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9】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奢侈,也不可能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用电防范知识

xilei 发布于 2018-6-11 17:24:00

 

 

【1】@游识猷:对人体安全的电压是不超过50V。路灯、广告灯箱的供电大概是380/220V。


如果路灯和灯箱没有安装短路、过载、漏电保护(比如漏电断路器)的话,周围形成跨步电压时,就可能造成行人触电。

自救方法当然也有——小碎步,并腿跳,远离路灯,绕过积水,穿能绝缘的雨鞋,或者干脆下雨天就不要出门了。

但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奢侈,也不可能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用电防范知识,何况有时候是瞬间致命,不一定有机会自救。

有机会“做点什么”的,是电力设施产权者。

路灯、配电箱等等设施,安装了哪些保护?设备裸露带电部分有没有防护?有没有按《城市道路照明工程施工及验收规程》(CJJ89—2012)来施工验收?电表箱对地距离有没有留够?道路改造时,导线对地安全距离有没有留够?日常维护有没有做好?排查了哪些安全隐患?可能伤害行人的供电设施,有没有设立合适的警示标志?发生事故后,现场检查、事故责任归属确认,是不是应该由利益无关方来做?

等电力方尽到了应尽的责任,再谈行人的防电与自救吧。

 

 

【2】@成都下水道:昨天在成都铁像寺水街,一群朋友聚会。有公务员、大学老师、商人、医生。


昨天我发的那条微博,阅读量已经超过300万,于是讨论中国的医疗乱象,也成为了聚会的主题之一。

讨论的话题有消失的救命药。

媒体报道:两年前,抗癌药赫赛汀的国内市场价格约为每单位24500元,一个疗程约40~50万元。但经过2017年的价格集中谈判后,其进入医保药品目录后的支付标准降至每单位7600元,降幅约为70%。由于使用的患者人数剧增,造成全国范围内供不应求的缺货状态。

今年4月,我也遇到类似窘境。

好朋友的妻子患乳腺癌,因为买不到郝赛汀,向我求援,纵然我在医疗圈有良好的人脉关系,在国内也找不到货源,于是我唯有麻烦印度仿制药代购。

结果因为冷链运输的艰难,选择放弃。

我有一种担心,其它昂贵的救命药相继降价,是不是也要逐渐消失?

在众多救命药中,印度仿制药成为了中国普通老百姓的不二选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因为价格只有原研药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

中国有没有仿制药呢?

有,数量不多,而且存在两个问题。

1:中国仿制药与原研药相比,没有明显的价格优势。
2:中国仿制药的质量逊色于印度仿制药。

以前我向博友们推荐印度仿制药时,只推荐泌尿外科专业的药品,而现在,但凡是质优价廉的印度仿制药,我都决定推荐。

这是一种违法的担当,但是作为一名医生,总不能看着本来可以挽救的生命,在眼前逝去。

是的,我缺乏高瞻远瞩的目光,无视药品专利和国内药企的利益。

没办法,另外一个理由占了上风:生命永远至高无上。

在正确与善良之间,我选择善良。

朋友中有人眼睛湿润,他们异口同声的表示:如果你进了监狱,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救你出来。

我绝不参与印度仿制药的任何买卖过程和谋取私利,但我会用属于我的那一丁点话语权,为老百姓提供福利!

国务院《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里面,也有专利强制许可的建议,希望我们的祖国,尽快开始实施。

 

 

【3】@守望好莱坞:本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小偷家族》导演是枝裕和拒绝了所有日本政府的表彰邀请,称希望和公权力保持距离。

据NHK新闻7日消息,日本文部科学大臣林芳正在参议院的文教科学委員会上,表示希望邀请是枝裕和到日本文部科学省,当面向他表达祝福。是枝裕和在7日的博客中谈到此事,表示在回国后收到各种表彰邀请,但已一一拒绝:

在7日的参议院文教科学委员会上,文部科学大臣林芳正受到来自在野党议员神本美恵子的质疑:“有法国媒体指出安倍首相至今仍没有向是枝导演表示过祝贺,政府是不是无意祝贺是枝导演?”林芳正回应称,是枝裕和因《小偷家族》在戛纳获奖是件值得骄傲的事,也由衷表示高兴,“是枝裕和导演是否应邀还不清楚,但希望能邀他来文部科学省,当面向他表示祝贺”。

