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如何看待马云 4 月 11 日在内外直播中将 996 称为「修来的福报」?

xilei 发布于 2019-4-13 16:22:00

整个世界的工人抗争了200年,就为了我们今天能工作八小时

有一堂历史课,也许是我们今天讨论996时必须要补一下的。这堂历史课发端于欧亚大陆的另一端,绵延200多年,却在中国鲜为人知,以至于当我们谈论“每天工作八小时”时,下意识地以为这仅仅是一种惯例(norm),却并不知道它的本质是一场规定工作日长度的轰轰烈烈的社会运动(movement),全称为“每天八小时运动”或“一周40小时运动”。

时间回到英国工业革命时期,那时大型工厂的工业生产改变了每一个英国人的工作生活。 使用童工的现象很普遍。1799年9月30日,一位名叫罗伯特欧文的28岁年轻人幸福地迎娶了他的妻子,卡洛琳戴尔。那时他们还不知道这场婚姻的意义——它拉开了一场拯救千万工人和儿童于水火的社会运动的大幕。罗伯特欧文相貌气质出众,而他的妻子更是来历不凡,是当时格拉斯哥著名慈善家大卫戴尔的女儿。慈善家是资本家最好看的外衣,大卫戴尔也不能免俗,他实际上是一个大老板,在New Lanark拥有一家大型棉花纺织厂。

婚前两个月,罗伯特正式从他的老丈人手里买下了这家纺织厂,并于1800年1月成为纺织厂的经理。那时的他还是热血青年,想亲自试试能否用比商业原则更高的原则来管理厂子。这可是不是一件小事,因为这家纺织厂并非是一家只有小猫两三只的手工作坊,它依托克莱德河瀑布提供的水力,是当时英国最大的棉花纺织厂之一,光是相关工作人员就有2000人。这2000人里,竟然有500人是五、六岁时从爱丁堡和格拉斯哥的救济院和福利机构带来纺织厂的童工,可见当时使用童工的情况有多么严重——孩子话可能都不怎么会说时就需要在工厂工作了。幸好罗伯特和他老丈人戴尔都重视慈善,一直在努力改善工厂工人的生活。然而他们的努力对于当时工人极端恶劣的处境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工人处于人口的最底层,偷窃、酗酒和其他恶习司空见惯,一大家子都住在一个房间里,吃喝拉撒都在一起,卫生条件惨不忍睹,儿童教育更是镜花水月。

更惨的是,这些工人不仅活得没有尊严,更被无良的资本家当做傻子来忽悠。一个经典例子是1831年到1887年一系列法案的颁布,这一法案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呢?竟然是要求雇主给工人付钱!是的,就是要求雇主给工人付钱!难道当时雇主都不付工人钱吗?还真是。当时的资本家发明了自己的代币,叫做Truck Wage,模样见下图。当他们要给工人发工资时,经常不发钱只发这种代币,而这种代币只能在资本家自己设立的代币店里买东西,在外面根本没有任何流通和货币价值,而资本家更是在自家的代币店里供应假冒伪劣商品,并收取最高价格。而罗伯特则在自己的纺织厂里反过来运用这套系统,仅仅以略高于批发成本的价格提供商品,他还把大批采购货物节省下来的钱转给了他的工人,并严格监督酒类的销售。 这些原则成为了英国合作社商店的基础,这些合作社商店以一种不同的形式延续至今。

时光荏苒,罗伯特在经理的位置上坐了10年了,虽然期间为纺织厂的工人干了很多实事,但他还是不满足,总觉得能做得更多。1810年的某天,他石破天惊地提出在自己的纺织厂工人每天工作10小时的举措。为什么说这个举措石破天惊呢?因为当时工人和童工普遍每天的工作时间从10小时到16小时不等,每周的工作时间通常是6天。罗伯特提出每天只工作10个小时,相当于让工人生生少干6个小时,近40%的工作量。今天的我们很难体会到当时这一举措是多么的超前——在罗伯特提出10小时工作制的38年后,法国工人才通过二月革命赢得了每天工作12小时的“权利”。

