如何与家人沟通,我的身上,长满了尖锐的刺,我的逃避,伤害到了我的家人。我知道,我对不起她,我的母亲。我爱她。在我小时候一场大病时,她陪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在医院的寒冷夜晚。我忍受不了自己。
我的父亲,一个懦弱无能,又自以为是的渣男。我的母亲在他身上受尽了苦。在我封闭的这一段时间里,他用斧子砸了我的房门;他与我打了一架。我掐住他的脖子,然后又松手了,我没有外抵抗,单方面挨打。他抓着我的头狠狠地往墙上撞,拳头一遍遍落到我的身上。我真的受够了,就像我前面所说的,我越来越趋向于破釜沉舟。我希望他能把我打死。他被拦住了。恰巧我姐回家……
我的左手,一块骨头被打到两面脱位,住院,手术。醒来,我又看到了当年在病房的母亲。我不敢告诉她一切……
昨天,我拆下了手上的绷带,疤痕,赤裸裸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我也不知道我的心里是何滋味。那个男人,当年家暴我的母亲,如今……
刚刚,我的家人冲进我的房间,谩骂充斥我的耳道。我信任的人,质问我,你是不是有病,你是不是变态……恍惚间,我明白了,世界上能接受我的也许也只有我的母亲,或者她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自欺欺人。其他人,那些所谓所谓的亲人,伪装下,有的只是我的光环带给他们的谈资“我*家的孩子又考了级部第一,又拿了什么什么奖……”
才几天前,我从同学家回来,发现自己已经被锁在了门外,我大概知道,他们去了姥姥家,而我,大概是被抛弃了吧。他们中,竟也包括那爱我的,也我爱的母亲。极端的我带着极端的想法做着极端的事情,站到高处,想听一声母亲声音的我打出了一个电话。可一个硕字,她把我抓了回来。我漫无目的地乱走,不知不觉,离家十几里地了。
我从后门冲了出来,慌乱中,只拿了那个男人的手机。没错,这个账号是我爸爸的。我会把我想说的,想做的,说给我想告知的人,然后,离开这个世界。
我明白,也许活着是更好的选择,我可以有大好的前程,我可以有机会看到世界变好,变得开放,包容。可我等不到了。我真的受够了,你们是我最后的树洞,很抱歉,我把沉重甩给了你们,也很抱歉,我从头到尾都是懦弱的。我真的希望我能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可实际上,我一无所能。我知道,中国不可能有石墙暴动。这个民族太能忍了。唉,我真的,有些情绪,难以表达。
过了今夜,这个账号便无用了,我会把手机想办法还给那个男人。对不起,我因我的懦弱而致歉。诚言,我真的并不无辜,但我也确实无罪。如果说我曾有勇气面对千军万马,也确实,身后的人可以将我一刀毙命。
我决定用最极端的方式解决问题……

我爱你们,善良的,美丽的,有良知的人们,我相信你们能构造合理的世界,若有天堂,我必祈祷以祝福……

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就给你们,成为你们发声的一份微薄之力。@同志之声 @森林画册 @淡蓝耿乐 @北国佳人李春姬 @三色堇吴幼坚 

还有,在此祭奠我的微博账号@泞玉丑兮 。

以上,祝好,我先行一步。

 

友情提示:最后,小孩已经被警方联系上了。无恙。

 

 

【2】@医生妈妈欧茜:科学技术现在比古代更先进,未来会比现在更先进,大家都坚信。但到了医学上,传统医学(“古医”)信奉者,多数却认为古代比现在更先进,几部典籍就已囊括所有。现在的医学无非是古医的发扬光大罢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明显的认知冲突?这个问题颇困扰了我一段时间,直到引入“宗教信仰”这个概念,才让我在逻辑上有所理解。

传统医学的内核是神秘主义,这个内核与宗教信仰有类似之处。虽然前者有时也夹杂了一些朴素唯物主义的认知,但本质还是借助唯物主义来解释其神秘主义。

之前发微博讲过,在对生命的复杂而神奇的现象难以解释的时候,不论中外,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古人皆用“神秘主义”来解释生命现象和运行状态。

