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的最佳投资

xilei 发布于 2017-2-17 12:20:00
广告

10年前,巴菲特将自己大部分的财富捐给了盖茨基金会,用来抗击疾病,减少不平等现象。去年底,巴菲特致信盖茨基金会,敦促基金会回顾自己的工作。于是,盖茨基金会通过这封公开信对巴菲特进行了回应,发布了巴菲特10年前那笔特殊“投资”所产生的收益。





2017年度公开信

2017年2月14日

亲爱的沃伦:

10年前,当得知你要向盖茨基金会进行捐赠时,我们激动得说不出话来。那是任何个人给予他人金额最大的单笔赠款。

我们那时候就知道有义务向你提供一笔丰厚的投资回报。

当然,慈善与商业不同。我们没有销售收入和利润可供展示,也无法向你汇报股价。但有些数字我们却一直在密切关注,并且使用它们来指导基金会的工作方向和衡量工作进展。

许多致力于拯救和改善生命的其他组织也树立了和盖茨基金会同样的目标。基金会与他们携手并肩来展开这方面的工作。因此许多我们所关注的数字着眼点不仅包括盖茨基金会的工作进展,也包括全世界所取得的进步——还包括我们如何看待自身所扮演的角色。

沃伦,你的捐赠让基金会的财力增长了一倍,这使得我们能够扩大在美国教育方面的工作,支持小农户,以及为贫困人群提供金融服务。但在这份年度公开信中,我们将与你分享基金会在全球健康方面的工作——因为这是我们慈善事业的出发点,也是我们日常工作的绝大部分。

我们将使用一些数字来展开这份信函的内容,而基金会的工作正是由这些数字所驱动。让我们首先来看看最重要的一个数字:


比尔·盖茨(下称比尔):如果只用一个数字来说明最贫困人群生活的改善情况,那就是1.22亿——它代表自1990年起被挽救的儿童人数。(比尔:沃伦,你曾经说过:“价钱是你所付出的,价值是你所得到的。”没有比这一数字更大的价值了。)

梅琳达·盖茨(下称梅琳达):每年9月,联合国都会公布上一年度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人数。每年看到这一数字都会令我揪心,但也同时给予我希望。那么多孩子的生命不断地在逝去,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但每一年都有更多的孩子活了下来。

比尔:2015年存活的儿童人数比2014年多。2014年存活的儿童人数比2013年多。这一数字每年都在增长,如果全部加起来,在过去25年中共有1.22亿名五岁以下儿童的生命得到挽救。如果儿童死亡率一直保持在1990年的水平,这些孩子是无法活到今天的。

梅琳达:这是我们最喜欢的一张图表,它显示自1990年起儿童每年死亡人数已经下降了一半。


比尔:这是我做的《经济学人》杂志的剪报。儿童死亡人数下降的速度正在变快:比之前预测的速度还快。

比尔:梅琳达和我20多年前就开始关注儿童死亡率的图表。你也知道,我们前往非洲去看野生动物,但被那里贫穷的景象所震惊。回到美国后,我们开始阅读相关资料。让我们感到吃惊的是,数百万非洲儿童那时正被痢疾、肺炎和疟疾夺去生命。而富裕国家的儿童不会因为这些疾病失去生命。非洲儿童之所以丧命是因为贫穷。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一件事情。(梅琳达:这是我们婚前的事情,但那次旅途中的所见所闻从那一刻起奠定了我们后来婚姻的基调,使我们成为了志同道合的伴侣。)

梅琳达:正是拯救儿童生命这一目标开启了我们的全球工作。虽然拯救儿童生命本身就是目的,但我们之后了解到这样做也能带来其他方面的好处。如果父母坚信他们的孩子能够存活——如果他们有能力计划怀孕时间和安排怀孕间隔——那么他们就会选择少生孩子。

比尔:当一位母亲可以选择生育孩子的数量时,她的子女就会更健康,获得更多营养,心智能力也会更高——父母也会有更多的时间和财力花在每位子女的健康和学业方面。这样家庭和国家才能脱贫。挽救生命、更低的出生率和终结贫困之间的这种关系是我和梅琳达在全球健康方面所获得的最重要的一个早期经验。

梅琳达:这也是为什么降低儿童死亡率是我们工作的核心。基本上所有社会进步——营养、教育、避孕药具的普及、性别平等、经济增长——都会使得儿童死亡率图表中的数据取得进步,而每一点这样的进步也体现出社会的进步。

比尔:2001年在我向你的一群朋友谈论降低儿童死亡人数之后,你告诉我盖茨基金会所秉持的价值理念与你的价值理念相符。而沃伦,拯救儿童的生命也与你的另外一个最重要的理念相符:要明智地使用资源,在能避免的情况下绝不浪费金钱。


比尔盖茨与巴菲特

梅琳达:谁会在度假的时候还带着麦当劳的优惠券?也只有你!

