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45】你的天空晴朗吗?

xilei 发布于 2019-1-11 10:53:00

广告

 

 

【1】@tinyfool:中国人有独特的安全观。

比如,地铁发生过恐袭的伦敦至今没有安检,全球大多数的火车站、地铁站都没有安检,而我们有着非常丰富的安检。

比如,我们都觉得国外的安全问题更多,但是国外父母还是敢让孩子自己上学的,我们的大城市里面基本上都是父母或者爷爷奶奶接的。一到放学的时候,到处都堵起来。可是,这么重视安全,并没有促成校车的普及。

再比如,我们觉得国内更安全,但是我们现在深夜打车的话,滴滴就会自动发路线图给你的安全联络人。

再比如,全世界都不会检查本国的流动人口,驱赶本国的流动人口来保证城市安全。我们喜欢这么干。连一些移民大国,出了很多事情,恐怖袭击,防移民方面的政策都没有我们的防本国人民的政策复杂。

全世界大多数国家没有户籍都没乱,我们没有了就会乱。

美国的枪击案件我们大肆报道,我们的学校儿童被砸案,媒体为了安全不报道。

等等,等等,独特的东方文化。

 

 

【2】@施力勤:不少大陆人说,日本不行了,香港不行了,台湾不行了。那是这些大陆人走的地方还不够多,看的世界太不够广。


日本很好,否则不会成为中国人海外旅游最受欢迎的国家;香港依然不错,一个高效廉洁守法民主的现代都市样本。

台湾更好。宝岛台湾,不是白说的。

今天中午在北京朝阳们和一位部委的朋友吃饭。他刚从台湾回来,送别了罹患癌症多年的舅舅。

当年,他舅舅在美国得了癌症,可是美国医生始终治不好,总是化疗,结果适得其反,加速了癌症进展。
      
怎么办?
      
2016年3月,舅舅说,去台湾。这位部委朋友从大陆过去,陪床。
      
首先他们去了荣民总医院,台湾最好的医院之一。看完病,医生立刻收治舅舅住院。并没有要钱。住进去,医生是和蔼的,护士是体贴的,那种护理和客气,远远超过了北京人的想象力。
      
北京人是见过世面的,可就是没见识过台湾医生和护士的和蔼和客气。这位部委朋友感慨得一道一道的。
      
台湾,人与人的温度,永远在体温之上。
      
两周后,直到要出院,人家才来结账。(如果病人跑了呢?或者死活不付账呢?)
      
住院期间,病人家属问,要不给舅舅打点营养药吧,静脉滴注什么的。这个要求,通过护士转达给医生,医生客气的说:这样不好,病人本来肾脏就快衰竭了,不要打营养药,他受不了。
      
如果在大陆的某些医院,那就不好说了。病人要营养药?那就给吧。要多少给多少,多多益善,病人需要,花钱就行。干嘛要拒绝富有的病人的要求呢?
      
荣民医院也看不好,舅舅转到另一家专业癌症治疗中心。
      
刚进去,一位美丽的女士出现,问是否需要临终关怀服务。“病人衰弱如此,还是需要有人聊聊天的,可以吗?”
      
北京家属们当场怒了,这时候了,你还想赚钱!
      
这位女士微微一笑:我们的服务,不用钱。我们真的只是想关怀病人,陪他走完人生最后旅程,只是我们医院的标准服务,是慈善服务。

是啊,我们大陆人太防着彼此了。从1919年五四运动开始,到三反五反,到文革,到改革开放后的各种诈骗,中国大陆,已经没有人与人的基本信任。
      
终于,这位舅舅故去了。家属大批从大陆赶去台湾吊唁。医院问,你们要什么服务,是佛教人士吗,是道教人士吗,我们都可以配合。用什么法器,做什么道场,可以。
      
家属结账了,有点不解,问医生,药品和住院似乎不贵啊,好几周,才2万元多元?
      
儿科主任(和这位癌症病人是故旧)说,我们确实不会收昂贵的药品和诊疗服务,我们有停车场,有收费;有楼下的大食堂,可以收费,还有其他物业收入。医院,本身没什么利润。
      
不可理解。

更不可理解的,是买地瓜。

一位家属去医院门口买烤地瓜。很便宜。前面有位女士也在买,是台湾当地人。这位女士对买地瓜的人说:“先生,你的地瓜很好吃,我先生很喜欢。他说,什么也吃不下,就是能吃几口地瓜了。也许他活不了太久,他让我把一些吃的,转送给你,反正他也吃不了。”
      
这位家属看到,卖地瓜的人,和这位女士,两人眼中都在流泪。家属心中一惊:这不会是两个人设局要欺骗我什么吧?
      
