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风云--“中国民众不坏,中国坏就坏在精英”?

caijing 发布于 2018-10-5 21:58:00

 

曹德旺:“中国民众不坏,中国坏就坏在精英”


作者|钟伟志

来源|仲伟志搜神记(zhongweizhisoushenji)

图片|均由福耀玻璃集团提供

以下为全文:

 

▲曹德旺在他捐资修建的崇恩禅寺大雄宝殿内。佛教六度之忍辱、布施、精进、持戒、般若、禅定,也是这位“玻璃大王”的人生信条

01

1946 年,曹德旺出生在上海。如果不是赶上时代的大变动,小时候的曹德旺,本来可以成为一个“富二代”。

如果是那样,很可能也就没有后来的“中国首善”和“中国玻璃大王”了。

曹德旺的父亲曹河仁,福建福清高山镇曹厝村人。福清位于福建东部沿海、福州南翼,自古就有“海滨邹鲁、文献名邦”的美誉,是林则徐的祖籍地。由于地少人多,福清人也素有远渡重洋寻找出路的习惯,是中国著名侨乡。

他的家族在高山镇里算是望族。他的曾祖父曹公旺就曾是福清的首富。但是曾祖父努力积攒下的家业,到他的爷爷一辈逐渐衰微,直至破落。

他的父亲曹河仁,年轻时随着曹德旺的舅公到了日本。曹德旺的舅公在日本开布店,但是他没有把曹河仁留在自己的店中,而是介绍到一家日本人开的布店中当学徒。学徒第一年,做的就是挑水、煮饭、倒马桶等杂活儿,吃的则是布店老板一家的剩饭剩菜。到了晚上,布店老板要求他对着镜子练习走路、微笑、鞠躬,以及说话的口型,一直练到满意为止。

学徒第二年,布店老板让曹河仁挑着货担下乡叫卖。学徒第三年,曹河仁才回到店里,学习怎么站在柜台内接待客人、进货出货。三年期满,店老板告诉曹河仁:“我教给你的,你都已经学会了,现在你可以离开我的店,去开自己的店了。”

父亲经常对曹德旺说,自己的前半生,非常感谢那位日本布店老板的良苦用心,“他第一年是炼我身骨,第二年教我吃苦,第三年才授我真技。”父亲后来跟曹德旺讲起生意经来,都是一套一套的,与他的学徒生涯是分不开的。

很多年之后,我对曹德旺讲述的这段往事印象深刻。我相信,它不仅深刻影响了曹德旺的父亲,而且也在曹德旺的心中挖了一个很深的树坑,埋下了一棵新鲜的树苗,那是曹家未来的一个丰功伟绩。

我曾在日本走访过包括丰田在内的几家著名企业。日本商人有关未来最常见的比喻,就是树木。比如《日本公司》漫画书上的那位主角工成,就将转包商和供应商比做企业的根须,支持着巨木的成长。树根向树干聚集,而树枝却向外扩张,这又成为企业发展的最佳隐喻。

与中国的大陆+稻谷式文化不同,日本是海岛+森林文化的混合体。日本之树的生长,要比大陆上的植物遭遇更多的挑战,而且树的生长是缓慢的,要几十年才能成材。所以,曹德旺父亲遇到的那位日本店老板,其实也是一个种树的人,而种树是与永恒有关的事情,要做时间的朋友,要有恒心和耐心。

离开日本人的布店,曹德旺的父亲曹河仁,进了曹德旺的舅公开的布店当店员。1936年,曹德旺的奶奶要曹河仁回家成亲。曹河仁回到高山成了亲,一年后启程再去日本,但在经过上海时,卢沟桥事变爆发,他改变了去日本的想法,留在了上海。留在日本的曹德旺舅公,就把曹德旺父亲在日本赚到的十万日元都汇了回来。

那是一笔巨款。按当时的汇率,日元比美元更高。曹河仁由此成为这座远东第一大都市里的有钱人。由于钱足够多,他什么项目都做,也开了夜总会。后来,他还成为著名的上海永安百货公司的股东之一。

1947 年,国民党政权风雨飘摇。上海很多人都举家搬迁,或去美国,或去香港,或去台湾。曹德旺父母决定搬回福清高山。父亲买了一艘机动铁壳船装载所有家产。一家六口则坐客轮回福建。他原本希望把东西运回高山后,还可以将船租给别人搞运输。但是在客轮抵达马尾多日后,货船迟迟没有靠岸。后来才知道,那艘货船在海上遭遇风暴,沉没了。

怎么办?

曹德旺的母亲陈惠珍,福清高山洋门村人,论身份,她是地主家的千金。出嫁时,她的父亲给了很多陪嫁。她将这些陪嫁都换成了可随身携带的细软。回到高山后,她把细软变卖成钱,买了一块宅基地,盖了一幢二层小楼。正当盖房工程仅剩铺瓦片的时候,国民党军队第 74 师溃败经过高山,到处抓壮丁,就抓走了正在他们家屋顶铺瓦片的工人。

虽然这些被抓走的壮丁后来又偷跑回来了,但从他们被抓走的第一天起,他们的家人就一直在曹德旺家里哭闹,要求曹德旺的父母赔人赔钱。曹河仁不堪其扰,就又回到上海。他自幼离家学习经商,不会耕田种地,也许只有回到上海经商,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曹河仁离开高山后,家里住进了“三反”工作队。有一天,村里人又到曹德旺家里闹事,工作队看见了,便询问曹德旺的母亲。母亲告知原委,工作队长认为应该主持正义,就把来闹事的人抓了起来,准备严加处理。最后是曹德旺母亲代为求情,整个事件才算过去。

但是对于曹德旺的母亲来说,接下来的生活更为艰难。大江大海,兵荒马乱,曹德旺父亲在上海所挣的钱,无法如期寄到家中。为了养活身边 6 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曹德旺的母亲当掉了最后的首饰,买了十几亩地,请曹德旺的舅舅帮忙耕种。高山土地贫瘠,大多只能种些红薯、花生、青菜之类,根本不能解决全家的口粮问题,所以曹德旺他们总是忍饥挨饿,通常只是每天两餐,而两餐也只是些汤汤水水。

饿极了,孩子们会叫。这时候,曹德旺的母亲就把他们兄弟姐妹集中到院子里,坐在小板凳上,围成一圈,吹口琴,唱歌,做游戏。曹德旺说,他记得母亲总是交代他们,千万不能告诉别人自己家只吃两餐,“让人知道了,只会看不起你”,“出门要抬起头来微笑,不要说肚子饿,要有骨气,有志气!”