还记得我们在香港旅行时决定在麦当劳吃晚餐的那场大笑吗?你说你来请客,接着把手往口袋里一揣,竟然掏出了几张优惠券!梅琳达刚找出这张我和这位“豪客”的合影,它让我们想起你是多么在意生意做得是否划算。正因如此,我们才希望你看看这个数字——1.22亿。拯救儿童的生命是慈善事业中最划算的一笔生意。


梅琳达:如果我们细分这笔生意,其中最划算的当属疫苗。目前儿童基本疫苗的覆盖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86%,并且最富裕国家和最贫穷国家之间的差距为历史最低水平。儿童死亡人数下降最大的原因就是疫苗。


比尔:这张鼓舞人心的图表来自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这是你的投资产生实质效果的一个例子。

梅琳达:疫苗是极佳的投资。目前五联疫苗可以让儿童一次性免疫五种致命感染,在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 the Vaccine Alliance)援助国家所需要的费用为每剂不到1美元。

比尔:而在儿童免疫接种方面每投入1美元,你将获得44美元的经济效益。(比尔:我们相信这样的投资相当于30年前买入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这包括避免当孩子生病,家长无法工作对家庭所造成的损失。

梅琳达:刚开始我们不能理解为什么有孩子无法获得疫苗。我们那时想得太天真了。服务大众并不存在市场激励,之前我们并没有明白这一点。

比尔:穷人孩子想要获得疫苗,市场起不了作用,因为他们的家庭无法负担相应费用。但这一点让我们的工作有了一个切入口。如果我们能够建立一个购买基金让制药公司拥有足够多的客户,那么这些公司就会因为市场激励的存在来研制、生产疫苗。

梅琳达:这就是慈善的魔力。因为慈善不需要财务回报,所以慈善能够达成商业所不能做到的事情。但是慈善的力量也是有限的——在需求得到完全满足之前资金就可能枯竭了。这也是为什么要想产生可持续的改变,企业和政府必须发挥相应作用。

比尔:因此我们与企业和政府携手,一同设立全球疫苗免疫联盟,旨在向全世界每一个儿童提供疫苗。该联盟将负责研发疫苗的公司、负责提供资金的富裕政府以及负责将疫苗送到大众手中的发展中国家进行接洽。自2000年起,该联盟已经帮助全球范围内5.8亿名儿童接种疫苗。美国是该联盟最大的捐助国,其他捐助国有英国、挪威、德国、法国和加拿大等国。这是富裕国家对世界其他地区所做出的最伟大的贡献之一。

梅琳达:但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仍有1900万名儿童尚未获得完整的免疫接种,而他们当中的许多孩子还生活在冲突地区或偏远地区。他们的政府必须更加努力,为这些孩子接种疫苗。这一点对于再次将儿童死亡人数减半这一目标而言至关重要——我们需要在2030年前将儿童死亡人数降低到3百万以下。

比尔:我们有能力达成这一目标,但需要了解更多情况。儿童死亡率图表代表着巨大的成功,但它也掩盖了一些我们目前没有取得太多进展的领域。比如这一庞大的数字:


比尔:去年,大约100万名婴儿在出生当天死亡(梅琳达:人一生中最危险的时刻就是降生后的24小时。),而在出生第一个月内死亡的婴儿共有250多万。由于总体儿童死亡人数下降,新生儿死亡比例随之上升。新生儿死亡人数目前占儿童死亡总人数的45%,而1990年该比例为40%。

从下面的饼状图中可以看出,超过一半的新生儿死亡原因主要有三个:败血症及其他感染;窒息,即新生儿无法获得充足的氧气;以及早产,即婴儿提前出生。


梅琳达:数十年来,医疗专家都一直在努力防治这样的病症,但效果不佳。当一个巨大挑战来袭而你又没有答案的时候,关键得问:“有没有其他人在这方面做得好?”


