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有一些领域真不适合我们秒站队随便骂

有一些领域真不适合我们秒站队随便骂
喷嚏小乖 发布于 2020-2-5 16:31:00

微信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

 

文/六神磊磊


每天早上起来都看见大家有骂人,看得我也想骂人,比如口罩给了莆田系,数量都说不清,是不是该骂。所以每天心情都是在“感动”和“卧槽”之间波动。火神山医院修好了,感动。口罩乱发,卧槽。前几天忍不住,骂有的官员应该去按太阳穴轮刮眼眶,把文章也骂没了。可能是眼保健操属于中医,不能乱开玩笑,正在反思。

戴建业老师,一位研究古典文学的老先生,一直在武汉协和医院陪伴重病的家人,本来是绝无心情、也无力气骂的,都忍不住骂了。无他,知识分子本色,中夜四五叹,常为大国忧。

可是我想说啊,我想说,这两天刷友圈,发现大家骂的人和事儿变了,不是红会的胡作为,不是一些官儿的颟顸,而是集火骂到一些相当专业的领域里去了,我觉得不大对,不大妥当,操之过急。

我觉得有一些领域,不适合我们随便骂,不适合太早匆匆忙忙站队,给当事人扣要命的大帽子。

比如武汉病毒所,关于那个负责人的履历,关于学术裙带关系,关于那个双黄连,质疑那是可以的,站队也是可以理解的,“双黄连之母”的帽子能不能扣?应该是能扣一下。这些东西吃瓜群众凭借常识,是有可能捋得清楚,有可能质疑得了的。

但是说病毒是人造的,是他们泄漏的,现在就一个帽子扣上去,大家围着骂,操之过急。这个领域,不适合我们随便骂。

我仔细看了一下,争论的当事人是相当专业的人士,主要涉及几篇专业论文,不但专业,而且是外文。人家扯的淡也是专业领域的淡,门槛是很高的。

这些打架的文章里,有论据的部分,有论证的部分。我们固然看不懂论据,事实上连论证我们也不能完全看懂。各位须知,有时候一两句论述就是定罪的关键,我们外行看上去特牛、特在理,但完全可能似是而非、谬以千里,我们不知不觉就被带飞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我完全可以特“专业”地搞一篇论文,引经据典,说金庸小说十五部全是代笔,我有把握让成千上万的读者相信。可是他们其实是不知不觉就被我带飞了。连金庸这种通俗小说尚且如此,何况是关于极其专业的病毒学、关于基因编辑?

可我看到好多人已经站队了,骂武汉所:“病毒怎么出来的你们没有一个*数吗?”“你们已经不打自招了”。还有的帽子已经扣上了,说他们是病毒制造者、传播者。这个队,我看站得操之过急。

当事人石正丽出来分辨,说“性命担保”,大家就集火骂说你的命和全国人民的命比值几个钱?这个不好,这不是一个好的关注。

我主张宽容。说一个科学家“病毒泄漏”,这是一个很严厉的指控,是要命的指控。要命的指控不可轻率为之,更不可你我这样的外行人看了网帖之后投票为之。人都不想被冤枉,当事人分辨的时候说出赌咒发誓的话,这当然不切合科学家的身份,但我觉得,这无关核心事实,根本不应该成为关切的重点。

我们吃瓜群众无力关注事实部分,于是抓住这样一个唯一能看懂的点来上纲,说“你的命值钱,群众的命就不值钱?”这不好。普通吃瓜网民这样骂也罢了,专业的科研人员、评论员、新闻媒体绝不能从这个角度骂。这和一个官员办事不力却说什么“提头来见”完全不一样。大家如是把她臭骂一顿,她当然无法还口,可我们最后收获的是什么呢?得到一篇“科学家的舆论应对百大案例反思”吗?这是我们需要的结果吗?

你看金庸,黄药师被冤枉,也会说出几句没水平的话:娘的,天下的坏事都是我黄老邪干的。倘若我们抛开事情重点,不调查事件本身,上上下下只抓住这句话痛骂,万一,我是说万一她真是冤枉了,怎么办?她是对我国的病毒研究作出过贡献的人,万一骂错了,我们大家在历史上会扮演一个什么角色?

又比如还有大家忽然开始集火骂的院士李兰娟。

2月1日,媒体报道她带队驰援武汉,对151个已经上市的抗病毒和抗炎药物进行虚拟筛选,数日后发布消息,称两种药物阿比朵尔、达芦那韦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

今早开始,我看到评论界集火骂李兰娟,说院士谋财,借疫情捞好处,官学商通吃。可论据是几张截图,什么截图呢?这几张截图能表明什么呢?大意就是说,上述的病毒研究是相关公司——杭州华卓信息科技等机构开展的,而李兰娟是公司的实际所有人,儿子是董事长,自己是董事。

一听说这个,大家立刻就会产生无尽的恶感,觉得妈呀水太深了,我们老百姓又被这些心机学阀诓骗了!

可是我们就凭着这种恶感,把她一顿痛骂,上纲成”借疫情捞好处,官学商通吃吗”?连一些知识分子、职业评论员也这样骂?

恕我思虑不深,理解能力有限,我想这件事上能质疑的可能是三点:1、李兰娟和家人是不是违规在企业任职?2、李兰娟有没有借这项研究给自己非法输送利益?3、她的研究成果,也就是说阿比朵尔、达芦那韦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到底有没有价值?

第一个问题,院士开公司,奇怪吗?一点不奇怪。我们绝不能把院士开公司就理解成非法牟利。至于她的儿子能不能任职,亲属能不能任职?我不了解相关规定,这里存疑,不能随便瞎说,希望大家提供的真知灼见。

至于另两个问题,我们就更是情况缺乏了。到现在我没读到一篇文章仔细、翔实地扒了这几件事,进行过有价值的分析。她能不能用自己的公司开展科研?有没有非法利益输送?怎么实现的利益输送?她的研究有意义吗?都没有。就是凭着三张截图,凭着一腔主观的恶感骂当事人。尤其,这药是不是她“名下公司出品”?

注意,我不是说不可以质疑,我这个人平生最喜欢质疑了,可是我们需要有价值的、高质量的解析,不能秒站队乱骂。

试问一句,如果、我是说如果,她的研究是有意义、有价值的呢?我们在还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一通骂,让他们东也错、西也错,耽误影响了研究怎么办?我们这些人在历史上又会扮演一个什么角色?

我就是个读金庸的,不是什么主管部门,也不是什么权威,我不是在给你们的质疑发许可。我只是讲一点个人感受。我知道大家都有气,可是有气不代表就能随便撒,不代表顶着“官”字头的、所有官方背景的都必须先骂了再说,对不对。

我们吃瓜群众,能监督的事固然要勇于监督,能血性的当然要保持血性,但是面对“病毒人造”之类的极其专业的领域里的争议,面对这样严峻的质疑,我们吃瓜群众最应该做的,就是不要轻易一秒站队,不要随便给人扣要命的帽子,最好保持冷静,让子弹先飞一会。

我不喜欢加黑体,可这里加一下,需要知道,群众的冷静,就是对真理的最大帮助;群众先原地不动,就是给真理最大的空间。

我副业是读唐诗。白居易说的,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忍不住还想说一下有关的“中科院之声”等等,之前漫山遍野说病毒是美国佬的攻击,各位有专业知识,有身份,不撰写有水准的文章辟谣,现在类似的火烧到国内,说是我们自己泄漏的,各位出来说话解释了,但是大家很多都不信了。

从来没有一种武器,是只伤别人、不伤自己的。诸君早干什么去了。

 

 

链接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