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风云--戈恩日本律师: 一切如噩梦,将起诉安保公司追责

caijing 发布于 2020-1-8 12:56:00

 

戈恩日本律师: 一切如噩梦,将起诉安保公司追责
第一财经日报

 

  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将于1月8日在黎巴嫩召开发布会,而他的日本辩护律师弘中惇一郎在近几日却迎来他职业生涯中最为灰暗和艰难的时刻。

  戈恩在2019年年底上演“世纪大逃亡”,弘中惇一郎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作为戈恩接受保释的管理责任人,根据日本刑法及相关法律,弘中惇一郎的律师团队或将面临渎职等指控,甚至可能迎来被剥夺律师资格的结局。

  司法体系的“受害者”

  第一财经在采访弘中惇一郎的时候,他刚刚在东京地检接受了长达3个小时的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弘中惇一郎是卡洛斯·戈恩被日产内部举报后委任的第二个日本律师。

  在今年年初接任戈恩案以来,弘中惇一郎利用日本司法体系的规定,以及主张“作为名人,逃走的概率很低”,最终得到法院采纳,戈恩以15亿日元的保释金获得保释,这是他的第一次保释,也是日本史上最高的保释金;不过,日本方面也宣布,因戈恩违反保释条件并离开日本境内,因此戈恩的15亿日元保释金也将随之没收。

  弘中惇一郎在电话中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他首次接触戈恩是由另一位“戈恩的身边人”介绍。

  弘中惇一郎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日本的司法体系,尤其是每个地区的特检部门,经常会通过疲劳审讯等措施,影响受审人的心理状态,并通过非正常的方式,最终达到近99%定罪率的效果,而当他接触到戈恩被特检部门“四次逮捕”的状况后,立刻就认定戈恩正在成为“日本司法体系的受害者”。

  对于戈恩是否向其出示了日本检方及日产方面涉及诬告的证据,弘中惇一郎以“与辩护人的保密协定”为由,拒绝向记者透露,但他表示,在戈恩逃走之前,曾坚定认为,戈恩是日本“畸形”司法体系的受害者,并认定戈恩的所谓“罪目”不足以定罪。

  同时,弘中惇一郎也表示,其最后一次与戈恩沟通,是在戈恩逃走前的几日,此后与戈恩方面再无联系。

  根据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于戈恩保释的条件之一,戈恩所持有的所有旅行证件,均应该由律师团队保管,并保管在“具有锁具或保安装置”的空间,只有法院批准时,才能够由律师团开启该空间;而根据黎巴嫩当局的介绍,此次戈恩的逃跑所使用的是“法国护照”。

  弘中惇一郎强调称,他和他的团队严格遵守日本保释相关法律,并根据法院要求,针对戈恩的通信手段及旅行证件进行监控,并针对外界猜测“律师团帮助戈恩逃离”的传闻一再否认。

  “值得担忧”

  据日本媒体报道,戈恩在逃离日本后,日产汽车公司首次发布官方声明称,对于戈恩“抗拒法制”的举动表示极度遗憾,并表示“日产汽车对于在公司内部调查中判明的戈恩的不正当行为,追究其责任这一基本方针,不会因为本次逃亡而受到任何影响及变动”。

  此外,日产汽车在这份声明中还表示,为了恢复损失,日产汽车将继续保留针对戈恩的财产保全和损害赔偿等,发起适当的法律手续的权利。

  日本汽车工业协会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的电话采访时也表示,戈恩上任后的一些措施,虽然短期促进了日产汽车的利润,但从中长期来看,影响了日产汽车,乃至日本汽车产业链及相关人才的健康发展,同时戈恩本人的贪污及渎职行为“事实确凿”,并认为日本汽车产业应当以戈恩案为教训,从长期且可持续增长的角度,谋求企业与行业的发展。

  “从目前戈恩的举动及表态来看,戈恩甚至不惜甩掉自己在日本的律师团的立场,对外表示其已经完全放弃日本的司法体系,这已不是某一个法院的案件。他下一步将转向在海外控诉日本政府及司法体系的不正当性,通过支持自己的黎巴嫩及国际舆论向日方施压。”日本法律界人士大岛塚一认为,戈恩不惜将自己的律师团作为牺牲品,通过此举,表示他对于日本司法体系整体的不信任。

  对于未来的计划,弘中惇一郎透露,一方面他和他的团队将就戈恩逃跑一事,接受日本检方及法院方面的调查,以判定律师团队存在着违反规则的操作,同时也计划针对负责监控及保护戈恩的当地私人安保企业提起诉讼,以要求该公司赔偿律师团队可能受到的金钱及名誉上的损失。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