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还记得西安那个重锤砸穿同胞头颅的青年吗?这件事如今有了美国版。

xilei 发布于 2017-8-15 9:47:00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在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校园里一个白人种族主义分子的集会上,一个名叫詹姆斯 (James Alex Fields Jr.) 的白人男青年,驾着一辆灰色道奇挑战者跑车恶意冲撞反对他们的人群。

 

人们惊慌失措四处逃散,现场传出的视频里可以听到一片惊叫声和 fuck 的骂声。不幸的是仍然有不少人来不及躲闪,一名32岁的女法律助理被撞后重伤不治。

 

这个新闻,一下子让我想到了2012年9月西安的反日游行中,那个用U型锁打砸日系车辆,并且把一名丰田车主打成重伤的西安男青年蔡洋。

 

 

两件事太像了,不妨把前者看成是后者的美国版。

 

行凶的都是涉世未深又血气方刚的男青年。

 

蔡洋在1991年出生,2012年时是21岁。而詹姆斯则出生在1997年,今年正好是20岁。

 

他们同样出身社会底层的草根问题家庭。

 

蔡洋来自陕西隔壁的河南乡村,从小辍学,长大后到西安打工。詹姆斯则来自临近弗吉尼亚州的俄亥俄州,出生5个月后父亲就被醉酒司机撞死,母亲截瘫,外祖父曾经枪杀了外祖母后自杀。

 

驱动他们恶向胆边生的,都是他们自认为崇高的使命和虚无缥缈的仇恨。

 

詹姆斯这样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认为来自其他国家的移民和其他种族的人损害了白人的利益。

 

他们心心念念想要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而他们心目中最好的美国,是没有黑人、没有亚裔、没有外来者,只有白人的纯正国家。

 

蔡洋只是那天全西安几万群情激愤的上街游行者中的一个。

 

而詹姆斯同样也只是那天在弗吉尼亚校园里几千名手持火炬、高喊着极端口号、挥舞着象征美国南方种族主义的邦联旗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中的一个。

 

 

唯一有点不太一样的是——蔡洋们心中由跑偏了的爱国情绪所驱动的仇恨,虽然能够随时招之即来,但其实像风一样虚无缥缈,可能并没有植入大多数人的脑海。

 

而詹姆斯们心中的仇恨则不一样,有系统、有组织、有策划、有推手,深深植入每一个人的执念之中,很难清除,很难动摇。

 

弗吉尼亚州州长愤怒地批评说,“你们假扮成爱国者,但你们不是爱国者,你们是分裂者。”

 

 

如果光是从死伤人数来看,这起恶性事件的规模不算太大——一人死亡,30多人受伤,不及以往很多次枪击案的惨烈程度。

 

可是这两天媒体连篇累牍地报道,直到今天《纽约时报》网站的首页第一屏上,二十多篇文章里绝大部分都是这件事,这样的力度非常罕见。

 

除了总统大选,很少再有别的事件能够得到如此级别的重视。

 

 

为什么?

 

如果说最近这一两年全美国汹涌的极右思潮隐隐约约让美国人感到了恐惧,那么这一次的事件,则是实实在在地让美国人看到了真实的恐惧。

 

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在美国,一切问题都是种族问题”。

 

美国的种族问题,向上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南北战争、乃至更早几百年的奴隶贸易。

 

历届共和党政府,或多或少倚重南方保守州的白人男性选民。

 

奥巴马做了八年总统,原本人们乐观地认为种族问题从此得到解决,却没想到反而形成了反弹,加深了保守白人的怨恨,为特朗普铺平了道路。

 

这次弗吉尼亚集会的直接起因,是因为弗吉尼亚大学所在的小城夏洛特维尔的市政府,计划拆除南北战争时期代表奴隶主利益的罗伯特·李将军的纪念塑像。

 

