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新年头一个非娱乐类的社会热点话题是由一个因等人而不肯下火车的女老师挑起的

xilei 发布于 2018-1-11 12:04:00

新年头一个非娱乐类的社会热点话题是由一个因等人而不肯下火车的女老师挑起的。预示着鸡毛蒜皮代替严肃议题会是今年,也许乃至今后几年的趋势。
所以现在为工作,得学会如何从鸡毛蒜皮里挑出可聊之处。比如令大家厌恶的首先是这位优秀老师“总是有理”的辩解,让我想起自己的很多老师。在我还小的时候,有人同样是因为等人,上课迟到一分钟,老师批评道:“要有集体观念,全班48个人,你延误大家一分钟,相当于每个人都延误了48分钟”。——当然即便小学生都知道,这时指出老师的计算错误,是个正确但不聪明的事情。因为你也许正确,但老师永远正确。
我相信这位教师在教职上是优秀的,有多个奖项为证。然而在中国,这方面的优秀往往还附带权威人格。这种“永远正确”是由权威维持的,当永远正确的人遇上了更加永远正确的人,就会显得可笑。如同卡扎菲一样,在被人从下水道里抓出来时,他高喊着“我是你们的慈父”。当他权威尚存时,这句话会让男人激动万分顶礼膜拜女人为他生猴子,但当他丧失权威时,这句话给他招来了爆菊的子弹。因为卡扎菲虽然永远正确,但子弹比他更加永远正确。
此前的新闻说,她的作为让火车误点了几分钟,后来澄清说,没有误点。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误点,但想必即便误点,也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但这足以让现场的乘客与网络的围观者义愤填膺了。即便站方已经放行处理了,他们却依然高喊着要叫警察。环球网还发表评论说,正是因为舆论对执法人员监督太多了,所以火车站的工作人员束手束脚。
我不愿意多评论环球所说的“舆论对执法人员监督”是多是少的问题,毕竟我不擅长谈论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到底多还是少。
回到叫警察这个问题,我记得此前不少人丢了东西,或者被网络诈骗,报警不立案也处理不过来,因为丢的东西价值太小了,就几千块而已。顶不上警察出警的成本。这个说法是不是合理可以讨论。不过,很多人这里认可出警成本,那里就不认可了。一个没有多大危害性的行为,要讲成纵容就得世界灭亡,非得叫警察不可,比偷东西的贼还可恶。这种心理非常值得玩味。
赶火车延误但火车还没开,乘客要求管理人员通融,无论国内国外都太常见了。每次都叫警察,警察真的管不过来。这种都是站方人员自行斟酌处理的。火车站当然会选择自己管理成本最低的那一种,在这个案例下就是放行。这种管理弹性是必要且常见的。网民作为完全没有这方面管理经验的外人,去喷站方这个行为,其实背后有一些隐藏的观念。当事人女老师觉得,你们火车站的乘警打个电话给上头检票的,让他们放行,就10秒钟的事情。10秒钟的事情不干,非得和我拉扯五分钟,就为了让我们一家人分离,等明天的火车。而网民觉得,如果这次放行了,哎呀,以后大家都学怎么办?当然这次可能特殊点,一家人两个赶到了一个没过,不太好学。但迟到几分钟乘火车没开闯卡还是很好学的。
这又让我想起一串不好的回忆。选一个我在微博上登过的,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事情。去大使馆办个手续,要现场抄一份几百字的声明加夫妻签字。出一个错别字,就得打回重写,重新排队。两人都是大忙人分别请假来大使馆,连着来了三天都因为出了极小的错误而没能办成。最后他们去了律师事务所,人家给他们全部做好复印好半个小时搞定。事情发出以后,看了一下回复,在大使馆办过事的美加网民都感同身受。而围观的网民则更多地支持权力机构。简单说就是如果纵容了你们,其它人这么干怎么办。
现代的年轻网民,对权力机构的宽容程度要比个体高得多了。作为个体,无论是迟到几分钟还是抄错一个字,哪怕浪费一天都得自认倒霉,由着别人折腾。作为机构,怎么折腾你都是有道理的,因为无数的刁民随时盯着漏洞呢,这就是现在人们的观念。我觉得,怎么说呢,今后还会好消息不断,嗯。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