曹德旺他们穿的衣服,母亲总是洗得干干净净,穿破了,会坐在灯下认真缝补,尽可能不让补丁贴在外面,而是藏起来,缝补在内里。虽然在农村,但家里总是一尘不染,这应该是母亲在上海居住时养成的习惯。他们家的木楼梯和木地板,都被擦洗得发白。曹德旺记忆最深的是,母亲常说,“天下没有人会同情你的贫穷,也没有人为你解决;要摆脱贫穷,只有靠你自己的努力和拼搏”,“穷不可怕,最怕的是没有志气”,“做人最重要的是人格的完整,最重要的是取得他人的信任”。

还有一句话是:“要做到穷要穷得清,富要富得明。”

02

曹德旺有早起的习惯。我见到他时,也是一个早晨,在福耀集团总部。厂区不远的石竹山,还掩藏在大片的晨雾中。

这个早起的习惯,是他少年时随父亲做水果生意落下的。

由于家贫,也加上生性调皮,他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不能读书,母亲就从队里牵了一头牛回来,14 岁的曹德旺成了生产队里的放牛娃。

当时,曹德旺的父亲已经从上海回到了高山。父亲不会务农,但他毕竟是从日本回来、在上海从过商的人,他知道可以通过小商小贩这样的经营活动,给家庭带来一点微薄经济收入。他就用从上海骑回来的自行车作为运输工具,从福州买些香烟运到高山去卖,从中赚取差价贴补家用。

那时候是不允许自由买卖商品的,一旦被抓到,就会以投机倒把论处,轻者没收,重者收押,游街示众。

15 岁那年,曹德旺开始跟着父亲做起了买卖。这个年龄的孩子,不算大也不算小,在那时,即使城里的孩子,15 岁也有参加工作的了。不过,曹德旺个子小,虽然 15 岁了,但看上去还是个孩子,所以没有人会检查他的书包。他先是跟父亲一起跑了两趟福州,每趟进货 30 斤左右,100 多公里,来回三天。第三次,他就一个人骑单车往返福州与高山之间了。他和父亲的商业分工是:他负责进货,父亲负责销售。

那时,前往福州的道路很原始,崎岖坎坷,其中艰辛自不待言。

后来他们改做水果生意。曹德旺需要每天凌晨两点起床,冬天顶着寒风,夏日冒着酷暑,骑车到福清县城,在天蒙蒙亮时批好水果,囫囵吃点东西,然后载着水果骑回高山。到了高山,通常已是下午三点左右,和父亲一起卖水果,卖完之后天就黑了。回家吃晚饭,要在晚上七点半之后,吃完就得睡,因为第二天凌晨两点,母亲就会坐在床前,不断地喊着推着正在酣睡的曹德旺,叫他起床。

直到现在,他的眼前都时常闪过母亲喊他起床的那一幕,一边喊一边抹着止不住的眼泪,“德旺,起床了。”

如此辛苦赚钱,一天下来,大概有3元左右的利润。

和水果相比较,烟丝的利润要高出很多。水果生意做了三四年,曹德旺的父亲又做起了烟丝生意。不到一年,父亲被当地的工商局抓了一个现行,烟丝被没收,“自行车也被牵了去”。

这一事件激发了曹德旺外出闯天下的决心。

他在逐渐长大,和父亲一起做生意的几年磨砺,也让他学会了独立思考。在他看来,父亲虽然聪明,也会做生意,但做的都是小本生意,而且政府不认可、不支持,根本没有前途可言。他还年轻,他不想重走父亲的老路。他认为,要想在这个世道安身立命,必须做政府允许做的事,当然,也要是能够赚更多钱的生意。

但是在很多年之后,曹德旺终于认识到那段艰苦岁月的真正价值。

他最初的经商理念,都来自于他的父亲。他的很多人生感悟,也来自于父亲的启蒙。父亲常说,男人有没有本事,并不在于看了多少书,关键要看做了什么事,以及怎么做事。他父亲对商业的理解,甚至远远超越了我们这个时代对商业的定义。在他的父亲心中,做生意,成功的因素很多,但是一个人的道德与诚信,是成功的永恒基石。即便只是做小本生意,即便政府不认可、不支持,你也要正心正念;而如果是做大生意,如果有了政府的认可和支持,你更要正心正念,否则,你将一事无成。

父亲问过他:“做事要用心,有多少心就能办多少事。你数一数,有多少个心啊?”

“用心、真心、爱心、决心、专心、恒心、耐心、怜悯心……”他掰着手指,有那么多心吗?