比如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提出“三种灵魂”理论。他认为世上有三种灵魂:植物的灵魂,动物的灵魂和人类的灵魂。植物的灵魂能使得植物生长;动物又多了一个动物灵魂,不但能生长繁殖,还能感知和运动;而人类不但有植物灵魂、动物灵魂,还有人类灵魂,使得人类能够理性思考。

中国古代同期也诞生了类似的神秘主义理论,叫阴阳五行理论,以此解释万事万物存在与运行的状态,并指导了一门治病救人的学科,叫“古医”。

令人遗憾的是,神秘主义理论经过两千多年来了“祛魅”,已经被现代科学排除于自然科学体系之外;而阴阳五行却仍然在指导具体的医学,并将之在现代医学中烘托出“遗世而独立”的状态,以寒湿毒邪经络穴位这些神秘主义的辞藻来解释生命现象。

“古医”表面上看是治病救人这一实践活动的经验总结,内核的阴阳五行五运六气却是神秘主义理论,而神秘主义恰好又是通向宗教、统治愚昧之利器。

自我封闭,循环论证,以古为尊,“古医”已然成为类宗教信仰。

这样一来,就能理解“科学技术现在比古代更先进,但医学却是古代比现在更先进”这一认知冲突现象了。因为信奉者心里有多部圣经和多个神仙,无论医学怎么进步,这些神仙早已踏遍了现代医学走过的路,只等后人挖掘、解释和发扬光大罢了。

 

【3】@王左中右

【现在的书名真让人掘地三尺五体投地】

作为一个十里八乡的起外号大王,我总觉得每个好的名字,都是有画面感的。

比如江疏影,一听就很好看;比如六神磊磊,一听就很百虫不侵浩然正气;又比如《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一听就很度日如年寝食难安不知心理面积几何。

而最近我发现,一些出版商起的书名,一个个的都太有画面感,太能让人五脏六腑七荤八素了。

比如有本书,书名叫《风弹琵琶,凋零了半城烟沙》。
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了帝王与歌妓的宿命纠缠,将军与少女的红尘往事,风波历尽,物是人非,一把残破的琵琶立在狼烟四起的城头。

然而打开第一页,一向心理素质过硬的我,直接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一口三十六年的陈酿老血差点吐在书上,作者一栏明晃晃写着两个大字:
鲁迅。

是的,这是一本假一赔十的鲁迅作品精选集。
就是不知道,在这风弹琵琶的半城烟沙里面,有没有残存着迅哥儿与闰土叉猹的前世不灭的记忆。

不光光是鲁·欧皓辰·迅,其他文学大师的精选集、短篇集,也统统被包装成了非主流痛经美文。
胡适的,是《此去经年,许我一纸繁华》;沈从文的,是《一指流沙,我们都握不住的那段年华》;郁达夫的,是《倾城春色,终只是繁华过往》;汪曾祺的,《一定要,爱点什么》……

看看汪曾祺书名的这个逗号,加的,多有,灵性,多,唯美,多,葬爱。

甚至国外的名著,也兴起了这阵非主流痛经文学风,满眼的都是繁华与沧桑。

比如,莎士比亚的叫《如果世界和爱情都很年轻》,纪伯伦的叫《我的心只悲伤七次》,而诺奖得主、俄国作家蒲宁出了一本书叫《我的青春是一场烟花散尽的漂泊》。

感觉这些大师一袭黑袍,一个个的都在抬头135度仰望天空,斜刘海遮不住右眼角的悲伤。

真是难以想象,这些出版社得看了多少条QQ个性签名,读了多少K青春痛经文学txt啊。

既然这股痛经文学风越刮越大,既然这些出版社的才华有如下水道一样滔滔不绝。
那么今天,不如就多改一点,让风来得更猛烈一些。

首先,文学界带头大哥,四大名著的名字都用了几百年了,早该重新起了,何况还有每年暑假无限循环的电视剧,看都看腻了。

你《西游记》往哪游,在哪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游泳健身了解一下呢,现在的年轻人能喜欢这个名吗?你就应该叫《用世间五百年,换你一次转角邂逅》。

《三国演义》多土多封建主义啊,一点不符合年轻人的口味,麻溜改成 《乱世浮沉,谁与我心向黄昏》。
《水浒传》这个名字太不着边际了,《且试天下,尽管明日又天涯》就好听多了。
还有这个《红楼梦》,红黄蓝不重要,主要是这么华丽的作品,不起个     《木石前盟,终不抵金玉良缘》的名字根本拿不出手。

