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为读博我辞掉年薪20万的工作 如今怎么也找不到了

xilei 发布于 2017-9-11 12:26:00

我是一名即将毕业的法学女博士。

本科毕业时我就在一个一线城市的垄断国企工作,第一年的年薪10万左右,到我辞职时已经快20万了。工作很轻松,但丝毫没有挑战,年轻的我当时觉得呆在那种地方简直是浪费自己的青春。

那时正好遇到现在的老公,他在北京读博,就追随他来到北京,考上了一流的法学院读研读博。且不去提这些年的日子过得怎么样吧,学生的生活确实是物质贫乏的,倘若还如本科生一样青春无敌,每天好多节目也罢了,穷开心也蛮不错。

读博士以后发现周围都是心事重重的女博士,记得前些年北京老有报导说女博士自杀,我突然能够理解了。读了若干年之后,现在即将毕业了,论文的压力已经不算小,但是尚且比不上找工作带来的压力。

兜来转去,我发现我如今的最佳选择竟然还是当初放弃的那类工作,但现在我投了几百份简历才发现,我再也进不去那种单位了。

很多用人单位明目张胆地写着:30岁以下,甚至27岁以下,男生优先。

忽然感觉自己像站在一片荒野上,四处张望都看不到方向。如果说5年前的自己还有理想,现在于我来说却只是需要一份对得住自己的工作。也许到最后结果是好的,但是我感觉这个过程已经让我精疲力尽,自信全无了。我总是这样,买基金赶4000点,到现在赔了1/2;读书赶上学位贬值,博士快毕业了才发现我宁愿当初自己没有考上。

如果学历可以兑换的话,我宁愿用学历换青春和工作经验,再考一个在职博士。我也不明白这些年怎么过的,总之好像怎么样都是浪费。

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其实道理我都明白。

其实,我读了博士以后其实开始学会不抱怨了,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老说这些改变不了的现实挺没意思的。

可是我发现我自己是一个不太容易控制自己情绪的人,所以有的时候我不明白大家那么大压力为什么还能泰然处之,我却常常只能郁闷地睡去,然后郁闷地在半夜醒来,想想这些年的时间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现在我处于这么尴尬的一个位置?

如果说读书是一种投资,为什么我投资了负资产;而且最可怕的是,我发现我已经没有了斗志,对工作也失去了憧憬,对所谓的学术更是。

我很讨厌大家说什么师太,虽然这些年读博士把自己读老了,而且幽默感也少了,我清醒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但是无处改变,因为身处这个环境。当初的选择虽然不完全是自己的决定,但是无论怎样自己都应该为这些选择负责。所以我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

规划一下我未来的职业,我并不想当老师,因为读书这些年对学术界挺失望的,从前天真,老觉得学校和社会不同,后来才发现坏风气学校尤甚。我分析自己的个性,很想去做律师,但是很少博士毕业出来做律师,而且好像只有走投无路了才会去做律师,因为如果真的想做,一早就应该做,而不应该等到博士毕业。律师不需要这样的理论背景,更强调工作经验和实践能力,而且老公也不是很支持。我也不想去国企了,而外企显然是不会要一个博士作为初进人员。考国家公务员,分数很高,心气更高,报了热门国家发改委,差两分没有进入面试。如果当初报最高法院什么的就好了,悔不过当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一直在消极地找工作,很少申请单位,因此也没有什么面试经历。打算等论文抽完之后再说。

记得我硕士毕业的时候曾经把自己简历放在某个求职网站上,很多单位打电话,居然还有一个猎头找我;博士毕业的时候我又放了,3个月没有一点反馈,我简直不敢置信,开始我还以为是我自己设置错误,老上去检查简历是不是开放了,后来才醒悟过来原来在这个人肉市场我已经大幅度贬值了,哭都来不及。

我很讨厌说老公养我的话,因为我不需要也不想,当初读博士他越俎代庖做决定非要我读,结果现在找工作他很讨厌听到我抱怨,说了两句就说不行就家呆着,我养你。可我需要一份工作,一个自己的生活圈子,不至于天天呆在家里或是宿舍。法律博士很少课,而且可以逃,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整周整周呆宿舍不和人打交道,那种和社会隔离的感觉我已经经历了很多年,我想如果再过几年这种日子不变态也该变态了。所以我绝不愿意做一个无所事事的家庭主妇。