“当然有。”父亲说,“但当你悟到爸爸讲的道理时,爸爸或许已经不在人世了。”

“以后我的确知道了。随着我事业的发展,我能数出来的心,已经不是一双手能够容得下的了。”很多年之后,曹德旺在他的自传体著作《心若菩提》中这样写道。

03

1968 年,曹德旺结婚了,他把妻子留在家里照顾母亲,开始自己独闯天下。

他种过白木耳,当过厨师,修过自行车,做过果苗销售员,尝遍底层生活艰辛。1976 年,他参与筹建福清市高山镇异型玻璃厂,当起了采购员。1983 年,他承包了这个濒临倒闭的小厂。1986 年,他开始涉足汽车维修玻璃,此后不久,他们用自己生产出来的汽车玻璃,打破了日本汽车玻璃对中国市场的垄断。1987 年,他建立了福建耀华汽车玻璃公司。

这个福建耀华汽车玻璃公司,就是福耀玻璃集团的前身。

再后来的故事,大家已经知道很多了。福耀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生产供应商,曹德旺也成为了名震天下的玻璃大王。他是不行贿的企业家,“没送过一盒月饼”;他是行大善的佛教徒,从 1983 年第一次捐款至今,累计个人捐款已超过 110 亿元人民币。2009 年,他从全球 43 个国家和地区代表中脱颖而出,荣膺“安永全球企业家 2009 大奖”,成为该奖设立以来首个华人得主。2016 年,他获颁全球玻璃行业最高奖项——金凤凰奖,评委会称,“曹德旺带领的福耀集团改变了世界汽车玻璃行业的格局”。

他自己的总结是,“这辈子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做一片属于中国人自己的玻璃。”

这两年,他多次呼吁减轻企业税负,引起社会诸多共鸣。当然,也有很多人断章取义曲解他的意思。但他似乎不太善于保护自己,对于减税这个问题,你若问,他还是会坦诚回答。他胆子大、敢直言,这是出了名的。他认为自己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社会的事情,对国家更不要讲了。在他看来,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他是为了国家好去提的意见,而不是为了它不好去提意见,因此他也没有什么思想负担。

当然也没有什么人敢来批评他。他也没有什么压力。

而我一直关心的是,这样一位潜心制造、笃定专一的企业家,他的发展观是如何塑造的?这样一位矜贫救厄、乐善好施的企业家,他的财富观是如何形成的?这样一个早早就体验到现实残酷的穷孩子,是什么支撑他没有迷失在对财富和权力的攫取当中?

有人告诉我,曹家四代信佛,曹德旺也是一位佛教徒,所以一切都顺理成章。但是在现实社会中,很多人都烧香念佛,很多人都在修心之路上耕耘,当他们的理想与现实利益冲突,那么不管在修行路上学到了什么,现实利益还是会击败他们内心的善,他们仍会变成自私甚至作恶的人。很多人学佛,他不是信,而是用。这样的人,在这个纷乱的社会中必然时刻面临两难的选择,也自然容易陷入到作恶的泥淖。

那么我们应该信什么?尤其是对我们这些没有学佛的人来说,我们应该怎么做?

曹德旺说:“要信他,要相信别人,要相信天的存在。你对谁都不相信,那么你的心肯定是非常丑恶的。如果你对谁都不相信,也必将一事无成。”

所以,我更愿意与大家分享曹德旺小时候所受到的家教。一个人最初的精神密码,一定来自于他眼睛里反射出来的世界。在那个小商小贩还被视为犯罪的岁月里,他的父亲仍然教育他用心做事;在那个饭都吃不饱、衣服补丁要打到里三层外三层的岁月里,他的母亲仍然教育他“穷要穷得清,富要富得明”。毫无疑问,他们在艰苦岁月里所抱持的人生观、价值观,对曹德旺的一生有着最强烈而深远的影响。家教不是宗教,但在很多时候,它的法力可以胜过任何宗教。

那才是他真正的、永不枯竭的思想资源。那其实是我们这个民族从未彻底熄灭过的精神的烛火。

而经商与种树一样,要做时间的朋友,要有恒心和耐心——这一来自日本布店老板的启蒙,经过两代人的传递,最终也汇入了灌溉福耀这颗大树的神秘涌泉。

2010 年,曹德旺捐资成立河仁慈善基金会。2011 年 5 月 5 日,在河仁慈善基金会成立大会上,曹德旺先生与其妻子陈凤英女士,宣布向河仁慈善基金会捐赠所持福耀集团 3 亿股股权,总价值 35.49 亿元人民币。

河仁基金会的名称,正是来自曹德旺先生的父亲曹河仁。曹德旺说,这一名称中,蕴藏了“上善若水,厚德载物”的深意。

 


04

访谈

▌人做好了,你做生意就好做了

仲伟志搜神记:面对当前的经济大环境,我看你似乎一点儿也不焦虑。你就没有什么抱怨?

曹德旺:那不会,反而现在有一种责任感。不管我们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不管我们取得了多大成就,都和社会、和国家分不开,没有大家的支持和投入,也不会有我们现在的成材。所以,有什么可以焦虑的?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仲伟志搜神记:这个时代,都说“搞投资吃肉、搞实业喝汤”。这么多年来,你坚守在制造业,一以贯之,是什么力量支持你?

曹德旺:这个总之就是不忘初心吧。因为我自己能正确认识自己,我就是这块料。像去碰互联网、去做房地产,去忽悠人家,根本不是我的擅长。当然他们会成为大亨,会成为首富,那这个事情,是他们需要的事情。我认为我这个角色,在这个舞台上也有人看就可以了。

仲伟志搜神记:就没有人劝过你吗?你就从来没有动摇过吗?

曹德旺:那很多人劝过我。现在每天还有很多人给我发短信,动员我做这个,动员我做那个,我连理他都不理他。你看我手机上,今天还有人这么说。但是任凭你说的天花乱坠,说了也白说,我不会参与到你那里面。我做福耀这个事,不仅仅是为了钱来的。

仲伟志搜神记:有些人说,学佛的人应该放下俗务,寻求自在与逍遥。但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一个佛教徒与众不同的一面,或者说,我看到了一个佛教徒更积极的人生追求。你在积极做事,却又看淡财富。我一直很好奇,你的人生态度,究竟是乐观的还是悲观的?在你看来,佛学是鼓励乐观还是鼓励悲观?

