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天意或许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

xilei 发布于 2018-1-19 10:26:00

9月份《中国有嘻哈》刚结束,微博名还叫“GAI爷只认钱”的GAI接了中信信用卡的一个广告,写了首广告歌叫《为梦打Call》。
梁欢在某期《恶毒梁欢秀》里专门吐槽了这个事儿,“GAI啊,我理解中国不能有真正的匪帮说唱,但这你从良的速度也太快了吧,直接从gangster晋升为‘为梦想打call’,你是有多想上春晚”。
真是相煎何太急。几个月后的几乎同一天,GAI 被证实退出《歌手》,而梁欢的节目被下架、微博被禁言。
不知道是《恶毒梁欢秀》的团队没有经验,还是他们确实是视死如归。在梁欢说出那个日期的时候,这档节目今天的结果几乎就是注定了的。
GAI相对来说无辜一些。过去三个月,刘洲祭出了一套标准的神操作,把那个“只认钱”的GAI变成了“超级无敌GAI”,让他学会一边唱“老子学不会弯腰”一边给《歌手》的老师观众们鞠躬。但还是没躲过去。
但不管梁欢,还是说唱圈的人,都没有真正领悟刘洲那封投诚信所说的东西,“你们以为我党的眼睛瞎吗”,“听过天意难为(违)吗?”
PG ONE刚被点名的时候,很多人出现了幻觉,觉得这是针对“一个人”而不是整个嘻哈音乐的事情。于是很多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拍手叫好,参与嘲讽PG ONE粉丝“紫光阁”的事情;也有一些PG ONE的粉丝跑去举报GAI之前写过《超社会》。
如果你们稍微了解一点“天意”,就会知道“天意或许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而且一旦出席,一般都是范围攻击。
崔健 93 年演唱会上说的那句话,让他好几年都没法演出;何勇为他抱不平,96年唱《姑娘漂亮》喊了一声“李素丽,你漂亮吗”。这本是仗义之举,但一句话又让好多年之内摇滚演出商都没办法拿到批文、不许上电视和电台,很多摇滚乐手那些年都快饿死了。
就因为这个事儿,摇滚圈很多人骂何勇为“害群之马”,很多人经历了那几年之后一蹶不振。
现在天意打了个盹儿,让你们在微博上发发歌,让你做点脱口秀节目。人们就真以为天意能违了,拼了命地作:一个五百万粉丝的说唱歌手,拥有几代说唱歌手梦寐以求的资源和舞台,说没就没了;一档市面上唯一接近美式访谈类脱口秀的节目,说没也没了。
上个月说唱圈还有一件大事,是诞生了中文说唱圈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beef事件。原本是两个人的小打小闹,上升到海尔兄弟和C-Block两个团体的斗争,后来“活死人”、GOSH加入之后又变成一场多方绞杀CDC的乱斗。再加上月末PG ONE的事件爆发,整个圈子动荡不平。
而C-Block的小胖前几天发了首新歌《困兽斗》,歌词里有一句“若子弹已上膛,仇家同我在一间房,我是否又真的,希望有一方先上天堂”。大意是,圈里人出于各种立场互相踩踏,但真的危难面前,没有人希望行业里的其他人真的出事。
但是这首歌的转发量,只有之前小胖Diss海尔兄弟那首《脱衣舞男》的三分之一。人们还是喜欢看冲突的东西,并不喜欢看内省的东西。
我想起来以前写香港电影人的时候写过一个事儿。2012 年杜汶泽拍完彭浩翔的《低俗喜剧》,在香港票房很好。有人质疑电影卖弄低俗,杜汶泽回了句“低俗是香港的核心价值”。这话被黄秋生怒怼,“你们两个自己 cheap 就算了,别拖香港人下水”。两人就此决裂。
后来没多久,两个人因为意识形态问题,双双被内地娱乐圈封杀。两人都失去了内地的工作机会,只能蜗在香港,关系竟然渐渐缓和了,前年还一起合作电影。
媒体去问和好的过程,杜汶泽说,“在这样的形势下,你再有那么多私怨,就很难前进了”。
自从有了社交网络,表达跟表达之间的意见不合、价值对立,被加速点燃了,表达者们针锋相对一较高低的成本降低了。所以微博上总是在吵架,总是在撕逼,我们在任何事情上都达不成一致。
但通常来讲,每一个议题出现后,过不了太久,那些价值相左的表达者们就会发现,他们的困境,他们的不自由,是那么相似。甚至他们根本就是最亲密的战友,因为他们有共同的敌人。

而马克思早就说过了,要分清楚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