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扳倒冒名顶替者 他拒绝成为另一个苟晶

[人物]扳倒冒名顶替者 他拒绝成为另一个苟晶
喷嚏小乖 发布于 2020-7-1 15:45:00

作者:@铁头功社

 

二十三年后,被班主任女儿冒名顶替上了大学的苟晶,终于站起来抗争,发誓夺回被偷走的人生。




同样的事情,也曾被河北人马志佳遇到过。不过幸运的是,他更早地发现了这一切,并果断发起了抗争。他用勇气和智慧,守卫住了自己的学历,和人生。



如今,马志佳和苟晶一样生活在杭州,他和社长讲了自己的故事,一样的开头,不一样的结局。



他特别要求别用实名。





0. 突发





2009年春节后的一天,浙江理工大学的大二学生马志佳被叫到了学校教导处,一位表情严肃的女老师先问了他的户口、身份证、读书经历等情况。然后告诉马志佳一件事:



在他的家乡石家庄,有个与他学籍信息完全相同的人。



同样的姓名、同样的身份证号、同样的性别。女老师告诉他,另一个马志佳目前就读于石家庄一所专科学校。



更严重的是,另一个马志佳马上就要毕业了:



如果对方拿到了毕业证,你就拿不到学历了。



马志佳出生在石家庄下面的一个小县城,父母做水果批发生意。县城的升学率可想而知,他的同学高考落榜后很多都在打工、种地。只有他自己坚持不懈,连续复读了两年,参加了三次高考,最终在22岁这年入院进入大学。



教导处的女老师非常负责。她和马志佳说会以学校的名义和对方学校协调,让他回去等结果。



但一周后,结果出来了。对方学校也坚持认为自己的马志佳为真。



从这一刻起,马志佳只能靠自己了,他必须赶在对方拿毕业证之前,证明自己是自己。



 

1. 阴谋



 

马志佳想到的第一个办法是报警。杭州110让他回石家庄报警,而家乡的警察用着熟悉的乡音说,这事不归他们管。



马志佳又联系了县教育局,得到的依然是否定的结果。



千里之外的父母也没办法,23岁的马志佳,没有任何依靠。 



他开始冷静下来,寻找一切能找的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高中时夸他能当作家的赵老师。赵老师用平常的语气告诉他:



顶替者一般会通过各种关系找到毕业班的班主任,由班主任筛选一些成绩还行、但基本确定不读大学的学生。



很不幸,马志佳就是这样的人。



中学时期他听话温顺,跟人说话都会脸红,只喜欢用文字表达青春期的苦闷。



他一共参加了三次高考。2005年第一次,只勉强上三本线;2006年,和二本线差三十多分。2007年他干脆去考艺术特招生,凭借着500多分的文化课,进入了浙江理工大学。



按照对方毕业时间来推算的话,马志佳是2006年复读的时候,被选中、顶替的。



那年高考后一个午后的场景慢慢从马志佳记忆中浮现出来——他和复读班的班主任在农贸市场偶遇。班主任问他还接着读书吗?马志佳一贯讨厌班主任,没好气地回复:



不知道,可能不读了。



复读班的班主任名叫李朝阳,地中海式的谢顶,双下巴,夏天穿拖鞋也要穿白色长袜,喜欢给学生尤其是体育生朗诵心灵鸡汤,对成绩不同的学生区别对待。



马志佳的母亲也想起来,那年高考后曾接到过一个电话,自称是马志佳报考的湖北鄂州职业大学,问还要不要读大学。



这个不太周密的阴谋,似乎要浮出水面了。

 



2. 对峙

 



语文赵老师给了他李朝阳的电话号码,听到是马志佳后,李脱口而出:



你怎么又去上学了?



这么多年过去,他们第一次对峙具体聊了什么,马志佳已经几乎要忘记了。他只记得,在挂电话前,李朝阳还劝慰他说:



你先让他毕业,你就是你,你到时候肯定能拿到毕业证。



但马志佳不能相信他,他像抓救命稻草一样,不停地求李朝阳帮忙找人,他甚至要在电话前跪下了。对方也答应会帮他找人解决这个问题。



几天的煎熬和等待之后,马志佳再拨通李朝阳电话,得到的答案是:



我什么都不知道,以后不要再找我。



而顶替者学校那边,以保护隐私为由,拒绝透露学生的任何联系方式。



几天之后李朝阳的电话又来了,他问马志佳:



我们能不能私了?



他可能无法理解,复读两年的马志佳,是多么想保卫自己的学历、以及人生的。



自此之后,李朝阳的态度反复,有时他热心的要求私了,有时又冷淡地说“爱去哪里找去哪里找”。



那位顶替者的身份,只在李老师的一次恐吓中无意露出了冰山一角。李告诉马志佳:



顶替者家长是银行行长级别的人物,家里很有钱很有权。



十年过去了,马志佳依然记得当时的绝望,他和社长说:



我很想哭,很绝望,我觉得我再也干不倒对方了。



他想请假回家,去学校拉横幅。买不起飞机票,就买75元钱的学生价硬座,坐21个小时回去,他把这些都想好了,但是横幅写什么难倒了他。



除了知道顶替者的名字,其余信息一概全无,李朝阳也根本不承认这个事情。



他面对的,是一个隐形的强敌。

 



3. 反杀



 

上了大学后,马志佳做了很多兼职,基本上能自给自足。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他正在一个跆拳道馆做兼职。



学生家长在闲聊知道了他的难处,一位学生家长看着苦闷的马志佳,问他要不要找媒体?