曹德旺: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修得不够深。从我个人的观点,它鼓励乐观,也鼓励悲观。慈悲慈悲,先悲后慈,首先要培养悲悯之心,能够有同情心、关爱心,那你如果对别人的灾难、别人的困难都麻木不仁的话,你做再多的事情,方向可能都是错的,那你怎么关爱人家?我理解,佛教是教导我们怎么处理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问题,就是要用退让的办法迁就社会。但是退让并不是不做事,看是用什么姿态做事,要看做事的目的。

我们中国的宗教文化大多数提倡上善若水,水是处在低洼处,处在最低处,但是水是人类的生命之源,它做了不计其数的好事。它虽然是处在最低处,但多高的山它都可以爬上去,从山顶上过去。它可以承载万物,过长江、漂洋过海,那么多国际贸易都是通过它们进行的啊。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鼓励悲观或者鼓励乐观的问题,佛教实际上是教你怎么做人,人做好了,你做生意就好做了。

实际上做生意不难,关键难在做人。你做人如果真正有同情心、真正有关爱心,能够把贪、嗔、痴、慢、疑这些都戒掉,不会和人家争风吃醋,自然就和社会不会有很大的矛盾了,你所做的事情,才可能是真正的善业。

仲伟志搜神记:你说你是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但我认为这不是一个自然生长的过程,而是一个不断学习和不断提高的过程,你的影响资源主要来自哪里?来自佛教还是圣贤经典?

曹德旺:应该都有,还有更多来自于社会。我的特点是什么呢?我不是科班出身的,但又很喜欢读书,又很喜欢钻牛角尖。因此,后来是甩开科班那条路,自己去学的。因此,学的东西很杂,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你问我哪一派,我不知道。

仲伟志搜神记:说到读书,我记得你好像说过,83、84 年的时候是你读书最多的时候。

曹德旺:我从小就喜欢读书,小时候辍学,仍然想读书,怎么办?我就捡哥哥读过的书念,边放牛边捡柴禾边自学。看不懂的字就问哥哥,哥哥不在身边时,就用字典和《辞海》查找。那时候一本字典 8 角钱,一本《辞海》3 块钱,是割了三年多的马草才攒够了钱买下的。

读书最多的时候是粉碎“四人帮”以后。粉碎“四人帮”以后我的日子很好过,有好几万块钱,那时候几万块钱多牛逼。再加上那时候国家放松控制,可以借到书、买到书了。到了 78、79 年的时候,那时候什么书都有了。76 年刚打倒“四人帮”,77 年我就可以借到《第三帝国的兴亡》这样的书。一直到现在,我仍然爱看各种书籍,并有一个怪癖,到我家千万别向我借书或要书,再好的朋友我也不会给,有点爱书如命。

仲伟志:那时思想解放刚刚开始,一个启蒙时代刚刚开始。

曹德旺:对,那时候刚好又有时间,当采购员,不是很大的任务,我可以用很短的时间完成更多的任务,整天没有事情做,反正就是读。

仲伟志:我与牟其中先生有过不多的交流,他是中国企业史上很耐人寻味的人物。我很佩服他,也很同情他,那么多年他一直充满着冒险的激情,渴望表达自己的思想和主张,在监狱里也没有停下思考与写作。但我觉得,他的最终结局,与他的思想资源是有关系的。很大程度上,牟其中是被某种浪漫主义和激进主义给害苦了。

曹德旺:这就是他没有学佛的结果。佛要灭我,提倡无我。无我怎么讲呢?第一个无我就是观法无我,天下任何方法,任何法律法规,都是因为发生了某件事情才设定的。它是去治理那些前面的东西。办法的法、法律的法,都是。但是任何事物的形成,有它各方面的因素、要素。它不是单独的事件。

因此解决问题不能够用“我曾经见过”,你见过,但你那个事情和这个事情是不一样的。表面上好像很相似,但是内在和外在的很多东西——比如人的因素、环境因素——各方面分析起来,肯定是不一样的。

因此,你用老办法解决新问题,那肯定有问题。因此佛说观法无我,法无本尊,法没有固定的方式,各有各的法,法是因缘而生,因为发生了这个事情才产生出来的。缘尽法灭,这个事情解决了法就灭掉了。因此《金刚经》上面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它就像闪电一样,闪了过去你抓不到它的。观法无我是这样来理解的。而如果自己先入为主,认为自己比别人高明,根本谁说都拉不动,这是一种执念障,是一切痛苦的根源,这个是要破除的。

牟其中可以理解。他当初被抓,是时代的事情。我分析了他的案例,他刚开始是换了一条飞机回来,让他赚了一笔钱,后来他做大了,就去申请开信用证,银行给他开,他信用证贴现又拿去贷款做了生意。当时他弄了这个事情,但是判得太重。按照国际法,他这样做等于是欺骗银行,他信用证不能拿去贴现。这一点有错,但在香港是不判刑的,因为你银行有责任。你银行为什么要开给他呢?你不是有规定吗?贷前审查,贷后检查,贷中调查,这些事有没有做过呢?你知不知道信用证业务开出去,信用证和发现金是一回事,你贷款需要他担保,信用证为什么不叫他拿抵押物来抵押?这是你的失误,不是他的失误。

▌直接把小微企业的税免了,把小微企业保护起来

仲伟志搜神记:前段时间,因为谈到中美税负比较,你成了这个国家的大明星。不久前一次活动上,你也谈及税负问题,你建议大企业不要减,直接把小微企业的税免了,因为小微企业借不到钱。这是“舍己救人”的言论啊。因为我就是小微企业。你是一个慈善家,但我觉得,你敢于说这样的话,这是你做的最大的慈善。你这样为民营企业、为小微企业呼吁,会不会得罪一些利益集团?有没有人批评你?