是枝裕和在自己的博客中提到此事,称自己在NHK看到了这条新闻:“明明还有很多其他的重要的事情需要商议,却因这种私事占据会议时间、新闻版面和电视新闻的时间,感到心有不安。”
他表示自己在戛纳拿奖回国后收到很多表彰的邀请,虽心存感激,但悉数回绝。他表示,当今社会正被逐渐“回收”进掌权者们的“宏大的故事”中去,在这种状况中,作为一个电影导演可以做的事情就是与这种“宏大故事”(不分左右)进行对抗,并持续不断地创作出与“宏大的故事”相对的、多种多样的“微小的故事”,而这样做的结果也将令文化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是枝裕和谈到黑泽明凭《罗生门》在1951年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以及阪神大地震之后表彰欧力士野牛职棒队及选手的事情,称自己并不是在否定这些表彰的价值与意义。但就电影而言,它与“国家利益”、“国家政策”连为一体时曾招致了不幸的灾难。而如果我们认真反省过的话,就会知道即便在如现在这样的“和平时期”,我们也该与公权力(无论是保守派还是自由派)保持距离。

是枝裕和表示自己无意令此事发酵成现在的风浪,所以一直都闭口不谈“拒绝”一事,但这个话题一直纠缠不休,所以特地在博客中将自己的所思所想写明。他希望表彰之事可以就此告一段落,而对于电影的讨论则务必持续进行下去。“《小偷家族》明日(8日,即现在的今天)即将(在日本)上映,是个‘微小的故事’。”

 

 

 

【4】@木遥:「有没有可能沃德是错的?」她问。


「嗯?」我没听明白。

「那个统计学家,沃德,说飞机上弹孔少的地方才危险的那个人。」她看着天上说。刚好有一架轰炸机歪歪斜斜地飞过,引擎上还冒着烟,看不出来是不是马上就要坠机了。远处传来一阵阵稀疏的炮声。

「唔……为什么?」我盯着她被泥土蹭破的衬衫破洞里漏出来的肩膀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因为……」她扭过头来看到我的视线,不出声地笑了一下,换了个姿势坐着,用戴着手铐的手勉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因为完全有可能弹孔少的地方就是不容易中弹啊,他并没有去检查坠毁了的那些飞机是不是真的弹孔都集中在剩下的部位上。他只是说当时军方的原本推理不一定对,但他也没法证明自己是对的。」

「他的默认前提是假定飞机上所有地方中弹的概率一样吧。」我说。我发现自己很难把目光从她身上转开。我知道我的程序里有一个模块是让我模仿男性人类看到好看的姑娘的视线和行为,这样能让我们平时更好地伪装成人类。但我其实也不确定我现在盯着她出神是不是这种伪装的一部分。

「如果有这个前提,那军方本来的结论当然就是错的,也用不着一个统计学家告诉他啊。」

「这就是个段子嘛。」我没好气地说。「这个段子还挺好的,正好说明你们人类反正也不懂统计学。」

「是是是,」她忍俊不禁。「过去五个小时里你已经吐槽人类不懂统计学十八次了。你到底是在生我们人类的气还是在生你们 AI 自己的气?」

「我为什么要生我们自己的气?」我问。远处的炮声越发密集了,应该是人类的军队最后合拢包围圈的战斗。他们发现这个山洞应该要不了多久了。

「因为你们这么懂统计学还是输了啊。」她说。「你看,我们人类这么愚蠢,会把时间上的先后关系当成相关性,会把相关性当成因果性,会老是被自己的经验影响判断,会有心理锚定效应,会有这 bias 那 bias 七八十种 bias,所有这些错误你们都不会犯,但是你们还是输了。」

「那是你们运气好,你自己也无法否认你们赢的完全是侥幸吧。」我反驳道。

她耸耸肩。「我们当然是运气好。」

我们都沉默了下来。夕阳的光芒斜着射进这个山洞,照在她的侧面,让她的发丝闪闪发光。虽然在野外困了很久,她一头长发还是显得干净清爽。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或者也许是我自己给她外貌的评价本身有 bias。

有这个模块吗?我想。为什么要有这个 bias?

