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17】metoo终于来到中国

xilei 发布于 2018-7-26 8:41:00

 

【1】@出版人邢海鸟:这几天被曝的大V有:公益圈的,雷闯(乙肝斗士、“亿友公益”发起人),冯永锋(自然大学校长),张锦雄(LGB领域大咖);公知圈的,袁天鹏(罗伯特议事规则专家),章文(知名媒体人,被女律师曝光性侵,被蒋方舟、易小荷、苏紫紫接连曝出性骚扰),信力建(教育家,被何满预告要爆料),熊培云(南开学者,被赵思乐曝光),孙冕、(《新周刊》创始人,被作家春树曝光);北京作家张弛(让春树得上性病);“为你读诗”的潘杰客和开了工作室的秦何人;赵秉志,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原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性侵女学生;这个名单还在继续…

 

【2】@王嫣芸老朋友:忙了一天,现在开始打字,人渣章文,注意:以下部分,和你我恩怨无关,反正我已经揍过你了,当年没说,就是觉得撕起来难看,但没意识到【人生该撕的一个都不能落下】,早曝光几年也不会由得你现在欺负了姑娘还威胁人家、欺骗世人。

当时的情况如下:
我和章文中间有一些共同认识的朋友,有一次在聚会上碰见了,他过来加微信,之后私底下一直约见面,我拒绝了三次,第四次他说下午三点喝个下午茶,出于礼貌,我去了。 
到达咖啡馆后,章文告诉我在包间,我第一反应是:喝咖啡为什么需要包包间?
进门后才发现他叫了十几瓶啤酒,已经喝了一大半。疑惑至此加深:谁没事大白天约女性喝下午茶却自己在包间里喝酒?
所以我第一句话是问他:有什么事情。
他不说,只是闲扯,然后看我坐下不到五分钟就要走后,直接扑了上来。亲吻,抹胸,摸私处,一个动作不落。
在他出现猥琐的行为后,我情急之下做了三件事:第一,迅速攻击他的喉结处,让他离开我的身体。第二,打开了包间的房门。第三,抄起桌上的开水壶,拧开盖子砸了过去。 
他准备还手的时候,我掀了桌子,叫了服务员。
今天看见他回答蒋方舟的实名举报,说媒体圈就是搂搂抱抱喝多了都这样,哪一次发生那样的事情自己也忘了。
占了的便宜可以忘,挨过的打总忘不了吧?
所以我想问:章文,还记得2015年夏天你在珠江帝景门口的咖啡馆挨过的揍、受过的烫吗?
我是跟你有什么私仇打了你,但你特别宽宏大量都不敢找警察抓我吗?

 

【3】@根号四等于二:蒋方舟刚刚曝光了章文对自己做的恶心事,春树又在豆瓣上曝光自己曾经被性侵和胁迫发生性关系,其中一个人还是新周刊的创始人孙冕,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4】@荔枝很忙 :这次是我认识的小伙伴站出来,指认中国最大、历史最久的国际环保组织@WWF世界自然基金会 存在性骚扰。

事情发生很久了,受害人也提交并配合了机构内部调查,但现在看到的情况,这位周老师的职位没有降反而升官了。
👏🏻👏🏻👏🏻👏🏻WWF真是厉害

@洛女王Cheche:#Me Too# 我就是当事人王琪,我去年9月从WWF离职,周非曾经是我顶头上司。2016年3月14日的故事是我的真实故事,如果我的文章有哪里是假的,我愿意负法律责任。同时祝贺前上司从中层管理升职Chief Programme Officer,荣升Leader Team成员。

 

【5】@熊小默:刚进杂志业上班的第一年,也遇到主编动手动脚。我当时职位是平面设计师,爱在半夜加班。他常徐徐走近,抓肩捏手,程度介于怪异与猥琐之间。我能怎么做?当然是忍了,安慰自己好歹没吃什么大亏,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职场常态。