曹德旺:公开批评的不敢。应该说对税的问题,首先高层非常重视。财政部、国税局,都是部长级的,也跟我开了好几次会议。那现在有一些问题,是什么问题呢?现在国家财政收入对税的依赖度还是比较大的。那么如果说把增值税取消了,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财源。这我们也可以理解,我就跟他讲,你没有钱那也没有关系,你不要讲免税,不要讲给我们减税,你要减也不要给大企业减,直接把小微企业的税免了,把小微企业保护起来。

为什么我建议不要收小微企业的税?因为第一你收税也收不了多少钱,第二个,这个企业你叫它缴税的话,它要去做缴税的文件,要接受税警的检查,完蛋,这个费用比它缴的税还大,那些税警会敲诈它,要它请客吃饭送红包,有这些事情。再加上呢,你叫税警去收也会有成本,要占用人力,要租车,你收 100 块税,费用要被吃掉 50 块。不如我不要,直接给你小微企业,不许税警登门去查他。这样他就得到许多好处,来抵消他的贷款利率。

因为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我们应该跟国家讲,这样处理结果会更好一点。他没有去算,算了以后才知道税务所那些根本就没有什么税收。你知道,小微企业是非常关键的,一个国家没有小微企业,它就肯定完蛋,美国、欧洲它们小微企业占GDP总量的 80%以上。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护小微企业。

仲伟志搜神记:就是说你不会有什么压力。

曹德旺:不会,官方对我是相信的,我相信大部分中国人也很尊重我。

仲伟志搜神记:我发现很多企业家是没有安全感的,你呢?

曹德旺:那我不会。我从承包第一天,他们就劝我离开,说赚了钱就要跑,我说那是小偷做的事情。因为我认为,我今年 72 岁了,我从小孩子到现在,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社会的事情,对国家更不要讲了。我提倡的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必须做到敬天爱人,不犯天条,不犯众怒,这是你必须坚持的底线。你说我不行,什么地方不行?你排出来,是我的错,我就改,我给你道歉。我也不会跑,我能跑到哪里去?

仲伟志:那像你这样的人,永远不会得什么抑郁症,我看到有些人……

曹德旺:那不会,我很开心的。

仲伟志搜神记:可能因为你有自己的文化信仰,你这艘船上有自己的压舱石。这个很多人是没有的。

曹德旺:没有错,我认为在中国做企业家,首先必须具备文化自信。你要有信仰。你读了很多的书,领教了、受教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还要应用到实践上面去。这就是你的底蕴。企业家必须有这个底蕴,这个叫文化自信。

当然做企业家还需要有政治自信,能够懂得处理和政府的关系。政府是管理国家的,你如果不想当总理的话,最好做你的企业,不要管他们的东西,因为他们是管理整个国家的……遵纪守法,遵章纳税,政府说什么都对,你认为它不对的时候,私下里提提意见,说一下好像这个事情不大对劲,对我有影响。但是原则上也不允许你这样做,人家都可以为什么你不可以?你说是不是。因此尊重政府是一个。

第二个,它的政策不断在变,他们根据形势在策划变化。你必须跟着它政策走,它变都变了,你预计它变就要去变,不要等到变了去变,那都太迟了一点。最犯忌的是,它变了以后,你还没有反应过来。你不要慢,赶快跟着跑,慢了就淘汰了。这是作为企业家必须必备的第二个条件。

第三个条件,行为自信。敢说敢做,敢于挑战天下,敢于挑战自我,敢于承担责任。我敢做就敢说,敢说就敢承担责任,因为我又没有做错,对不对?那么你讲话要注意,损害到国家、损害到政府的权威性的时候,你给我废话少说,你是做企业的,不是搞政治的,你也不懂,对不对。

仲伟志搜神记:那你为什么还要呼吁政府减税?

曹德旺:我是出于一种对国家的特殊情感、对政府的特殊情感。你知道我是怎么提意见的?我通过新华社内参部写内参、打报告,通过全国政协提案,通过找国务院参事室、国研室报告这个国内税比国外高的危险。我是为了国家好去提的意见,而不是为了它不好去提意见。因此我也没有思想负担,他如果跟我讲曹德旺你不能讲了,不能讲我就不讲了,存在的问题你们知道了就行。

▌有了慈悲心,你就不会对社会失去信心

仲伟志搜神记:做慈善是你作为佛教徒的一种修行方式吗?在这个纷乱的社会里,做慈善也会遇到假乞丐,也会遇到骗钱的,你会愤怒吗?会不会对善良失去信心?

曹德旺:不会啊。不是,你这个理解有偏颇的地方。慈善的终极目的,就是构建和谐稳定的社会秩序。那怎么样实现这个目的?一种是通过法律法规来调整,一种通过对道德、对真善美的倡导,就像提倡做好事那样,培养族群的习惯,提升族群的素质,进而实现社会的稳定。

慈善不仅仅是捐钱,慈善更是一个人的品德,他必须具备有悲悯之心,有悲悯之心才能够引发他做那么多好事,才会帮助人家。慈悲慈悲,是先悲后慈,没有悲怎么慈啊。因此悲悯很关键,那是培养人的一种素养、素质。困难的人不都是因为缺钱而困难,困难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不幸有各种各样的不幸。捐赠的时候,财施是一方面,财施其实是非常小的功德,另外还有法施,还有无畏施。慈善还有捐眼睛、捐鼻子、捐嘴巴、捐耳朵的,有的人需要你帮他闻一下,就可以解决他的困难,有的人用你表达的心意就可以解决他的痛苦。

你有慈悲之心,就不会因为遇到假乞丐而愤怒,他有他的业报,你有你的功德。因此首先我还是劝导大家去寻找一种信仰,不管你信什么教,它都是提倡慈悲。有了慈悲心,你就不会对社会失去信心。

仲伟志搜神记:慈悲应该是所有宗教的共同底线和准则。

曹德旺:这是一个很古老的文化,早期的慈善在所有教派里面都有,就是提倡相互帮扶,这可以归到人文科学里面去的。那么我们认真去思考那些宗教的话,就很有意思,那些宗教习惯跟地理、气候、人文、饮食习惯等都有一定的关系。

比如讲藏传佛教,我们这边现在要吃素是吧,我告诉你,西藏的喇嘛要吃牛肉,什么时候吃呢?就是斋戒前,大概相当于我们冬至前十天的时候,他们开斋节的时候。他为什么要吃呢?他不吃在那个地方度不过冬天,他撑不了。那由谁来解决呢,藏民杀了牦牛抬进去,他自己熬,熬了以后,就是那一个月可以吃的,都是吃牦牛汤、牦牛肉,这段时间过去完以后就不吃了。这是一个人性的问题对不对?因此什么犹太教、东正教、天主教、基督教,它们各有各的事情,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所有的宗教都倡导仁慈。

仲伟志搜神记:有信仰的人是有福的。但是在我们这么一个社会,像我这样的无神论者还是大多数啊,怎么办?

