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一个医生吞下尖硬枣核之后

[乐活]一个医生吞下尖硬枣核之后
喷嚏小乖 发布于 2018-5-25 11:21:00

作者: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 谭先杰教授

 




上周六下午,在郑州参加中原妇科肿瘤国际论坛后,准备坐6点多的高铁到南京,参加次日的举行的妇科常见病基层巡讲,晚饭只能在高铁上解决了。

临别的时候,主办方备了一份礼品,是当地特产---干枣。我拎着礼物一路小跑,登上了18点08分的高铁。

 


落座后忽然感觉有点饿,但乘务员说晚餐要8点钟左右才能送来。于是我打开礼品包装,取出两枚大枣,塞进嘴里。

我一直都是“嘴大吃四方”的主儿,吃东西特别狼乎,不想浪费空间和时间。“出嫁”以后,该行为多次受到乙方严厉批评,最初甲方还虚心接受,但屡教不改。后来连虚心都免了,常常振振有词拉出“战争引线”:我都活了四十多年了,还用你来教我吃饭?!



不巧的是,没嚼上几口,就来了一个不能不接的电话。

嘴里含着东西和人说话总是不好。于是我加快速度,三下五除二把枣给咽了下去,真正是“囫囵吞枣”!

我觉得嗓子眼儿被硌了一下。虽然很快就过去了,但我担心是不是枣核吞进去了!

我吐出枣核,果然发现只剩下一枚枣核,另一枚不翼而飞,该我当然知道它的去处。



我对枣核进行了检查,愕然发现:与新鲜枣不一样,干枣枣核很硬,非常尖锐,像刀尖一样,扎穿纸张毫不费力,扎到皮肤很疼,如果稍微用力,将皮肤戳个洞没有问题。

 


我突然有些担心,如此尖锐的长条型枣核,从胃里进入肠道后,一不小心,或者遇到寸劲,肠子就可能被扎穿孔!这岂不是与含金自尽、吞钉自绝是异曲同工?!

我心如闪电,犹豫是不是该立即下车,返回会议主办方的医院去做个胃镜,把它取出来。否则再过一段时间,进入了肠道后就取不出来了。

然而列车已经开动,无法下车了。我不是合肥那个女人,没有本事把高铁给拦下来。



我开始百度。没错儿,就是人们整天骂它却又在用它的那个百度。

输入“吃下了个枣核怎么办”,得到如下结果。

 


看到搜索结果,我稍感安慰。因为,上面说误吞了枣核之后多半没有问题,会很快排出来。

但是我还是不太放心。因为,上面只是说多数情况下没事。还建议注意4个小时以内的腹部症状和体征,一旦出现腹痛,就要去医院。

从郑州到南京的高铁,差不多要4个小时。看来,如果真有问题,也要坚持到南京,因为路上的任何一个城市,医疗条件都不会有南京好。



再次复习检索得到的文章。

其中一篇文章说,枣核进入胃里后,在强大的胃酸和消化酶的作用下,瞬间就会化成水。我觉得这不太靠谱,我不相信这么玄乎---果真如此,胃酸岂不是比浓硫酸还厉害。

另一篇文章说,尽管枣核两头很硬很尖,但毕竟是植物纤维素,受到胃酸的作用以后会很快变软,不太可能扎穿肠子。这我倒比较相信,也愿意相信。而且多年的临床经验告诉我,肠子不是傻子,里面有粘液,除非是枣核通过的时候受到阻碍,一般都没有问题。

还有一篇文章说应该吃些含纤维素高的食物或水果,比如芹菜、香蕉等等,一是促进肠道蠕动,二是包裹枣核,让它不至于损伤肠道。还有建议喝蜂蜜、甘油或者石蜡油,以利枣核于排除。蜂蜜水高铁上没有,甘油、石蜡油我们病房倒是都有,但远在千里之外。

听天由命吧,哪里会这么巧!



乘务员发给了一小包零食和瓶装水。零食是面包、饼干和干果之类,以前我通常都不吃,而是把零食拿下火车,作为“出差礼物”骗骗家里的小同学。

这次情况特殊,我将面包和饼干一口气吃完,留下干果没吃,因为“歪果仁”枣核已经让我不安,我不能火上浇油。我把瓶装水一口气喝完,又用一次性纸杯去接了一杯。

7点30分。乘务员送来了晚餐。我一反常态,尽挑素菜吃,把肉食留下。因为,彼时彼刻,我需要粗糙食物,特别是纤维素来包裹那尖锐的枣核。



吃完晚餐后,我再次评估了一下令我胆寒的干枣核,实在是太硬了。我当然希望胃液和消化液会软化它,使其硬度和尖锐度迅速下降,但对这种说法还是有些不信。于是,我进行了两项平行实验。

实验之一是体外水平。将一枚枣核放到装了温水的一次性纸杯中,用普通的水来试图软化它。

实验之二是体内水平。将一枚枣核含着嘴里,用我温暖的唾液来软化它和驯服它。尽管唾液和胃液的成份不一样,但总是体液嘛。



实验开始后,我打开电脑,预习明天要讲课的幻灯。但有些心神不宁,于是拿出了这几天正在复习的小说《笑傲江湖》。我曾经笑话令狐冲,天天除了受伤,还是受伤,整天被一帮人治来治去,哪有大侠的样子。结果,没想到我被一枚小小的枣核所伤。而且,伤势并不清楚,可能完全没事儿,也可能伤得很重!