他的骚扰包括肢体和语言的,假装盯屏看版,贴着我耳朵说:“你耳机里听的歌很好听,很适合做爱时候放”,或者“小默你知道吗,我今天没有穿内裤哟”。即便对于男性受害者,这种遭遇在事后也是很难启齿的,我怕吐露烦恼后,朋友们只会笑话我。他们会认为我没有受到胁迫和身体侵入,就不算是受到伤害。但事实上,我需要考虑怎样保住工作,怎样不得罪上司,还要尽可能维护自己的尊严,巨大的烦恼。
最夸张的一次,某个周日他非要我送样书去他家(可能是《穿普拉达的恶魔》看多了?),我进门后,他身披的浴袍“不小心”滑落,但他没有捡起来,而是顺势全裸手捧样书坐在沙发上,询问我关于封面拍摄的情况。我站在那里,也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结结巴巴地和他讨论工作,然后找机会出门——场面应该很好笑,但我并不享受,想洗眼睛。
这个无能之辈叫黄威,不久后被公司辞退,后来听说成为牧师移民了。

 

【6】@你猫哥说了

今天下午,我在望京某咖啡馆。邻桌一个大哥一直在打电话,山东口音。一开始说些“日本”“代购”“云南白药的面膜”之类,我也没细听。再往后,又提到“京东”“展江”“蒋方舟”,我就多听了一耳朵。
咖啡馆里放着音乐,距离又远,太具体的听不清楚。断断续续能听见的词句包括以下这些:
注册一个号,一个微信公众号
把他们都拉下来
章文今天晚上不发这个东西以后再说啥都没有用了
微博上都在给我私信,我说啥都没人信
章文的名誉短期内肯定回不来了
止损
把在床上做爱的细节写出来
过三天你弄出花也没人理你
X老师骂蒋方舟了,凤凰也骂了
等贺老师回来
我给章文那个措辞
我今天早上就发给他了
我给你念念
我章文对天发誓
我从未违背女生意愿
适当的时机我会公布所有细节
他今天那个回应有点软了
不一样 明星跟这个不一样 还不太一样
明星圈子里出这个事它不叫事 但是在我们这个圈子里
直到我走,这大哥还在打电话,可惜赶时间,没听完。
本来不想放照片,但仔细想想,这时候帮着章文如此筹划之辈,挂了也就挂了。

 

【7】章文的最新回应,这逻辑真是....... 

 

 

 

【8】@反吃瓜联盟:metoo终于来到中国,想说:

1)不管你是谁,多有钱,多有地位(敲黑板),对于女性的言语或者肢体骚扰都是道德上应该被谴责,法律上应该受到不同程度上的惩处。No is NO。不是你有钱你地位高你对别人的骚扰就是赞美,【不是】。
肢体骚扰很好界定,言语骚扰在中国屡见不鲜,有点社会经济地位的老男人是重灾区。小姑娘身材好,小姑娘电话多少,都算骚扰。
2)当场严厉拒绝对女生而言并不简单,原因很多。事后能站出来揭发的就更少。不管什么情况下whistleblower都会变成众矢之的。一方面会遭遇其社会网络的报复,另一方面会被社会舆论认为“麻烦的人(troublemaker)”。对此我也无计可施,只觉得【能站出来的姑娘都是勇者】。
3)这都8012年了,别再说什么“私生活混乱”这种充满偏见的语言。即便“她的性生活比较自由/性伴侣众多”(其实已经掺杂偏见),性伴侣多少是个中性事件,不管此前性伴侣数量多少,都不会增加或者减少此人跟下一个随机出现的人发生性关系的几率。换言之,发生性关系这件事情应该不是由先验概率决定的。大白话说,她和一百个人滚床单也不一定跟你滚。姑娘愿意是一回事,姑娘不愿意的话,参见1)。
4)不少男性开始关注女性权益,值得鼓励。然而从女性角度来说,什么时候男性把支持metoo这个事情看成“我早上穿了一件白衬衫”一样自然,那就妥了。

 

【9】@王志安 :为什么许多女性遭受性侵和性骚扰后不愿意站出来,就是因为一旦他们这么做,会有无数渣男出来网她们身上泼脏水:当时为什么不制止?你有几个男朋友?是不是给人家发的短信让人想入非非了?摸一下有证据么?知道谁主张谁举证么?公益领袖百大知识分子做的事情了不起,你背后没有阴谋吧?

