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伊朗实验室”:当病毒闯进一个被禁锢的社会

“伊朗实验室”:当病毒闯进一个被禁锢的社会
喷嚏小乖 发布于 2020-2-28 11:11:00

微信公众号:洞见沙龙  

作者:@ LuckyJenny

 

还是继续说说伊朗。




《纽约时报》23日刊文说,意大利无奈地成为实验室,用一种liberal的封锁方法来测试病毒能否在开放的欧洲社会中成功地被控制,



伊朗,这个多少有些神秘的国家无疑也是一个实验室。



在伊朗的体制下,政府如何应对疫情、如何建立防御体系?伊朗人如何反应?媒体如何报道疫情?这场疫情将给伊朗政治、社会、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这些都值得观察。



医生:感染人数远高于媒体报道



外界对伊朗疫情的格外关注,首先是因为该国疫情的“特别”之处:新冠肺炎致死率高居全球第二,而其确诊病例一直未大幅增加。这是一个谜。



谁也没有料到,这个谜团竟然由其卫生部高官在众目睽睽之下揭开了“冰山一角”。



2月24日,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利其出现在电视上,坚称伊朗疫情稳定,同时他不断咳嗽和擦额头。他还曾与一名对疫情实际情况有异议的议员公开争吵。





讽刺的一幕出现。一天后,哈利其宣布自己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他在一段视频中说,会击败病毒。仍然是一套战争的话语。

伊朗卫生部高官“中招”的消息,让很多人担心该国疫情或已失控。

随后,伊朗国会议员萨德吉也在社交媒体自曝,新冠肺炎检测呈阳性,并表示对“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活着不抱多大希望”。这名伊朗国会议员还呼吁呼吁释放部分囚犯,以避免这些人受到病毒感染。

网上流传的不少关于伊朗疫情的视频,显示了情况有多严重。在一个视频中,库姆的卡姆卡尔医院护士Alireza Ghasempour称,一晚上就有八人死亡。

哈利其对伊朗疫情实际情况应该是掌握的。

据网络媒体IranWire报道,2月22日,一群伊朗医生见了这位卫生部副部长,报告了有关冠状病毒在德黑兰和伊朗其他城市传播的最新发现。

这些医生告诉哈利其,政府公布的数字与实际情况不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告诉IranWire:

“政府公布的统计数字与实际情况无关,感染人数远高于媒体的报道。如果事情继续这样下去,如果伊斯兰共和国不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我们必须预计未来几个月将发生一场大灾难,仅在德黑兰,数以万计的人将被新冠病毒感染。这一估计甚至不包括像库姆这样的地方。如果我们不能拿出一个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的框架,我们的情况将比中国糟糕很多倍。”

这位医生介绍,“当我们确认它是流感病毒的变种时,我们犯了一个错误。……但是,在知道这是一个错误之后,(官员)继续像以前一样,没有披露事实。”

但会议结束后不久,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通过卫生部的安全办公室找到了这些医生,并警告他们不要泄露任何信息。医生们被告知,如果有任何细节泄露,他们将承担责任并承担后果。

这位医生说,伊朗政府没有控制危机的计划。他说,官员们“除了保密之外别无选择”,如果人们知道政府毫无头绪,这将使它蒙羞。

他还指出,政府试图对实际情况保密,这在法律意义上是一种“罪行”,“拒绝向伊朗人和国际社会透露真实信息是一种犯罪行为,因为这不仅危及伊朗人民的生命,也危及其他国家人民的生命。”

加拿大专家:可能高达18300例


伊朗发生的问题,波及到了遥远的加拿大。

2月20,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报告了一名最近到伊朗旅行者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当时,伊朗只报告了5个确诊病例。8100万人口的伊朗只有5个确诊病例,但却有一个病例飞往了加拿大,这让人们感到不可思议。

通常来说,如果某个地区有输出病例,意味着输出国有相当数量的感染者。

这促使一些加拿大科学家、传染病专家对此深入研究。相关的分析于上周末完成,研究报告25日发表在MedRxiv网站上,该预印论文未经同行评议。

这份报告称,伊朗感染新冠肺炎实际人数可能超过18,000例,约为伊朗官方数字的200倍(25日,伊朗确诊病例为95例),该研究认为,这可能会对全球造成严重后果。

 


该研究成果25日发表在MedRxiv网站上


该研究估计伊朗有18300人感染新冠肺炎

研究小组根据已知的输出病例数,利用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数据评估了伊朗和其他国家之间的联系,以数学模型测算伊朗的实际感染者规模,并预测源自伊朗的感染者可能蔓延到哪些国家。

