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四十年前的课本

xilei 发布于 2018-2-11 16:57:00

四十年前的三月是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生开学的时间。为了纪念这个日子,很多77级同学会都策划了返校活动。但我是少数从高中直接考进大学的,上得有点容易,因此毫无历史情结,仅仅是换个地方念书而已,也没有感到必须要隆重纪念些什么,但如果真要纪念的话,我最想说的便是当年的课本。

现在看我们那年的考试标准是有点可笑的。十年大学停止招生,中小学从1969年开始“复课闹革命”,上课基本就是凑合,革命才是主要项目。还有挖防空洞和野营拉练,不断去工厂农村“学工学农”,所以那时的课本是十分简化的。记得每次考试我都是花二三十分钟就完成卷子,成绩也总能名列前三,不禁洋洋得意,我的班主任就瞪着眼睛说:“别骄傲了,你这样的成绩,在过去也仅仅算个中等,最多考个中专。”听后我不服气,便就找来“文革”前的数学课本和俄语课本来看,一看果然水很深,吃力得很。

但那个年代大家都没有学习压力,知道中学混五年早晚是要上山下乡的,所以我明知自己是混,但也不觉得惭愧,因为自己毕竟还是“名列前茅”的。而且我这个中等生水平的成绩也竟然在没有复习准备的情况下就考上了大学,总分还不低,就说明了那次考题的容易,更说明了十年中坚持学习的人不多,因为这样的考题居然很多人都不会做,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四,具体到招生少考生多的文科,录取率据说只是1.5%。考虑到当年考生的实际水平,非外语类考生干脆免考外语。从1978年开始,外语类考生干脆免考数学。都免考了好几年。

我中学念的是俄语,高中毕业应该念完十册课本,但我们只学完了六册初中课本,因为那个时期学生学外语没有动力,俄语又难学,如果让大多数人能及格,就根本学不完十册。所以我是以六册的俄语底子考的大学,可想而知考试题目不会太难。

有趣的是,高考时我阴差阳错考了俄语却被“调剂”到英语专业。拿到的课本印刷粗糙不算,句子居然和初中课本差不多。一段短课文的内容是:“这是一张地图,一张中国地图。请看中间的红星,那是北京。”原来这是前几年的工农兵学员用的课本,他们当中很多人没有英语基础,所以启蒙课本就这么简单。这对我这个连英文字母都不会的人当扫盲课本很合适。但对考英语高分进来的同学就很小儿科,他们为此抗议说上大学等于浪费青春。于是系里很快就给大家换课本,换的是“文革”前的大学课本。但用现在的眼光衡量那种课本也是比较简单的。记得有一课是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选段,很简单,是儿童小说,但还算有趣,讲孩子们怎么粉刷墙壁。没想到这样的课本竟然一用好几年不变。毕业后我读研究生做教学实习,给大二(八0级)上英语课,碰巧教的又是这一课,带着学生们蹦蹦跳跳排练刷墙的话剧。足见那时教材的呆板与刷新之缓慢。

还好很快就开始改革开放了,大家不因循守旧死学旧课本了,开始学英国的《灵格风》课程和美国的《英语900句》,各显其能找来很多国外的教材,英文程度高的同学干脆直接读英文小说了。听力和口语练习的教材没什么新意,我们干脆大量时间抱着收音机听英美电台广播,边听边跟读,听完根据记忆查字典,互相交流收听的内容,这等于是活教材。头几年的大学竟然是这样在混乱中匆匆忙忙摸石头过河赶过来的,直到上了大四的时候才完全用上英美国家的教材。 (黑马)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