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我只是生了孩子,为什么整个社会都要惩罚我?

[一种生活]我只是生了孩子,为什么整个社会都要惩罚我?
喷嚏小乖 发布于 2020-10-13 8:45:00

 

日剧《我,到点下班》中接到家里电话一脸紧张的职场妈妈


“职场妈妈”最近频上热搜,

几大招聘平台最近两年的调查数据显示:

她们平均贡献了近四成家庭收入,

65%的职场妈妈认为自己有潜在抑郁倾向,

超八成的妈妈对孩子感到愧疚,

九成人认为生育阻碍了自己的职业发展。



一条对30多位职场妈妈做了调查,

并详细回访了其中10位,

我们发现,工作996,带娃007,

妈妈们被挤压到难以喘息的地步:

有人每天只睡四个小时,

业绩做到第一却因为有孩子得不到升职;

有人为了兼顾家庭一再换工作,

家人却觉得收入大不如前,心生不满。


 

 


《安家》中的二胎职场妈妈深夜躲在卫生间加班

访问中,三分之一的妈妈明确表示后悔生娃:

“生孩子之前都说当妈是光荣啊,伟大啊,

生了才知道,带着孩子处处受歧视。”



“我很爱我的孩子,

但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一定不会再选择同样的路了。”



撰文   闫坤沐、石鸣

 



《都挺好》剧照《都挺好》剧照

北方姑娘李鑫然生活在一个“三年前女人还不能上桌吃饭”的四线城市,她24岁结婚,25岁生娃,怀孕前是一家500强企业地方分公司的金牌销售,自己从无到有创立了一个部门。生娃后,她仍旧保持着女强人的作风,在公司附近重新租了房子,和公司协商上午、下午各抽出半小时回家一趟哺乳,白天婆婆帮忙带,晚上回去自己接班。



然而,销售这个岗位时时刻刻离不开人,即使只离开半个小时,一旦没能及时响应客户的需求,领导会直接对她表现出不满。再加上晚上带娃休息不好,长期睡眠不足,她工作上开始出现不大不小的纰漏:“前一句还在和客户说,徐先生你看我们的产品怎么样,转眼又问人家姓什么,人家说你不是刚刚叫了我徐先生吗?”



李鑫然这才意识到,所谓“一孕傻三年”,并不是真的生理上变傻,更多是人长期处于疲惫和焦虑状态的结果。

 


《我,到点下班》中,职场妈妈加班后回家看娃累到睡着

深圳妈妈朱园园在一个通信企业工作,生孩子后为了不掉队,她下班回家先把孩子哄睡,自己再继续加班,工作刚做完,孩子又醒了,她每晚只能睡四个小时,还是把业绩做到深圳分公司第一,但升职仍然没有她的份。 



和她谈话时,HR很会包装话术:“我们觉得不想用管理职位来过多占用你和孩子相处的时间。” 



乍一听是为她好,实际上是用刻板印象断绝了职场妈妈的晋升之路。“自杀式影响”,她这样形容生育对职业生涯的损害。 

 


《三十而已》中为了带娃暂时退出职场的顾佳



在我们的访问中,所有妈妈都明确表示,平衡工作与家庭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命题,没有人能做到。



绝大多数妈妈,有了孩子以后,都想过或者曾经有过为孩子调整自己职业规划的经历。



我们请职场妈妈们描述自己最崩溃的时刻,有一半人讲述了类似的场景:孩子生病,偏偏工作要加班,老人独自应付被累病了,打电话来质问能不能立刻回家:“累到没有时间绝望。”



这种时刻在李鑫然这里发生了几次之后,婆婆开始逼迫她辞职,并且是以死相逼,不同意就闹自杀。最终,她选择换了一份快消品地方办事处的闲差。



然而可怕的是,这时候公婆又嫌她工作不如以前体面,是“做促销的”,说出去不好听,而且收入大大降低,抱怨她让丈夫一个人打拼,给他压力太大。

 


《安家》中职场妈妈宫蓓蓓的丈夫自认为很顾家



大多数职场妈妈都认为,“丧偶式育儿”更多的是一种修辞,完全当甩手掌柜的老公很少,男人愿意参与到育儿中来。但普遍情况是,他们自动默认自己是辅助者和执行者,投入的精力和时间,和妈妈们远远无法相比。



朱园园发现,她自己又带娃又上班、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她的老公却过得轻松很多,会给自己安排健身、散步、打游戏,而不会有什么负罪感:



“因为他没有介入这么深,他会觉得活不是都有人干吗?家里不是有保姆吗?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你没让我干我就不干,他觉得反正也好像也不那么需要他。”



中国人日常家务时间男女对比

 