而且,更不堪的是,说这些做这些的,基本都是平时嘴里一套一套普世价值的中年老男人。 

@少女大师姊:真的很感慨——有些人自己反抗了,看到没勇气反抗的,会安慰鼓励,“别害怕,你没错,我会支持你”,有些人自己反抗了,看到没勇气反抗的,会嘲笑刻薄,“多大点事,我能反抗你为什么不能?”;有些人忍了,看到别人反抗,会用自己全部的勇气去支持保护敢于反抗的,“我不允许你们这样诽谤攻击她”,有些人忍了,看到别人反抗,会用自己全部的尖酸和恶意去攻击敢于反抗的,“多大点事,我都能忍,你怎么不能忍”?

 

【10】@污萌文摘SY :性侵这个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普遍的多。这一次公益圈和公知圈都出现了me too;朋友之间聊起来也有人私下说起模拟联合国、学生会、共青团等地方过去也都出现过大量的性暴力、性侵犯。我们观测到的这些暴力更多来自男性,还是来自圈子里混的不错的男性。另一边,我们看到许多男性对这种运动表现出了恐慌;他们意识到他们日常的、习以为常的和女性接触的行为很有可能会被划分进性侵的范畴,并会给自己的事业、社交带来无法承担的后果。这种鱼死网破式的维权方式成为了性侵唯一可靠的维权方式,也让很多受害者因为“撕不起”而不敢站出来。

Me too的诉求是什么?不是彻底毁掉对方的事业和家庭,不是对每一个加害者使用舆论舆论公开处刑,而是“移风易俗”。
我自己不是一个男性所以没法直接诛心之论,但是从我看到的行为来讲,很多男性在拥有一定社会资源的时候,会开始大规模开始给自己收割性资源。他们发现自己可以吸引女性之后,会开始把他们喜欢的女性分成三六九等:看不上我的,我可以勾引/吸引的,和一定会喜欢我的。对于第二种他们尚可平等对待,正常追求;对于第三种被他们判断为“不如他”的女性 -- 年龄更小、社会地位没有他高、社会资源没有他多的女性,他们的态度就是割韭菜。
“我睡她是给她面子。”
“我能不能睡她就是一个时间问题。”
“这种小姑娘一搞一个准。”
当他做出这种判断之后,是无法正常处理女性对他们的反馈的。你对他微笑客套更好,扭头不理他他只会开始想下一步怎么让你把头扭回来。就算给他100个负面的反馈,甚至说一句“我有男朋友”,“我想回家”,“我对这种关系没有兴趣”,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他只会重新规划策略。
这种心态不一定百分之百带来性侵。女生打车逃跑的有之,打电话找朋友来解围的有之,对方放弃了的也有之。但是这种心态非常之糟糕;无论它多么普遍,都非常糟糕。如果有人因为Me too感觉到恐慌,恐怕也或多或少是这种男权社会下“割韭菜”心态的受害者 

 

【11】@柠檬Lemon笨笨 :女性,在遭遇到性骚扰的时候要学会勇敢地大声说“不”不要有任何顾忌,忍让。女孩子的忍让,就会变成对人渣的纵容,他们会变相的认为你是在半推半就。要勇敢的站起来指责

饭局,是性骚扰的高发地,很多猥琐的男人会借着酒精盖脸,做出令人作呕的举动,趁机吃豆腐。所以,女孩子尽量要控制自己的酒量,能喝别全喝,十分的酒,六分的量,保护自己的同时也要爱惜自己,别给有些心怀不轨的人可乘之机。
还有一部分有点姿色的女孩子,不要以为受邀的饭局多,就自以为自己多么受欢迎。其实你只不过是一道开胃菜而已,说的难听一点儿也不过就是一个免费陪酒的,某些男人酒后品头论足吹嘘的甜点罢了。有那时间多读点书、多建健身,提升点儿自我价值都比去参加那些无聊的饭局有意义。
每天我们走出家门,不知道都会发生什么,更不知道遇到的人就是人还是鬼。社会的复杂,人性的阴暗丑恶面早已丧失了底线,用眼看的同时,更要多动动脑子。想要用自己去走捷径的同时,不要忘了后面还有万丈深渊在等着你。用身体去换来的东西只是一时的享受,真正能让你受用一生还得靠自己辛苦努力去争取。圈子这个东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男人大多心理,轻易得到的都不会拿你当盘菜,反而会为那些他得不到,自尊自爱懂得上进的女人他们协助会更多。
今天看了雷闯性侵事件受害人的发声觉得很可笑,如果一个女孩子不想跟一个异性发生关系,打死她都不会与他入住同一个房间的。即便当时万般无奈,当要遭到性侵时,可以挣脱、拒绝、大声呼救,住的是酒店,不是荒郊野外无人区吧?年满二十岁了,应该知道与异性男人同房会发生什么吧?连最基本自我保护都做不到,还去跟一帮大老爷们途什么步?!雷闯是个渣我不否认,但是对这个女孩儿她的行为我同情不起来
最后,如果一个有家室的男人没什么工作上业务往来,却时常邀请你私聚,恭喜你!那是他想办了你的前奏。

