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李国庆和俞渝:只不过延续了中国富豪婚姻的悲惨实质

李国庆和俞渝:只不过延续了中国富豪婚姻的悲惨实质
喷嚏小乖 发布于 2019-11-4 21:43:00

微信公众号:风流猪狗

作者:王恺

 

看俞渝撕开李国庆的所有隐私,一方面觉得好笑,另一方面,又觉得一点不离奇,就是这个世纪多数富豪渣男的真面貌。


李国庆养小三(只不过他养的是男小三),得性病,贿赂官员,用父母葬礼去搞关系,不间断的开房和去洗浴中心,夜夜笙歌,不就是多数当代成功人士的面貌?说远点,其实也是明清延续以来,富豪阶层几百年的成功人士的真面貌,清河县的西门大官人就是典型,一方面荒淫无度,一方面,接受着朝廷的旌表。

 

 


相比之下,几百年后,李国庆的性生活,还未必有西门庆的丰富,毕竟西门庆不受约束,除了书房里的男宠,家里的成群妻妾,还有外面的贵妇和仆人的老婆,他那个时代没有约束和禁忌,纵欲到了某种狂放的程度,最后作者唯一可用的法宝是:纵欲忘身,让死亡来惩罚现实中的欢愉。

西门庆也是靠不间断的打赏来维系自己的性生活市场,李国庆则是靠投资,股票交易来维系自己的小团体,类似“十兄弟”,倒也未必全是淫乱关系,不过是狐朋狗党,也是俞所咆哮的“圈子”。他的行为,我相信在富豪阶层绝对不是例外,只不过李国庆属于比较放肆而不留体面的。



九十年代的中国,商界流行的是夜夜笙歌,通俗一点讲,就是红男绿女,穿梭其间;交杯换盏,密谋其下。何尝有例外?直到近年,才开始流行禁欲系的“禅茶生活”,可这里面也有勾当,此处不表。

俞渝这一绝杀招数,真假不说,到是暴露了多数中年夫妻的悲哀,很多人称赞她的勇猛,可是勇猛背后呢?

 


如她所说的李国庆淫乱而肮脏的私生活都是真的,想来他俩已经很久没有身体接触了,婚姻中维系关系的,一是性,一是感情,看他们这个样子感情更是有限,最后只剩下利益了。

我到不觉一开始就是骗婚,李国庆从前也有过女朋友,估计也是发财后一步步放纵欲望,走到此处。可以想象俞渝的坚持和绝望,自己带着孩子,照顾着自己家、夫家那么多人,人前照旧扮演者恩爱夫妻,被男小三追杀都不离婚——如此噩梦般的婚姻也不离?想来就是她所说,丝巾蒙面,在飞机上痛哭,靠一场场得自我说服来度过如此尴尬处境,相比之下,寒门小户的婚姻都未必受此委屈。

 



可是,转念一想,这可不就是多数成功人士的婚姻?真实而惨烈?

不离婚的原因还是利益,夫妻结合成了利益共同体,一系列的股票,公司结构,原始股权转移,专业人士都要做上几年才能弄清楚,说白了,为了钱强忍。也许还为了体面,如死灰般地熬了这么多年。但最后这一撕,哪里还有一点体面?俞渝也是有种歇斯底里的疯狂,被逼急了的疯狂。

西谚有云,家家衣柜里都有骷髅。李国庆家也不例外,只不过俞渝不想再委曲求全,把骷髅挫骨扬灰,撒在公众面前,一下子闹得满城风雨。

很多人看到这种局面都觉得吃惊,感觉大家都被时尚杂志洗脑许久。其实时尚类,财经类的很多稿件里面宣传里面的价值和光辉事迹都透着虚伪:什么成功人士的婚姻传奇,名媛贵妇的高雅爱好、投资人的聪明睿智、创业者的艰辛路途。

不都是些男盗女娼,狼狈为奸?事实上,江一燕,李国庆还都是妄图用时尚杂志灌输的那套价值观继续去蒙蔽世人。

 

但俞渝的好处是:撕掉面纱,赤裸裸展示真的肮脏生活给你看。



想起一个聊斋故事,一个女鬼爱上了姿容秀美的嘉平公子,后来发现公子是个草包,把可恨写成可浪(五笔输入)?把花椒写成花菽,生姜写成生江,忍无可忍,最后离去写了一首小诗:“何事可浪?花菽生江。有夫如此,不如为娼。”

很多决然,并不是计算,而是某根稻草跳出来引发了勃然大怒。

 

 

链接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