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31】上面一个劲地喊给中小企业减税,下面血流成河

xilei 发布于 2018-10-19 12:01:00

 

【1】@MRneoanderson:有人问,当年为什么不严查税收。 


谢邀。

1、成本。查税是要成本的。

2、囚徒困境。各地都有招商指标,兄弟省市自治区之间有竞争,兄弟地市之间有竞争,兄弟县之间有竞争,甚至一个县内部的乡之间都有竞争。查税查得太狠,就可能便宜了睁一眼闭一眼的兄弟地区。

3、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大成本查税,多收不了仨瓜俩枣,反而给兄弟地区发展经济创造条件。

4、过去若干年,中国绝大多数的中小企业,除了国有企业,从来没有严格按照纳税标准纳过税。中小企业利润薄,真正严格按照纳税标准纳税,谁都干不下去。

5、虽然税收标准定得高,但是实际上真实税负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6、我知道你逃税,但是我无法在可接受的成本内,拿到你逃税的实锤证据。

7、理论上,我可以不计成本杀一儆百,以儆效尤。但是,那样做的实际效果,是你跑到兄弟地区去。

8、直接从工资里扣,那是针对蝼蚁。

9、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南北,隳突乎东西,那是针对开个小门脸、小作坊的迷你猪。

10、当时,小猪以上,就有博弈权。

11、各级地方政府要服务企业家。有一个亿资产,能给县前两把手直拨电话,有什么困难直接给他们打电话。有十个亿的资产,他们就是兄弟。有百亿资产,地市前两把手称兄道弟。有千亿资产,省市自治区前两把手给你当店小二。

12、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时候,查税就是睁一眼闭一眼,讨价还价。

13、这种情况,最近突然逆转了。

14、一方面是营改增、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以后,查税成本急剧下降。

15、营改增环环相扣,无监督学习,分析出异常数据,机器自动报警。

16、一方面是各地经济都剧烈下滑。

17、迫切需要增加税收,增加财政支出,拉动、维稳经济。

18、更关键的一方面是国地税合并。

19、全国税收一盘棋,一个标准,避免兄弟地区之间恶性竞争。

20、一夜之间,税收博弈的形势逆转。过去的博弈是n:m,现在是1:m。

21、你跑到哪里,都是一个税收标准。搬迁到兄弟地区,也是这个标准。睁一眼闭一眼,地方政府定不了。何况,那里也在挖地三尺,你不见得能有便宜,弄不好还要赔上搬迁成本。

22、科技进步,税网恢恢疏而不漏;经济下行,增加财政支出维稳经济,挖地三尺;国地税合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一个尺子。三个条件,出现两个,就无法逃税,何况是三管齐下。

23、营改增、人工智能、国地税合并,科技进步加制度调整,一套组合拳。除非你学曹德旺,否则你跑到天涯海角,也是这个标准,也很难逃税。

24、范某已经被杀鸡骇猴了。虽然刑没上范某,但是罚款也显示出决心。不姓范的,有胆量试试?看看是不是交点儿钱就能了事?人民日报已经警告了,小心凉冰冰。

25、一夜之间,过去的名义税负,变成了现在的实际税负。

26、所以,上面一个劲地喊给中小企业减税,下面血流成河。

 

【2】@弗虑弗为 :沙特肢解记者令很多人震惊确实是因为不了解沙特,暗杀记者毕竟是在密室,本意并非是要恫吓天下。然而了解沙特历史的,难道忘了1977年被沙特公开处决的米沙尔公主(Princess Mishaal bint Fahd)了吗?米沙尔公主是当时沙特国王哈立德(Khalid bin Abdulaziz Al Saud)的亲侄孙女,被家族送到黎巴嫩求学期间,爱上了沙特驻黎巴嫩大使的侄子,开始了婚外恋情,返回沙特之后,有人发现了他们的私会,被控以通奸罪。米沙尔公主试图逃离沙特,但在吉达机场被捕。1977年7月15日,米沙尔公主在强迫观看行刑过程的族人面前被枪决,年仅19岁!公主的情人也同时被斩馘处死(附图)。

英国独立制片人Antony Thomas根据此事拍摄了一部纪录片「公主之死」(Death of a Princess),沙特政府花费数千万美元(1977年的数千万美元!)试图阻挠这部纪录片的播出,但纪录片最后仍在英国ITV电视网(ITV network)播出,沙特政府勃然大怒,甚至不惜驱逐了英国驻沙特大使。处死米沙尔公主后,沙特的妇女隔离变本加厉,宗教警察开始在集市、商场和男女可能相遇的任何其他地方巡逻、抓捕、处死。
然而不幸的是,即便有着如此劣迹,做为美国在中东最重要的盟友,沙特始终可以在国际政治中因为美国的庇护而得到豁免。此次肢解记者,是在知情的土耳其反复宣传下才被世界关注。土耳其此举既可以打击双泛双雄之一的沙特,又可以让制裁土耳其的美国骑虎难下。怎么办?是打击与制裁比邪恶轴心更邪恶的沙特,还是继续1977年后的云淡风清?小到人与人,是有法制与道德的;大到国与国,只有利益与政治,一介草民,微不足道耳。