白人至上主义者蜂拥而至,在周五晚上开始举行抗议集会,一直持续到周六。另一批反对者也来到现场,针锋相对地举起标语,你来我往地喊起口号。最终双方发生了暴力冲突。

 

所谓的白人至上主义,就是认为白人比其他种族优越、尤其是要比黑人优越,因此要在社会占据统治和主导地位。

 

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希特勒也曾经鼓吹雅利安人是上等种族,并且得到了很多德国农民的拥护。

 

白人至上主义者曾经的代表组织是3K党,他们在精神上和纳粹一脉相承。

 

白人至上主义者还有一个著名的14字口号,14-word creed,一共有14个英文单词:We must secure the existence of our people and the future of White children.

 

意思是,“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人民和白人孩子的未来”。这个口号的灵感,正是来自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中第一章、第八节,原文一共有88个德文字符。

 

这次在弗吉尼亚的集会就深得纳粹和3K党的精髓。

 

 

 

现场的口号充满仇恨的意味。其中有一句,“blood and soil”,血与土,就完完全全是纳粹那句著名口号“blut und boden”的英文翻版。

 

白人至上主义,这个原本遮遮掩掩的词,在积蓄了足够的力量以后,终于显山露水走上街头开始行动,并且见风生长蓄势待发,想要成为塑造美国社会的一支力量。

 

这次的事件,关乎来自历史深处的伤痕,关乎现实美国社会的撕裂,更关乎未来美国社会的走向,所以才会让美国人、让美国媒体如此紧张。

 

蛊已养成,急欲噬人,你说可怕不可怕。

 

 

养蛊者是谁呢?

 

特朗普难辞其咎,他所做的所有事,都是在煽动人们心中的恐惧和仇恨。

 

即使是在这一次的恶性事件之后,特朗普也一直态度暧昧,不肯直接点名批评白人至上主义者,而只是模糊在推特上谴责“各方面的”的“仇恨、偏执和暴力”。

 

当然,也许不必对未来太悲观。

 

用我的微博好友@扭腰村民的话来说,至少美国还有“独立勇敢的媒体,独立的法院。当社会渣滓翻起时,沉默的大多数会站出来。几乎没有一个主流媒体不谴责极右翼的行为,连FOX也不敢为其洗地”。

 

在特朗普的暧昧表态招到强烈的批评之后,白宫在第二天就出来紧急灭火,发了一个声明说,总统的话“当然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三K党、新纳粹主义和所有的极端主义团体”。

 

 

推特上有一张来自那天集会的照片流传很广。

 

 

以前的3K党,是这个样子的。

 

 

可是如今的这一批新白人至上主义者,他们坦然以真容示人,不再遮遮掩掩,他们不觉得自己需要戴上头套,他们对自己的形象出现在镜头前、将要到处流传这件事表现得毫不在乎。 

 

以前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是这个样子的,满脸刺青,有着邪典味道。

 

 

可是你看这次照片上的那些白人,穿着再普通不过的Polo衫,留着大众时尚发型,戴着再普通不过的眼镜。

 

 

是的,这些人非常普通,普通到和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美国白人没有任何区别,普通到随便扔在人群里就会消失不见,普通到可以安排在任何一部好莱坞电影里做群众演员。

 

GQ杂志的网站上有一篇文章,读来让人不寒而栗:

 

“他们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们是你的邻居,是我们的邻居,也是我的邻居。他们是学校的老师、橄榄球联盟的教练,是调酒师、会计师,是建筑师、营销总监,是护士和警察......

 

他们和你坐在同一张餐桌边上,和你一起出现在你下班后小酌一杯的酒吧里,和你一起参加烧烤聚餐和婚礼,甚至他们可能是你的家人。”

 

让人细思极恐的地方正在于这些人都是普通人——你以为的那些极端分子,他们其实就隐藏在每个人周围,“街上每个人看起来都正常,你不知道谁的身体里住着红卫兵的灵魂”。

 

来源:假装在纽约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