研究人员估计,伊朗感染者可能高达18300例,也可能介于3770例至53470例之间。他们表示,数据的不确定性会造成误差,但都远远高于官方公布的数字。

这项研究结果公布后,阿富汗、科威特、伊拉克和阿曼等国相继宣布发现与伊朗有关的病例。

伊朗一直是中东地区的十字路口,每天都有众多流动工人、商贩、朝圣者等往来于伊朗边界。这些加拿大研究者担心,伊朗疫情的严重程度没有如实对外公布,该国疫情不受控制的蔓延可能对遏制其在全球的传播产生深远后果。伊朗与包括伊拉克、阿富汗和叙利亚在内的几个国家接壤,或与这些国家联系密切,这些国家几乎没有能力发现或控制疫情爆发。

由于常年遭受制裁,伊朗经济一直处于困境之中。伊朗政府本身或无力应对疫情爆发,这个国家可能陷入一场人道危机。



该研究项目参与者之一、多伦多总医院和多伦多大学传染病专家伊萨克·博格赫说,疫情的真实性“不仅关系到伊朗人民,也关系到加拿大人和地球上的其他人”。

 



25日,一名伊朗清洁工人为库姆的Masumeh shrine消毒。库姆的人口在100万人左右,但每年吸引超过2000万游客。到目前为止,这座城市仍然没有对外隔离

伊朗卫生部发言人称,截至当地时间26日中午,伊朗新增4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为139例。死亡人数为19例。大部分感染者都有库姆以及吉兰省的接触史。

2月24日,来自伊朗疫情爆发中心库姆当地的议员法拉哈尼指责伊朗政府隐瞒了确诊和死亡人数。法拉哈尼接受了当地媒体采访表示,在库姆每天有10人死于新冠肺炎,直到2月23日晚上,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数已多达50人,超过250人被隔离。

他表示,“卫生部长应该对此负责,鉴于库姆城内新冠病毒的传播,我认为政府在控制病毒方面的表现是失败的。”伊朗劳动新闻社(ILNA)等半官方通讯社报道了法拉哈尼的言论。

法拉哈尼说法遭到了当局的否认。伊朗卫生部官员哈利其2月24日回应称:“没人能获得比我们更权威的信息。”

世界不能袖手旁观


问题是,很多伊朗人已不相信“权威信息”。据未经证实的消息,伊朗wangjing负责人宣称:自2月21日以来,有24人因在社交媒体平台散布有关新冠病毒的谣言已经被捕。

2月21日,伊朗民防部长、陆军准将戈拉姆雷扎·贾拉里指责外国媒体发布有关新冠病毒感染的不准确或误导性数据,“制造恐慌”。他强调,新冠病毒决不能演变成“政治危机”。

也是这名伊朗官员,2018年7月他曾指责以色列操纵天气来窃取伊斯兰共和国的云和雪,导致伊朗长时间干旱。

当局总会把伊朗的问题与外部势力挂钩,疫情来势汹汹,但伊朗仍视美国为更大的威胁。

 


图为伊朗吉兰省25岁护士Narges Khanalizadeh,最近伊朗的社交媒体上流传着她的很多照片。其同事称她于2月23日在医院发病,已经离世


在疫情阴影笼罩下,伊朗的议会选举照样进行。当地时间21日上午伊朗第11届议会选举投票正式开始。伊朗官员曾指责西方在大选前散播伊朗爆发疫情的消息,旨在破坏伊朗的选举。

2月26日,伊朗总统鲁哈尼说,伊朗人民不应让敌人(美国)把冠状病毒变成新的困境,使得伊朗人的生活和生产停摆,这正是敌人所希望看到的。

鲁哈尼强调,“我们不应让美国在冠状病毒中添加新病毒”,他说,让社会停摆、让公众恐慌是外国宣传机构策划的阴谋。

伊朗新冠病毒的爆发已变成了一个国家安全问题,感染者人数是国家机密,散播“流言蜚语”者,逮捕之。说出真相的医生,威胁之。

这一切无法阻挡伊朗的“吹哨人”。

据IranWire报道,上文提及的那位医生说,与卫生部长的会面结束后,革命卫队联系了每一个与会的医生。“他们告诉我们,即使是最小的泄漏,我们也要承担责任。但我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

外界还在观察“伊朗实验室”里发生的一切。

这个国家极可能发生严重的人道危机,苦难最后会落到千千万万平民身上。

想起桑塔格的书《旁观他人之痛苦》封底提出的严肃问题:

“观看这些凶劫的影像究竟是要令我们坚硬一点以面对内心的软弱?还是令我们更麻木?或令我们接受生命中不可挽回的创伤?而面对这类由照片所带来的远方灾痛的知识,我们又该做些什么?”

我们又该做些什么?

文|Jenny

 

 

链接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