其次,打小就学的那些个诗名,我双手双脚地建议,重新起个名字。

什么“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就叫《咏鹅》,你听听多像路边摊小吃,有这么取名的吗?你要叫《羽染云烟,吹皱一池清波》,这画面感一下就有了;

“停车坐爱”的,也不能叫《山行》,多平平无奇淡而无味,你得是《云端人家,为你衔来二月的花》;

《早发白帝城》听起来像长途汽车站一样,“白帝城发车了,白帝城的有没有了喂,还差一位上车就走了”,太聒噪了,诗里写着“千里江陵一日还”,这一听就是个《错落了流年,只为见你一面》的故事。

《春晓》,春晓不晓得,不重要,但取名就应该像写诗一样,你写的明明是“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为什么不叫《繁花落尽,与卿风雨卧听》?

接下来,改教科书也是当务之急。
名字一定要伤痛,痛了,记忆点才强,孩子们才能记得住。

按你们说的,语文得叫《才倾天下,不负韶华不负卿》;数学就叫《公式算尽,你的答案歌与谁听》;英语说的听不懂,所以就叫《夏虫语冰,谁共我且听风吟》。

政治说的是《马克思不相信眼泪》;历史在讲《我向你的岁月走去,把你的过往一一经历》;地理很好起名,实打实地《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另外还有一些教辅用书,什么《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一上来就三年五载,暗示考砸了要复读。

学生看到这名字都害怕,更别提感兴趣了。所以你要用痛经文学风,你取个《厉兵三年,征战五载,只为许你一生富埒陶白 》,这声势,孩子们看了学得都带劲。

还有《新华字典》,这名字太大路货了吧,你怎么着也得弄个《我认识11200个字,却读不懂你的心》的芳名啊。

最后,不光光是重新起名,你们这些出版商要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为了将这种痛经文学代代相传,深深地烙进下一代的脑海里,各大名著各种教科书都是要重新写一遍的。

比如朱自清写的《背影》:
“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往回走了。”

不如早点换成:
“残阳暮色,指尖染殇,他整了整一袭华裳,拂袖掠光,走向远方。我凝眸遥望,他摇摇欲坠的一纸剪影,在我心头绽放,风吹过,乱了他的发梢,也沾染了我的半尺忧伤。这眼中落寞的雨量,手心的橘黄,斑驳了过往,轻拂去,怕触了他的惊慌,也怕惹了世人的眉眼微凉。”

是不是体现了作者乱了一世时光的悲伤逆流成河的心情,有没有表达了作者对父亲“万里江山的繁华,不敌一斤橘子”的怀念?

就像一句老话说的,你吃多少的肉,就长多少肉,你看什么样的文,你就是什么样的人。
如此这般,被这样痛经文学层层浸泡,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下一代一定能左手伤城,右手彼岸,望断北上广如许繁华。

比如说,以前的孩子会说,“妈妈我饿了”;而以后的孩子,面带忧郁,眼角挤出一点悲伤,抬头仰望着你,“不求繁华共醉,只要填补半腹的荒凉”。

以前的孩子,可以背出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而以后的孩子,更喜欢“功成名达、富贵荣华,终不及我心中独守的刹那芳华”。

一句简单的“妈妈现在几点了”,以后就会是“泪了、也累了,何逝、又何时”;一句简单的“老师再见”,以后就是“就算终有一别也别辜负了相遇”。

你要问他为什么笑,他会回你:笑是一种表情,与快乐无关。
你要是问他为什么哭,他会说:葬了相思,怪我明眸藏不住心事。

这都什么玩意啊,你听听这话,想不想给他一顿落寞终殇拳?想不想给他一通红尘清冷烟雨微醺乱脚踢?

所以说,不怕流氓会打架,就怕文盲有文化。
审美没跟上,就算学了再多的文化,还是会发育不良。没审美的文盲,即使有了文化,该瞎还是得瞎。

能起这种书名,推崇这种痛经文学的,不是文盲,就是美瞎。

老实说,我这一生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对于这种糟蹋名著的痛经文学,我希望能够早死早超生。

真的,别来瞎了我们的眼睛。

 

 

【4】达芬奇的一生都做了什么?