大陆人本能都会这么想。

不是。两人客气了一番,女士走了,卖地瓜的人留下礼物,擦拭眼泪,继续带着微笑问这位家属:您要几个地瓜?

大陆的这位家属,呆了。

你以为台湾完了?你懂什么。你走的地方还不够多,看的世界太不够广。

你以为人均10万美金的GDP就是赢家吗?

你以为100万元/米的房地产就是赢家吗?

 

 

【3】@刘大可先生:昨天在放松的时候,经过尼克·莱恩的引述,知道这本牛津大学出版的经典自由基教材《自由基与生物学和医学》中愤懑地阐述到:我们已经很清楚,抗氧化剂根本不是老化与疾病的灵丹妙药,只有非主流医学还会用这些说法招摇撞骗。

或者更明白地说:那些标榜抗氧化、消除自由基的保健品和化妆品都是智商税,因为目前的研究并不认为氧化与衰老有任何关系。

*在实验中,如果真的给体细胞补充很多维生素C和E,以此大幅减少细胞中的自由基,就会明显抑制那个细胞的呼吸功能,那个细胞才是真的要死了——因为我们现在发现,自由基极有可能是细胞呼吸的关键反馈:当细胞内ATP产量偏低,自由基产量就会增加,刺激线粒体增殖,加速ATP生成,恢复细胞功能,所以衰老的细胞内自由基增多,那是在挽救细胞,如今贸然将它掐断,就如同把烟雾报警器当成火灾隐患拆掉了,是要出大问题的。

但也不必担心维生素C和E真的会以这种方式损伤人体,因为人体是一个极其精密的稳态环境,体内的氧化剂和抗氧化剂始终处于动态的平衡中,你吃下去的多余的抗氧化保健品,绝大多数都会变成华丽的尿液和粪便排出体外,进入组织的一小部分也并不会在细胞内产生额外的抗氧化作用。

所以说,“抗氧化防衰老”和“酸碱体质”论一样,是商家片面夸大基础科研的局部结论营造的公开诈骗,只因为政府不将这类行为列为非法,这种不义之财才成了暴利。

*这条博并不是说维生素C和维生素E对身体不好,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说它们的好处与额外的抗氧化功能无关。

或许有空的时候,可以把这件事写成长文章。

 

【4】@夏阿 :中国的艺考就是一块病态大集合。幺蛾子不断。

 

看着啊,如果你真喜欢画画(乐器舞蹈不谈,那都必须童子功)参加完美术高考就一定要扔掉,彻底绝对地扔掉你在美术高考班学的那些狗屁玩意儿。中国式的高考素描是最烂的病态绘画标准。还有一句话,指望学几个月考大学基本废材,真运气考上,拼命看,拼命练,四年补上童子功。
人家一堆美院附中的孩子起跑点就比你高一大截。

艺高扩招就是个产业,用来挣大部分人钱的。
你自己不从心里热爱,根本做不成,趁早转行,别浪费时间。 
不要拿绘画做救命稻草,稻草救不了任何人。

别人看准了你要这跟稻草,随意在这跟稻草上做文章。

 

 

【5】@张宏杰 :【外国侵略军从哪搞到吃的?】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北上时,2.5万人的部队,每天粮食、蔬菜的消耗量巨大,他们是如何解决的呢?

首先,在英法联军的部队中有专门的军需部门,负责采购。英国随军翻译斯温霍在其《1860年华北战役纪要》一书中有提到这个细节。1860年7月,英法联军先头部队抵达辽宁渤海湾一带,并将此作为物资补给基地。
军需官购买物资,不是去外面四处出击,而是引导村民集中到骑兵营附近,形成一个交易集市。联军出手确实大方,买东西的价格远高于市场价。
周边村民闻风而动,一头绵羊12先令6便士、一头山羊5先令。当然,还有各种新鲜的蔬菜、水果。集市每天都存在,而且参与的村民的越来越多。在天津时,联军还经常到附近乡镇去赶大集,偶尔采购些松鸡、禾雀吃,两三便士就能买到一只松鸡。
英法联军是侵略者,有没有因此抢劫呢?答案是有,但很少。比如法军曾抢过村民的猪,但遭到了鞭打。英法联军严格规定,禁止抢劫村民财物。否则也不会出现集市交易,更不会出现村民友善对待联军的情况。真正抢劫的多是雇佣的广东、香港苦力。
在八里桥时,北京同仁堂的老板赶着500头羊、50头牛和无数糖果去慰问英法联军,结果被联军拒绝,联军坚持要出钱购买。同仁堂老板又坚持不收钱,最后只好把牛羊带回,结果半路被清兵抢走了。(陈卿美 ,来自晚清陈卿美工号,顺手转载,部分史料未核对)

 

【6】@桑格格桑格格:这几天,我总想起前段时间看过的一本书:英国人类学家奈吉尔.巴利写的《天真的人类学家》。里面他研究的山地民族(多瓦悠族)见面问候语是:你的天空晴朗吗? 