比尔:Gapminder是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创立的网站,该网站是我们了解全球健康领域和发展事业实际情况的渠道之一。

比尔:没错,这是我在Gapminder.com上找到的一张图表,该表与我们在全球健康领域所做的许多工作相关,它表明健康与财富呈函数关系。当财富增长时,健康状况也会得到改善,这一关系在全球各国表现得非常一致。但是新生儿死亡率这一数据却存在着极大的方差,这种方差不仅仅体现在新生儿死亡率与收入的关系上。表中存在一些积极的异常值:有些贫穷国家比更富裕的国家做得好,并且比其他贫穷国家做得好得多。

梅琳达:看到那些国家找到方法真是让人异常兴奋。2008年至2015年,卢旺达这一非洲最贫穷的国家将新生儿死亡率降低了30%,该比率下降到了千分之十九。而马里虽然和卢旺达有着类似水平的国内生产总值,该国新生儿死亡率却为千分之三十八,为卢旺达的两倍。

卢旺达都采取了哪些行动呢?卢旺达所采取的行动成本之低,任何一个政府都能负担得起:在婴儿出生的头一个小时和前六个月完全采用母乳喂养;使用卫生的方式切除脐带;以及使用袋鼠式护理:通过母婴皮肤接触来提升婴儿体温。这些操作都能够大大降低新生儿死亡人数。

比尔:但卢旺达所取得的成绩不仅仅是因为这些操作本身。我们目前正在为印度的一项研究提供资金,该国开始采用接生注意事项清单。这让情况得到了一些改善,但是只有当拥有正确工具、训练有素的医护人员参与到接生工作才能产生实质效果。卢旺达的秘诀在于专业医护人员参与接生的比率比原先增长了一倍。

梅琳达:我亲眼目睹过这些举措是如何挽救生命的。我在马拉维的一家医院,当时一名护士抱着一名窒息的女婴冲了进来。女婴全身发紫,医护人员使用了一个价值五美元、简易的呼吸袋和面罩装置对她进行心肺复苏。接着他们把她放在婴儿保温箱中,她身旁是一名同样窒息的男婴。医生告诉我女婴会活下来,但是那个男婴由于是在路边分娩的,已经回天乏术。我看到他艰难地喘着气。那一幕直到今天仍然令我感到心痛。

比尔:助产人员能够拯救数百万名婴儿的生命。但是有些婴儿窒息的病例连专业人士都束手无策,原因在于我们仍然不够了解造成婴儿窒息的原因。

梅琳达:六七年前,比尔说:“为什么我们不能对这些死婴进行尸检来找出死因呢?”他的这一建议惹恼了一些卫生官员。

比尔:他们说:“我的老天,这绝对不行!”一个医疗领域的知识黑洞就摆在我们眼前,但对于我们想要刨根问底的行为,这些官员似乎认为是对死者的冒犯。还好有一位研究人员找到了如何最大程度降低尸检破坏性的方法,而且当我们询问家长是否同意尸检的意见时,他们中的大多数表示愿意。(梅琳达:我先生单刀直入解决问题的方式可能会让人感到不快。)

梅琳达:悲痛中的人们通常愿意为找到解决方案而努力。


比尔:2016年7月12日,图中的这名男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户人家出生。三天以后,男婴去世了。而他的父母友好地允许我同在尸检现场。(比尔:他的父母决定将悲痛化为他人的希望。)

梅琳达:比尔访问的站点属于儿童健康和死亡率防治监测网络(Child Health and Mortality Prevention Surveillance Network,简称CHAMPS)的一部分。该网络搜集儿童生病和死亡原因的数据。站点医生获得组织样本后,便开始分析可能造成婴儿死亡的原因。接着他们可以将样本寄送到亚特兰大的疾控中心,那里的病理学家可以使用特殊的染色剂和核酸测试来找出世界上任何一种可能导致婴儿死亡的病菌。20年前,连最富裕的家庭都用不上这一技术,而如今它却可以拯救最贫穷家庭的婴儿。

比尔:这一研究对于拯救更多的新生儿至关重要。仅仅了解新生儿死于窒息、败血症或是早产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找出造成这些病症的原因,这样才能找到合适的工具来进行防治。沃伦,这是我们所资助的最令人兴奋、事关重大的工作:解决谜团来拯救生命。


梅琳达:这是另外一个与儿童死亡率图表相关并给我们带来挑战的数字。营养不良(梅琳达:营养不良不仅仅是指挨饿。)是造成45%儿童死亡人数的部分原因。

营养不良不等于挨饿。营养不良的儿童有可能获得足够的热量,但是无法获得适当的营养物质。这使得他们更容易患上肺炎或者痢疾这样的病症——也更容易因为患上这些病症而死亡。(比尔:一个严重营养不良的孩子死于肺炎的概率是正常孩子的九倍。)

