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我们正在目睹的是20世纪以来人类社会最大规模的崩溃

xilei 发布于 2018-8-16 9:18:00

1、

 

关于委内瑞拉的现状,媒体上已经有很多的报道了,大致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

 

第一,多年恶性通货膨胀,货币严重贬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计是到今年年底通胀率将会高达1000000%,逼近人类通胀史的最高水平。

 

过去四年,委内瑞拉的GDP大跌35%,比美国大萧条时期还要恐怖。

 

委内瑞拉官方已经不对外公布任何经济数据,但彭博做了一个“咖啡指数”,通过比较咖啡零售价格的变动,可以得到比较直观的感受。

 

 

在首都加拉加斯,12个月前一杯咖啡的价格是2300玻利瓦尔币,现在的最新价格则是200万,一年涨了86857%。

 

一块肥皂的价格则是490万玻利瓦尔币。

 

《华盛顿邮报》采访了一个30岁的家庭主妇,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是做清洁工的丈夫,他每个月挣的最低工资519万玻利瓦尔币,相当于3美元。这点钱只够买两磅米和一块芝士,全家靠政府发放的少量大豆和面粉维持生计。

 

钞票失去了原本的价值,成为最不值钱的废纸。有人把街上人们随意丢弃的纸币收集起来做成折纸工艺品卖给游客,因为纸币的质量比杂志或者报纸更好,而且大小一样,不用裁剪。

 

 

第二,除了物价高,更可怕的是有钱也买不到东西。

 

食品和药品严重短缺,超市和药店的货架上空空荡荡,连卫生纸和洗发水都要到黑市才能买到。

 

 

饥不择食的人们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

 

 

《纽约客》有个记者悄悄溜进一家医院,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不管是抗生素、止疼药、生理盐水,还是做手术用的绷带、镊子、手套、缝伤口用的线,统统奇缺。原本可以治愈的病人因为没有药而只能等死。

 

 

报道是两年前登的,现在的情况估计只会更严重。

 

第三,治安状况急剧恶化,暴力犯罪极度猖獗,伴随经济崩溃而来的是社会秩序的全面崩塌。

 

政府发放救济粮的货车、学校给孩子们发放的免费午餐,都会遭到哄抢。

 

 

把守医院的警察和士兵,到晚上就成了劫匪,埋伏在病房的楼道里抢劫病人家属。

 

委内瑞拉的犯罪率已经是全世界最高,报案也没有用,只有2%的案件会得到处理。警察要么本来就是劫匪的同党,要么自己也没少被抢过。

 

 

以上三个方面综合在一起,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我们正在目睹的,是一个失败国家的典型,是20世纪以来非战乱条件所造成的人类社会最大规模的崩溃。

 

 

2、

 

世界上穷国很多,但委内瑞拉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穷国,恰恰相反,它们曾经是拉丁美洲最富裕的国家。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委内瑞拉就已经跨入了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中产阶层的生活悠闲富足,首都加拉加斯飞往欧洲的飞机上坐满了出国度假的人们。

 

和其他麻烦不断的拉美邻国相比,那时的委内瑞拉是一个模范国家。而从模范堕落到失败的典型,这一切变化就发生在短短的几十年间。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委内瑞拉是如何一步一步从天堂跌进地狱的呢?

 

经济学上有一个理论叫“资源诅咒”,意思是那些得到上天垂爱、拥有丰厚自然资源的国家,往往会因为过度依赖资源开采而忽视了其他领域的发展,从而造成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系列问题。委内如拉就是一个教科书级别的资源诅咒案例。

 

委内瑞拉位于加勒比海南岸,南美大陆的最北端。国土面积92万平方公里,差不多相当于9个浙江省,这个面积不算大,但也不小,全球国家里排名第32。

 

原本委内瑞拉是一个贫穷的农业国,主要的出口产品是咖啡和可可。他们命运的转折点发生在1922年。

 

