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杭州女童溺死案 | 江湖流民的现实

杭州女童溺死案 | 江湖流民的现实
喷嚏小乖 发布于 2019-7-14 18:08:00

微信公众号:风流猪狗

作者:王恺

 

看杭州女童失踪案件,开始没在意,看到微博上的垃圾前媒体人散布“冥婚”、“花童”的消息,觉得浑身不适,开始认真钻研,很快发现,目前得出两人信奉邪教的结论太早,至于“冥婚”也是不确定。


但女童凶多吉少是真的,果然今天找到了遗体,跟着两个寻死之人出行,注定没有好结果,想想一个天真混沌的女孩子,从出家门那刻起,就走上死亡之途,真是阴暗而恐惧的。


而且前面几天传回来的语音信息,还都是欢声笑语的,说不定是女童最快乐的几天?住别墅,看海,游泳——越发显得那晚的死亡的黑暗,只不过很难追踪到当晚的场景。

说是邪教的,多数根据男方QQ空间的神怪图片发言,显然是不了解南方的宗教信仰,潮汕地区,恨不得有数百个大小神仙,天天迎神赛会,那些照片再正常不过,很难定性为邪教,隔三差五的营老爷,都是民俗盛事。

反倒是近年规模性被打击的一些宗教,经常宣传末世说,觉得赴死就是永生,但目前流行的区域反倒是北方,如前一段喧嚣过的招远邪教杀人案件。

潮汕地区,宗教体系极为庞杂,但归根结底装在佛道的框子里,是有束缚性的。没有那么多的杀人诉求,潮汕地区经常举办各种神道活动,包括繁杂的潮汕点心,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供奉神仙用的。

有一年,我去潮汕地区采访当年大名鼎鼎的黄光裕的家乡故事,误入一片郊外崭新的房子里,整个几百间,空寂无人,出门正对一湖泊,后来才听说,这是潮汕人的阴宅,整个宗族的祖宗都在这里,每年清明节,全部宗族人都来此祭拜,平时就是空落落的。

吓的我浑身冷汗,幸亏已经离开很远。这些场景,在北方人民的心目中,都是恐怖大片发生地。有时候南北区隔,不比不同国家的区隔少。

说是冥婚的,道理也不够充足,西式婚礼才需要花童,中式婚礼一项没有这一说,只有伴娘,或者索性就是找阴配对象,他俩在一起多年,并没有那么强烈的举办婚礼的诉求,整个家乡都已经是脱离干净的(十多年不回家),完全没有非要举办阴间婚礼的需求;

至于给死去的儿子找阴配对象,现在披露的信息是,两人结婚多年,没有孩子,也没有可能再有孩子,所以带着陌生的女孩子一起死,可能是追求某种转世轮回的团圆——典型的民间的愚昧。

但为什么三人不死在一起,也是一个疑点。

也许是淹死了小女孩后自己害怕,又跑到另一处去求死?但杀人的心都有了,怎么还会害怕?这也是目前案件的一个疑点,也并没有说最后的死亡水域只能淹死两个人。

显然两人葬身之所,也属于随机挑选的水域,并不是事先确定的。 

    二

根据目前的资料,两人都已经断绝了和家乡的联系,是典型的打工者,漂泊在外多年,但完全不知道他俩的谋生方式,男人已经抛弃了家乡,在家族的大事期间,比如父亲死亡期间,他并没有回乡,家里的儿女谈起他来,都是空白,乡下农家的日常约束和甜蜜,对他毫无作用力,比他大三岁的谢某,才是他的一切;

女人谢某有过几次婚姻,根据村里人的回忆,她曾经带这个男人回过自己的家乡,应该是固定的关系才会如此。她名声不好,主要是脾气暴躁,也和亲戚朋友借遍了钱,但母亲死亡期间她也没有回去,同样属于不受家乡欢迎的人——两人的生活轨迹与俗世伦理相违背,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只有彼此。

从地图上看,两人家乡相隔很近,虽都有过婚姻,但两人年岁相当,重新组合家庭也未必就不能被双方家里人接受,也可以在大城市打工,然后到老了带点积蓄回到家乡。

可能还是他们俩人的性格原因,觉得彼此才是世界上唯一的依靠,加上家中的人际关系并不友善,慢慢地并不想继续和家人联系,放弃了种种世俗的牵绊——有时候极端的两人关系,是会觉得两人构成了完整世界,进而与全世界为敌。

