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头脑特工队》是如何创造出来的?

xilei 发布于 2015-10-11 11:57:00

动画片《头脑特工队》在2015年戛纳电影节放映,片头,皮克斯标识——顽皮跳跳灯亮起,全场欢呼;接着,迪士尼标识——绽放烟火的魔法城堡出现时,影厅里满是嘘声。观众觉得,有迪士尼加入,这部动画片又是一部“低幼的家庭戏”。结果,90分钟的播映里,观众的掌声响起三次,结束时全场起立鼓掌近五分钟。

这是迪士尼旗下皮克斯出品的第15部动画长片。这次的主角,是抽象概念——人的情绪,它们住在11岁小女孩莱莉头脑中,帮助她成长。

《头脑特工队》的导演、编剧是彼特·道格特。他是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创意副总裁、皮克斯“五大元老”之一,凭《飞屋环游记》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

2015年10月6日,《头脑特工队》在中国上映。

人有多少种情绪?

“一切是从我看着女儿成长开始的。”道格特向南方周末记者陈述他创作《头脑特工队》的缘起。

道格特的女儿艾丽曾是个活力四射的小姑娘,为《飞屋环游记》里的小艾丽做过配音。但她慢慢长大,越来越安静,也越发有所保留。道格特意识到,她正处在一个必经的成长阶段。

2010年,道格特开始率领团队开发一个情绪故事。他和联合导演罗尼·卡门、制片人乔纳斯·里维拉等人,走访科学家,研究人类到底有多少种情绪。有人说只有3种主情绪,有人说有27种,更多的说法介于12至16种之间。

科学家给道格特团队最大的灵感是:“情绪的存在都有各自的理由,保证人正常运行。比如,你有‘厌恶’的情绪,在面对一个不知名的饮料时,才会选择不喝,它可能是致命的毒药。”

联合导演卡门念念不忘的,是“长期记忆”这一概念。人有长期记忆、短期记忆,当人熟睡,一些被遗忘的记忆可能被唤起,某种程度上,这些长期记忆就变成了永恒。

这些概念,最终促成了道格特团队为《头脑特工队》制定出了一套逻辑设定。皮克斯每部电影都有自己的逻辑设定。《玩具总动员》中的人类听不到玩具们的对话;《美食总动员》中,几乎所有老鼠都靠四肢爬行,唯有主角雷米挺身直立,与众不同。

在“长期记忆”启发下,道格特这样设定:记忆(用闪亮玻璃球来表示)经过迷宫般的管道进入一个类似档案室的地方,如此被存入脑中,成为“长期记忆”。当它们被搜索或被大脑想起时,会沿着另一组管道滑出去,就像保龄球沿球道回到球手手中。

皮克斯联合创始人、皮克斯总裁艾德·卡德姆在《创新公司:皮克斯的启示》一书中,回忆皮克斯的“智囊团”会议为《头脑特工队》“头脑风暴”的场景。核心人物包括皮克斯创意的灵魂人物、“五大元老”——约翰·拉塞特、道格特、《海底总动员》导演安德鲁·斯坦顿、《玩具总动员3》导演李·昂克里奇和动画故事大师乔·兰夫特,后来队伍逐渐壮大。

那次会议,约有35人参与。道格特带着10分钟的预告样片参会,片中出现了几个最初的形象,结果在场的人都被吸引了。

但是,《超人总动员》布拉德·伯德表达了顾虑:故事主题缺乏重量感;斯坦顿的顾虑是,仅仅有“记忆玻璃球”还不够,还需要更有冲击力的切入点,比如,记忆和情感是如何随着年岁的增长而改变模样的?

道格特最喜欢的是第一稿的开头:一个刚转学来的小女孩第一天上课,老师向全班同学提问,要求学生们举手回答。小女孩头脑中的各种情绪在打架。一个说:不要举手!另一个说:我知道答案,我就要举手!那时导演组还没有确定各种情绪到底是什么,只是有些概念性的想法:不同情绪面对同样的问题,有不同的主意。

里维拉建议,按照开头的基调去发展——情绪们因为小女孩遇到的各种事情而有所冲突和成长。道格特于是一边回忆自己的成长经历,一边观察女儿的变化,将故事丰满。

搞笑是必要的,但不是目的

经过反复修改讨论,最初的那些情绪形象,被确定为“欢乐、悲伤、愤怒、厌恶和害怕”五个。

有些情绪被淘汰了。有个德国艺术家贡献了“痛苦”;联合导演卡门贡献的情绪是“希望”,它有马丁·路德·金的风范,口头禅是“我希望”。“如果这样列下去,可以变成一长串,但角色越多,讲述的故事就会越复杂。五个刚刚好,我们可以掌控。”道格特说。

争论最久的一种情绪是“爱”。但考虑到《头脑特工队》讲述的是莱莉从婴儿期到11岁的故事,这个阶段来谈论爱为时尚早。科学家们也提到,“爱”是一个需要长期理解和成形的情绪,讲述起来会比较复杂。最终,道格特决定弃用“爱”。

制片人里维拉回忆,对于情绪到底应该是人,还是一些小动物的形象,大家争论了很久,最后决定天马行空地想一些也许从未出现过,四不像的形象。原则是:除了要符合情绪的特征,还要搞笑。

动画师亚雷桑那简单几笔,勾勒出一个方形的“愤怒”,它只是一块方砖,但那种有棱有角、横冲直撞的形象,马上就能让人联想到“愤怒”的情绪。“欢乐”的设计耗时数月。它是一个女生形象,美丽大方。“欢乐”是影片的主角,道格特说,一开始就为它做好了设定:看上去就是个超级巨星。“悲伤”是一个胖女孩,大家一致觉得眼泪要时刻挂在她脸上才生动,最后,“悲伤”的眼角就总是挂着两串泪珠。

搞笑并不是道格特的目的。在设计“欢乐”和“悲伤”的关系时,他修改多次。“欢乐”一开始很难理解“悲伤”的存在是为了什么,她想直接抛弃“悲伤”,这样莱莉就不会悲伤了。后来“欢乐”意识到,“悲伤”是不能抛弃的,“她是你处理各种变化时所必须具备的情绪。人们不能一开始就愉快地适应变化,悲伤在这个过程中,帮助人学习和成长。”道格特说。

最初设计的“悲伤”是一副消极低沉的模样,遇到困难,她只会说“我好伤心”。但很快,道格特团队就觉得这样的设计太幼稚,决定让“悲伤”有一点成长——她渐渐变得有同情心,这让她帮助莱莉更关心别人而不仅仅是自己,“悲伤”于是有了内涵。

“乍一看,这些动画片都很搞笑,但背后是我们一遍遍重写剧本,对生活做敏感的观察。有些伟大的点子,恰恰是生活中被你忽视的常态。”道格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部分内容参考艾德·卡德姆著作《创新公司:皮克斯的启示》)

 

来源:南方周末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