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中国的老干部写诗,到底有多狠?

[乐活]中国的老干部写诗,到底有多狠?
喷嚏小乖 发布于 2018-7-20 14:13:00

作者: 齐德龙 王占金  

 

中老年狠人,一半在公园里。




他们凭借着过人的胆识,矫健的身手,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制霸国内大小公园的王者。







四肢发达可不代表头脑简单。



这一届中老年人可谓动如脱兔,静如青松。在外,他们有独特的健身方式。到家,他们也有独特的休闲方法。比如,作诗。



中老年狠人,另一半在写诗。



中老年写诗,以绝对押韵、毫不矫情、人人都能看懂为第一要义,这种独特的赋诗方式,被统称为——



“老干部体”诗词,简称“老干体”。



顾名思义,“老干体”是以老干部做人与讲话的风格为基准来创作诗词的一种流派。



放眼古今中外,“老干体”就像是一块迷人而又神秘的风水宝地,吸引着无数中老年文艺爱好者竞折腰。



数风流人物,

还看中国老干体



“老干体”诗词的发源地,自然是中国。



上世纪的军阀张宗昌,基本没上过学,却整天喜欢舞文弄墨,称得上是“老干体”潮流的开创者。



据说,他曾在山东现场拜师学艺,不久便成功出版一本诗集,分送诸友同好。



网络上流传的各路张宗昌诗作,最有名的要数这几首:





《笑刘邦》。 
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

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 


注:“奶奶”应读作“奶奶的”,用作骂人的脏话。



《大明湖》



大明湖 明湖大

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

一戳一蹦达


 





据考证,当代“老干体”的鼻祖,乃是享誉全球的大诗人郭沫若先生。

郭沫若先生不仅开当代“老干体”之先河,而且创作颇丰,艺术成就巨大:

我是月底光, 

我是日底光, 

我是一切星球底光, 

我是X光线底光, 

我是全宇宙底Energy底总量!







论起让“老干体”全国范围内流行的关键人物,就不能不提白云黑土了。

20年前,这两位来自东北农村的大爷大妈,在1998年的春晚上大秀了一把“老干体”:

黑土: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

         齐心合力跨世纪,一场大水没咋地。

白云:改革春风吹进门,中国人民抖精神;

         海湾那旮哒挺闹心,美英合伙欺负人。

黑土:九八九八不得了,

         粮食大丰收,洪水被赶跑。

         百姓安居乐业,齐夸党的领导。

         尤其人民军队,更是天下难找。

         国外比较乱套,成天勾心斗角。

         今天内阁下台,明天首相被炒。

         闹完金融危机,又要弹劾领导。

         纵观世界风云,风景这边更好!

 






当代“老干体”最大的特点,便是在内容上以反映当代国家大事为主。

因此,不论是官员领导,还是教师医生,这些“知识分子”一退休,就纷纷成为了“老干体”诗词创作的中流砥柱,组成了现如今寻找“老干体”的最佳所在——



各大老年诗词协会。

前些天有一个自己开诊所的老医生赠了我一本,我欣欣然翻来第一眼就再也看不下去了。。。后来才知道其名曰“老干体”。

这人还是中医内科专家,中医主任医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诗赋学会常任理事,中国诗书画研究会研究员,辽宁省楹联家学会常务理事,辽宁诗词学会理事。。。。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知乎网友@宿堇析

 






这些“老干体”诗人大多喜好用狠词,以掩盖内容的贫乏;用宏大叙事,来拯救几乎所有文字和技巧的瑕疵。

比如,通篇要是没有一个“千年”、“天下”、“九州”“万岁”之类的词语,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写的这是“老干体”。

 






在“老干体”诗人手中,诗歌的记事功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

碰上国家大事,记上一笔,吟两首诗自然是必不可少:

 






出去游玩要不要记下来呢?当然要啊!


 





抱孙子这种大喜事,当然是让人诗兴大发,快意挥毫!

 






不过,很多时候,“老干体”诗人缺乏对古文和古诗词的炼字能力,不能言简意赅的表述,只能用白话文表达,结果自然是贻笑大方。

网络上流传的各路“老干体”诗词,要么是搜肠刮肚拼凑出的大白话,要么就是写民歌般的顺口溜。



知乎网友@子夜知乎网友@子夜

 

 





不只是中老年人,现在的年轻人也加入了“老干体”诗词的创作浪潮中。

其主旨立意、遣词造句,让人忍不住感慨,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五六年。

《咏菊》

我家阳台下,有盆黄菊花。

坐在阳台下,可以吃西瓜。

知乎网友@王宁



《宇航颂》

游历过苏沪皖南,沉潜在牡丹江边。

数余载淘宝经验,多少年辛苦赚钱。

虽是个花样型男,炫自拍仍要美颜。

对朋友真诚无嫌,送我的蜂蜜真甜。

视爱情忠贞腼腆,追他的人排成连。

你的人生宛如诗篇!你的道路一往无前!