但是更好的营养状况不仅仅只能预防死亡。

比尔:当我第一次到非洲旅行的时候,我会跟村子里的小朋友见面,然后试着猜出他们的年龄。我经常猜错,这让我感到惊讶。我认为只有七八岁的孩子告诉我他们已经十二三岁了。

这张照片是一组来自坦桑尼亚的九岁小朋友们,他们的身高都不到同龄人的中位数。由于发育不良,他们没达到健康身高,这是因为他们的膳食中缺乏关键的营养成分——或者由于他们的母亲在怀孕时营养不良,造成他们营养物质缺失。


营养不良扼杀了地球上人类绝大部分的潜能。发育不良的儿童不仅仅是比全球的同龄人矮,在认知发展方面也落后于他们,而这会限制这些孩子们一生的发展。在全球健康领域营养是被忽略的最大发展契机,它能够释放出一波又一波的人类潜力——但仅有百分之一的国际援助投入到了基本营养方面。

梅琳达:有不少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在婴儿出生的第一个小时和前六个月完全采取母乳喂养是第一项也是最简单的干预方式。这将给儿童营养状况带来长期的好处。专家们也在探寻如何培育出具备更高营养水平的农作物,以及如何在食物供应里添加关键的营养物质,比如在食盐或者食用油中进行添加。

比尔:这些都是颇有前景的方法,但是营养问题仍然是全球健康领域最大的谜团之一。国家变得富裕之后营养状况会得到改善,但是与新生儿存活率不同,我们在营养状况方面并没有看到明显的积极异常值——没有一个贫穷国家的儿童是普遍营养充足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目前在这一领域为更多的研究提供资金,并敦促各国政府做同样的事情。关于营养的重大发现就在前方等着我们。当研究人员找到它们之后,会有更多儿童充分发挥出自身潜力,而这将改变全世界。


梅琳达:这是另一个我们密切关注的数字。在发展中国家,超过3亿妇女使用现代方法避孕,这在历史上尚数首次。这一数字达到2亿历经了数十年,而从2亿达到3亿只用了13年的时间——这在拯救生命方面影响重大。(梅琳达:沃伦,当我第一次公开宣传家庭生育计划时,你发给了我一条信息:“有胆识,做得对。”我还保留着那条信息。)

比尔:在发展中国家,如果妇女两胎间隔时间为三年或更久,那么胎儿顺利成长到一周岁的几率就能增长一倍。从长期来看,妇女使用避孕药具以及安排怀孕间隔的能力成为降低儿童死亡人数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沃伦,你曾把自己的投资理念与泰德·威廉姆斯的棒球击球理论进行比较。威廉姆斯等待的是合适的投球,你等待的是合适的交易机会。而沃伦,我所讲的这些正是这样的机会。同疫苗一样,避孕药具是史上能够拯救生命的最伟大的创举之一。

梅琳达:避孕药具也是史上最伟大的除贫创举之一。当妇女能够计划怀孕时间和安排怀孕间隔,她们就更有可能在学业方面取得进步,获得工资收入——那么她们就更有可能拥有健康的子女。

比尔:她们孩子的数量也更有可能控制在她们的抚养能力范围以内。这会减轻政府公共服务的负担,让更多的女性成为劳动力,政府也会有更多的资源用于儿童教育。

梅琳达:当健康、受过良好教育的一代年轻人加入劳动力后,整个国家就走上了脱贫的道路。但这一切的发生绝非偶然。过去50年中每一个成功脱贫的国家都扩大了避孕药具的普及程度。

比尔:刚建立基金会那会儿,我低估了避孕药具帮助家庭脱贫的能力。我认识到这一点是因为梅琳达很会讲故事——这包括她提取故事素材的能力。当我还在微软上班的时候,她每次外出考察回来都会与我分享途中的所见所闻。(比尔:每次梅琳达外出考察的时候,她会跟所有人交流并带回一些无法从图表中获取的见解。)有一次数据上说家庭生育计划诊所“储备充足”,但梅琳达了解到这些诊所实际上只提供避孕套,而大部分女性都不会要求她们的另一半使用。

