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12】十个新时代童话故事

xilei 发布于 2018-6-23 10:57:00

 

【1】@一音顷夏 :#十个新时代童话故事 

1. “哈哈哈哈皇帝的衣服没有穿好!” 路边的小男孩说。皇帝想了一想,先把小男孩抓起来,再把听众的舌头割掉。又想了一想,干脆把衣服全部脱光了。

2. 卖火柴的小女孩冻死在路边的消息,传出后人们议论纷纷,甲说:“小商小贩路边占道经营本来就该管管了。” 乙说:“对啊,难道她穷就有理吗?” 丙说:“太平盛世哪有什么冻死的小女孩?莫要轻信境外势力捏造。”

3. 白雪公主在森林里躲避追杀遭遇千难万险,王国警方温馨提醒:单身女性需注意安全,避免独自外出。

4. 艾丽莎满手鲜血,终于编织出了荨麻衣,将十一个哥哥从野天鹅变回王子。哥哥们看着艾丽莎一个女孩,就把国王死前分给她的封地占了。

5. 海的女儿喝下巫婆的汤剂,丢失了声音不说,走路也像在刀尖上。她和姐姐们一起揭露汤剂成分有害,被判侵犯了制剂公司声誉,押入海牢。

6. 神仙教母数次向王国警方求助,要求解救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的灰姑娘。王国警方表示,清官难断家务事,再说也已经对灰姑娘的父亲等人进行了批评教育。王国女性儿童促进会对灰姑娘进行家访,拍了一张灰姑娘笑着干活的照片,表示她生活的其实很好,神仙教母介入他人家庭事务,对这个家庭伤害很大。

7. 贝儿被父亲卖给野兽抵债,逃出来后,围观群众表示:野兽是真的爱你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就不要这个家了呢?想想孩子!——国王听说贝儿在城堡里教家具识字,赐予她“感动城堡”勋章,希望她回到野兽身边。

8. 睡美人说,她并没有同意王子碰她。有人说,“谁让你不省人事的?” 还有人说,“他可是王子!什么样的公主找不到。会稀罕强吻你?”

9. 樵夫决定,把汉赛尔和格莱特兄妹带到密林中,生一团火,给每人一个小面包,然后假装去干活好把他们遗弃在那里。第二天出门时,他想了想,还是把哥哥汉赛尔留在了家里。

10. 如果要打开山洞封闭的大门,需要爬上云梯、学会咒语——梯子经常断、咒语也时常换,会开门的阿里巴巴时常得意地说,“没有这个智力和体力的人,本来就不配有开着的门。”

 

 

【2】@平骧 :因为将患病农民工诊断为“尘肺病”,遭到企业的质疑和举报,3名医生被公安机关关押长达半年之久,理由是他们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


作为多年办理刑事案件的前检察官,看到这个罪名,我基本上就断定了此次事件的不同寻常。

和抢劫、杀人、放火、强奸相比,“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这个罪名要冷门的多。不光老百姓们闻所未闻,而且,在公开判决文书网上检索,以这个罪名定罪的案例也寥寥无几。说不定办理这个案件的警官们也是在翻了几遍厚厚的法条后,才惊喜的发现“原来还有这个罪”。

除了罪名冷僻外,这个案件的案情还有很高的技术壁垒——尘肺病的医学认定。根据以往的经验,公检法在办理涉及医生处方权、病情认定等情况的案件事是慎之又慎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大家都不懂嘛。

所以自然而然很多公安就会产生畏难情绪,导致涉医犯罪不到万不得已,能不查就不查。曾几一度,大家大肆抱怨医疗腐败、药品回扣问题时,还经常会顺带着指着公安、检察不作为、不查处。其实背后的原因如出一辙。

但是,这个案件,公安却是主动的介入了以往自己并不太愿意接触的领域,而且按上的是一个非常冷门的罪名。确实不太寻常。

从媒体报道中发现,公安之所以会关注这个案件是因为“企业举报”。如果是这样,那么公安克服困难立案抓捕医生的动力,也就非常明显了。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尘肺病是职业病的一种,一旦企业员工被认定为尘肺病,那么企业不但不能随意的开除员工,还要给就医员工支付病假工资、医疗费,帮助员工享受工伤待遇等等。假使某些黑心企业没有给员工够买工伤保险,那么员工的上述开支都可以要求企业赔偿。这也是为什么,企业会看似“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去举报医生。