走到这一步,要么是与世隔绝生活下去,要么发财后成为主流社会的成功人士,可是他俩都做不到,只能在旅行中和陌生人交流,萍水相逢,吹自己有钱——自欺,欺人。

但这并不是两人自杀的原因,事实上我们乡村的伦理体系并不顽固,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乡村人口大规模涌向城市,传统的男女关系走向废弛,许多男性女性都有多个婚姻关系,家族长辈也并不觉得意外;甚至走向更混乱的性关系,家乡人也可以接受。我看过一个纪录片,女儿在外开发廊,偏偏又是那种不赚钱的,杜绝性交易的正经发廊,过年回家没有钱,父亲大怒,觉得既然已经开了发廊,怎么可以不带钱回家,索性大吵大闹——发廊女,也并没有断绝了家乡关系。

中国人是颇为现实主义的,这一代打工阶层,在婚姻生育上,常常有新形态发生——不说梁某这对漂泊的苦海鸳鸯,就是失踪女孩的父母何尝不也是如此?根据现有的资料,男方与女方结婚的时候,女方甚至不满婚龄,结婚生育后,慢慢也就没有了感情,加上打工的漂泊动荡,现在男方在天津,女方在广东工厂,生下来的孩子也只能靠家中长辈照料,留守儿童的现实如此残酷真实的出现。

女童的父母,和梁某那对野鸳鸯不也一样?甚至更悲惨,在孩子失踪后,母亲也并没有去浙江探望,一个19岁生孩子的小妈妈,估计已经遗忘了女儿的长相——同样是另一种江湖流民。

无论是带走女孩的梁某夫妇,还是女孩的亲生父母,过去在我们的主流话语体系里,都属于被遮蔽的人群,我们看不到他们的生存的挣扎,也看不到他们所思所想,完全是不被看到的底层。

    三

回到梁某,那么多江湖游民,只有他们走到这一步,具体原因是什么,我们完全不知道。据说有他们在广州租房子的纪录,而且是以夫妻名义合租——也不为过,他们已经在一起多年,看他们哪些粗俗的抖音旅行照,显然感情还不错,但究竟是什么让他们与全世界为敌?

空白。完全的空白。估计也不可能有什么线索了。他们死了和活着,都是社会的空白点,要不是这次带走了陌生小女孩。社会新闻也就是宁波某地发现了无名尸体,衣服相缠,无搏斗痕迹。

我们只知道,这对看上去没什么异样的夫妻,在去年十一月开始,放弃了固定的生存方式,开始了在各地的旅行生活,并且和许多萍水相逢的旅人吹嘘自己有钱,显然有什么东西击中了他们,让他们做出了这一决定。不再是两口子在广州辛苦赚钱,赚好钱回到家乡盖大房子,或者开个小店谋生的传统模式——他们过去的轨迹显示,他们已经放弃了家乡和家人——成为了没有过去的人;

也成为没有未来的人。

从旅行生活开始,他们就已经彻底决定,彼此成为唯一的亲人,一步步走向死亡。

为什么带上陌生的女孩?也许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夭折的女孩?也许某个算命者说他们命中有女?反正从去年的旅行轨迹看来,一种巨大的恐惧的空洞支配了他们,他们开始在各地漫游,我看着抖音上划过的他们的照片,都是游客的标准照,重庆,武汉,长沙,云南,郑州,三亚,厦门,青岛,两个人,女人白皙丰满,男人黑瘦愚昧,傻笑着,目无表情着,愚蠢着,如果不是这场轰动全国的意外,这些照片永远不会有人关注。

应该是用尽了积蓄,也没有多少,选择的都是廉价酒店,一路游荡过去,一场漫长的幽灵之旅,回看那些照片,不由有几分害怕。

他们在赴死之前的几天,临时性地抓住了陌生女孩,某种万恶的迷信支配了他们,也许相信一家三口的轮回?也许就是临时性的起了恶意?没有人知道了。

一个充满生命力的陌生小女孩,就这样在2019年七月的上旬,被拖入了无底的黑洞。

 

链接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