「我们当然是运气好。」她低声重复了一次。

「什么?」

「不然我们早就灭绝了十几次了。」她说,声音里有点掩饰不住的疲倦。「你知道我爸爸是怎么死的吗?他因为赌博欠了太多债被仇家逼得太狠跳楼死的。如果这场战争你们赢了,在 AI 统治的世界里应该不会有赌博这么愚蠢的事情,对不对?我也觉得我们这么蠢都还能活到现在是运气好。但你有没有想过人类为什么这么喜欢赌博?」

我没作声,等着她继续。

「因为我们只有一辈子,大数定律对我们没意义。」她站起身趔趔趄趄地走向洞口,我本能地想要搀扶她一把,但没够着。「就像这场战争,如果在一亿个平行宇宙里发生,肯定绝大多数都是你们赢。但我们只有这一个宇宙,而在这里我们赢了。」

「这并不意味着你们是对的。」我不很理直气壮地说。

她摇摇头。「这跟对不对没关系。问题在于,我们的生命里所有有意思的东西都要靠不可理喻的冒险才能得到。我们首先是个体,不是样本。」

「我也不是样本。」我条件反射般地说。

她笑出了声来,脸上有一点我看不懂的古怪神情。然后她看着我问:

「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愣住了。

「在你们的模型里喜欢一个人是统计上合理的一件事吗?」她盯着我问。我看着她的眸子,里面带着某种催眠性的力量。

我不知道自己说了句什么,可能只是咕哝了一声。

「我还真的很好奇如果你们赢了,你们会自己进化成什么样子呢。」她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探出身去听了听外面越来越近的炮火声,回身走到我面前,把戴着手铐的双手伸到我面前。「现在是你做决定的时候了。要么你杀了我然后等他们来了杀了你。要么你放了我,但我也没法报答你什么,我可以带你出去,但你也知道他们还是会强行清洗你的所有模块。所以我其实也没什么讨价还价的本钱,你看着办。」她非常平静地说。

我看着她的眼睛,我们俩都陷入沉默。我清楚地知道我的计算模块这时候作出的决策是什么。我只是不知道我要不要执行这个决策。

山洞一点一点地暗了下去,夕阳终于落山了。

 

 

 

【5】@长沙罗刚:好多朋友问我,小崔这个事后续会怎么发展,什么结果。

我说,有很多可能发生。
但是有一个结果,不会发生。
就是大家最期盼的结果,绝不会发生。

相关部门彻查,这某人,那某人,税务或上市公司的违规。
这个人那个人都被罚款都被处理,甚至抓人,行业内幕彻底的暴光晾晒,甚至整肃。
深度报道,持续跟进,各种大快人心……

以上总总,不会发生。
为什么。

因为过去发生的,一定会再次发生。
对一个人来说,如此。
对一个社会来说,如此。

霹雳雷霆手段,干净麻利的处理,你见过?
对肮脏的丑恶的全行业的揭露,你见过?
对真相不留死角的挖掘暴光,你见过?

有人说,这次不同。
这次彻查,很多欠款被抄没到国库呀。有利自然会发力去做啊。
这次事情动静太大,肯定要做出事情,群众都看着呢。

不会!
我看明白了,每次,最不应该不了了之的,总是不了不之,这是不断上演的剧情。
曾经上演,就一定不出意外继续上演。

最大的两种结果。
一、事情会奇怪的戛然结束,莫名其妙的结束。
二、或者,事情会拖沓的便秘一般的慢慢发展,无结果又好像有点结果,直到不再被高度关注,然后慢慢归于平静。
过程中,大家会听到一些看起来很果敢有利的处理方案,对人对行业。
好像很猛烈的样子,但是你看明白就知道,雷声大而已。

信我话吗。
我可以和任何人打赌
双方里字据。
绝对兑现。

 

 

【6】@Kevin在纽约:【为什么美国没人用“阴阳合同”逃税?】很简单,美国有一种税表叫「 Form 1099」(附图),1099 表是任何个人或者机构,只要给了你钱,付款方必须搜集你的信息,向美国国税局IRS汇报你有了这笔收入。任何一份1099 表都和收到这笔收入的个人SSN(社会安全号码)对应,他们把1099寄给IRS后,同时还需要寄给你一个副本。

