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盖饭特写】林妙可与杨沛宜:奥运假唱十年之后

xilei 发布于 2018-8-10 9:56:00

文 吴帆

编辑 | 席骁儒

出品 盖饭特写工作室

2008年年初,中国南方多个省份遭遇百年一遇的特大雨雪灾害。春夏之交的5月,四川发生里氏8.0级地震,近7万人遇难、38万人受伤。

2008年8月8日,刚刚走出天灾阴云笼罩的中国,终于迎来北京奥运。

当晚8时零6分,一袭红色纱裙、扎着双马尾的林妙可,以娇俏可人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开幕式现场,她伴着极为丰富的面部表情表演《歌唱祖国》;与此同时,台下,一位叫杨沛宜的短发女孩,默默与其他工作人员静观了整个过程。

一场盛事 一桩闹剧

林妙可在家中表演歌曲《歌唱祖国》

2007年,林妙可的母亲刘喆平经亲戚介绍,到天津拜访一位「神算子」,请他为女儿算一算前程。高人掐指一算,沉吟许久。

·「她脚下有火,以后会火。」

·「会火到什么程度?」

·「以后会比章子怡还火。」

刘喆平兴奋不已,在受邀参加某教育咨询公司组织的美国行时,与邻座陌生人滔滔不绝了两个多小时,将此喜讯四处分享。

「神算子」不负其名,林妙可是真的火了。在这场世界同步直播的北京奥运开幕式后,她凭借极佳的荧屏形象,迅速收获大批粉丝,新浪博客的访问量瞬间剧增至10余万。甚至于奥运开幕的短短一小时后,便有网友宣布「已经建立了林妙可中文网」,封她为「最小谋女郎」。

但仅仅四天后,奥运会开幕式音乐总监陈其纲便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不小心曝了个猛料——开幕式上那首感染了全国亿万观众的《歌唱祖国》其实并不是林妙可原声,而是另一个7岁女孩——杨沛宜所唱。至于原因,据说是由于杨沛宜当时正处于换牙期,形象不适合出镜。

此时,作为整个开幕式上最亮眼的童星,林妙可刚刚开始收集拥趸,「中国第一童星」的头衔还未及坐实,王座就在悄然崩塌。

「假唱」成了至今她也未能摘下的标签。

杨沛宜的父亲杨慧松,在女儿未能登台后轻言安慰:「上帝替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必然给你打开一扇窗。」他规避了大量前来采访的记者——而饱受舆论摧残的林妙可父母,却急于向奥组委讨一个「解释」。

8月13日上午,国际奥委会北京奥组委例行新闻发布会,奥运会执行主任吉尔伯特·费利和北京奥运会新闻中心主持人孙德伟才向来自世界的媒体记者说明了这个问题。

这是与电视转播商协调、由导演组研究达成共识后,在最后1分钟不得已做出的选择。之前也有录音,所以当时林妙可并不知道最终播出的是杨沛宜的歌声……这样做也是转播商的要求,因而导演选择了声音质量最好的杨沛宜和表演质量最好的林妙可合作完成。

即便这出「双簧」有官方解释,也难抑众怒。随着后来奥运赛事的推进,加之另一位当事人并不露面接受采访,「假唱」事件很快就被「金牌」、「夺冠」等更加正能量的新闻盖过。

张艺谋亲自给林妙可的父亲林晖致电,解释情况、表达歉意。而后,林妙可给杨沛宜打了一个电话,安慰对方说「自己也不知情」,希望她不要难过。杨沛宜回复:奥运会上有她的声音就很满足了。

至此,事情似乎已经画上了一个和乐美满的句号。但总有好事者——美国《时代》周刊列出的2008年世界十大丑闻,奥运会假唱赫然在列。

一方舞台 两段落语

2010年1月29日上映的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之虎虎生威》中杨沛宜献唱

2009年,年仅八岁的杨沛宜签约金牌大风唱片公司并发行EP(Extended Play,迷你专辑),献唱《喜羊羊与灰太狼》的主题曲《别看我只是一只羊》。只是随后杨慧松就后悔了。「如果重新选择一次,我会有另外的想法」,他说。他拒绝了公司为了提高曝光率,为杨沛宜以个人名义开设微博,由专人管理的提案,认为「这对于沛宜的影响肯定是弊大于利,甚至利很少」。