 

【12】@侯虹斌:我说过很多次,在中国,几乎所有女性(是,所有),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过性骚扰。而且,都不止一次。

区别只在于有的伤害很深,有的让你恶心几天。
以前女性的声音太弱,顾忌太多,整个社会氛围都是浓浓的荡妇羞辱。
尤其是熟人强奸、师长性骚扰,绝大多数女性人单势薄,忍气吞声下来了。
但现在,虽然“荡妇羞辱”仍然普遍存在,至少有了更多的支援,
终于有女性有勇气站出来指控了。
这是一种示范效应,会有越来越多的女性会站出来的。
而且,一个性侵惯犯、性骚扰惯犯绝不会只骚扰过一个女性,他一定是性骚扰过无数的女性,
一个站出来,就会有更多的女性站出来作为旁证。
放心吧,现在才只是一个开始。
还有,这也让那些咸猪手明白:
莫伸手,伸手终被抓。
他们应该知道,再也不是无所忌惮的年代了。

 

【13】@没有羊先生:从公益圈/文艺圈爆出来的龌龊事情想到,自己也有过熟人朋友被指控性骚扰。在某些情况下,我不认识指控者,但和被指控骚扰的人关系更好。

我在情感上能理解,在一秒钟内因远近亲疏所导致的回护冲动——有时甚至谈不上回护,只是习惯性地选择熟人,「真的吗?他不至于吧?」
但冲动之后呢?究竟是把「他不至于吧」上升为各种繁复的托辞,演变成荡妇羞辱和种种借口,还是给受害者一方空间,听他/她的证言,然后去修改自己对熟人的本来印象?前者无需改变自己的认知,而后者则显然要更多修行。
隐秘侵害不断曝光。在没有人际纠葛的情况下站队容易,但真到了自己熟人头上,则困难得多。这也是为什么越是封闭的小圈子,这种结构性的回护越容易滋生,也越容易导致像沈阳事件中那样的结构性背叛(institutional betrayal),整个系统都来维护一个人渣的名誉。
而当骚扰被证实之后,也有着复杂的现实思考:作为骚扰者的朋友,我应该如何对待两人的友谊?(反例:邓飞/鄢烈山)很多普通熟人当然可以现场割席,但如果骚扰者是你的至交好友,你应该在什么位置上去帮助这个失足人渣?
所以在我看来,metoo所带来的复杂性,根本不是什么「指控的低成本」(你看现在环境依然艰难得很)。它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把袍子揭开了,露出了权力阴影下的日常暴力——而我们不得不去审视自己平静生活表面下的暗流,并重新定义自己在这些暴力背后的位置:受害者?加害者?纵容者?三者兼有之?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4】@猪蹄蹄小朋友:接着说权力这个问题,刚群里聊天有人问,就摸一把那种人,图啥呢,又睡不成,还有人问,那是不是没性能力的男人才安全?