 

 

【3】@币财经:我们币圈这么吹牛逼

我们跟百度达成合作——我们用的是百度云
我们跟阿里达成合作——我们用的是阿里云
我们跟腾讯达成合作——我们用的是腾讯云

我们的信息安全合作伙伴是谷歌——我们用谷歌身份验证器
我们跟Facebook深度合作全球化社区运营——我们有Facebook Fan Page
我们跟腾讯深度合作全球化社区运营——我们有微信群
我们采用世界顶级的非对称加密安全标准——网站是https的

我们是一个国际化团队——我们认识外国人
我们是一个高度国际化的团队——我们认识不只一个外国人
我们是一个来自硅谷的国际化团队——我们认识硅谷的外国人

我们是一家新加坡注册的企业——3000块人民币在新加坡注册了个公司
我们的账户安全接受新加坡监管和保护——还在新加坡银行开了个户
我们采用的是BVI架构——你是查不到实际控制人信息的
我们的项目团队主要是在新加坡——我们在新加坡共享办公室拿了工位

我们在开拓泰国市场——创始人刚去了曼谷
我们在开拓越南市场——创始人刚去了胡志明
我们在开拓东南亚市场——创始人刚去了曼谷和胡志明

我们在开拓泰国市场——创始人去了曼谷

我们在深耕泰国市场——创始人老去曼谷

我们的战略重心在泰国市场——创始人在曼谷不想回来了

我们有专业的市值管理团队——我们操纵币价
我们更关注长期的价值——币价短期抬不起来
我们不太在意币价——长期也抬不起来

相较于技术,我们更专注于生态建设——我们技术不行
我们是基于以太坊网络技术的项目——我们没技术,直接用以太坊发的币
我们的技术合作伙伴是业界顶尖的团队——我们的技术都是外包的

我们的项目受到业界好评——目前没人怼我们
我们的项目受到业界关注——有人怼我们
我们的项目引发了业界广泛的讨论——好多人怼我们

我们将很快在排行前五的交易所上币——我们要上排行第五的交易所
我们将很快在排行前七的交易所上币——我们要上排行第七的交易所
我们将很快在业界领先交易所上币——好的交易所我们上不去,小所能上哪个算哪个

我们项目在新加坡金融中心举办路演——场地租在金融区
我们项目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办路演——场地租在国立大学
我们项目的路演通过网络全球直播——我们没钱租路演会场

我们的项目团队正式退出,以后项目回归社区化运营——我们跑路了,你们自己玩儿吧

 

 

