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专访国庆群众游行总导演肖向荣:开场四个小孩是真唱

专访国庆群众游行总导演肖向荣:开场四个小孩是真唱
喷嚏小乖 发布于 2019-10-3 11:27:00
文/羊城派特派北京记者 董柳
图/羊城派特派北京记者 林桂炎

10月1日上午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20余万军民以盛大的阅兵仪式和群众游行欢庆共和国70华诞,举世瞩目。

其中,群众游行分“建国创业”“改革开放”“伟大复兴”三个篇章,10万群众、70组彩车组成36个方阵和3个情境式行进。

群众游行是否达到了预期效果?为了达到预期效果,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羊城派记者10月2日专访了群众游行总导演、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肖向荣。

连风向等细节都考虑进去了

羊城派:游行活动结束后,身边朋友是怎样评价的?

肖向荣:身边朋友们都非常鼓励我们,包括一些部委的部长们和艺术家朋友反映说“将政治性和艺术性结合得很好”,还有朋友反映说不少人观看后留下了泪水。

我们想表达的是以欢愉、欢乐为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哭,很多人是既高兴又激动,最后眼泪就止不住流了下来。

 



2019年10月1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活动,70辆彩车参加群众游行活动
羊城派:那您对自己这一作品的满意度有多高?

肖向荣:这是一个集体创作,是一个非常大的系统工程。1日当天我在现场指挥席上,无论是群众整体的情绪、彩车的整体状态以及彩车上人员的表现,都非常好。

长安街南北两侧的数万名观众也给了我们极大的配合,完全超过了我既定的想象,我原来特别怕观众不热情,怕他们忙着拍照不互动。

 



2019年10月1日,国庆阅兵开始前
另外,我担心鸽子飞起来后都往南飞,因为之前试过几次,鸽子都是朝相反的方向飞,所幸的是,1日当天没出现这种情况。

还有,老天爷也帮了大忙,天安门历史以来的记录是北风多、南风少,可当天群众游行的后半场,突然起了一阵南风,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惊喜,后来那些气球穿越天安门城楼往北飞过去,效果就很好了。

羊城派:像风向这一细节都考虑进去了?

肖向荣:游行活动万众瞩目,我们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不仅风向,包括应急处置,我们都得想周全。

比如,万一彩车上的任何一个人出现突发状况,我们得有应急预案,所以,整体看上去是群众自发的大游行,但实际上处处都要替群众考虑到,毕竟是世界瞩目。

羊城派:游行活动开始前,您自己有没有一些担心的因素?

肖向荣:有很多忧虑和担心。其实,从整体的创意、排练以及演练阶段,我一点不担心,每次看完后睡得挺好,但自从9月21日开始的最后一次演练结束后不演练了,一直到9月30日,我们几个天天都是睡一半就半夜惊醒,担心哪个点我们没有考虑到。

比如,道具突然掉下来怎么办?彩车上的人员突然晕倒怎么办?还有,参与游行的人中,礼宾车上的老英雄最大的101岁,最小的孩子只有8岁,都得考虑到他们的特殊性。

再比如,我们之前认为1日当天可能会冷,准备了毯子和热水,那热水是40度还是50度,我们都得考虑进去;如果当天天气热了,中暑了怎么办?这些可能超出预期之外的因素,我们都得帮群众们考虑好,这样才能“精益求精、万无一失”。

现场观众的表现超出了我的预料

羊城派:回顾当天的活动,最满意的是哪部分?

肖向荣:整体都非常满意,其实最满意的,也是超出我预料之外的是现场观众。之前的很多活动中的观众互动,是靠组织观众和带动观众完成的。

我希望群众游行的时候有互动,让互动成为群众游行的一部分,这才完美,所以非常忐忑,我怕他们很冷静地看完。

不过,这几万名现场观众的表现,他们的参与度,最终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是意外的惊喜。

我们开玩笑说,如果说还有第37个方阵,那么就是观众方阵,这为群众游行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羊城派:我注意到您曾说过“让全体人民都有参与感”,这种参与是心灵上的共鸣吗?

肖向荣:我希望他们是身心合一的参与。从第一个环节的四个小朋友的清唱,到3000人无伴奏混声,从专业性上说,它是一个很难保证的状态。

我总是说,人的声音是最能直达人心的,这是最短的距离。孩子的声音、合唱的声音,会比音响、技术手段要更加的感动人、感染人,首先我们是要让人家心动,然后再身动。

在这方面,我们在呈现上用了很多方法,而现场的观众们也很配合,我在想,这可能跟我们近些年群众素质的很大提升有关。

 



2019年10月1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活动,70辆彩车参加群众游行
努力避开程式化、舞台化的设计

羊城派:有人很好奇,开场四个小孩的清唱是真唱还是假唱?

肖向荣:当然是真唱,现场所有的都是真唱真跳真演,回归真情回归朴素。我是希望他们用本身的声音演唱,而不用任何技术手段,这也是这次我很坚持的一个美学方向,我们都在很小心地避开程式化、舞台化的设计。

这四个孩子都是我们从北京市既专业又有艺术水准的学生团队中一个个选出来的。除了旗杆下清唱的这4个孩子,还有在合唱队前面的14个孩子,共18个孩子。

之前的一些活动中,有的把宝压在一个孩子身上,那为了保险,肯定会用技术手段。但实际上,我们有十几个孩子,任何一个孩子都可以站在上面,所以分了好几组。临场万一这四个孩子状态不行,我们还有很多换的机会。

他们基本上花了一个暑假在训练,但其实也不算是训练,因为我们只是在外围做些小的辅导。他们本身的音色都很天然、纯真,我们只是练他们的音量、心理素质和演唱状态。

羊城派:那其实是有风险的?

肖向荣:我们一头一尾都是孩子。活动结束后,有人跟我说“你胆子太大了”,敢在广场上弄3000人无伴奏合唱。我回了一句话:“无限风光在险峰。”对方哈哈大笑。

你要创新,就要有一定的探索。因为对群众游行活动的要求很高,一方面要出新出奇出效果,另一方面又不允许过度训练,所以只能用创意。

如果说有遗憾,我应该更大胆些

羊城派:各个省级行政区的彩车的主题是你们确定的吗?

肖向荣:省级行政区的彩车是委托各个省级行政区自己制作的,我们评审了十几轮,开始发现趋同,后来一再强调要有个性,要一目了然,要达到一眼看去,江苏就是江苏的,福建就是福建的,最终的呈现效果我觉得很好,各地都呈现出了自己的特色。

 

 


广东彩车“扬帆大湾”
广东的“扬帆大湾”就很棒,非常高科技的创意设计。而且,广东延续了众人划船的拼搏精神,今年更高科技、更抽象和更简约,所以给人的感觉是很棒。

 





广东彩车
羊城派:怎样让观众一目了然地看懂彩车,你们做了哪些努力?

肖向荣:有些反映重大历史事件或成就的彩车,观众一看就知道在说什么事儿。有的彩车则需要配合方阵和视频,“三合一”观众才会理解,比如反映“绿水青山”这一主题的彩车,要配合方阵中的道具——朱鹮和白鳍豚,靠多维互动脑补画面,呈现主题。

羊城派:如果说这次群众游行活动还有遗憾的话,你觉得在哪里?

肖向荣:我们有很多遗憾的地方,比如,有的缺口还可以衔接得更连贯,有的彩车在一目了然上还可以做得更好。

另外,有些音乐还可以更“精准”地适用于互动效果上,但考虑到可能出现变数,最后还是往回收了收,如果说有遗憾,我觉得我应该更大胆一些。

 

 

链接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