在参加过香港举办的「MusicFirst慈善音乐会」演唱《歌唱祖国》、《我和你》,香港国庆六十周年晚会和张学友演唱压轴曲目《仰望星空》等演出后,杨沛宜渐渐从公众视野里消失,重归普通学生身份,在人潮里有迹可循,却明示不想被打扰。

与之相反,林妙可频频代言产品、出演广告、参与电影电视剧、商演等等。最为知名的,是饰演《美人心计》、《红楼梦》的幼时女主。只是,无论她如何在银幕上发光发热,演技及歌声都未得到认可。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曾经甜美的相貌也逐渐沦为「大众脸」。

在她最新上传的与同学的合照中,如同一个普通的无忧无虑的大学生一般笑着,却要时刻接受媒体对她外貌的点评。

杨沛宜从北大附小毕业后,就读人大附中初中部综合实验班,高中则选在北京八中国际部,日后计划出国深造。

1980年代中期,杨鸿年创建并指挥的中国交响乐团少年及女子合唱团,足迹遍及全世界。杨沛宜在奥运会后开始在这个乐团定期培训和演出,但随着年龄增长,她自然脱团。虽然其身影也出现在人大附中歌舞嘉年华里,演唱王菲的《人间》、《传奇》,席琳迪翁的《A new day has come》,还和同学一起组建乐队,自己也创作。但音乐在她现在的生活中,更多还是一种爱好——而不是职业。

奥运会上没能一展歌喉的林妙可,后来就读于中国音乐学院附中,选择了艺术作为自己的学习发展方向,她尤为喜欢声乐。在去年,她参加艺考的新闻又一次轰动舆论。因为接受媒体采访时「摇头晃脑」、「矫揉造作」地回答问题,恍若当年那个9岁的女孩从未长大。一条「无缘北电」的微博,竟被数万人围观点赞。

阵阵嘲讽声中,她远赴南京艺术学院。

花开两面 一念之间

2017年9月16日,江苏南京,林妙可在母亲的陪伴下到南艺报道

《做父母的,不要把孩子培养成「林妙可」》,这是南方都市报去年2月于林妙可参加北电艺考后的报道:

做父母的,要检视的是自己有没有过度呵护自己的孩子。如果有,那么林妙可就是一个教训,在孩子一天天的成长中,要学会慢慢地放手,鼓励和帮助孩子学会自己决定,自己承担责任。

与此同时,各路热心群众也在批判刘喆平的育儿方法。

刘喆平是一名大学教授,在39岁高龄产下林妙可后,成为一名家庭主妇,全职照顾女儿。林妙可奥运会前的「星途」,全靠父母支撑。父亲林晖是北京《法制晚报》的摄影记者,外出采访时,偶尔会带上女儿,并鼓励她与受访的名人大胆交流。

女童时期的林妙可颇受广告商青睐,先后与刘翔、刘璇、濮存昕等多位明星拍摄了童康宝、中国人寿保险、丰田汽车、松下电器、汇源果汁等几十条广告,又在《宽恕》、《春草》、《十七》等影视剧中扮演角色,还与李宇春、刘璇、婷方等人拍摄了MV。比起无甚演出经验的杨沛宜,林妙可对聚光灯下的诸多规则熟稔于心。

奥运「假唱风波」翻涌时,杨沛宜被送到老家一段时间,杨慧松有意地在阻拦相关信息进入女儿的世界。林妙可家也非常严肃地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家人们聚在一起,姑父说:「把孩子带到一个地方隔绝一下。」还有亲戚建议,先把博客关掉。母亲刘喆平坚决反对,她认为「(博客是)孩子丰富生活的记录……任何理由都不可能使我产生(离开互联网)这种想法」。

奥运之前,夫妻俩商量这种演艺活动在小学四年级后就要停掉,让孩子好好上大学。可后来,出现在不孕不育医院活动上的林妙可、在一众孩子中唯一带上胸垫的林妙可、13岁就和37岁陈龙于《仙女湖》中有一段微妙感情戏的林妙可……一天天在长大,舆论从未善待于她,她也从未离开过。

林妙可初三才学会过马路,因英语拼写单词比赛技不如人就崩溃大哭,和母亲一起挑选的衣服屡次被批「老气横秋」……千夫所指之时,常伴身侧的母亲并未展现出丝毫公关技巧,林妙可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被舆论无限放大。

刘喆平通过林妙可的微博愤然指责「无良媒体」,呼吁新浪「过滤微博空气」并「根除有害言论」。她的愤怒得到了创新工场CEO李开复的回应:

妙可小妹妹,你长大会慢慢理解,打造健康环境最好的方法是容忍更多言论,而不是主观地去堵。

刘喆平义愤填膺之时,杨慧松这边却是一片风平浪静山高水好。他的微博签名档是「探索自然哲学,细推人工智能。偷闲揣摩音律,偶得万法息通。」一个标准的理工男,作为公司智能算法部主任、首席算法研究员、模式识别与机器学习算法专家的杨父,不仅发表的论文高深莫测,连博客里一篇《示儿且自我明志》,都是古语写法。

《人物》杂志曾想采访杨沛宜,但被杨慧松婉拒。记者不甘心:「杨沛宜将来是不是不往音乐方向发展了?」杨慧松回头,说:

女儿未来有无数的可能性,但是现在,她需要过她的15岁暑假。

值得一提的是,这对父女,到现在微博都没有相互关注——这在随时查阅女儿微信、熟记女儿手机密码的刘喆平那里,或许难以理解。

新的生活已经开始

杨沛宜和同学组建的乐队正在表演,她担任主唱

最新版的《蜘蛛侠》里,彼得·帕克穿着钢铁侠赠予的战衣,翘掉了美国学术十项全能赛,被关在仓库里实验战衣新增的五百多项功能。这个蜘蛛侠放弃的比赛,杨沛宜在去年赴美参加,当然,她是音乐类。虽无缘决赛,但小姑娘一路走来,道路两旁风光旖旎。

学习之余,她一会儿是美妆博主,一会儿又化身手机K歌软件上的实力唱将,日子五色斑斓。她恢复使用12岁时就开通的微博,特意告知还留存的几百个好友无需转发外传,在那里,保留了一个偶尔「腐」一下、偶尔「冷」一下的普通女孩日常,不计考虑何公众形象。

高中时,林妙可也出过一次国,短暂离开母亲身边。她参加《青春季》节目组,到澳洲交流学习。这个节目与《变形记》有些许类似,不过不是贫富交换,而是国家交换。被换到林妙可这边的澳洲小哥,迅速跟北京广场舞阿姨们打成一片,在寄宿家庭里被奉为上宾。而身在澳洲的林妙可过得有点艰难——英语交流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吐出来,随后的日子里,基本还是靠中文沟通。

节目组布置了两周完成音乐编曲写词任务,指导老师问:「你认为你能够完成得了吗?」林妙可无法对答,泪珠翻涌,抱住老师嚎啕。

步入大学的林妙可,终于脱离年过半百母亲的荫蔽。与同学的合照中,着装已大不一样,虽然略显成熟的丝巾仍就显得与年龄不甚般配,但青春洋溢的脸上,言笑晏晏。

2018,距当年的北京奥运已过十年,林妙可19岁,杨沛宜也即将成年。她们都踏入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成年人世界,那些是非对错,将不再是监护人的责任。

有一阵,网上将林妙可和关晓彤作对比,说林妙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另一边与鹿晗谈着恋爱的90后少女关晓彤,宛如人生赢家。

濮存昕曾建议林妙可自然说话,「回到原有轨道,去学习去成长」。参与过多的拍摄,太多老师教她,失去本该有童真,让人害怕这孩子不像是孩子。

和林妙可拍过戏的陈小艺说:「林妙可当时在剧组里面说,自己不想当演员,我就告诉她,如果你不想当的话,拍完这部戏就回去好好读书啊,但她看了我一眼没理我……她太嗲了,我告诉她,你以后不要这么讲话,但是她改不了。」大多数媒体只重点着墨了这一段,实际上她后面还有一句——「聪明是一聪明孩子」。

十年前,两个女孩都因为聪慧可人,能歌善舞而登上舞台。十年后,演艺圈的人也如同韭菜被割过一茬。大浪淘沙,「假唱」虽然并非荣耀,但对于十几岁的少女,就像杨慧松所说——未来有无数种可能。

2016年9月4日,张艺谋在西子湖畔执导G20峰会文艺演出。此场盛会上,与廖昌永合唱《我和我的祖国》的杭州小姑娘徐子琪,一口牙齿就如同当年只能「发声」的杨沛宜一样——不那么「尽如人意」。

但是这次,张导或许是吸取了教训,他并未因外形不佳,而换上另一个「林妙可」登台表演。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