这个案件背后的原因已经分析清楚,可能更多的人关心的还是医生们到底有没有胡作非为。
在这个问题上,我个人倾向于相信医生。

职业病的诊断本身就是一件很专业而且很慎重的事情,如果说一名医在个别案例里严重不符责任,导致诊断错误,可能确实会存在。但是三名医生连续对几百名病人都诊断错误,让我觉得匪夷所思,不敢相信。

可能会有人说,说不定医生收了黑钱,故意这么诊断的。我觉得这种概率更低,媒体已经报道了公安没有查到医生的经济问题。而且尘肺病人大多是社会最底层的厂矿工人,在恶劣的工作条件下以牺牲健康为代价换取糊口钱,大部分人可能连看病的医药费都捉襟见肘,很难想象他们会手眼通天的拿出大把现金来贿赂医生。如果你关注过@袁立 的微博,你可能会对尘肺病人的真实生存环境有一个直观的认识。

最近接二连三的出现了企业驱动公安的一些“跨省追捕”案件,如之前的药酒事件、牛奶事件,虽然舆论上对这种做法质疑不断,但最终都没能拨乱反正,全部不了了之。恐怕这种妥协就是越来越多的企业敢于擅动公器的原因。

最后,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要达到让“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才构成犯罪。不管这个案件的最终结果如何,都希望在公安机关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能够泾渭分明,不要让企业利益披上国家利益的外衣。

 

 

【3】@坂本龙马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存在、存续,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刻意实现的。


义和团事件后,欧洲列强有种意见,认为应该将中国划几条线给分了;美国照会各方表示反对,因此作罢。

日本造成“满洲国”的事实后,如果没有美国因素,中国对这种形势是无解的(或许忍耐二十年后有机会割让“北满”换取苏联出兵,然而这也是日本军部预料中的局面);

今天中国人所感知的相对和平的世界秩序,在相当程度上是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富兰克林·罗斯福所刻意设计的结果。

目前在台湾海峡有一条所谓“台海中线”的“实际控制线”,但实际上,这条线是划在台海,还是在长江,淮河,山海关,基本取决于美国的决断——如果美国的决断真的不重要的话,“台湾海峡”这条线当然会和平津防线,长江防线一样,不复存在了。

苏联曾计划对中国发起先发制人的核打击,但为美国所阻。

WTO,一个让中国从经济半废墟中恢复健康的平台,不仅仅是西方经济界观念的产物,同时也是西奥多·罗斯福总统“门户开放”政策的升级品。在另外一个位面的世界,在一个许多中国人的世界观中其实是“天经地义”的丛林世界中,沙特科威特阿联酋是协约国,轴心国或者北约华约的“势力范围”,在保护国美国苏联德国法国的石油需求未以低价满足之前,中国没有机会以高价买到。中国本土的产品(租界除外)无法销往许多国家,包括第三世界国家(因为他们属于某势力范围),除非中国将自己也置入某“势力范围”。总之,“国家主权”之类的概念尽管是西方人所发明,但目前这种世界各大小国普遍被发放“主权卡”的的世界,实属美国所倡导的产物;在这个背景下,你才能理解为什么日本或者汪精卫证辅可以“自豪”地宣布是他们废除了在华租界,是他们在亚洲赶走殖民者(但日本失败了,没这个实力)(与之对比,在没有美国/苏联因素时,国共双方联手也难以对抗日本)——也就是说,在国+共<日本<美英的形势下,略诚实的人将不得不承认,一个完整的公鸡地图的出现,一定是有外部因素作为关键要素。

至于经济层面那也就不用说了。华为富士康理论上可以随时被关门,就象中兴通讯那样——但目前并不至于如此。因为如果没有足够证据的话,川普下禁制令是违法或者违宪的,或者违法WTO规则的。美国的法律系统,以及美国一个多世纪以来所培育的经济和政治秩序,保护了华为、富士康和绝大多数中国外向型非初级原料生产厂商。

其实还可以增加类似的例子,但没有必要多说,总之,你所看到的目前这种形态的中国,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演化秩序的产物。在这个秩序之内,各种国家按照其开放程度和法治状况各安其命;在这个秩序之外,则只有本拉登,希特勒,东条英机的尸体。

 

 

【4】@土澳生态君:前不久刚读书知道了大猩猩Koko,今天居然就听到她去世的消息。


以下摘选一些Koko有意思的小片段:

1.
大猩猩有用树叶和小树枝埋葬死亡同类的习惯。

Koko和训练员Penny Patterson用手语交流过死亡。

Penny:“大猩猩什么时候会死亡?”