二胎职场妈妈许桐发现孩子出生后,老公变得更愿意加班了。她听身边的男性朋友讲过,有些人会假装加班不回家,实际上是在车里打游戏。自己的老公是不是也这样?她不愿意深入去想。



她自己的工作也常常需要加班,但每次一身疲惫回到家,对娃的内疚感反而更强,更不敢去休息。最后她得出结论:自己的需求和娃的需求冲突时,女人会纠结,男人却毫不犹豫地会选择前者。


很多职场妈妈们重度依赖老人的帮忙。但是这种家庭育儿模式也有它显著的弊端:看孩子是一件极其需要精力和体力的事情,这和老人日渐衰老的身体状况背道而驰。



李鑫然的婆婆更年期后,原本就一直有抑郁和焦虑的情绪,看孩子对她是件极其高压的工作,每当孩子生病或者有一点小磕碰,婆婆就会格外自责,情绪极度不稳定,这也是她面对婆婆的自杀式威胁最终选择妥协的原因。



朱园园生孩子的时候,双方父母已经超过60岁。她发现,父母那代人养孩子是稀里糊涂过来的,没有那么多讲究,单位还有集体的托儿所,实际上老人既不懂纸尿裤怎么用,也不知道辅食怎么做,并不具有育儿的技能,把包袱甩给他们只能徒增家庭矛盾。



她的解决方案是找保姆。但这带来了经济压力——她的女儿已经上初中,只需要钟点工收拾屋子和做饭,仍然要为此支付4000元左右一个月。住家保姆的价格在6000-8000元,而育儿嫂在深圳已经是15000元起跳。



这也是相当一部分女性生了孩子就回家当家庭主妇的一个重要原因,“你挣的钱还没有请一个育儿嫂的花销多”。



为了实现职场自由,朱园园努力挣钱,她的年收入在30万左右,这才让她觉得请保姆也值得。

 


《找到你》剧照



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是,育儿嫂和保姆职业化程度非常低,靠谱的很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满意的,总是干了一段时间就因为各种原因要离开。有了孩子之后的十多年,朱园园的年假几乎全部用在填保姆离职后的坑。



一个受访的妈妈告诉我们,在找保姆的过程中,她也看到了女性在职场上跌落的路径。



她面试过的阿姨,大多有相似的经历:年轻时为了照顾家庭,选择会计、文员这类可替代性强的工作,生育后被迫回归家庭。



等孩子上学不再需要贴身照顾,家庭又需要经济支持时,她们再出来工作,这时可供她们选择的职业,几乎只剩下保洁和到大城市当保姆。 



养孩子只是家庭内部的事吗?

被忽略的社会责任 


 





为什么职场妈妈的困境这么难解决?美国人凯特琳·柯林斯花了5年,走访了四个国家的135个职场妈妈,出了一本厚达近500页的《职场妈妈生存报告》。



第三章  民主德国  “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撑过40个小时……那不是人过的日子。”
第四章  联邦德国  “在德国,大家会说,你是个事业狗。”

第五章  意大利  “没有人帮我。在意大利真是好难。”

第六章  美国  “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同时做好所有的事。”

                                                                                                   ——《职场妈妈生存报告》目录节选



德国妈妈们不敢太追求事业,职场上拼太狠,会被人喷“事业狗”,生了娃必须自己亲自带。意大利妈妈认为,自己在工作中成功的关键,就是能把带娃的活儿外包,一般默认是祖辈帮忙带孙辈。美国妈妈们则完全没有指望过老人,她们渴望有更多的兼职工作机会,但很难找到。



各国生育相关福利对比

 

 

根据《职场妈妈生存报告》整理




哪里的中产阶级职场妈妈过得最好?这本书的结论是:瑞典。



这是个高税收高福利的国家,鼓励父亲和母亲休同等时长的育儿假,政府配置充足且低价的托儿所、幼儿园和学校,孩子一岁开始就可以进入托管体系,每月只需要支付人民币约1000元的费用(瑞典白领人均月收入约合人民币23000元),并且政府会对这些机构的师资、硬件条件等等进行严格的监管,保证父母白天可以安心工作不受打扰。

 

 


纪录片《他乡的童年》中竹幼婷讲述北欧国家对妈妈的重视

同时,瑞典的职场文化不鼓励加班,如果有人牺牲带孩子的时间去加班,反而会让其他人觉得诧异甚至鄙夷。这里无论男女,一年都有长达25天的带薪假,休假方式也很灵活,可以自由安排。因此,瑞典妈妈参与社会工作的比例极高,家庭和工作怎么平衡,对她们来说是不需要纠结的选择。



作者指出,这一系列政策背后真正的意识根源在于,他们认为孩子是属于社会的,父母生养孩子是在为社会做贡献,那么社会理应为父母尽可能扫清一切障碍,创造各种便利条件。

 