我最大的缺点是懒,不过但凡我做起事情来效率还是挺高的。所以我看书和写论文的时间都比人家少。但是没有地方可去,因为硕士的同学都上班,博士的同学都很用功,我常常寂寞的在网上游逛,看美剧,上淘宝买点小东西,然后看帖子,不过不发帖。想念从前和闺蜜一起买一包糖炒栗子逛街的往日时光,走走看看,聊聊八卦,真是快活。现在学会了闲谈莫论人非,学会了掩饰自己的情绪,生活开始死水微澜。北京这个城市我呆了快5年,还觉得有点格格不入,有时候我怀疑这辈子我是不是都会对它有这种隔离感。

在找工作这个问题上,有时候还真不是我不愿意“屈就”,只是人家还不愿意“高攀”呢,简直就是女博士在婚恋市场的写照。

对于国家公务员里的好单位,我还是会尽全力去考吧,因为确实是一个全新的层次,虽然收入和待遇未必有多好。据我所知,国家公务员在面试阶段还是有不少猫腻的,除非正好你的竞争对手和你一样都没有背景。我的经验是如果年轻的时候有理想还是要试一试,不给自己遗憾的机会。这个社会从本科以上,赚钱能力和学历确实没有多大关系,这也算是一种进步吧。我们是进步的牺牲者,我听我的老师说过他们当年读完博士,单位来请,给住房,解决配偶进京指标,于现在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啊。

其次,现在的高校已经不像从前了,课时、课题、发表论文、还有各种事情,压力比以前大了很多啊,一点不见轻松,也就近5年的事情。如果想好好干就更不容易了,水平要有,关系要好,里头外头都要吃得开,一点不比社会少好混。而且北京高校很难进,博士太多,教席太少。

不过我比其他同学更好的一点是我不用担心生存问题,因为老公是北京人,我们没有房子的压力。

我虽然现在很少去面试,但是博士期间找兼职曾经去过几家律所面试。过程差点没把我气死,我在简历上注明了我是在读博士,去了以后一个女律师面试的我,两个男律师陪着;那个女律师全程板着脸,先从家庭情况开始问,当她问到我是不是买了房子我已经很不高兴了,我说,我想这和工作无关吧。她又说,啊,你们这些读书的博士,开始都说的好好的,到时候又干不下去了,以前我们这里也来了一个清华的男生,干得真不错,后来说是有课题,结果撂了担子就走了。我是在读生的这种情况在简历上就注明了,又没有丝毫地隐瞒,你既然不愿意在读博士来干嘛叫人面试啊,简直有病。

还有一次是我去另外一家律所面试,那个所谓的主任和我说,除非你们家里死人了或者你自己病得起不了床(绝对原话)否则不要和我请假,什么妹妹结婚,妈妈来北京了不是借口。我们这里要求加班就是加班,我说了加班必须加班,你的时间我付钱了,就我说了算。一个月3000。我说你这么苛刻的条件也不是说找不到人干,但肯定不是一个月3000,也肯定不是有过几年工作经验的博士给你干。那个所谓主任说:我们看情况年底说不定会有奖励,但是不能问,以前有一个从法院出来的就老爱问,后来我把他开了。那我说我不接受这样的条件。那个人就开始唠唠叨叨说他年轻时候怎么苦,现在发达了怎么节俭。然后说年轻人不能只看眼前之类的。我是学法律的,如果我相信这样的口头承诺那就是太天真了。于是我就走了,留他好像很遗憾地在那里。我想我的时间不仅仅只是值那个钱。

当初我结婚,感觉公公婆婆对我太好,他们很虚荣,自己儿子是博士,所以希望儿媳妇也是,跟我说得很好,说是读书怎么都是好事,我也就脑子一热考了。后来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实际上公公婆婆说得再什么好也是面子上,真正需要他们的时候完全没法和父母比。我也被他们伤得很深,对人都失去了信心。他们是北京人,平时嘘寒问暖的,到了怀孕以后,他们就想让我回娘家,而且说是:怕我妈妈担心之类的,我是在娘家生产和坐完月子的。我回想这些年自己真是太天真太傻,也因此老替自己不值。

