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恐惧:白宫中的特朗普》:序言

xilei 发布于 2018-9-12 10:36:00

今天新发行的书:Fear——Trump in the white house by Bob Woodwar

2017年,川普登基进入第8个月。Gary Cohn,前高盛掌门、时任大酋长首席经济顾问小心地走近椭圆形办公室的坚毅桌。

在高盛27年,身高6尺3寸(均英制,以下略)、歇顶、傲慢、充满自信的Cohn为客户赚取数以10亿美元计的财富,自己也成为亿万富翁。这让他有了进入川普椭圆形办公室的资格,川普也接受这个安排。

桌上有一份草案,是给韩国的有关取消美韩自贸协议(KORUS)的信件。

Coha惊讶不已。多月以来川普威胁退出KORUS,而这一协议是经济关系、军事联盟、最重要最保密的情报行动和其他一些行动的基础。

在一份追述到上世纪50年代的协议下,美国将2.85万美军驻扎在韩国,并执行一个最高度保密的秘密行动特别接入项目(Special Access Programs SAP),该行动提供情报、军事的最高机密。朝鲜的ICBM已经有能力搭载核武,也许能打到美国本土。从朝鲜打到洛杉矶只需38分钟。

这些行动项目让美国能在7秒内检测到朝鲜ICBM发射。如果要在阿拉斯加检测,则需要15分钟。时间差别就是这么大。

这种7秒内检测的能力让美军有时间击落导弹。这也许是美国当局最重要、最秘密的行动。美国在韩国的存在就是国家安全的基石。

撤出KORUS这一韩国认为对自身经济至关重要的贸易协议,可能导致整个关系的破坏。Cohan可能不希望川普冒着失去美国国家安全关键情报资产流失的风险。

这都源于川普对美韩贸易180亿美元赤字和驻韩美军每年35亿美元开销的暴怒。

虽然白宫几乎每天都有混乱不合的报道,但公众并不清楚内部实际有多糟糕。川普一直在变,极少稳定,总之飘忽不定。无论大小事触怒他,他就一副坏脾气,谈到KORUS,就说:“今天我们就撤。”

不过书桌上这封日期是2017年9月5日的信件可能引发国家安全灾难。Cohn担心川普一看到就会签字。

Cohn从坚毅桌上拿走了这风险,放到一个标有KEEP的蓝色折夹中。

他后来跟同事说:“我从桌上偷了那封信。我不会让他看到信。他永远看不到那份文件。国家得到保护了。”

在白宫和大酋长思绪的混乱不合中,他从未注意到信没了。

通常Rob Porter是白宫秘书办公室主任,川普文件的整理者,负责写这种交给韩国总统的信件。然而此次这封川普桌上的信不知道是从哪个渠道来的。白宫秘书办公室主任职位虽不高,但是关键岗位。多月以来,Poter一直对川普简报重要备忘录和其他总统文件,包括最保密事关国安的军事授权和秘密CIA行动。

Porter,6尺4寸,40岁,摩门教家庭出身,是不被注意的幕后人物,上过哈佛法学院,是罗德学士。

Porter后来发现有多份草案信件的副本,他或Cohen都确保这些信件不会留在川普的桌子上。

Cohn和Porter一起努力试图阻止他们所认为的川普冲突而威胁的命令。那份文件以及类似信件都消失不见了。当川普有草案出现在桌上需要校对时,Cohn多次空空妙手,而川普随后也就不记得了。不过如果桌上有文件,川普就会签字了。Cohn私下说:“那不该是我们为国家所干的事。这是我们防止他干的事情。”

这差不多就是行政政变了,削弱美国总统及其合法职权。

除了协调政策决定、日程和川普文案,Porter告诉同事称:“我1/3的工作就是应对川普的一些危险想法,要跟他讲理由,让他相信这些不是好想法。”

另一战略就是延缓耽搁,比如司法限制。有律师身份的Porter就说:“对他拖延或不告诉他,如果告诉他,要正大光明,不要当借口地说这些需要检查,或是我们对此要做更多工作,再或是我们没有法律顾问的许可,这发生过10几次,比从桌上拿文件更频繁。感觉我们永远是如临深渊。”

过了些日子,当看起来似乎已在控制之下的时候,他们决定从悬崖边退回了一些。“有些时候,我们都要跌落了,然后采取了行动。好像我们一直在刀刃上漫步。”

虽然川普从未提到9月5日那封消失的信件,他并没有忘记美韩自贸协议。Porter跟同事讲:“那封信的事以其他形式重申过几次呢。”

后来在椭圆形办公室的一次会议中,美韩自贸协议KORUS被激烈讨论。川普说道:“我不管。我受够讨论了!我不想听了。我们推出KORUS。”他下令要发新信。

Jared Kushner,川普的额附,对川普的言辞严肃对待。Jared Kushner,36岁,高级白宫顾问,举止自律,有贵族气息。2009年他娶了格格Ivanka。

Jared坐得离川普最近,写这川普说的指令。

川普命令他,出了信,我就签字。

Jared忙着出信,Porter在一旁看着这一场景。

川普说道:“给我草案。如果我们要干,不能在废纸上写。我们必须正规地写出来,不能让我们丢脸。”

Jared忙着自己的草案。没什么用处。Porter和Cohn手底下也记着什么,好像在执行川普的命令。川普想要立刻回应。当然他们不会空手而归,这个草案其实是个托辞。

在正式会议上,反对退出KORUS的人举出所有论点,比如美国从未退出自贸协议,这有法律问题,地缘政治问题,事关国家安全,情报问题,以及这封信还没准备好。

川普说:“好,让我们准备这封信,我要看下个草案。”

Cohn和Porter并没准备下个草案。因此也没呈给川普什么东西。过了段时间,这个议题就消失在总统决策的一系列迷雾之中。川普忙其他的事情去了。

不过美韩自贸协议KORUS的问题没有完。Cohen请防长马蒂斯出面。马蒂斯,退役海军陆战队将军,也许是内阁中对川普影响最大的声音。作为40年服役的历战老兵,马蒂斯,5尺9寸,形象严厉干脆,总有厌世的态度(a permanently world-weary demeanor)。

Coha告诉马蒂斯:“我们在刀刃上翘翘板。现在我们也许需要一些支持。”

马蒂斯一直限制自己去白宫,好尽可能专注军务,不过他看到此事的迫切性,去了椭圆形办公室。

马蒂斯对川普说:“总统先生,朝鲜总司令是我们国家安全的最迫切威胁;我们需要韩国盟友。虽然商贸与此似乎无关,但它是中心。”

“在韩国的美军和情报资产是我们防御朝鲜威胁的基础。请不要退出这个协议。”

川普问:“为何美国要每年10亿美元支持韩国的反导系统?”川普对萨德THAAD一事十分恼怒,威胁将该系统撤出韩国移到俄勒冈波特兰。

马蒂斯说道:“我们不是为韩国做这些。我们是在帮助韩国,因为韩国在帮助我们。”

川普似乎接受了,不过是临时的。

2016年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川普自我定义了总统的工作:“最重要的是国家安全…第1是,第2、3也是,…强军,不让外部使我们国家遭遇恶事。我确信这一直是这一定义的重中之重。”

事实是2017年美国受困于这位情绪神经、反复无常、无法预测领导人的言行。他的幕僚们联合起来有意地限制他们所认为的川普危险冲动。这就是这个全球最强大国家行政部门的异常缩影。

下面我们展开故事。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