【4】@瘦驼 :保罗艾伦(Paul Allen)死了,死在家乡西雅图,死于非霍奇金淋巴瘤,享年65岁。 

如果可以复制人生,保罗艾伦的可能是我最想拷贝的那一个。在大众媒体上,保罗艾伦一生最重要的标签是“微软联合创始人”。他比盖茨大两岁,小时候两人在一所高中上学,两个初代极客就这么凑在了一起。艾伦自然是先参加高考的那一个,他的高考(SAT)拿了一个满分,1600分。根据统计,在SAT改革满分变成2400之前,任意一年考生拿1580以上高分的概率都不大于百万分之七。他没去耶鲁哈佛麻省理工,而是留在了老家,上了华盛顿州立大学。那也是一个很棒的学校。不过这都不重要。艾伦本来也没打算读完任何一个学位,图书馆有电脑供他折腾就够了,毕竟高中时候由于拿西雅图另一所大学-华盛顿大学的图书馆电脑干了太多幺蛾子,他和盖茨就被拉进过黑名单,即便他爹就是这个图书馆的管理人员。两年之后,他退学,去@霍尼韦尔  当了程序员。因为工作地点在波士顿,离盖茨正在念的哈佛很近。发财之后,艾伦陆陆续续给华盛顿大学捐了差不多一个亿美金,不但建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计算机研究中心,还以父亲的名字命名了重建的图书馆。
劝盖茨退学,成了艾伦的日常,两年后,盖茨退学,两人开始创业。Micro-soft这个名字,就是艾伦起的。相爱相杀,后来二人劳燕分飞,这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正在西雅图,跟@波音  的老先生吃饭,聊的自然都是航空的事。说起航空博物馆,西雅图有个飞行历史博物馆,那也是波音的主场博物馆,这个是赫赫有名的。老爷子说,我们的博物馆那当然是值得逛(我三天去了两次),但是硬核如你我,我有一个特别推荐,城北,我们佩恩机场旁边有个飞行遗产博物馆,是保罗艾伦的私人博物馆,一定要去。
离开西雅图前一天,我花差不多两个小时倒了两趟公交车,步行了四五公里,终于找到了这个就在佩恩机场跑道外,距离波音的KC46总装测试中心一步之遥的博物馆,全名是飞行遗产和装甲战车博物馆。外面看起来其貌不扬,几乎也没有游客,花12美金买票进去,我的膝盖就软了。仅仅公开展示的,有一架P-40,一架P-47,一架P-51,一架B-25,一架Bf-109,两架Fw-190,一架Fi-156,一架Fi-103r,一架Me-163,一架中岛一战,一架三菱零战,一架飓风,一架喷火,一架蚊子,半架兰开斯特,一架海盗,一架雷公,一架休伊,一架I-16,一架Po-2,还有白骑士真品和太空船一号的复制品。这只是航空的,还有一大批装甲车辆,包括一辆带导弹的飞毛腿发射车。
有这些展品本身还不值得我跪,关键是,其中大部分展品,拉出去就能飞,开开门就能跑。这里一个八个工程师,五个航空工程师,三个车辆工程师。我跟其中一位大叔聊了聊,大叔说,我们的原则是,把一切维护到出厂状态。这绝不是吹牛,也不是什么修旧如新,他们严格考证每一个展品的出身,找不到的备件,就自己做,连Fw-190起落架上的铭牌,连字体都跟原品一模一样。这些年过古稀的老家伙,浑身闪闪发光,身子下面放着油桶,润滑油答答的滴进去,这说明光鲜的外壳里面,是功能完善的内脏,按下启动电门,它们就会颤抖着醒过来。
我跟大叔说,我想在这里给你们擦地。大叔说,欢迎啊,不过可能要排队,很多人都想来我们这里擦地。
这些都是艾伦的私藏,他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玩古董飞机。玩老飞机,是爱好,玩出大气层,是爱好加生意。飞行遗产博物馆里悬挂白骑士一号,就是他跟英国疯子、维珍的老板理查布兰森以及我最爱的航空设计师伯特鲁坦一起搞出来的。白骑士一号和太空船一号的组合,第一次以民间公司之力把人送进了太空边缘。后来艾伦成立了同温层发射系统公司,把鲁坦的玩法玩到了极致。他们造了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飞机(以翼展算),这是一架双身怪兽,差不多相当于把两架波音747拼了起来。前不久它刚完成滑跑测试,预计明年首飞。到时候,它的双身中间将会搭载一枚飞马座XL火箭,在万米高空进行航天发射任务。这样既可以拜托航天发射场建设选址的限制,又让火箭避开了阻力最大的最初一万米。
可惜,老爷子没能亲眼看见。65岁,相当的英年早逝,但对他来说,死亡可能已经比预期来得晚得多了。1982年,他被诊断患上了霍奇金氏淋巴癌,后来放疗治愈。2009年,他又被诊断出非霍奇金氏淋巴癌。非霍奇金氏淋巴癌就是所有淋巴中除了霍奇金氏淋巴癌的那些,是美国最常见的癌症之一。即便如此,那依然是凶险的癌症,一度他的非霍看起来也被打败了,直到今年复发并迅速恶化。
艾伦生前的工作,可能会让后人不再像他这样更早的输掉与疾病的战争。2016年,他捐了一亿美金成立了“保罗艾伦前沿协作组”,旨在鼓励和协调以生物科学为主的前沿研究。2014年他捐了一亿美金成立“艾伦细胞科学研究所”,同年,他成立了“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Allen institute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简称AI2。这个AI2隶属于艾伦脑科学研究所,后者成立于2003年,艾伦累计捐助超过五亿美金,这直接促成了奥巴马时期美国把脑科学研究计划提升到当年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层级。
艾伦还是个生态保护者,他花了很多钱在非洲象保护和海洋生态保护项目上。
All work no play make allen a dull boy。保罗艾伦不是个工作狂,或者不总是个工作狂,他非常爱玩。他爱玩吉他,是老乡吉米亨德里克斯的钻石粉,据行家说艾伦的吉他演奏可以乱吉米的真。对了,西雅图的流行文化博物馆也是他捐的。他旗下的影业公司拍过不少电影,比如说儿童性侵话题的《水果硬糖》。他还热衷体育,拥有三支橄榄球队,比如著名的西雅图海鹰队。他爱玩游艇,顺便资助了深海探险队,曾经把被俾斯麦号击沉的英国皇家海军胡德号的舰钟捞了上来。
有些朋友可能会想,这家伙捐了这么多钱是不是为了避税,比如遗产税什么的。老头一生未婚未育。这可能是我唯一不想拷贝他的部分。