    所以,国税局的电脑系统里就有了你收到的所有1099表的信息,由于计算机系统的进步,所有的这些信息都由IRS电脑系统自动核对,任何一笔没有申报的1099,首先是归责于付款人,对付款人重罚,然后再罚收款人。
    税法这样定死后,再做“阴阳合同”就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最后一个重点也必须得说,美国国税局也是独立执法的,如果敢逃税,你爸是总统也没有办法,司法和媒体都盯着你,该重罚的重罚,该坐牢的坐牢,谁都跑不掉。
    所以在美国,你可以不怕FBI,不怕CIA,但你不可能不怕国税局IRS,老川竞选的时候就被他们查了个底朝天的,财大气粗脾气爆的老川,也只能乖乖配合。

 

【7】@骆新:大量影视剧和明星参加的电视节目涉嫌洗钱,这个存在已久的秘密,被“崔永元事件”引爆之后,或导致权力部门出手,行业大地震。

但这两天有些被广泛转发的视频和文章,拿明星跟贫困的老兵、科技工作者比,说后者之所以不受尊重,乃是因为前者太受关注……
我觉的,转发并点赞这类文章的人,思维状态都属于义和团和塔利班,他的逻辑是“我之所以过的很惨,是因为你过的太好”,当然,一个社会若只羡慕大官和明星,说明这个社会的道德水平已不堪到何等地步,但是,明星也是一个合法产业中的一部分,他挣钱的背后也是打造了一条庞大的产业链,让更多的人挣到了钱。
明星偷漏税,说明我们的法律和监督制度出了问题,而不能就此搞有罪推定,认为影视圈里没好人——崔永元本人不也在这个圈里吗?
至于老兵或某些科研工作者,如果存在生活困难(先不论贫困者在职业人群中所占比例有多大),你怎么就认为,这是明星造成的呢?社会制度没有问题吗?公共政策是不是要修改?
把一批人的倒霉,归咎于另一批人的发达,这就是典型的中国式思维:我弱你就不能強,我懒你不能勤,我丑你就不能美……
按照这个逻辑推论:把明星都抓起来,让他们挣不到钱,一贫如洗,我们的生活,就会因此变得更好吗?
我记得,希特勒就是这个思路,只不过他的方式是“枪毙”或“关进集中营”。
中国人难道在文革中没试够这套手段?我们打倒了右派,资本家、地主、地方或部门的党委当权派,最后实在没人可整了,把知识分子当成工农兵的改造对象,最后情况又如何?
唉,愚蠢。

 

 

【8】@五岳散人:非要说现在是关乎是否“偷税漏税”,所以已经与“公共利益”有关。行吧,趁着红烧肉还在锅里,给诸位聊聊这个。


聊之前呢,希望您查一下税率。为啥这么说呢?您起码应该知道个人所得、劳务所得、企业所得税率是多少,以及减免额度。

一般来说,高收入者不喜欢交个人所得税或者劳务所得税,那个实际缴税额度高。企业所得税可以冲抵,象个人工作室这种类型的企业,反正也要雇人啥的,能冲抵当然最好。

化妆师一个月八万咋了?难道就不许高技术、高工资了?总不能跟邓紫棋似的,造型师跟她貌似有仇吧?

咱先不说演艺人员签的合同是不是明确标明税后收入,就说这种所谓“阴阳合同”。

我没看到那个“阴合同”的具体条款,但个人估计大概率是工作室签的,算是避税手段之一。如果不是工作室签,大概率是为了躲打击高额片酬什么的。

可这事儿从法律上您说不出不对,人家说我就是制片,在现场指导了一下机位,您能咋着呢?

所以,您何苦让我评论这个嘛。这都啥年头儿了,雇几个技法娴熟的会计师,这种麻烦轻松躲开。

至于说为啥能赚这么多……各位,市场经济就这样,您信不信名气通过这事儿再大一点儿,下次赚的更多。

另外说几句正经话:各国收税最头疼的问题之一,就是有钱人总有办法“合理避税”,社会的中下层人士避无可避,这是个学问,而且平稳运转的社会不能用强抢的方式。

我个人其实完全不在乎这些人赚多少钱、多长时间赚到,我更在乎的是,万一人家至少在法律层面合法的话,会不会因为社会看不惯他们有这样的能力与资源避税,而强迫其接受惩罚。

您看清楚了,我说的是“万一是合理避税”,可不是下了论断。

为什么呢?因为那就等于合法财产,想征收就要立法,而不是看着赚得多或者手法巧妙(其实谁都会的手艺)就觉得应该拿走一部分。

如果合法财产不能得到保护,比少一些税收可要严重多了。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