梅琳达:那次旅途中跟我交流过的妇女大都提到了避孕药具。我还记得在尼日尔碰见的一位名叫萨迪的母亲,在我们交谈时,她的六个孩子都在争相引起她的关注。她告诉我:“如果让我再生孩子是不太公平的,我连抚养现在这六个都很困难。”

在肯尼亚的一个贫民窟,我遇见了一位叫玛莉的年轻母亲,她使用废牛仔裤布料制作背包并出售,以此为生。她邀请我到她家中做客——那是她平日缝纫布料和照看两个年幼孩子的地方。她使用避孕药具的原因正如她所说:“日子过得艰难。”当我问道她丈夫是否支持她这样做时,她说道:“他也知道日子过得艰难。”

比尔:目前发展中国家仍有超过2.25亿名不希望怀孕的女性无法获得避孕药具。印度北方邦最近一份对年轻人的研究表明,64%的20岁以下的已婚女孩希望能够推迟怀第一胎的时间,但是只有9%的受访者使用了现代的避孕方法。

梅琳达:“家庭生育计划2020”是盖茨基金会参与的一个全球合作伙伴项目,该项目计划在2020年之前将能够获得避孕药具的女性人数再提升1.2亿。我们目前重点关注南亚和非洲,在这两个地区分别只有三分之一和少于五分之一的女性使用避孕药具。


比尔:这一数字在过去四年中增长幅度最大,但如上图所示,任务时间已经过半,但目前我们只完成了既定目标的四分之一。我们需要提速。

梅琳达:目前的挑战在于要在避孕药具方面给女性提供尽可能多种选择,这样她们能够从中挑选符合自身情况的避孕方法。


最新的一种方法是一款药效可持续三个月的避孕针剂,装置非常小巧,药物和针头合起来不过巴掌大小。该针剂操作便捷,光是设计本身就有助于避孕药具的普及。我与一位带孩子来打针的女性交谈时,她说:“我的打针问题该如何解决呢?为什么我要在如此炎热的天气里走上20公里路才能打到针呢?”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医疗人员会去她的村子给她打针,她再也不用去遥远的诊所找护士了。未来她还可以在家里给自己打针。

比尔:这些改变正在发生,而这令人振奋。但是我们还面临一个“老大难”的挑战:如何确保人们理解避孕药具拯救生命、终结贫困的作用。

梅琳达:公众倡导者十分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我过去扮演了这样的角色。但最好的倡导者莫过于当地社会中德高望重的人士。几年前在塞内加尔的时候,我拜访了几位伊玛目,他们当时说到避孕药具符合伊斯兰教的教义。其中一名年轻伊玛目的几个孩子年岁相差很小,他告诉我们:“我的妻子死于难产,这都是我不让她使用避孕药具造成的,而现在只剩我独自抚养我们的孩子。”说完他的泪水便淌了下来。如今他通过分享自己的故事拯救着他人的生命。

比尔:男性的支持很关键,特别是丈夫的支持。但是还有一点也很关键——那就是其他女性的支持。


比尔:贫困是性别歧视的帮凶。(比尔:这句话是博诺曾经对我说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在用词表达方面颇有一套。注:Bono,本名保罗·大卫·休森)社会越穷,女性的权力就越弱。女人是否可以出门,是否可以和其他女人交谈,是否可以工作挣钱,这一切都由男人说了算。男人还能决定是否可以打女人。世界上最贫穷社会中男权至上的现象让人瞠目结舌。

梅琳达:这对社会也危害不小。限制女性的权利会让所有人都贫困。好在当一个社会变得更加富裕时,女性在该社会中的地位也随之提高。(梅琳达:女性权利和社会财富呈正相关。在性别平等方面做得最好的国家有丹麦、瑞典和挪威。男权至上最严重的国家有尼日尔、索马里和马里。)但是如果一位生活在贫穷国家的年轻女性等到国家富裕那天才能获得更多的权利,又有何意义?她当下要如何争取到更多权利?

比尔:梅琳达和我一次又一次地发现社会的变革源于人们之间的交流——这正是女性团体的神奇之处。如果你去一个村里观察,很难看到男性团体中的所有成员之间互相分享信息。通常情况是村里有一位最大的领导、还有几位服务该领导的幕僚以及一群在这几位幕僚手下工作的人。这种等级制度扼杀了交流,让人们无法谈论真正重要的事。女性团体就没有这种阻碍,所以她们更擅长传播信息,推动变革。

梅琳达:目前仅在印度一国,就有大约7500万名女性参与自助团体。我们希望能提升这个数字。也许这些团体成立的初衷是为了帮助女性获得贷款或分享健康实践,但是团体开始正式运作之后,女性成员可以自由决定未来的发展方向。这才是真正的女性赋权!