Koko:“遇到麻烦、年老时。”

然后问Koko关于死亡有什么感受,开心,悲伤还是害怕。

Koko 回答 睡觉。

然后问koko大猩猩死亡后会去哪里。
Koko回答“舒服的洞里,再见。”

2.
有一次馋嘴的Koko讨要果汁喝,但未果。

Koko只好用橡皮胶管当做吸管,喝普通的饮用水。

喝完之后,用手语比划:“我是一只悲伤的大象。”

3.
Koko会用手语开玩笑,还会在淘气犯错后,把锅摔给别人。

也会主动地讨要 拥抱、零食、宠物和访客。

4.
Koko测试 镜子实验时,她会故意对着镜子作鬼脸,露出牙齿,甚至抹口红。

当被问到在镜子里看见什么时,Koko回答:“我。”

然后被问到“我是谁?”时,Koko回答:“Koko”。

但有意思的是,目前全世界大猩猩中只有Koko通过了镜子实验。

其它大猩猩失败,很有可能并不是智商问题;而是只是不习惯直视眼睛,这在大猩猩世界中是具有非常侵略性的行为。

5.
Koko会撒谎,当不守规矩犯错后,她会抵赖。

Koko明白大家对她有所期待。

6.
Koko的语言能力也很出众。

她掌握了1000个手语单词,同时能听懂2000个英语单词。

7.
Koko还具备幽默感,有一次她把训练员Penny的两个鞋子用鞋带绑起来。

然后对训练员说,“追我啊!”

Koko,请在舒服的洞里睡个好觉。💤

资料来源:
《Inside Animal Hearts and Minds》 by Belinda Recio

图片来源:

O网页链接

 

 

【5】@碎片历史:《一个被俘志愿军战士的自述》 :

“我们先回到东北辽西省(今辽宁省)昌图县金家镇,这里设有被俘归来人员管理处,在此进行整训学习。整训前,领导作了动员报告,讲了政策,让我们检查交代,交代被俘后的表现,主要交代有没有变节失密的问题。大多数人都实事求是地作了检查交代。实在说,你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得见,想隐瞒也不好隐瞒。最后,说是按照‘热情关怀,耐心教育,严格审查,慎重处理,妥善安置’的二十字方针办事,但执行起来却又是另一回事,百分之九十多的党员被取消了党籍,连长以下的人都被安置回了原籍。对于我们的军龄,只承认被俘以前的,战俘营中二年多的时间就不被视作军龄了。对于这样的处理,我们很不服气,提了很多意见。有的同志因为憋着一肚子气,开会时背对会台而坐,但这又管什么用呢?你那战俘营中顽强不屈的斗争,被人家一笔勾销了;人家一说就是:你们比刘胡兰怎样?比狼牙山五壮士怎么样?比这个英雄怎样,比那个烈士怎样,其言外之意就等于说,当了俘虏就不应该活着回来。”

 

 

【6】@战争史研究WHS:1941年6月22日,希特勒对苏联发动全面战争,即“巴巴罗萨计划”。既没有提出警告,甚至也没有通常的开战借口,德国军队就在辽阔的战线上对苏联发动了全面入侵。意大利、罗马尼亚和斯洛伐克在同日向苏联宣战;芬兰于6月25日宣战,匈牙利于6月27日宣战。丹麦和维希法国分别在6月26日和28日与苏联断绝外交关系。


与苏联官方历史学家在后斯大林时代宣称的“斯大林对德国进攻毫无准备”的说法相反,苏联方面在1941年春天起便采取切实的对德备战措施,同时不放弃力求避免这场即将临头的大祸。早在1941年5月7日,各国驻莫斯科外交使团就接到苏联外交人民委员部的通知,告诫它们驻苏联的外交人员当年夏天不要前往苏联的边境地区旅行,也就是说不要前往卡累利阿、黑海港口、巴库、克里米亚以及西伯利亚的某些地区。在同一天,斯大林根据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的命令,接替莫洛托夫出任人民委员会主席(相当于后来的部长会议主席,即其他国家的总理)。这一步骤改变了斯大林一直对政权采取间接控制的政治策略。

5月9日,苏联外交部命令驻国外的苏联使团非常谨慎地向驻在国政府探寻,在万一发生苏德战争时,这些国家会持什么态度。从5月中旬到6月上旬,在苏联西部,特别是列宁格勒、基辅和敖德萨这几个军区,举行了大规模的军事演习。波罗的海舰队进入动员状态。到6月初,所有通往罗马尼亚的公路都埋上了地雷,立陶宛地区同德国的边境上桥梁都被破坏(但是没有破坏苏罗国界普鲁特河上的大桥)。苏联当局还疏散了边界地区的村庄。红军休假全部取消。莫斯科和列宁格勒博物馆的珍贵文物也开始秘密向东疏散。