这句话提醒了马志佳。他决定走一步险棋。他找到了赵老师,要到了李朝阳的办公室电话和课程表。



那天,在李朝阳上课的时候,马志佳在学校外公共电话亭里,拨通了李办公室的电话。如他所料,接电话的是李朝阳的同事。他给自己编了一个身份,南方周末杭州站记者:



我们听说这个学校有冒名顶替上学的事件,想问李老师方不方便接受采访。



这个电话,马志佳之前彩排了无数次。



对方说,李朝阳正在上课,下课后让他回过去。马志佳故作镇定,说不用回,我明天再打过来。



打完电话,马志佳在电话亭路边坐着抽了支烟,然后就回教室上课了。如果这一招还不奏效,他就没任何办法了。



没想到半个小时后,他就收到了李朝阳的电话,用惊恐不定的埋怨语气质问马志佳:



你怎么闹到媒体去了?



那通电话成为整个冒名顶替事件的转折点。自此后,班主任每天主动打电话沟通协商,旁敲侧击试探南方周末采访的真实性,恳求马志佳让媒体停止采访。



马志佳感觉到了对方的害怕。他有时会故意拒绝接听班主任电话。每次通话都会咬紧口风,不多说一句细节,生怕露馅。



他告诉班主任,协商解决的前提只有一个,顶替者主动退学。



一个月之后,班主任通知马志佳,顶替者退学了。马志佳让教务处老师帮忙,查证了这一信息。



直到现在,马志佳还记得李朝阳问他的那句:



这事完了吗?





4. 补偿



 

马志佳赢了。他隐隐觉得那些曾经无法无天伤害他的人,其实远没有那么强大。



这个保卫了自己学籍的年轻人,甚至获得了一笔对方主动给予的补偿款。李朝阳最早说十万,后来变成了三四万,并提出分期付款。



第一笔补偿2万,李朝阳给的很爽快。剩余的钱就难了,每次都推脱说家里没钱,正在装修,屋顶都漏水了。



最后一次付款马志佳至今还记得。李朝阳付了尾款,挂电话前问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咱俩以后是不是可以老死不相往来了。



噩梦就这样彻底结束了。



拿到补偿金后,马志佳在两个月时间里花掉了2万,这对他来说是从未有过的高消费,他吃喝玩,拒绝母亲替他保管的建议。他和社长说:



一是觉得这笔补偿金是一笔不义之财,想赶快花掉;

二是斗争的这两个月时间太难了,要让自己开心一下。



胜利和补偿金带来的快感,将过去两个月的折磨冲淡了。在23岁的夏天,这个年轻人抽了很多烟、流了很多泪、求了很多人,也认清了很多人。



他在一夜之间,长大了。



再回想起那段经历,他才明白,他真正的对手根本不是李朝阳。背后还隐藏着更大的力量。



因为顶替者竟然有能力篡改他的志愿,他本来报考的鄂州职业大学,顶替者上的是石家庄的一所大学。



这显然不是一个高中班主任能做到的。





5. 杭州





如今,他对李朝阳已经没有恨意了。顶替者失学,也算得到了惩罚,李也再没带过复读班。



他自己保住了学历,得到了赔偿:



我胜利了,我不是受害者。



毕业后,马志佳进入了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之一。他如今在杭州生活,有自己的公司,在杭州有3套房子,自己则租住在一个600平的大别墅里。



他说在杭州过得很幸福。



2020年的春节,马志佳回石家庄老家。在路口看错转弯标识牌吃了罚单,马志佳对受罚没太大异议,但坚持认为标识牌放在直行车道是违规操作。



他坚持找交管大队和12345投诉。哪怕所有同学都劝他算了,这个路口吃罚单是常事,投诉铁定赢不了。



果然12345回复说:



交警大队认为此人态度极差,闹事。



这和他在杭州的感受完全不同,



前两年,因为自己误操作,马志佳的摩托车驾照被12123扣掉13分,要被注销掉。让他没想到的是,一位警官好心告诉他,注销驾照必须两名民警在场,12123涉嫌违法的。



不止如此,这位警官还用私人时间帮马志佳拿回驾照。



去年,马志佳公司的营业执照丢了,他去余杭区市民中心排队五分钟,窗口一分钟,六分钟就拿到了新的盖好章的营业执照。



在老家,这些都很难想象到的,谁会主动帮你去弄这些事情?



马志佳和社长说,作为一名新杭州人,他比本地人更爱杭州,容忍不了别人说任何坏话。



他一直在关注着苟晶的事。对于自己被冒名顶替的经历,马志佳还会在员工培训时不断提起。他告诉员工遇到事情不要硬冲,要找对方法和突破口:



用小杠杆杀人诛心。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1年价格=3年)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