比尔:让我们触动最深的一件事就是帮助印度的性工作者建立一个社会团体,让她们有一个可以谈论如何预防感染艾滋病毒的地方。我们这么做是希望她们互相鼓励,坚持要求客人使用安全套。但我们当初的设想还是太过局限了,这些团体除了帮助这些女性预防艾滋病毒感染以外,为她们在人文关怀方面也带来了非凡的裨益。(梅琳达:女性从何处获得发声的力量?从其他女性那里获得。)

梅琳达:这些团体首先采取的行动之一就是帮助成员减轻耻辱感。这些女性受尽他人的排斥,唯一接受她们的只有彼此——减轻耻辱感以后,内心的创伤才会开始愈合。因此当比尔几年前告诉我他安排了与一些妓女会面时,我为他感到骄傲。我也这么做过。作为一名在民风保守的德州达拉斯长大,在天主教学校上学的女孩来说,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与性工作者会面,并且在会面结束后对她们产生钦佩之情。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比尔:沃伦,如果我们可以带你去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让你亲眼看看你的投资情况,那么我们很可能会带你去见见性工作者。我在班加罗尔见了一些性工作者,听她们述说自己的生活时,我落泪了。其中一名女性告诉我们,她被丈夫抛弃了之后开始从事性工作——这是养活她的孩子们的唯一办法。她所在社区的人们了解到这一情况后,逼迫她的女儿退学,这弄得她的女儿跟她势不两立,还以自杀相胁迫。

那位母亲承受了社会的蔑视、女儿的怨恨、性工作的风险和去医院接受艾滋病毒检测的屈辱,在医院里没人愿意理她、碰她、与她交谈。然而在那次会面中,她却能带着尊严地向我讲述她的故事。这个团体中涌现出的女性领导是如此的坚强,对其他女性成员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梅琳达:这些社会团体根据他们成员的需求扩展其使命。她们为了彼此倾尽全力。她们设立快速拨号电话网络以应对暴力袭击。她们建立了鼓励大家存钱的体系。她们利用金融服务帮助一部分人创业,从而离开性工作岗位。

比尔:让这些女性团结起来,互帮互助能够带来巨大的好处。而在团体成立的初衷——预防艾滋病毒感染方面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据多份文件证实,印度性工作者坚持要求客人使用安全套有效地防止了艾滋病毒向一般人群传播。对这些女性进行赋权让每一个人受益。

梅琳达: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全球健康行动中的一大任务就是接受那些被社会排挤的人——向被边缘化的群体伸出援手,努力让他们回归主流。于我们而言,“所有生命价值平等”不仅仅是一个原则,也是一大战略。创造各种各样的新工具固然好,但如果没有推动平等事业,那就不是在真正地改变世界,只能算是做出了一些调整。

比尔:当女性获得与男性同等的机遇,家庭和社会就会欣欣向荣。性别平等无疑会释放女性的潜能,但其实这也会释放男性的潜能。性别平等可以解放男性,使他们能够与女性成为平等的伙伴,从而受益于女性的才智、坚韧和创意,而不是将精力浪费在打压女性的这些天赋上。


比尔:在过去25年里,极端贫困的人口减半。如此惊人的成就应该会让大家感到更加乐观才是,但是这一成就几乎不为人知。据最近的一次调查显示,仅1%的人知道我们消除了一半的极端贫困,而99%的人低估了这方面的进展。那次调查不仅仅是测试人们的知识;也是测试人们的乐观程度——而全球在这方面得分不高。


比尔:这是《经济学人》的一期封面。图中显示到2030年可能几乎没有人会处于极端贫困中。

梅琳达:乐观的心态极其可贵。我们永远都需要更多的乐观精神。但是乐观不是盲目地相信明天会自然而然地变好,而是坚信我们有能力创造更美好的明天。沃伦,我们在你身上看到了这种精神。不是成功造就了你的乐观,而是乐观造就了你的成功。

在逆境中保持乐观尤其可贵,我们也经历了相当多的挫折。我们尚未研制出艾滋病毒的疫苗,或是一种有效的杀菌剂——一种女性使用后可以阻断艾滋病毒感染的药膏。这都让我们感到十分失望。而且我们还以为更有效的疟疾疫苗到今天早该出现了。

