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年轻人,等着你的,是一个无论如何努力也得不到回报的社会

xilei 发布于 2019-4-14 9:31:00

—上野千鹤子教授在2019东京大学学部入学式上的致辞

译者:王瀚浩

(原文来自东京大学官网)

图:上野千鹤子教授致辞。林纱记摄影,转自朝日新闻网https://www.asahi.com/articles/ASM4D3JLQM4DUTIL00L.html

平成31年度东京大学学部入学式 祝辞

 

恭喜你们,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来到这个地方。

 

 女学生所处的现实

毫无疑问,大学入学考试是公正的。不然,想必会令群情激愤。但,真的如此吗?去年,东京医科大学被发现了入学考试中存在舞弊问题,其对女学生及复读生的歧视被曝光。文科省在全国81所医科大学、医学部进行了整体调查,得出女学生入学难,即相较于女学生的考试合格率,男学生的比率平均高出1.2倍这一结果。被爆出问题的东医大有1.29,最高的顺天堂大有1.67,处于较高位置的有昭和大、日本大、庆应大等私立大学。低于1.0的,也就是女学生更容易通过的大学有鸟取大、岛根大、德岛大、弘前大等地方国立大学的医学部。顺便一言,东京大学理科3类的结果是1.03,虽然低于平均结果,但高于1.0,该如何解读这一数字?统计十分重要,因为以此为依据的考察是成立的。

女学生比男学生更难入学,是因为男性考生的成绩更好吗?公布全国医学部调查结果的文科省负责人解释说,“在男性优势学部、学科中没有特别发现,不论在理工科或文科,很多时候都是女性占优。”如此说来,除医学部之外的其他学科,女性的入学难度应该处于1之下,对于医学部超过1一事,需要给出一定的说明。

但事实上,各类数据都证明女性考生的偏差值[1]要高于男性考生。首先,第一,女学生为了避免落榜,倾向于选择更容易的备考学校。第二,东京大学入学者中女性的比例长期都没有突破“两成壁垒”。今年18.1%的数值更是低于去年。因为从统计上来看,偏差值的正规分布中男女差别并不存在,所以便可以得出只有比男学生更为优秀的女学生参加了东大的入学考试。第三,4年制大学入学率也有性别的差别。根据2016年度学校基本调查,4年制大学入学率男性占55.6%,女性占48.2%,有7%的差距。这一差距不是成绩的差别,而是父母“儿子要上大学,女儿去短大”就可以了的性别歧视的结果。

最近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马拉拉·优素福·扎伊(Malālah Yūsafzay)在访问日本时疾呼“女性教育”的必要性。这对于巴基斯坦而言很重要,与日本就无关吗?“反正是女孩子呀”、“毕竟是女孩子嘛”,这样泼冷水拖后腿,便被称为aspiration的cooling down,即意志的冷却效果。当马拉拉的父亲被问道“为什么要教育女儿呢”时,回答说“为了不折断女儿的翅膀”。如此,太多数的女儿们,被折断了儿时谁都曾拥有的双翼。

那么,等待着各位,拼命考进东大的男女学生们的,又是怎样的环境呢?与其他大学的联谊会上,东大的男学生极具人气。但从东大的女学生那里却听到过这样的话。当被问到“你,是哪个大学的”时,回道“那个……东京,的大学”。若要问是为什么的话,听说如果说是“东大”,便会把别人吓退。为什么男学生可以夸耀自己是东大生,而女学生却对说出这样的答案如此犹豫呢?如果要给一个答案,便是男性的价值与成绩的好坏是一致的,而女性的价值与成绩的好坏却并不重合。女孩子从小便一直被以“可爱”相期,但“可爱”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价值呢?在被爱,被选择,被保护的价值中,包含了绝不威胁到对方的保证。也因此,女性会隐藏自己的好成绩与东大生的身份。

曾发生过东大工学部与大学院的5名男学生对私立大学的女学生进行集团性凌辱的事件。加害者中,3人退学,2人停学处分。以此事件为原型,作家姬野カオルコ写下了《因为她蠢》(『彼女は頭が悪いから』)这部小说,去年以此为主题在学校内召开了研讨会。听说“因为她蠢”,是实际在取证调查过程中,由作为加害者的男学生说出口的言语。读完这部作品,可以知道东大的男学生是如何被世人看待的。

听说在东大,至今还有东大的女学生实际上不能加入的,只让其他大学的女学生参加的男性社团。我半个世纪前当学生时也存在同样的社团。我很吃惊地发现其竟延续到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今年三月,以东京大学男女共同参画负责理事、副校长的名义,以排除女性学生违反“东大宪章”所倡导的平等理念为由,对其发出了警告。

接下来你们即将生活的校园,是一个原则上平等的社会。在偏差值竞争中没有男女差别。但,在进入大学时已经开始了隐性的性别歧视。进入社会后,更为明目张胆的性别歧视将横行无忌。很遗憾,东京大学亦是其中一例。