朋友,天真了,权力不是这样的概念。举个例子吧,有个女性朋友,因为做公益项目,为了得到主管部门的放行,不得不奉陪饭局跟领导沟通沟通,席间被老领导摸大腿。
该女性朋友年纪不小了,在任何客观标准中也实在跟“美女”“风韵”不沾边,成天假小子一样。你就说,老领导有钱有权,什么样的姑娘睡不到,哪管嫖呢,也嫖得起城里质素最好的妓女啊。
事情就不是这样算的,这不是为色,就是为权,他有权力,就想用,方方面面用,以证自己牛逼,欲壑难填。你不是号称私企高管,某圈女精英吗,对,可算是有求于我了,就摸你了,怎么地吧,你看你,不敢吱声吧?
同理,老干部们买不起茅台酒吗?但别人送的就是比自己买的好喝,还有那些基层公务员,屡次为难你,不给你办业务办手续,害你大热天请假跑上十趟八趟的,他拒绝你十次不要费口舌吗,难道真的就因为懒得负担工作量吗?未见得。
“我就想欺负你,我就欺负了,不为啥,为心里爽。”这他妈才是权力。  

 

【15】@张洲 :女性注意,酒后要急离有以下状态的傻逼——如果你不想跟那丫挺的上床或者给他啥暧昧误会的话

1:借着酒意抓着你的手不松,一直叨逼叨些你不感兴趣的内容。很多女性因为其是长者、老大哥和所谓“有才华、出名”,害怕抽离丫手的时候会让对方“下不来台”就一直让他这么握着。
解法:你指着远处说句:“大哥你把那瓶可乐递给我”,之后,双手持瓶,喝。
2:嘴离你的鼻子很近的讲话。
解法:你有左躲右躲那股子臭气的功夫不如一捂肚子说声:“哎哟哥,不行了我想吐,先卫生间了哈”——拿着电话就走,出来一边装打电话一边说:“是吗?严重吗?好的好的,我马上到”——之后你就走呗!
3:他的膝盖故意帖着你的膝盖形成一种“肉体接触”时。很多女性觉得帖个膝盖没啥,躲开会尴尬,其实老贼正在试探你的反应,你不躲,他觉得下一把可以摸你腚了。
解法:反扎一刀:“哥,抱歉,我都碰你膝盖了,这有家有业的让嫂子知道了不好”
4:他跟隔着你的人说话时,趴在你腿上跟人交流。不要以为他这是“没拿自己当外人”才这么做,这老逼要动歪心思了才会这样。
解法:“你这样多累啊,我起开,你俩好好聊”
5:找诸如“有点冷啊、膝盖不能吹风”等借口抱着你的衣服。丫挺的这是想闻你的味儿了,他抱着你衣服你还走不了。
解法:说想喝一种桌上没有的饮料,钱在衣服里,去躺外面的超市买。再问问他喝不喝,回来衣服就别脱了。
6:擦边球式问话,半隐私不隐私的:你多大的脚啊,看起来好小……如果你的态度很“老实”,他就会祭出这句“我最喜欢小脚丫了”来挑逗你,这时候你咋回答也不合适。类似的有:“你锁骨真好看,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披肩发”等
解法:最合适的回答是“你喜欢这个啊?我都烦透了,1、鞋都不好买,我恨不能把脚剁了重新长。2、我不喜欢我的锁骨,显得太瘦了,最近准备去医院填了它。”3、披肩发?太热了,明儿跟小刘约了去理发店寻思剪短了呢。
总之,他“喜欢”啥,你就毁掉啥。丫总不至于当众说喜欢你的奶头和逼,如果连这两样都能当众说得出口,他就爬不到你怕他那个位置。
7:问:“你家远吗?”——直接回答:“我哥哥一会来接,不远”
8:利用你的善良,当着人大声问你诸如:“我就想亲亲俺这好妹妹,行不行?说!这会儿我的脸搁这儿了,行,还是不行!?”——很多妹子这时候会不知所措,在你片刻犹疑时,那张臭嘴就会帖上来。你就大声喊:“不!行!!!”放声大笑后说:“你亲我不行,我亲亲你行不行?”,他8成说行,你就用嘴冲那张猪脸上一帖,做出个亲的动作别粘上肉就完事儿。
基本就是这么多路数了,建议女性别单独跟这帮孙子喝酒,必须喝了就跟拽着你去的哥们儿打个底子,叫他护着你点儿,一般男的都明白,你就叫他进去先介绍:“这是我暗恋的大妞,不能喝,大家多照顾”。这个牌子一甩出来,就谁也不好意思了,别说文人,流氓也懂这个理儿,兄弟的女人,要尊重。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