比尔:另外我们在结核病领域也很久没有取得任何进步了。我们认为就快要找到一种极佳的全新诊断方法了,但是目前还未找到。研究人员在一款结核病疫苗方面正在取得进展,但我希望现在人们就能拥有这样的疫苗。

最崇高的事业永远都需要更多资金。这也是为什么2008年金融危机对全球卫生事业打击如此之大。如果金融危机没有发生,我们可以从捐赠国那里获得远比现在多的援助。

梅琳达:但是如果你保持乐观,失望归失望,你并不会因此得出世界正变得越来越糟糕的结论。

比尔:我最喜欢的书籍之一就是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所著的《人性中的善良天使》。该书认为暴力从长期来看已经大幅减少。这一论点让人们大为惊讶,因为人们容易低估人类在这方面所取得的进步。事实上,从许多重要方面来看,我们正生活在人类历史上最好的时代。全球贫困在减少,儿童死亡率在降低,识字率在上升,全球女性和少数族裔的地位在改善中。

梅琳达:很多人认为世界正在变得更加分裂,每个人都可以举出这方面的例子。但是纵观历史长河,分裂时期通常是在社会消化新的多样性时出现的。社会变得更加包容,拥有更多关爱是历史的大势所趋。这一趋势在全球医疗健康领域有目共睹,如今该领域正受到政府的重视和公民的支持。科学家也开始进入这一领域。(梅琳达:没有挫折,就不会有进步。)

比尔:沃伦,这种对全球健康的重视来源于同理心——也正是促使你捐献财富、回馈社会的原因。

梅琳达:我们正努力地带着你的同理心,加上你的乐观,融入科技,运用战略,与合作伙伴们一起拯救更多的生命。我们就是这样使用你的馈赠的。

比尔:我要是说我们现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乐观,想必你也不会吃惊。

梅琳达:我们比起以前也更加心急。

比尔:特别是急着实现这个目标:


比尔:公开信的结尾部分我们想谈谈我们心目中最神奇的数字——零。这是基金会每天都在为之奋斗的数字:零疟疾、零结核、零艾滋、零营养不良、零可预防死亡;穷人孩子和其他孩子之间实现健康零差别。

梅琳达:对零的追求也许是我们慈善事业和商业的最大区别。在私营部门,企业的目标就是要持续经营。而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比关门停业更让我们开心的事了,因为这意味着我们的目标全部达成。

比尔:小儿麻痹症(比尔:我去年在小儿麻痹症上花的时间最多。)离这个神奇的数字最接近。你我经常谈论小儿麻痹症。你儿时见过现在的孩子从来没见过的情景: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孩子拄着拐杖,依靠铁肺呼吸机呼吸的孩子的照片。20世纪70年代晚期,美国依靠疫苗消灭了小儿麻痹症,但它依旧在全球其他地方肆虐。

为消除小儿麻痹症,在1988年诞生了全球消除小儿麻痹症倡议,当时每年有35万新增病例。

去年有37例。


梅琳达:这37个病例仅存在于尼日利亚北部以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部分地区。说实话,沃伦,我们以为小儿麻痹症到如今早该绝迹了。但是给冲突地区的孩子接种疫苗很难——而且危险。预防接种团队为了给每个孩子接种甘冒风险,我们感佩于心。扶轮国际(Rotary International)的坚持不懈也让我们深受鼓舞。他们早在我们加入之前就已经是这场战斗的中坚力量,而且冲锋陷阵,从未止步。他们明白从35万例降到37例已是惊人的成就,但只有达到零才代表成功。

比尔:很快再也不会有孩子因为小儿麻痹症而跛腿,这令人兴奋。但是经常有人问我们既然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拯救生命,那么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精力在小儿麻痹症上。答案是因为根除小儿麻痹症将能拯救生命——因为零的神奇力量。当小儿麻痹症被根除后,原本用于小儿麻痹症的资金可以用来改善儿童的健康状况,而且从根除小儿麻痹症中学到的经验教训可以用来改进其他疾病的疫苗接种体系。

梅琳达:根除一种疾病带来的振奋人心的效果也会惠及全球。高涨的乐观情绪会为全球健康事业引来更多的能量、人才和资金,而这会加强抗击麻疹、疟疾、结核病以及艾滋病所做出的努力。