很显然,假如日本推迟它在东南亚的冒险,对西伯利亚发起进攻;假如英国记住1939年的往事,坐视纳粹与苏联军队搏斗而不偏袒其中任何一方,那么,毫无疑问,苏联将会被征服,希特勒将会在拿破仑失败的地方获得成功。可是,对于斯大林来说再幸运不过的是,日本并没有向苏联宣战,而英国的态度则由丘吉尔在苏德战争爆发那天的晚间广播讲话表达得清清楚楚:

“……在过去的二十五年中,从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始终一贯地反对共产主义。我说过的话,一句也不收回。但是,这一切,在正在我们眼前展现的情景对照之下,都黯然失色了……我看到俄国的士兵们站在他们家乡的门旁,守卫着他们的祖先自古以来耕种的土地。我看到母亲和妻子们在家乡祈祷——啊,是的,大家都经常在祈祷——她们在祝愿亲人平安。我看到俄国成千上万的村庄,那里穿衣吃饭都依靠土地,生活十分艰辛,但仍有着人类基本的乐趣。少女们在欢笑,儿童们在嬉戏。
“我看见惨酷的屠杀降临到他们的头上……一批批呆板的、机械的、听话的、野蛮的德国鬼子兵,好像成群爬行的蝗虫,在作践,在糟蹋……在这些火光、这些风暴背后,我看到了那一小撮人,他们设计了、组织了这场恐怖的暴雨,向全人类倾泻……
“你能怀疑我们的政策会是什么吗?我们只有一个目标和一个唯一的不能改变的决心。我们决定摧毁希特勒和纳粹制度的一切痕迹。没有人能动摇我们的这个决心,没有人。……与纳粹作战的任何个人、任何国家,我们都要支持。与希特勒同流合污的任何个人、任何国家,都是我们的敌人。这就是我们的政策,这就是我们的宣言……因此,俄国人的危难就是我们的危难,就是美国的危难,正如俄国人为保卫家乡而作战的事业,是世界各地的自由人民和自由民族的事业一样。让我们吸取通过残酷的经验的来的教训!让我们加倍努力,只要一息尚存,力量还在,就齐心协力打击敌人!”

(丘吉尔的文笔实在是不错)

(配图是战争前夜的莫斯科)

 

 

【7】@文玩史菌:【如今你看不上的皮尔卡丹 却是八九十年代的时尚记忆】


70年代末,中国在服饰上的坚冰正逐步消融。西方的奇装异服悄悄地闯入了国门,人们的服饰即将开始从单调统一向绚丽多彩转变。

1976年,中国轻工产品博览会在巴黎举行,手工编织的挂毯《万里长城》令皮尔卡丹心驰神往。此后,他便开始了进入中国市场的运作。当时的中国尚未真正打开国门,皮尔·卡丹的念头不断被朋友们“泼冷水”:“中国没有时装,中国人不会给你一分钱。”

两年后,皮尔卡丹身穿一袭毛料大衣,脖子上随意搭着一条围巾,双手插在衣兜里走过北京街头。在经过一群穿着蓝绿工装、老棉袄的中国人时,人们诧异的打量着这位奇怪的外国人,这成为那个时代标志性的一张照片。

1979年3月19日,作为第一位来到中国的欧洲服装设计师,皮尔卡丹领着12个洋模特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办了新中国第一场时装表演。台上模特迈着猫步、身上时装颜色鲜艳亮丽,台下观众屏住呼吸,当模特将外衣掀开时,观众们被惊得变成往后躲闪的人浪。
国人第一次感受到国际时装的魅力。皮尔卡丹这个品牌之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成为了身份的象征,可以说它是国人认识的第一个国际大牌。

随后,皮尔卡丹又在北京饭店举办了首次面对普通观众的服装展示。
为了本土化,皮尔这次直接用上了中国模特。他托朋友在大街上「捕捉」高个的姑娘小伙,说服他们加入模特行业。
于是,由卖菜农民、搬砖工,织布工组成的中国第一支模特队诞生了。为了上台,每名模特队成员都冒着被打断腿的危险,每天晚上偷偷参加专业训练。