曹德旺:我和你讲,佛教是最大的无神论,它就是讲没有神。它怎么体现出来呢?刚才说佛要灭我,消除我执。佛是什么,佛是大彻大悟,悟透了就成佛了。佛这个字设计的非常好,没有名没有姓,可替代他的一个称号叫如来。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佛在这里,没有神,不是谁的化身,更像是没有名字的老师。因此有人说佛教是迷信,这是对佛教的误解,说明根本就不理解它。

佛教是真正的无神论,因此信佛的人也根本不怕鬼,他什么地方都敢进去。如果你能够戒掉贪、嗔、痴、慢、疑,能够按照戒律修行,能够悟透一切,那你也可以成佛。佛教是哲学,也是高级科学,你悟到了你能成佛,我悟到了我也能成佛。

当然,你可以不信佛,不信佛也不会产生不好的结果。但是你要信因果。天下所有事,都是因果报应。像这一波的经济危机,很多人在骂政府,我后来认真去做了一些调查,我跟一些老板讲,这跟政府没有关系,政府就是对银行资金投放太多监管不够得力,其实很多企业出问题,都是这些老板自做孽做的结果。这个你烧香拜佛也是没有用的。

仲伟志搜神记:这些都是老板自做孽的结果?这个说法很新颖啊。

曹德旺:其实跟谁都没有关系。我也是老板,我认为我熟悉这个业务,熟悉做生意的道,我不敢乱做,很保守地坚守下来,我现在企业没有负债,日子很好过。那你为什么难过呢?

现在中国企业存在的普遍情况就是,你把它报表拿过来看,存货大,应收账款大,其他应收款大,还有固定资产投资,一大笔钱沉淀在那里。资金来源是什么呢?自己一点钱,股东一部分钱,其他大部分是短期贷款、短期融资,是银行过来的。

如果有一两笔长期融资,是你自己在外面借高利贷拿来的,那么你现在欠别人的,人家逼你还,你就要去变现。因为你手上能够变现的就是流动资产了,流动资产你不能动,应收账款收不动,其他应收款也收不动,存货放在那边更不要讲,那么你要不要死?你肯定是死。

谁做的?就是你自己做的。你当初如果按照银行规定,短贷不能长用,如果你能坚持这个底线,你就不会发生那么多连锁反应的事情。

▌如果你不戒掉贪,不小心就变成贫了

仲伟志搜神记:不信佛的人往往信“命”。有一种说法,小富由勤,大富由命,福耀做到这么大,你信“命”吗?

曹德旺:这是迷信的人讲的,什么叫命?应该说小成靠智,大成靠德。就是小老板赚小钱靠你的小聪明可以,但真正做大事的人必须要有德,要靠人格魅力来做事情,而不是靠简单的头脑就可以。

仲伟志搜神记:像你这样这么天才的商业头脑,一定和你的家传是有关系的。

曹德旺:那当然了,有商业基因。我刚才讲了做企业家要有三个自信,其实应该有四个。还有一个是能力自信。足够的战略决策能力和公司管制能力,才能够引发企业家的能力自信。你要通过这个现象判断它后面是什么,你必须具备管理企业的各方面的要素才可以。

曹德旺是农民企业家?你搞错了。我在清华EMBA演讲的时候,有人递条子问我有没有计划培养一个小曹德旺,我说你们想要培养一个小曹德旺,很好啊,但你这些想当曹德旺的人,你这些所谓科班的企业高管,要去弄清楚,曹德旺会做什么?我很自豪地告诉你们,你们所做的事情我都会做。你一个人可能才做一两个专业,我一个人可以做八个专业,而且我做得比你好。因为我积累了几十年的经验。为什么我这么能干呢?因为早期我做工厂雇不到人,而企业又需要这个部门,怎么办呢?我就求爷爷告奶奶到处去学,学完回来还要培训员工。我是这样出来的。

仲伟志搜神记:你现在每天工作时间是多少?

曹德旺:不一定的,现在以年轻人做为主,我出差出去了一个月,刚回来,所以就显得忙一点。

仲伟志搜神记:但你也闲不住吧。

曹德旺:对。

仲伟志搜神记:每天有固定的参佛时间吗?

曹德旺:没有。

仲伟志搜神记:那你是每时每刻都在参悟这个东西?

曹德旺:没有错。你用心去做,用心去感应它。遇事就衡量一下你应该怎么做。首先你不要贪。我爸以前告诉我,贫和贪的写法很像的,如果你不戒掉贪,如果你粗心一点,不小心就变成贫了。你记住这一点。小时候我爸跟我讲过,以前拿 100 块钱去街上买东西,对方找零钱给你,你好像看他刚才多拿了好几张给你,你赶紧放在口袋里,还会很紧张。那我跟你讲,十有八九,你里面少了几张,他是用障眼法骗你的。最好的办法是你跟他讲,老板你刚才多出了两三张,你再看看,多的我也不要。他不是用假钱就是用障眼法骗你,你如果起这个贪念,吃亏的就是你。

第二个,我爸教我不要借钱给人家,你也不要向私人借钱,就是私人的钱你不要借、也不能借给私人。借少了,断送了一个朋友;借多了连命都会丢掉。我认为这些都是很好的道理,你说呢?