 

【5】@知书少年果麦麦

看了关于鲁迅的宠孩子日常之后,感觉人设全线崩溃……

鲁迅老来得子,49岁的时候有了周海婴。
起名字的时候,他想到自己在上海住了10年,很有感情。所以 “海婴”的意思就是上海的孩子。

他又讲,“如果孩子长大,他不喜欢这个名字,可以改。”真是好爸爸~

他还经常赠送周海婴的照片给别人。(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否喜欢

在给友人的书信里,他也常常和朋友分享育儿状况:

“海婴很好,脸已晒黑,身体也较去年强健,而且近来似乎较为听话,不甚无理取闹。

但因年龄渐大之故,唯每晚必须听故事,讲狗熊如何生活,萝卜如何长大,等等。
颇为废去不少功夫耳。”

“海婴这家伙非常调皮,两三日前竟发表了颇为反动的宣言说‘这种爸爸,什么爸爸’!真难办。现在的孩子更捣乱了。”

“他去年还问:‘爸爸可以吃么?’我的答复是:‘吃也可以吃,不过还是不吃罢。’

今年就不再问,大约决定不吃了。”


从来不肯说别人好话的他,孩子不吃饭他也只能乖乖哄着:

“这时我也往往只好对他说几句好话,以息事宁人。我对别人就从来没有这样屈服过。
如果我对父母能够这样,那就是一个孝子,可上‘二十五孝’的了!”

对儿子不肯学习他的时尚生气:

”海婴大了,知道爱美了。 他什么事情都想模仿我,用我来做比,只有衣服不肯学我的随便,爱漂亮,要穿洋服了。 ”

只要有朋友来,鲁迅就一定要把孩子抱出来给人看。

有时候海婴睡着了,鲁迅也还是要把孩子抱出来看,海婴被吵醒哇哇大哭,鲁迅又要哄睡……

为了哄儿子睡觉,他甚至还编了首关于各种“象”的小歌谣……
但我感觉更像绕口令,大概绕着绕着就睡着了吧。

歌谣是这样的:

小红,小象,小红象。
小象,小红,小象红。
小象,小红,小红象。
小红,小象,小红红。

(“小红象”是周海婴的小名。)

没错,这就是大文豪鲁迅的手笔。

有时候孩子实在太吵了,吵得他写不了文字,他还会生气地写:

真希望他快点长大,和爱人一起跑掉……

哈哈哈哈哈

 

 

【6】@东土大唐三俗和尚:把时代比喻成河流真的太贴切了,温和的时候你能顺利无虞过完一生,但水流忽然急起来,你站在其中就感受到什么叫无力感了。


不久前我还说过北魏时期一件事,一些贵族将领说:南人要打过来啦,我们把黄河北岸的游民先杀掉吧,免得他们给南人做向导。

这件事尽管被劝阻下来了,但很好地体现了这种无力感。这些游民浑然不知,因为几个人几句话,就有一把巨大的铡刀曾在他们头上贴顶划过。

你我终究不是能搅动水流的人,无论水流平和或湍急,关注自身平淡的有限日子,比关注宏大情绪和话语要更有意义

 