罗伯特这一“损己利人”的举措将自己置于当时所有资本家的对立面,然而他并不介意外人如何说如何想,身体力行将这一举措落实到自己的工厂内,赢得了工人的信任和巨大的商业成功。而对那些将剥削辩解为商业竞争必须手段的资本家来说,这样的成功是会心一击,因为它证明了哪怕不采取剥削的方式也能在商业上获得极大的利润,这就彻底颠覆了剥削所有的合理性。当时大批习惯了剥削工人的资本家都想抽出刀子把这个满口胡言乱语的疯子干掉,硬刀子不行就来软刀子。1813年,欧文迫于压力以80万美元的价格将自己的股份卖给了新投资者,其中包括著名哲学家杰里米 · 边沁(Jeremy Bentham)和著名贵格会教徒威廉 · 艾伦(William Allen),这些新投资者满足于接受5000磅的资本回报,因此不会过分压榨工人。罗伯特没有了工厂,却反而摆脱了他一直厌恶的资本家身份,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改善工人权利、童工法和儿童免费教育的倡导者。鲜为人知的是,他也是幼儿园制度的创立者之一,因为他认为人的性格正确形成背后的秘密是将他们置于适当的身体、道德和社会环境影响之下——从他们最早的岁月开始。

1817年,罗伯特接受了社会主义,同年他顶着巨大的压力再次发布了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十小时太长了,我看要不每天工作八小时吧。他甚至给自己的目标起了一个在当时人看来如发疯一般的口号:八小时劳动,八小时娱乐,八小时休息。在罗伯特看来,这样分配的时间才能最大程度保障每一个人的权利。百多年后今天,早已将这一口号视为日常惯例的我们不该忘记,八小时工作制最初正是由这样一个超越时代的“疯子”向整个不合理的世界发出的厉声控诉,向所有受剥削的工人展示的美好蓝图。

然而需要注意,罗伯特的确是八小时工作制的提出者,但真正将这一制度落实到所有人依靠的却是广大工人群众和工会的持续斗争。从1838年到1848年的整整十年间,英国掀起一场要求社会政治改革的群众运动,史称“宪章运动”,而工作时间正是这一运动中的抗议话题之一。这一抗争是如此艰苦卓绝,以至于直到罗伯特提出八小时工作制三十年后的1847年,英国的妇女和儿童才被“准许”每天工作10个小时。

1866年,国际工人协会在日内瓦的代表大会上提出了每天工作八小时的要求,宣布"对工作日的法定限制只是一个初步条件,没有这一条件,所有进一步改善和解放工人阶级的努力都必须以失败告终",并且"代表大会提议将工作日的法定限制定为八小时"。卡尔•马克思(Karl Marx)认为,八小时工作制对工人的健康至关重要,他在《资本论》(1867年)中写道:"资本主义生产延长了工作日,因此,不仅剥夺了人类正常的道德和物质发展和活动条件,从而导致人类劳动力的恶化,而且还导致这种劳动力本身的过早衰竭和死亡。"

1919年国际劳工组织通过一项《工作时数(工业)公约》,决定适用每天8小时工作制或每周48小时工作制的原则,截至2013年共有包括巴基斯坦在内的52个国家批准了该公约,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只有法国批准了该公约。

我们的视线再次回到罗伯特,不再年轻的他依然热血,甚至可以说热血上头,成为一名著名的空想社会主义者,远渡大洋来到美国去推动他不成功的乌托邦社会主义社区实验,很遗憾的是这一模式后来被一些邪教复制来操纵教徒,比如著名的人民圣殿教。晚年他回到了英国,变得越来越激进和不受欢迎。1858年11月17日,罗伯特在纽敦走完了他传奇的一生,并于11月21日被埋葬在那里。除了从儿子们在1844年建立的信托基金中提取的年收入外,他去世时身无分文,然而他帮助过的人们没有忘记他,直到19世纪90年代,仍然有成群的当地人聚集他的墓前纪念他。

罗伯特提出八小时工作制197年后的2014年,首都医科大学心血管疾病研究所所长杨新春教授称“据估算,目前中国每年大约有60万人发生猝死。”杨教授表示有医学上没有过劳死概念,因此中国过劳死的人数无法统计更无法比较。

罗伯特提出八小时工作制202年后的2019年,中国互联网巨头们开始肆无忌惮地讨论起996工作制。

 

来源:知乎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