▌中国其实很少企业家

仲伟志搜神记:商业是一个正常社会的基石。所以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有一个尊重企业家的文化。但是我们这里,实现这一目标好像还很遥远。就说社会层面,人人都想赚钱,但是大家对富人并不太友好。你看我们很多电视剧、电影中商人的形象,不是涉黑,就是权贵的帮凶,企业家的正向价值并没有得到足够的认可。当然,这里面也有企业家自身的责任。面对这种充满焦虑和戾气的局面,我们应该怎么做?

曹德旺:首先我跟你讲,这要从中国历史讲起,我们有五千年的文明,上下各两千五百年。第一阶段我们国家的体制是奴隶制的社会,后来商鞅变法、前秦崛起以后,结束了奴隶制,变中国为封建专制社会。应该说秦对中国文明是有一定贡献的,特别是商鞅变法的推动。秦之后是汉,汉是刘邦建立的。刘邦其实对中国做的事情不文明。刘邦当初去问计张良怎么治国,张良说,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跟秦国打?刘邦想了一下说,我是做生意赚的钱。张良问,那你告诉我,什么事情最赚钱?盐、铁、丝绢、茶叶最赚钱。

你知道国营企业从什么时候开始?从汉开始。张良就把这些最赚钱的生意划归国营。后面他又出台一个政策,重新定位士农工商,工商业主定在最后。那怎么定在最后?排名总有前后,字面上排在后面本来也没有问题。他却莫名其妙,规定工商业主和妓女、罪犯同入一籍,不能进仕。他就是要消灭工商业主,消灭民营经济。

汉是这个体制,几百年延续下来,到隋唐元明清,基本上都继承下他的这一套,到今天两千多年。所以说这种重农轻商的文化是有根源的。

到了邓小平推动改革开放以后,政协委员、人大代表,还让我们民营企业家上去当一下,我和他们讲,你要很满足了,如果按照古代的做法,我们这些人永远不能进仕,你说你有什么好说道?这也是我们落后的一个根源,但是要想改变这个现状,我跟你讲,两千多年的习惯要彻底扭转的话,我相信要有几百年的时间,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够解决的,没有那么容易。

因此一些人对企业家做的事情不理解也是正常的。但是我也跟你讲,中国其实很少企业家。电视剧里说企业家与官员勾结等等,也确实是和牛毛一样,也是客观存在。为什么我宁可去玩也什么都不做?因为我做会把名誉做坏掉。我就做汽车玻璃,它在手上我会做到底,其他我什么事情都不再做。

仲伟志:你的创业历程基本与改革开放同步。对你个人而言,你创建了福耀,也得到了理应得到的财富与荣誉。从整个国家来看,改革开放也是成就巨大。但我们肯定也有很多不足与失误。你怎么看这四十年?你认为未来我们还应该付出怎样的努力?

曹德旺:40年前的中国,要什么都是凭票,粮票、油票、布票、肉票、糖票、豆制品票,等等等等。如果你要一部汽车,那要动很多脑筋,个人不能买的,单位买也需要各项指标。那么这 40 年呢,虽然是 1978 年开始改革开放,其实到了 1995 年才彻底结束买东西凭票的时代,那我们应该就从 95 年开始算起,到今年 23 年。

23年,我们从一无所有的国家变成现在什么都过剩的国家,中国人当然应该为这件事情感到自豪、感到骄傲。但是我们付出的代价,比我们取得的成就可能还要大。为什么?

我们反省思过,很多土地污染了,很多河流污染了,现在去整治,我不知道把以前赚到的钱都拿来治理够不够,这是个问题。第二个,就是我们的人文文化破坏很严重,大家都是短平快,什么都是钱,全民一切向钱看,没有人再去关心这个国家如何才能健康发展,没有人再去关心如何让我们的精神世界更富足,有的就是满大街的假话、空话。我们丢失的是真正价值不可估量的东西。

仲伟志:假话、大话、空话其实不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啊。

曹德旺:主要是这一段历史培养了中国人不讲真话、多讲假话。

仲伟志:这个话题太沉重了,说个轻松点的话题吧。有一个朋友托我问一个问题——如果把你和段永平、任正非、张瑞敏、董明珠这些人放在一起华山论剑,谁的武功最高?他认为,在这个脱实向虚的时代,这些人是我们国家最稀缺的一批人,都坚守在制造业的第一线,你怎么评价他们?

曹德旺:我认为这些人对国家都有一定的贡献,都很有水平。但我不仅仅佩服这些人。我还很佩服马云,马云的口才就非常好。我也很佩服王健林,虽然王健林做的东西我并不是都欣赏,但是他的那些万达城就做得不错,能够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盖那么多酒店,我觉得确实是一个有才的人。至于他做的对不对,你们来评价,我就不评价了。像董明珠当董事长,短时间内可以把格力做那么大,我认为这个女人实在太厉害了。我的特点就是对谁都崇拜,我认为每个人都有优点值得我们去学习。

▌需要恢复我们的信仰,让大家回归到冷静的状态

仲伟志:我发现你不是那种特别善于保护自己的人,今天你说的很多话,其他企业家恐怕不愿意说。

曹德旺:国破家何在?我们也算社会精英,必须为兴邦强国负责任,该讲的时候还是要讲。我又没做错什么。前面说过,首先我绝对维护国家利益,这点我坚决做到。第二个,我对政府的工作是无条件服从,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因为你在管理国家。我也在管理企业,如果我的员工非议我的话,我还怎么管理企业?所以你说什么我都执行。

但是作为负责任的中国人,我可以给你提建议。比如说税太重,不利于发展。这是理性的建议,你能够接受,我很高兴;你不接受,我通过各种渠道已经知道你知道了,我就不再讲了。因为虽然你已经知道了,但这个事情处理起来可能有难题,那这个就是你范围内的事情,我曹德旺已经尽了公民的责任。