RIP

 

 

 

【5】@急诊科女超人于莺:说说我自己的分娩过程吧。怀孕时我是坚定的要自然分娩的。后来测骨盆,说我出口偏小,我还是坚持自己生试试。所以孕期控制饮食,孩子没超过6斤。妇科主任都劝我,实在不行就剖吧,我还是想试试。38周产检的时候,发现羊水太少了,一侧已经是0,直接扣下住院,第二天做的剖腹产。麻醉后平躺,腹腔压力升高,再加上血管扩张,回心血流锐减,顿时眼前发黑,赶紧拍床叫麻醉医生,瞬时心率45次/分,血压降到了70/40,整个麻醉床侧过来,解决了压迫,人才缓过来。你们以为怕疼就能要求剖腹产?术后第二天开始,子宫收缩,这个疼也是宫缩的疼啊,怎么可能不疼,术后伤口恢复,我后来还经历了伤口缝线排异。

不过,回溯顺产和剖宫产的选择问题,真的是件复杂的事情,每个地区每个医院原则都不太一样,还曾经有一度一些医院为了创收,多做剖腹产,毕竟做台手术怎么也比顺产要收的多的多。而如果你想自由选择,可能只能去昂贵的私立医院,甚至还可以根据你家请大师算出来的黄道吉日良辰吉时来剖。所以,如果是全民医保下保障的妇女生育险,还真由不得你们自己选择,听大夫的吧,大夫比你更紧张你的安慰。围产期孕产妇和孩子的安危,是医疗体系中最重视的环节,每一例意外,医生都要“过堂”,这里指的是,都要向卫计委汇报情况,接受审核。
如果你怕疼,还想自己选择生育方式,最好的选择就是去私立医疗机构。
另外,不是公立医院不愿意全面铺开无痛分娩,人手不够,费用收不上来,这个问题,上面解决不了,下面就没法解决。
最后再说一句,ZF提供医疗保障以及妇女生育险,就指的是基础医疗保障,准确的说,根据孕产妇的实际情况,医生评估后给出的生产方式建议。充分沟通,保障产妇的知情权。产程中密切关注,尽可能减少风险和意外发生。
有人说这不人性,国外就是想怎样就怎样。我怕你是道听途说吧,我问了我身边在美国生孩子的同学,没有一个是可以自己选择的,美国的医疗开支由保险公司监管,一家医院剖腹产比例无缘无故升高了,和保险公司的关系就搞砸了,后续保险公司不支付,医院就破产了。
北大医院这件事情,令我惊讶的还真是,评论里有那么多人问,产妇为什么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生产方式。你说呢?
其实,大家关注的并不应该是我作为产妇为什么不能自己决定剖不剖,而是,努力推广普及无痛分娩,那就需要从上到下一起的努力了!

 

【6】@严锋 :现在有一种不好的倾向,老师把批改作业这种本来应该是老师做的工作甩给家长做,这样的做法在我们小时候或者其他国家都是没有的。那家长自己也不会做的怎么办?家长不在孩子身边怎么办?也许并非老师偷懒不负责,而是学生的作业实在太多,老师实在批改不过来,不得不让家长为老师干一部分活,那这背后的问题就更大了。如果作业竟然能多到连老师都改不完,那学生能做得完吗?即使勉强做完,能做得好吗?能不影响身体吗?能激发孩子对学习的兴趣吗?这背后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学校有不合理的要求,大家也只能乖乖服从,因为大家都怕老师。不但学生怕,家长也怕,怕提了意见老师会报复。这样说来,学生好像变成了人质,要你干啥就干啥,这太不正常了。

 

【7】@李静睿的昨日世界 :哈夫纳在《一个德国人的故事》里写马克在二十年代的贬值过程:1920年的时候半马克可以买一支香烟,到了1922年底,香烟的价格涨到战前的10倍至一百倍之间,美元兑马克的汇率大约在1比500,虽然马克在逐步贬值,但工资也在大致同步调升,所以大家只是讨论“物价上扬”(这部分怎么感觉这么熟?)。但马克币值随后变得疯狂,刚开始美元兑马克冲至1比2万,随后是4万,然后是10万,到了1923年8月,美元汇率冲破100万,然后是1亿,然后是10亿,10月底变成1兆,德国央行干脆停止印刷钞票,而这一切只不过花了三年。。。书还没读完,但真的很想赶紧把我的钱花完,趁着它还能换点烟。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