中国不同城市女性产假最大时长

 

中国不同城市男性陪产假最大时长



根据这本书,中国的情况和美国最类似,会倾向于认为生养是个人的事情,应该个人自己想办法解决。再加上性别分工的刻板印象,这个压力最终就只落在了女性家庭成员也就是妈妈们身上。


中国两性休完产假/陪产假的比例


 



在和职场妈妈的聊天过程中,她们会讲到,虽然大家常常说当妈妈是一件多么伟大、光荣的事情,但实际上,在这个社会中养育孩子常常让她们有耻感,尤其是自己的工作,其实是不欢迎这个孩子的。



一个做自媒体的妈妈告诉一条,她们这个行业随时要追热点,任务常常是突发的,每次非工作时间微信群里闪现领导的这种消息,如果她因为正在带孩子没法响应,常常会绞尽脑汁想别的理由应对,而不会直接说因为孩子:



“你编个别的原因,比如正在外面吃饭、在开车这种,别人会觉得你是临时性的不能配合,这次不行下次再找你也没负担,但如果你说是因为在带娃,别人就会觉得你总是会有事情的,那下次再找你也会犹豫一下,久而久之你就被边缘化了。”

 

 


日剧《我,到点下班》对已育女性的职场困境做了深刻展现

李鑫然则每每纠结于要不要参加单位团建或者同事聚餐。不参加显得不合群,参加吧,就很难控制时间,每次稍微晚一点,老人总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领导当着你的面就会说,你看你家老问,要不就回去。你一走,男领导就会说,女人就是这样,觉得你事好多那种感觉。”



一个职场妈妈说,她感到自己在工作场合得到的一种最高褒奖,就是别人夸她“你表现得就像没孩子一样”。

 

 


日剧《营业部长吉良奈津子》女主生娃后重返

职场妈妈内部,也存在着某种公司鄙视链,概括起来就是外企>国企>民企。人人都说越来越没落的外企,对职场妈妈来说却是相对理想的选择,因为能按照老外的习惯来,员工有很多休假,也不会因为“拖家带口”被认为“不能拼”、受歧视。



有一个妈妈告诉我们,她在一家全球500强的外企工作,每天五点半就可以下班,遇到临时有事,请假也很方便。因为公司活力欠缺,她曾经也想过换工作,但市面上实在难以找到一份让她能兼顾上班和带娃的工作,就此作罢。



其次就是国企和事业单位,上下班时间明确,加班少,加了班可以及时调休,逢年过节还有一些福利。老师和公务员这种工作,是从相亲阶段开始就被偏爱的女性职业类型。



排在最后的就是民企,996成风,还有“35岁危机”。



有三个宝宝的何子欣干脆辞职自己创业。她原本在上海一家著名企业做到中层,后来出来做教育自媒体,虽然创业风险多多,但她还是觉得自己的选择对了:她的团队默认每天下午5点到8点不谈工作,给妈妈们留出接孩子、陪孩子的时间。

 

 


日剧《营业部长吉良奈津子》中带娃出行的职场妈妈

和全职妈妈们不同,职场妈妈只能在周末和公休假期带娃出去玩。但这种时候,到处都是人山人海,而且无论机票还是酒店,都是价格高点。



有一个职场妈妈吐槽说,朋友圈里疯转的那些旅行超级大deal(折扣),从来与自己无缘,“上班是赚了点钱,但也因此被迫过上一种更贵的生活。”



但是不出去赚钱常常是不可能的,因为养娃这件事,处处都要花钱,尤其是让妈妈们有时间去职场上打拼的那些活动——请保姆、送托管机构、送培训班。

 


《三十而已》中顾佳夫妻陪孩子接受幼儿园入园面试



朱园园所在的深圳,幼儿园的放学时间是下午三点,小学是下午四点,初中是五点到五点半左右,美其名曰减负、快乐教育,但实际上是给家长增加负担。



这个时间段,大部分职场妈妈都在上班,无法按时接孩子的家长只好花钱请阿姨接送,再让孩子去上各种培训班“杀时间”,直到自己下班回家有时间接手。



朱园园给我们算了一笔账:8人小班课后辅导要200元左右一个小时,一对一更贵,七八百甚至上千的都有,一个月在这一项上支出大几千是常有的事。







她听说深圳还算好的,北京一些小学甚至两三点就放假了,而且家长还要负责给孩子批改作业、做各种手工。



“总不能让孩子12点还不睡,等你加班回来给他完成吧?”