学部中约20%的女学生比例,在大学院修士课程中达到25%,博士课程则为30.7%。然而,到了教职层面,助教中的女性比例则只有18.2,副教授11.6,教授职位中更是低至7.8%。这是一个比国会议员中的女性比例更低的数字。女性学部长、研究科长只占15分之1,历任校长中更是从未有过女性。

            

 作为女性学的创始人

研究以此为名的学问,始于40年前。女性学这一学问,之后又被称为性别(gender)研究。我在做学生的时候,女性学这一学问尚未诞生。因为没有,所以我做了。女性学产生于大学之外,其后进入大学。25年前,我赴任东京大学时,是文学部的第3名女性教员。此后便一直在讲坛上教授女性学。回望女性学刚开始的时候,世间满是未解之谜。为什么男主外女主内?家庭主妇是什么?要做什么?在没有卫生巾和卫生棉的时代,女性月经时用什么?日本历史上有同性恋吗?……因为这些不曾有人调查,所以没有先行研究。也因此不管做什么,都是这个领域的开拓者,第一人。在今天的东京大学,不论是关于主妇的研究,还是少女漫画或性研究都可以取得学位。这正是因为我们致力于新的领域不断奋斗。而刺激我的,便是永不满足的好奇心与对社会不公的愤怒。

学问中也有冒险。对于持续衰退的学问而言,存在不断勃兴的新学问。女性学便是一次冒险。不仅是女性学,还有环境学、信息学、残障学等各种各样崭新的领域。这正是变动时代下的产物。

   

开拓变化与多样性的大学

预先说明,东京大学是一所开拓变化与多样性的大学。录取我这样的人便是明证。在东大,有国立大学第一位在日韩国人教授,姜尚中先生,也有国立大学第一位高中毕业的教授,安藤忠雄先生。此外,还有盲聋哑三重残疾人福岛智教授。

你们是被选拔至此的。据说每一位东大生一年的国家财政负担是500万日元。在今后的4年间等待你们的是绝佳的教育学习环境。我以自己在此的从教经验进行保证。

你们可能认为自己是努力之后获得了回报,方才能来到这里。但,正如开头所言的入学舞弊事件,即便努力了也得不到公正回报的社会正在等着你们。所以,请不要忘记,你们认为的努力之后的回报,实则并不是你们努力的结果,而是托了大环境的福罢了。你们今天认为“只要努力便能有回报”,这一想法正是因为至今为止你们周围的环境对你们的鼓励及扶持,并对最后的成功给予褒奖。在这世上,有即便努力也得不到回报的人,也有即便想努力也无法努力的人,更有因为过于努力而令身心具损的人……更有在努力之前,便因为“你这样的人行吗”、“我这样的人不行吧”等挫伤干劲的人。

请不要将你们的努力用于一己输赢。请不要将受惠于彼的环境与能力,用于贬低不曾受惠的人们,而是帮助那样的人。请不要逞强,而是承认自己的弱点,互相扶持着生活下去。诞生女性学的摇篮是女权主义(feminism)这一女性运动,女权主义绝不是让女性像男性般行为举止,或是让弱者成为强者的思想。女权主义,是让弱者在原来的状态下被尊重的思想。


在东京大学学习的价值

等待你们的,是与至今为止所有理论都不相符,不可预测的未知世界。一直以来,你们都在寻求有着正确答案的知识。从今以后,等待你们的,是一个没有正确答案的世界。如果说为什么学校内的多样性是必须的,那就是新的价值是在体系与体系之间,异文化的相互摩擦中产生的。没有必要止步在大学内部,东大也有支持海外留学与国际交流、解决国内地域课题等相关活动的部门。请追寻着未知的领域,飞向不同的世界。没有必要害怕不同的文化,人生在世,天涯可存。对你们而言,东大的标签即便是在陌生的世界,任何环境,任何世界,即便成为难民,也能为你的生存提供必要的知识。我相信在大学学习的价值,不在获得已知的知识,而是获得为了产生至今从未有人知晓的知识的能力。知识的知识,称为元知识。将元知识提供给学生,这便是大学的使命。东京大学,欢迎你们!

 

平成31年4月12日

NPO法人 Women’s action network 理事长

上野 千鹤子

 

[1] 偏差值=50+10×(个人成绩-平均值)/标准差,是日本大学录取考生时的重要标准。

作者上野千鹤子(1948—),东京大学名誉教授,立命馆大学特聘教授,日本著名女权主义者、社会学家。著有《近代家族的成立与终结》(1994,获三得利学艺赏)、《民族主义与性别》(1998)、《厌女》(2010)等。平日言辞犀利,积极参与公共事务,批评美军普天间基地、在“慰安妇"问题上批评日本政府。

译者王瀚浩系孙江教授的高足,现在东京大学留学。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