这年的12月,壳牌公司在在委内瑞拉西北部马拉开波湖(Lake Maracaibo)的一口探井突然井喷,巨大的油柱足足喷到空中几十米高,在四五十公里以外都能看到。

 

石油连续喷了九天,每天喷出10万桶,世界轰动。

 

 

到1970年,委内瑞拉全国一共发现57个油田,探明储量高居世界第一,石油产量则居世界的10%。

 

委内瑞拉人从此依靠石油过上了好日子,原油产量占全世界10%,人均GDP是邻国巴西和哥伦比亚的很多倍,和美国也没有太大的差距。

 

但与此同时石油也带来了两个问题:

 

首先,委内瑞拉的经济对石油产生了严重的依赖,石油为委内瑞拉提供了出口收入的76%和财政收入的一半。

 

其次,石油带来了腐败,催生了一批权贵阶级,拉大了贫富差距。

 

住在首都加拉加斯郊外贫民窟里的大批底层百姓,没有能够分享到经济成长所带来的成果,他们是心怀怨恨的。

 

委内瑞拉今天所有乱象的根源,其实都是没有解决好这两个问题。

 

经济好的时候,这些问题被掩盖了。

 

但是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墨西哥债务危机席卷拉美各个国家,再加上国际油价连续下跌,所有的问题就开始集中爆发,收入状况恶化,失业人口激增,社会冲突频频爆发。

 

那时委内瑞拉发生的一切,有点像是今天所遭遇危机的预演,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个警告。因为那时的委内瑞拉虽然已经生了病,但并非无可救药,如果能够纠正暴露出来的错误,不至于发展到今天这样病入膏肓的地步。

 

 

3、

 

可惜的是在这个历史的关口,天降伟人查韦斯上台了。

 

 

出身底层的查韦斯从小看够了腐败和不平等,他也最知道穷人需要的是什么。他发誓要根除腐败和不平等,改变国家让人失望的现状,让穷人能够真正当家做主,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

 

他向委内瑞拉人许诺下超级福利,提出一系列类似社会主义的福利措施,获得了穷人压倒性的支持,在1998年的总统大选里以16个百分点的优势碾压竞争对手。

 

 

当时CNN网站上讲选举结果的这篇报道,标题就点明了查韦斯身上最重要的两个标签,左翼和民粹。

 

 

上台以后,查韦斯对内开始兑现竞选承诺,宣称要在委内瑞拉建设“21世纪的社会主义”,包括提供免费医疗、免费教育,造了200万套免费住房给穷人住,甚至连石油都近乎免费。

 

这些政策的出发点是为了改善民生,也确实降低了贫困人口。

 

 

但是,它们过于激进,违反了经济规律。委内瑞拉人以为他们将要得到的是瑞典式的社会主义,其实得到的却是古巴式的社会主义。

 

 

查韦斯的极左政策,是对之前委内瑞拉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的反弹和矫枉过正。

 

自由和平等,是一个永恒的课题。过于重视其中任何一个而忽视另外一个,都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有一句话,“一个社会如果把平等置于自由之上,就既不会有自由也不会有平等;如果把自由置于平等之上,就能同时得到更高程度的自由和平等。”

 

但是,查韦斯的运气很好,他上台以后国际油价就开始涨,一直涨了十年,到2008年时一度攀升到每桶150美元以上。

 

 

于是,委内瑞拉又有了钱,国营的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成了查韦斯的金母鸡。

 

其他石油公司在这段时间里用赚来的钱进行技术改造,而PDVSA赚来的钱则全部被查韦斯任性地用来进行他的社会主义实验。

 

当PDVSA提出反对的时候,换来的却是残酷的清洗。查韦斯宣布要改变PDVSA“国中之国”的局面,撤换了CEO和所有管理层成员,换上了一批自己的亲信,从此把PDVSA牢牢地攥在了自己的手里。

 

但是,这些新换上来的人完全没有石油行业的经验,除了听查韦斯的话以外没有其他优点,查韦斯自己同样对石油行业一无所知。

 