和我爸在一起的时光,总让我有一种在研究人类学的感受。

几十年以来,我都是每年回成都,在他家附近找他吃一顿饭,最多一起呆一个小时。这一小时,他每次都把念了几十年的话重说一遍。比如,要记住老祖祖,要念亲情,过马路要看两边,在外面吃饭要吃瓣蒜。白天怕吃有味道,晚上吃,消毒的。往往呆到最后,没话了,有一次他也意识到,没话了。他沉默了半晌,问我:你还热爱祖国嘛?我点点头:热爱的,爸爸。他点点头,那好。那你走吧。我站起来,客气地欠欠身:那我走了,爸爸。

他送我到门口,突然又说:要走的时候,再过来,我们父女两个的眼神还是要再对看一下嘛。这句话说得我一震。

“你的天空晴朗么?”“我们的眼神还需要对看一下。”

这次让他来,他说好了,又取消,说好了,又取消。其实我们父女两个多少都有点顾虑,我们太陌生了。从来没有呆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我妈恨我爸,也让我要恨。从小来我也是恨的。但是这次不一样,他病了。恨也只有一个爸爸。我说爸爸,你都没有坐过飞机,就坐一次飞机嘛。这个理由打动了他,因为他也是在我爷爷七十大寿那年带他去坐的飞机。那种很小的教练机,十五分钟转一圈,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在地上看。这一次是坐真正的大飞机,而且是要飞起走的,他终于同意了。

我爸穿着他最好的衣服,站在宽阔的机场里,上上下下到处看。感慨:共产党现在是做了些事。人来人往,我不停回头找他,他抓住我的手:坐飞机的事你都懂?我点点头:我懂。他眼神热烈,激动地泪光闪闪,这都是你自己奋斗的,爸爸没有帮到你。我说,爸爸,坐飞机没啥,多坐就会了。他站在人群中,气宇轩昂,一点都不像没有坐过飞机的样子。

过安检的时候,他悄悄给我说,刚才那个女的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硬是负责,好!他的脸红彤彤的,眼神像是喝醉了一样。

他要求吃点东西,以为地面上吃的便宜些。一会上飞机他打算啥都不吃了。他认真吃完机场88元一套的面条套餐之后,才得知飞机上吃的不要钱。他问面条好多钱?我说10元,他点点头:要这个价钱。毕竟机场嘛。

上飞机的时候,我们的座位不挨着,我对人家说:对不起,可以换个座位吗?这是我爸爸,他第一次坐飞机。 那位小哥都惊了,弹跳起来:可以!这个理由相当可以!我爸高兴极了,现在这个社会还是好,讲礼的人多。他不停地给小哥举手道谢,小哥也不停回礼。道谢时间长达三分钟。最后我把他按在座位上,拉开窗板,爸爸你看外面的大飞机,你看那个飞机翅膀。我爸以他老司机的眼光检查了一下机翅上的大螺钉,点点头:扭好了的。要得。

飞起来的那一瞬间,我爸的狂喜达到了巅峰,他不停地问:我们没在地上了是不是?我们没在地上了是不是?!我一遍遍回答:是。是的,爸爸。他半个身体都趴在窗口上了,那个是路么?那个是车么?那个是成都么?他眼神亮的,转身了,那截光还留在我脑海里。

他说那下面是雾嘛?我纠正他,是云。他自言自语:喔,是雾。

飞机飞平了,我帮他把后背往后调了调。他研究了一下,往后看了看,又调回来。他说:后面有人,你要想到别个。我说调一点不要紧,他不不不,我很舒服了要考虑人家。我很舒服的了。我太舒服了我。他又趴在了窗户上,全程飞行时间,三个小时一刻钟,这个姿势保持到最后。

最后要下飞机了,他转过身,说,女儿,谢谢你,对我这么好。你爸爸知足了。突然用粗糙的手背抚摸了我的脸。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