比尔:沃伦,当你宣布向我们基金会进行捐赠时,你要求我们要敢于放手一搏。为了根除小儿麻痹症,全世界正在奋力一搏。全球健康领域取得的很多成功都没人注意到,但小儿麻痹症不同。每个人都在关注。如果冲突地区的局势足够稳定,今年我们就将见证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例新增小儿麻痹症。


梅琳达:沃伦,你是我们认识的最争强好胜的人了。(不然你怎么会因为桥牌输给你妹妹就把计分纸吃下肚?)但除却做生意……还有桥牌(梅琳达:沃伦,你说过如果监狱房间里的三名狱友都会玩桥牌的话,你不介意去坐牢!)……还有高尔夫球方面……你是我们认识的最慷慨的人,把你一生的所得都捐给别人,并信赖我们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我们深感这份责任重大。为了确保你的投资能够持续获得高回报,我们未来要比过去拯救更多的生命。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将你的资金东捐一笔,西捐一笔。我们一直在用它来构建一个合作伙伴的生态系统,通过分享彼此的聪明才智,改善人们的生活,消除疾病。

比尔:盖茨基金会是这个生态系统的一员,但这个生态系统的范围远不止于此。它包括一个全球疾病数据库,帮助国家把钱花在刀刃儿上。它引导科研资源流向可以改善穷人生活的研究;吸引科学家进入全球健康领域,鼓励其他领域的专家将他们的发现用于抗击感染性疾病。

建立这个生态系统是我们做过的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因为我们亟需这个系统来应对未来的挑战。小儿麻痹症虽难,疟疾则更难。生殖健康虽难,营养问题则是难上加难。拯救五岁以下儿童虽难,拯救新生儿则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任务。

然而,我们还是很乐观。生态系统不断增长的能力使我们有机会破解谜团,拯救生命——在这封信的结尾让我们展望一下光明的未来:

小儿麻痹症将很快成为历史。我们在有生之年将得见疟疾被根除;再没有人会因为艾滋病而死亡;患结核病的人将减少;世界各地的孩子都将营养充足;发展中世界的儿童死亡将变得和富裕国家一样少见。

我们不确定这些事件究竟哪一天会到来,我们不知道这些事件将来发生的先后顺序,但我们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未来将会让悲观主义者感到惊讶。

感谢你的信任,沃伦。我们不会让你失望。

——比尔和梅琳达

(来源:盖茨基金会公众号)






 

  分类
  最新
黄奇帆就任财经委首次演讲 万字讲房地
黄奇帆就任财经委首次演讲 万字讲房地
尽量讲清楚柯洁与alphago的三局
《软埋》歪曲历史,还是有人选择性遗忘
扎克伯格2017哈佛大学毕业演讲全文
27岁的她,患上了50岁必死的疾病
【段子】阿尔法狗退役真相:已对柯洁产
柯洁哭泣致歉全记录:这5分钟太让人心
台湾魔术师 Will Tsai 蔡威
阻止车入库 保安躺车前遭奔驰径直碾过
乐视可真是惨,连足总杯的钱也交不上了
【段子】手机前置摄像头
川普公开讨债,台下各国大Boss皱眉
【喷嚏图卦20170527】人工智能
西城男孩告别演唱会版《YOU RAI
美国网红总统,特朗普又又又叕尴尬了
女德讲师称武警肩扛火车遭骂 神剧都不
40年世界围棋十大高手动态排名
特朗普为什么能被选上总统?这本关于美
其实丁璇的“女德”讲的还不够,我来补
马云怼阿尔法狗:AlphaGo很厉害
《鬼子来了》中最搞笑的一段
最近北约峰会上的“第一夫人团”中,出
AlphaGo之父哈萨比斯演讲完整版
【喷嚏图卦20170526】妈,人家
  最新评论
  特别申明

【视频版权和引用申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联盟广告】联盟广告是由喷嚏提供广告位置,广告联盟商提供广告内容。广告内的产品真假和质量,喷嚏无法一一核实(喷嚏和联盟商沟通过,事实上也存在着这样的骗局:已经审核过的广告内容和产品,上线后变成了山寨产品。)。请各位在购买贵重物品的时候(比如:医疗、手机、摄影器材或二手汽车等),到有信誉的大的商城购买,切勿贪图便宜造成财产损失,切勿认为这是喷嚏推荐。喷嚏建议你在任何购买行为发生时,都保持清醒的独立判断。如果你发现广告内容有欺诈嫌疑,请把链接发到:dapenti#dapenti.com (# 换成 @),由喷嚏转交联盟商进行核实处理。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