2002年,PDVSA爆发大罢工,查韦斯没有手软,一口气解雇了18000人,占PDVSA工人总数的40%。

 

这么折腾了一番之后,原本运转高效良好的PDVSA很快就被搞垮了,在国际市场上失去了竞争力,生产能力不断地衰退。

 

让情况更严重的是,查韦斯不但放弃了对PDVSA的技术投入,也放弃了其他工业行业的发展。委内瑞拉经济对石油的依存度越来越高,到最后PDVSA已经占到了整个国家外汇收入的95%。

 

查韦斯还疯狂地推行国有化,把私营和外资大企业收归国有,于是委内瑞拉的国家信用也破产了,再没有跨国公司敢去投资。

 

2007年,委内瑞拉已经开始出现了部分的商品短缺。一筹莫展的查韦斯甚至荒唐到要求PDVSA生产牛奶、食用油、面包等基本的民生用品,进一步损害了原本是PDVSA正业的石油生产。

 

得益于油价的高涨,委内瑞拉勉强还能维持表面的繁荣局面,但盛景之下已经危机四伏。

 

 

4、

 

2013年,查韦斯身患癌症去世,他死的非常是时候,因为仅仅一年以后,国际油价就暴跌了。

 

原本委内瑞拉人已经习惯了依靠进口商品和免费福利的生活,有钱的时候可以任性,现在钱突然没有了,积攒了几十年的问题就开始集中爆发。

 

于是,就出现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20世纪以来非战乱条件所造成的人类社会最大规模的崩溃”。

 

雪上加霜的是,查韦斯死前钦点的接班人马杜罗,没有查韦斯的个人魅力,但和查韦斯一样独裁、一样腐败、一样无能。

 

 

有民意调查显示,马杜罗的反对率高达80%。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马杜罗还是有办法让自己在今年5月获得连任,如果没有意外情况,他要一直在台上呆到2024年。

 

马杜罗独裁到什么程度呢?2015年12月,反对派在议会选举里获得多数席位,马杜罗一看着急了,以后议会要和自己作对。于是他干脆耍手腕逼迫最高法院的法官们下台,换上自己的亲信,然后再让最高法院判决议会不合法。

 

明明国家已经崩溃了,马杜罗却拒绝接受国际社会的援助,还宣称委内瑞拉的经济问题是国内反对派和美帝国主义的阴谋。

 

这样一个政府,根本没有能力带领委内瑞拉走出地狱。

 

可以想见的是,最基本的生存和人身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随之而来的一定是人口外逃的浪潮。

 

委内瑞拉全国总人口只有3000万多一点,但是从2016年以来已经有380万人逃离。

 

教育程度高的人选择通过正规渠道移民到欧洲和美国,教育程度低的则干脆偷渡到其他拉美国家,其中邻国哥伦比亚就接收了100万人。

 

无力外逃的人们,则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游行抗议。

 

 

他们最常用的一句口号是“Sí, hay futuro”,意思是,“是的,我们还有未来”。

 

可是,这个国家真的还有未来吗?只能祝他们好运。

 

 

 

————

参考资料

 

How Venezuela struck it poor

https://foreignpolicy.com/2018/07/16/how-venezuela-struck-it-poor-oil-energy-chavez/

 

The collapse of Venezuela, explaine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1gUR8wM5vA

 

Venezuela, a Failing State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6/11/14/venezuela-a-failing-state

 

How Chávez and Maduro have impoverished Venezuela

https://www.economist.com/finance-and-economics/2017/04/06/how-chavez-and-maduro-have-impoverished-venezuela

 

Venezuela is falling apart

https://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6/05/venezuela-is-falling-apart/481755/

 

A historic exodus is leaving Venezuela without teachers, doctors and electricians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the_americas/a-historic-exodus-is-leaving-venezuela-without-teachers-doctors-and-electricians/2018/06/03/8c6587a8-62d7-11e8-81ca-bb14593acaa6_story.html

 

来源:假装在纽约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