知乎网友@米袋里的银杯







越南老干体:

胡志明同志一人扛鼎

虽说古诗词起源于中国,但“老干体”诗歌凭借其过于朗朗上口、浅显易懂的特点,还是引得无数国外的老干部们竞相挥毫。

比如说胡志明。

远有关羽身在曹营心在汉;近有胡志明,身在越南,却对中华文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不得不说,胡志明是幸运的。1942年,胡志明就成功获得了亲身体验考察汉文化的机会——他被扣押在了广西的监狱中,

通过一年时间的切身体验和细心观察,胡志明在狱中成功写出一百多首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老干体诗词。

 






秉承着“艺术来源于实践”宗旨,胡志明还硬生生把写诗变成了记录生活的自传——

初到监狱时还不太习惯,胡志明总是感叹自己破衣烂衫,睡也睡不好,只能在厕所蹲坑静待天明:

日行五十三公里,湿尽衣冠破尽鞋。

彻夜又无安睡处,厕坑上坐待朝来。

不过,胡志明通过自己对《水浒传》等中国书籍的熟知,迅速摸清了监狱的蹲厕规律:

新来的犯人,必须得睡在厕所坑边,不然就得交钱。

照例初来诸难友,必须睡在厕坑边。

假如你想好好睡,你要多花几块钱。

革命领袖之所以是革命领袖,就在于他们有着常人所不能及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这不,没过几天,胡志明连午觉都能睡得美滋滋:

狱中午睡真舒服,一睡昏昏几个钟。

梦见乘龙天上去,醒时才觉卧笼中。

 






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亲自考察,当然要多学、多问、多观察。来监狱几天后,胡志明又把目光集中到了监狱伙食上。

想知道狱中的伙食情形如何吗?且听胡志明同志一一道来:

无论是吃早饭,还是吃红米饭, 或者是吃白米饭——就没有一次能吃饱的!



每餐一碗红米饭,无盐无菜又无汤。

有人送饭吃得饱,没人送饭喊爷娘。

 

 






经胡志明同志这么一写,我们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烦心事儿,自然也就不算什么了。

工作再忙再累。最起码还是有“厕所自由”的。不像胡志明,时常要面对想出恭而不得的痛苦:

没有自由真痛苦,出恭也被人制裁。

开笼之时肚不痛,肚痛之时不开门。

平日里生活再无趣,好歹还可以买买买来排遣。可怜的胡志明同志到了双十一,只能通过写诗痛骂纳粹恶势力来出出气。

从前每到双十一,纪念欧洲罢战期。

今日五洲同血战,罪魁就是恶Nazi。

简而言之,胡志明的诗词主题包括但不限于:

自己掉了一颗牙、某个狱友逃跑失败、另一赌徒狱友一命呜呼、热水供应不足、狱中禁烟大行动......等等等等。

从一开始的只求简单表达语意,进步到能够在句末押韵,再到独辟蹊径地使用拉丁字母来押韵脚——

在狱中的这一年,胡志明不仅成功丰富了自己的创作素材来源,押韵能力也肉眼可见的得到了极大地提高。

出狱后,听闻自己在中国的同行毛同志去游了长江,同时也为了检验自己这一年的学习成果,胡志明专程赋诗一首:

欣闻你畅游长江,得悉你身体健康。

我在越南忙抗美,遥祝你万寿无疆。

这首诗不仅格律对仗工整,同时做到了咏事以言志,成功将诗人的情怀蕴藏在诗词中,可谓是“老干体”诗词创作在海外的巅峰之作。







日韩老干体:

拍马屁的拍马屁,喝花酒的喝花酒

同样喜欢“老干体”诗的,还有我们的东亚的邻居韩国。

凭借地理位置和文化相似的先天优势,韩国的老干部们写起汉诗来更是得心应手。

韩国“老干体”诗词不仅在格律和意境的塑造上更胜一筹,在拍马屁这一点上更是让国产“老干体“自愧不如。

2012年12月,朴槿惠当选韩国总统。短短五个月后,这本《朴槿惠大统领就任颂贺》就横空出世了。

 




既然是贺颂,自然是免不了各级干部对朴槿惠大统领的衷心祝贺。

“聪明智慧”,“贞婉”,“卓越经纶”这些词,真是拿起来就能用。

 




不仅如此,连“贤明女帝”,“千年女君”这种词都出来了。为了凑韵脚,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衰老福祉候日成”?你们这么说,对面的朋友们同意了吗?


 





对面的朋友们可能听不见,因为他们也在忙着写诗。

 




当然,马屁毕竟是马屁,认真你就输了。

朴槿惠大统领万万没想到,前脚还在高歌“永世芳名振颂声”的下属们,在自己落难后,马上就写了一本最新的《文在寅大统领就任祝贺汉诗集》。

 

还是同样的配方,同样的押韵,同样的夸张......

 

 






在日本,“老干体”诗则变得更加具有民族特色。

动画片里总是“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一休和尚,历史上却是个视清规戒律于无物、喜好狎妓作乐,不折不扣的淫僧。

好在一休和尚确实天资聪颖、修行刻苦,且自小熟读各种佛经和诗歌俳句,写得一手好汉诗。

作为一名生性风流的诗人,一休和尚的诗集《狂云集》中(叫狂云集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是一朵狂放不羁的云),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不少......不可描述的语句。

美人云雨爱河深,楼子老禅楼上吟。

我有抱持睫吻兴,意无火聚舍身心。

宿忌之开山讽经,经咒逆耳众僧声。

云雨风流事终后,梦闺私语笑慈明。

 








日本人民对创作汉诗的热情之高,简直令人震惊,甚至发展到在社交网站上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斗诗大赛的地步:

有人出发坐新干线作诗的:

早晨去做新干线,便当难吃浪费钱。

恋爱男女坐旁边,本单身狗没人权。

 




还有人看到别人过情人节,心生羡慕嫉妒恨写诗的:

 






看了上述“老干体”诗词,小编也忍不住赋诗几首:

每天到夜晚,看凤凰周刊。

一刻不能等,要全天下看。

凤凰周刊真好看,老人小孩都喜欢。

你问怎么支持我,动动小手点个赞。

凤凰周刊真是好,就是小编太穷了。

你若问我怎么办,转发帮我涨绩效。

凤凰周刊写的妙,神州大地都在瞧。

积极评论少不了,星标置顶睡得好。

 

 

 

来源:凤凰周刊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