【7】@清江水暖猫先知:教师招聘考试的面试基本都是无生试讲,就是下边没有学生,老师得要面对考官,自己讲完一节课。

一位没有参加过教招的新老师刚刚问我们:“没有学生那怎么讲啊,自己在上边干讲?”
我:“不是啦,就装作底下有学生啊,对着空气伸手露出笑容这样:‘(突然声音拔高三度,情感饱满笑容和煦,眼神聚焦到某处,示意)戴眼镜的那位女生,你的手举得最高,就你答吧。(停顿,装作在听)哦,你说课文的第一部分是第一自然段,第二部分是第二到第六段,第三部分是最后一段,能说说你的分段理由吗?(停顿,装作在听,点头示意)好的,请坐。(抬头面对空旷的教室)她说呀,第一部分是介绍事情的背景,第二部分是事情的发展经过,第三部分则是总结。说得有道理吗?(停顿,随后热情饱满,仿佛从空气中听到了热烈的回答)哦,很多同学都赞同她的分段方法,但老师也听见了不同的意见,有没有同学愿意来说说看?(眼神聚焦到另一处,露出赞赏的笑容)好,靠窗的那位男生,你来试试!’(恢复正常莫得感情语调)……反正就,挺傻的吧,按我们自己的说法是‘戏精模式’。”
体育老师:“你们不算戏精好吗,好歹还有点资料和课文念念,再说肢体动作也就几个手势,你是没见过体育老师面试。”
我:“?我是没见过,那体育老师面试啥样呢。”
体育老师:“(站起身子,突然声音拔高三度,右手握拳眼神坚定)集合!(停顿)立正!(停顿)稍息!(停顿)报数!(长一点的停顿,眼神从前边划到面前,点头)好的,归队!首先我们来进行一下热身运动,向右——转!(跟着转)跑步——走!(开始原地跑步)列队跑!(原地认真跑步)交叉跑!(原地八字形跑步)好,立定!今天我们来学习babalabalabalabala……这位同学做得不错!给你赞!(紧走两步,对左边空气竖起大拇指)这位同学做得也很好!击掌!(紧走两步,和右边空气热情拍手)这位同学你手要抬起来!伸直!(从下向上扶住空气)……(恢复正常语调)你想象一下十来个评委看你原地八字跑是什么心情,他们还时不时互相讨论,心理稍微脆弱一点考完出去就自杀了。”

倒也是哈。

 

 

【8】@Liudwig :友邻对这事都异常愤慨,其中不乏有极度震惊的,但我估摸他们要么离开中学太久,要么久居海外,已经快忘了鲵国的这种特色文化从义务教育阶段就开始了。处在这种大环境下,就算你不是有心如此,也难保没有某种老师会拐弯抹角套你的话不知不觉让你变成其中一环。我见过最可笑的举报者甚至还难为情地哭了,当然她并不是觉得自己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而感到羞愧,纯粹是觉得感于自己是一个如此善良的人。

 

【9】@张洲:养老问题,将来大概率会以老养老。低端养老场所会召唤还有行动力,身体健康的半老之人(大家可以观察一下现在的清洁工多半就是这类,他们一般来自农村或者下岗无业,但仍有严重家庭负担那类,没什么文化但有膀子力气),入住养老院之后,差不多就是监狱式管理了,听话就给你好脸,不听话可能会有惩戒措施。那些强壮的中年人会摇身一变成为养老院自己辖区内说一不二的霸主,至于什么轻柔、温暖、和蔼,那基本都会是梦中之美,不存在的。怎么,你不同意?不同意你可以接走嘛,又不是强制性的送老。高端或极高端的肯定也会有,那可能真是如沐春风的环境,但那种环境一定会是金山银山堆砌出来的,这需要儿女或老人本身的经济支持。

 

【10】#权游# 里地名和台词的翻译,感慨汉语真是太妙了。 


Winter is Coming——凛冬将至 
King's Landing——君临城 
The Wall——绝境长城 
Storm's End——风息堡  
River Run——奔流城 
The Twins——孪河城 
Highgarden——高庭 
Eastwatch——东海望 
Sunspear——阳戟城 
Night's Watch——守夜人 
Sword of the Morning——拂晓神剑 
No One——无面人 

还有各个家族的族语翻译得也好: 
龙家 Fire and Blood——血火同源 
狮家 Hear me Roar——听我怒吼 
高庭 Growing Strong——生生不息 
席恩家 We do not Sow——强取胜于苦耕 
North never Forget——北境永不遗忘 
As High as Honor——高如荣耀 

 

 

【11】@VicodinXYZ :我一直认为个人成长与人生选择过程中有三个悖论:


16-18 岁在对学科与知识一无所知的时候就被要求选择自己的专业;

22-25 岁在对商业世界运行规则毫无概念的时候就被要求选择工作方向;

25-28 岁在对自己和人际关系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就被要求确定长期伴侣;

这样想来,其实人生出问题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史秀雄Steve:可以再加两条:在28-30岁对自己认识和成长规律尚不清晰的时候要开始为另一个新生命负责,以及在33-35岁在对与自我身体关系和情欲还难以启齿的时候决定要不要发展婚外恋关系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