我们做企业的,如果你做的事情对国家、对社会没有好处,那不是白做吗?如果只是为了自己生存下去,或者活得更好一点,那一年做几天工作就行,那么辛苦干嘛?我既然这么辛苦去做的话,当然希望实现更大的效果。我就是胆大,不会前怕狼、后怕虎的。官方也知道我是这种人。

仲伟志搜神记:你虽然胆大,但作为一个信佛的人,你也不会去对抗谁。

曹德旺:不会。今天我们遇到了危机,实际上都是我们过去作为的结果。那么现在该骂谁呢?谁都不要骂,我们虽然没有参加过决策,但我们参加过执行,我们有没有责任?你早知道有问题,干嘛早不讲?我认为现在不要去问谁的责任,而是要各自负起自己的责任。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真正有种的中国人,在国家有困难的时候必须站出来,要去想怎么办,而不要去相互抱怨,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仲伟志搜神记:民众可能没有那么高的觉悟。

曹德旺:我和你讲,中国民众不坏,中国坏就坏在精英。知识分子一旦登堂入室,整天讲假话。剩下有一些批评政府的,因为他没有被聘请,他如果有一天被聘请,纱帽一戴,他也是这样的,你根本没有招。很多当官的喜欢听假话,他心理很脆弱,一句真话都不能听的,一听会心脏病。我说你这个病应该抓紧去治疗,不治疗会耽误的。

那些做生意的小老板,自己乱做,做完以后骂政府,等政府来救他。我说请你看到,还有 90%的人在你下面,谁来去救他们?你这些人应该赶紧行动起来,自己救自己。

仲伟志搜神记: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有些悲观了,怎么能改变现状?

曹德旺:我认为需要恢复我们的信仰,让大家回归到冷静的状态,能够为自己的家国负起责任。就是通过信仰,培养起一种报国为民的社会心态。

仲伟志搜神记:这好漫长啊。

曹德旺:除此之外,你说怎么解决?你现在自己做一个新媒体?

仲伟志搜神记:媒体环境发生了巨变,现在如果不是党报官报,就只能靠市场吃饭,靠市场吃饭就很容易走向“打砸抢”,这就改变了所谓的初心。我现在这个小公司只求做善事,事实证明,我这个人进商海狼性不足、入空门悟性不够,所以只能做一点小事情,就是把我尊重的这些人一个个采访记录下来,为这个世界树立起更多的精神标杆。

曹德旺:你采访的都是什么样的人?

仲伟志搜神记 :我做了 20 年经济类媒体,见过很多商人,见证了中国企业家群体的成长过程,也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对这个群体的神化工程。但是现在我会采访更多优秀的作家、诗人、学者、歌手、艺术家、科学家、导演等等,我觉得,如果仅仅让商业精英扮演时代英雄,仅仅让网红企业家担当精神导师,这肯定是个不正常的时代。我认为我们需要有更多的人文精神做支撑。

曹德旺:问题就是出在这里。财富精英唱主角,国家一定会进步。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很多发财致富的人是取之无道,问题出在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因为中国人缺乏信仰,没有底线。

仲伟志搜神记:我也会采访像你这样的有文化自觉的企业家。当然,让所有的企业家都做到像你这样,也不现实。我认为企业家不行善不要紧,但是不能作恶。

曹德旺:企业家最大的善是什么你知道吗?遵纪守法、遵章纳税、善待员工,为什么这是大善?你如果犯罪,后面启动法院公安调查你要花多少钱啊?要多少人为你服务啊?那些都是纳税人的钱。

第二个,做慈善还有一个规矩,你捐款,钱不干净的话不能捐,捐也白捐。把不干净的钱捐给寺庙是亵渎神灵。你如果做海洛因什么的,你去捐款是不能接受的。只有真正干净的善款才能拿来做善事。这也是敬重佛祖、道祖的基本原则。这才叫文化的自觉。

仲伟志搜神记:最后总结一下——我们今天遇到的很多问题,都是因为“我不相信”?

曹德旺:缺乏“信”。要信他,要相信别人,要相信天的存在。你对谁都不相信,那么你的心肯定是非常丑恶的。如果你对谁都不相信,也必将一事无成。


 

 



 



  日历
   
«October 2018»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我的分类(专题)
  最近日志


复盘2008,十年一遇的魔咒?
流动性危机!全球融资基准利率美元Li
市值缩水670亿元、“阿里系”股东减
在岸人民币重回6.94
预算赤字太高怎么办?特朗普大手一挥“
刘鹤:高度重视中小微企业当前面临的突
美国WTI原油跌穿70美元 因EIA
区块链技术加码大数据 “数据孤岛”有
取消上映!历时八年的《大轰炸》 逃过
纪要暗示美联储不惧特朗普“炮轰” 未
央行调整社融规模统计口径:9月起纳入
在上周美股大跌前夕,机构投资者大规模
旧金山联储新任主席首秀:支持继续渐进
官方智库:未来两三年还会强调去杠杆,
冯绍峰赵丽颖结婚 背后资本图谱让人眼
支付宝上线相互保:0元加入享保障 一
破净股大量出现是市场重要的底部特征
华谊兄弟前三季净利预降超四成 年内市
特朗普:我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美联储
创业板史上最大规模IPO来了:迈瑞医
美半年度汇率报告公布在即 人民币没理
国内首个金融区块链地方标准征求意见
STO大爆发是通证经济学的福音还是区
支付宝低调上架“备用金”背后的商业图
三季度单季亏损过亿 暴风集团股东“提
9月份CPI今日公布 涨幅或连续3个
沪伦通筹备进入“冲刺” 券商27日起
德国政坛大地震的前兆?默克尔盟友在最
亚洲股市继续走弱 港股下挫1% 腾讯
穿越三轮熊市,大空头查诺斯是如何做空

  最新评论



  公告

凡属于本站的原创作品,转载请说明出处:

来源:喷嚏网-www.dapenti.com

 


  链接


  其他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