80年代的中国有这样一个说法:“一条皮尔·卡丹的皮带在广州卖到1000元人民币,市面上一头黄牛连皮带肉带骨头也卖1000元。你牵一头牛不能代表富有,但你如果把一头牛变成一根皮带系腰上,那你就‘真牛’了。”

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西方时装品牌之一,皮尔·卡丹由此而享受着时尚传教士的地位。在平均月收入为几十元的城市卖500元的衬衫,并不许降价,这个品牌其实也经历着不能被理解的挣扎。

幸运的是,在挺过了80年代未的适应期后,深圳股市和房地产热造就了中国第一批有消费能力的群体。皮尔卡丹和稍后出现的梦特娇、花花公子等品牌,被国人视为改头换面必选的名牌来追捧。此时,中国这个大得令人垂涎的新鲜市场,开始受到真正顶级时尚品牌的注意。

 

 

 

【8】@咱说 :一口气读完了《三联生活周刊》的“寻找夏朝”专题,做得很好。略谈几点看法:


第一,我国的历史有多长还是多短,不影响我对这个国家当下的观感和认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不在意国史到底有几千年,它该是多少年就是多少年。我倒是一贯反感各种花式地追溯自个儿家史、校史、城史、国史的做派。只有现实中潦倒不堪的阿Q,才会去大谈祖上阔过的神话。反过来,如果有实打实的证据,甚至证明了国史有一万年,那我也会举双手同意。

第二,据说最早是宋健1994年去埃及访问时,看到埃及的博物馆里能把古埃及文明的年表追溯到公元前三千年,深受启(ci)发(ji),于是就有了随后的夏商周断代工程和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终于,过了二十多年,我们也把中华文明的年表追溯到了公元前三千年。——OK,我们不必拘泥于“文明”的定义和标准为何,也不必遵循国际学界的主流观点,但实质问题在于,当我们在“数字”上终于能跟其他古文明平起平坐的时候,我们在“器物”上能平起平坐吗?

即便肤浅如我者,逛博物馆时对各大古文明的各种古物都没有太大兴趣,在走马观花的过程中,我也不得不被精致夺目的古埃及的真人大小雕塑和苏美尔的装饰性绘画给吸引驻足,那可都是距今四五千年的古物,试问,同一时期的中华文明,有达到同等艺术性的文物吗?我想,我们不仅是要在博物馆和教科书里添个图表,把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平起平坐地放在同一个时间年表上展示,我们更应该把各大古文明相同时期最具代表性的文物也平行地摆在时间线上展示。然后,我们不带任何主观偏见去比较,最好,是请个毫无知识背景的文盲,请个外太空来的外星人,让他根据这些文物对不同文明的发展程度做一个判断。如果我们要自封有五千年文明,那么我们也要承认我们的文明在早期很长一段时间里,与同一时期的某些文明有差距。

第三,关于夏朝。三联的专题里,许宏被描述成了几乎唯一的少数派(图一),“中国考古学界少数认为二里头的夏都地位乃至夏王朝的客观存在都还存疑的人”。王巍则认为,已经找到了夏朝,“中国如果一共有100个考古学家,95个应该这样想。”然而,我特地去查了国务院新闻办在上月底就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答记者问(图二),仔细比较,王巍的说法其实跟许宏没有本质区别,他也不确定二里头就是夏,即便它最可能是夏。——可见,个人心里怎么想是一码事,学术上怎么表达又是一码事。

很多专家似乎跟吃瓜群众一样存在逻辑上的误区。比如杜金鹏的比方(图三):“如果现在一个人要证明他是张三,他的亲朋好友、街坊邻居都说他是张三,可派出所说,没有身份证就不行。他的身份证要是找不到了,我们就不承认他是张三了吗?”——这个比方逻辑上有问题。第一,现在没有谁要证明自己是张三(而是有人要证明张三是张三);第二,张三也没有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否则做DNA鉴定不就完事了,给出旧时的合影不也是证据吗);第三,他的身份证将来要是找到了,上面写着李四的名字,我们不就尴尬了吗?——换到寻找夏朝的语境,第一,不是二里头要证明自己是夏朝,而是我们想证明它是夏朝;第二,二里头地理上的周边、时间上相继的文化里,也没有能证明它是夏朝的间接证据;第三,万一将来在二里头发掘出了自证为秋朝的证据(比如文字),那就说明我们之前的一厢情愿是错误的啊。

在没有进一步的证据之前,踏踏实实地承认自己的文明不如别人悠久或者(硬补上的那一段)不如别人灿烂很难吗?凡事老子不(并列)天下第一心里不舒服斯基?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