刚开始读博士的时候公公婆婆很高兴,到处吹嘘,后来发现我们生活压力大,因为很多年我没有工作了,我婆婆脸色就没那么好了,就说什么当初让你考没想到你能考上之类的;还有同事小孩清华博士做兼职赚很多,虽然语气不很坏,不过听了也很伤心。

公公婆婆现在根本问都不问我工作的事情,而且当时我怀孕他们也没有过来看过我一次,偶尔去他们家吃饭做饭也没有特地怎么样。真的伤透了心,所以现在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我。如果不是为了我老公,我不会辞职来北京;如果不是为了他们家,我不会考博士;当初我其实说的很清楚,我不喜欢搞学术,考博士一点意义都没有,可是由于他们一直算半文盲,总觉得家里多个博士那简直是光宗耀祖的事情。结果发现实际上自己的决定不管出于什么理由,都是要自己去承担后果的。

我现在学会将期望值降低,才越不容易失望,无论对人对事,可是我发现人连期望都没有了就更可怜。我现在就处于这个可怜郁闷的阶段。

硕士毕业的时候我宿舍的一个傻乎乎的女孩去律所面试,到晚上9点那个面试的律师打电话要她去酒吧之类的地方陪他。傻女孩因为比较信任我,还打电话问我说应不应该过去,给我臭骂了一顿。我说你还算名牌大学的硕士呢,做助理一个月3000多还想你卖艺又卖身啊。

其实我很喜欢有创意的工作,以前读本科喜欢在图书馆看广告和摄影方面的杂志,觉得有些创意真的好棒啊。我坐不住而且很讨厌寂寞,所以读博士真的很为难我了。

当年本科毕业真是钱赚的容易,工作环境超舒服,每年旅游2次,出差都是5星级,所以现在落差尤其大。而且觉得这些年受的苦都白受了,考试很痛苦,写论文也很痛苦。当年我本科毕业出来,单位有一个大约有几年工作经验的博士生直接当了部门经理,配几十万的车,一年收入40多万,位高权重。我简直觉得不可企及。我们那里也是本科生基本没机会。也正是因为那样,我一直想读硕士读博士,但是当我读了之后已经开始打破了学历的神话了。第一因为人太多太多,第二因为理性了。所以我说我不赶趟。事实上就是门槛是要进的,只是读的多就没必要,再让我重新抉择肯定就是硕士出来工作,有机会读个在职博士。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找工作的难易程度排序是男硕最容易,接着女硕、男博,最后才是女博士。所以我想等前头这些人都找到工作了,轮也该轮到我了吧。

以前觉得学术至少清高。等自己给逼到花钱发文章的时候就觉得啥也不是,很是堕落。在学校呆一年发多少文章,做多少课题,简直是和数鸭子一样,哪有什么学术自由可言,除非你打算做一辈子讲师,可是你要真愿意做一辈子讲师,学校也不愿意。

考博都是很痛苦的,当年我也是闭关,在北京冬天踏着冰雪去教室自习,寒气从脚底上来,我这个南方人冷得打颤,很是自顾自怜。

我考博的时候看的书大本的加起来有一米了,堆得高高的,每天只有一点点吃饭和休息的时间放松,到了3月份,春天来了,暖了,我下楼来吃饭,看见篮球场上大家在玩耍,天气真好,毫无防备地我就流了眼泪,觉得这种天天啃书的日子真不是正常人的日子。因为付出了那么多,所以有期望。

我以前很多朋友都在自己的圈子有所建树了,国有单位混个中层,做律师的时薪2000元、轻松年收入百万,他们笑我傻,辞掉几十万年薪的工作去读博士,再回头看到现在的博士同学那种清贫、孤欢寡欲的生活,到30多岁了还在为一份工作而战战兢兢。

来源:微信公号卡农小世界:canonxiaoshijie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