何子欣道出了所谓培训班盛行、教育内卷背后的部分真相:妈妈们只是为了让孩子在自己上班的时候有个去处而已。



“其实很多培训机构不是为孩子而存在的,是为没有时间的职场妈妈们存在的,帮她们看孩子。”


 

《小欢喜》中陶虹饰演的教师妈妈



每次遇到长假调休,都是职场妈妈的头痛时刻。周六变成要上班,但是小娃们周六却不上学,那么这一天娃怎么带?大多数人只能想办法请假。职场上的另一条潜规则是,请假多的人得不到升迁。



在学校眼里,职场妈妈也处于鄙视链的最低端,站在高位的是全职家庭主妇,因为只有她们,才有那么多时间去完成学校五花八门的任务,成为家委会的活跃分子,甚至给学校带来“资源”。



学校认为,妈妈可以全职不上班,也是家庭实力的一种体现,说明这个家里老公足够能赚钱,也有足够高的社会地位。



他山之石,无法攻玉? 



访问过程中,我们对每位妈妈都会提出一个问题:在育儿和工作上,你会希望获得哪些帮助?



被提及频率最高的回答是:允许职场妈妈灵活办公,强制要求父亲休产假,以及政府提供低门槛、高质量的公办教育。



但是,几乎所有人都会在给出答案后强调:以我们国家目前的情况看,以上要求都不太现实。



妈妈们都很理性地选择了“忍”,用自己的方式处理和消化,并尽量以自己的案例现身说法,去影响自己周围的女性。



李鑫然最好的闺蜜比她晚一年结婚,她极力劝说闺蜜不要着急要孩子,但只有她一个人这么说,以至于闺蜜的反应是觉得她太夸张了,或者她的宝宝太难带,她是个个例。



等到闺蜜自己生了孩子,才知道她说的是对的,常常在半夜十二点发来倾诉的微信,讲的话总是重复的那么几句:“我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生孩子?!”



许桐的身边有很多晚婚晚育的大龄女青年,学过经济学的她,清醒地意识到女性在婚姻和生育中收获的好处远远少于男性,并且把这个观念不断向女朋友们普及。



她不害怕自己被贴上“田园女权”之类的污名化标签,“生娃以后,我甚至更乐于声称自己的女权立场。”



应聘中被问及婚姻、生育状况的人数比例

 


婚育阶段被调岗或降薪的人数比例

 


42岁的赵雯俐是一家国企的后勤部门主任。她手下的女员工最近接连怀孕,其中包括她最得力的副手。她一开始也感到炸毛,后勤岗人员配备的名额本来就不足,这个职位又需要在公司各个部门之间协调,极其依赖经验,不太可能临时调人。



然而,她自己也是一个职场妈妈,有一个读初中的女儿。平静下来后,她接受了现实,全团队加班扛下两位下属休假时的工作:“女人还是要帮助女人。”

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剧照

 


在我们访问的职场妈妈中,有三成人都表示有过后悔结婚、后悔生孩子的想法。一个妈妈反复感叹,当母亲没有回头路。

 

另一个妈妈说,自己对孩子的感情很复杂,出于责任感,她每天都在尽力扮演一个好妈妈,但却也常常无法避免设想,假如没有这个娃,自己在事业上还会怎样更进一步。



事实上,后悔要孩子的话,李鑫然的老公在烦躁时也和她说过,区别在于,男人可以投入工作逃避这份压力,但妈妈却没有别的选择。聊天的最后,李鑫然冷静地讲述了她对未来的规划:考上公务员,带着孩子离开现在的家庭。

《三十而已》剧照《三十而已》剧照

这几年,社交网络上总有讨论生育之苦的文章,常常给人一个错觉:我们已经足够明白生育意味着什么。以至于如果有新的文章讨论这一话题,总有人高声指责发文者不该再制造焦虑。



然而李鑫然的感受与此相反。生孩子之后,她感到自己之前在网上看到的讨论还是不够深入、不够贴近真相。



她发现,那些生活中她真正接触的人,比如她的妈妈、婆婆,从来不会和她提及自己为生育付出的代价,总是只讲生孩子的好处,大家像是很有默契地保守一个秘密。



直到她有了孩子以后,妈妈才告诉她,当年生了她之后很后悔,觉得自己成了一个伺候孩子的工具。



一个妈妈说,她现在对于母亲这个身份的感受是:这既是你的天赋,又是你的诅咒。但她觉得这样是不对的,“为什么工作-家庭冲突,一定要职场妈妈来承担?”



写了500页《职场妈妈生存报告》的作者也持同样的观点。“我写这本书,就是想告诉大家:工作-家庭冲突并不是职场妈妈注定要承担的不幸,这是社会造成的现象,也就是说,社会应该能够改变这种状况。”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题图来源:电视剧《都挺好》剧照

文中部分统计数据来源: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智联招聘、BOSS直聘等

 


链接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1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