 


坦白地说,吞了枣核之后,我已经不是一个资深医生,而是一个普通病人了。更糟糕的是,这个病人还具有较多医学知识,比一般病人考虑得要细、要多。

我甚至开始体会,胃是不是在蠕动将枣核搅拌成食糜?那个尖锐的东西是不是已经一次次在扎胃壁,甚至都扎出血了?。

胃所在的位置是在剑突下的左上腹部,这里倒没有痛,倒是心前区有点儿痛,难道是枣核刺伤了胃后壁,或者贲门部,反射性引起心前区疼痛?好在没有加重,也没有撕裂样的疼痛。



20点07分,高铁到达徐州东站。我推测,枣核应该已经进入肠道,最危险的时刻,差不多到了!

食物通过幽门离开胃后进入的第一站是管腔比较细的十二指肠,周围有一堆重要的解剖结构,胰腺、胆管,下腔静脉。如果这个地方被扎破了,即使开了大刀,估计是九死一生。而且,人在旅途,找谁开去?

十二指肠离后背很近,要是被扎破了,胆汁或胰液流出后,后背和后腰会剧烈疼痛。所幸没有。

“知识越多越反动”,一点不假!



九点多,我给小同学的妈妈打电话,汇报了我的即时去向后,故作轻松地告诉她,我误吞了一枚枣核,网上说问题不大,过两天会自己拉出来。

我之所以故作轻松,是怕她担心。我有些内疚,家里留守的是一个接近更年期的妇女和一个接近叛逆期的少年,为作业的事经常战火连年。从电话中我能听出来,似乎战火刚过,余温未消。

我之所以要告诉她,是担心如果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我真的在外地某家医院做了手术,医生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不要认为是骗子而不予理睬!

给亲人打完电话,我在犹豫是不是该给情人、情敌、仇人也打个电话,请求他们,所有江湖恩怨,何不一笑泯之?在脑海中搜寻了一圈,找不到合适人选,还是作罢。

放下《笑傲江湖》,继续看幻灯。如果真的出现肠道破裂,即使开腹探查,一时半会儿都找不到伤在哪里。枣核不是金属,连X光都照不出来。可能还要切除一段肠子,然后是各种粘连,各种不舒服.......而且,说好的八块腹肌,注定毁了。

十一

尽管有诸多想法,其实我还是总体乐观的。我相信幸运之神会降临到我头上,我颜值虽不高,但人品还不错。

列车过了定远后,我前面做的两项实验也出结果了:含了两个小时的枣核一点都没有软化,放在杯子中的枣核同样没有软化!

心中有些不祥的预感!

十二

21点52分,火车到达南京南站。接站的是南京妇幼保健院的一位美女大夫。我以玩笑的口气告诉她,我不小心吞下了枣核,要是晚上有事儿,请她帮忙到鼓楼医院找个靠谱的外科大夫,千万别关机啊。

她玩笑地回答说没有问题。其实我玩笑中是有认真成分的。妇幼保健院毕竟以妇产科为主,外科还是应该找综合医院。我是男的,妇幼保健院的大夫对男人内部结构不太熟悉,“装修整改”比较费劲。

十三

22点30分,到达酒店,拿到房卡后直奔房间。电梯里遇到一对男女,男的比我成熟,领导模样。女的身材不错,颜值也高,年龄应该比我小一半。

美女的房间居然是我隔壁。我进入房间关门之际,听到领导说想进入美女房间,大概是说谈谈公事、看看文件之类。

我暗笑一声:老兄,你这也太老套了吧。我想提醒老兄,呆会儿看文件一定记得开灯,而且,朗读声不能太大…….

 


美女婉言谢绝,说领导明天再说。由于吞了枣核,我将八卦的心也收了起来。

十四

进入房间一看,天助我也,主办方准备了水果,其中有香蕉和梨,我分分钟吃完。因为我需要纤维素,纤维素,纤维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扫荡完毕,洗漱妥当,已经是晚上11点半。此时此刻,枣核应该已经进入大肠结肠,结肠“皮糙肉厚”,多半安全了。

但我还是我决定赶紧睡觉,否则一旦腹痛,就要起来去医院,这觉就睡不成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点不假。因为,我梦见枣核已经排出来了。

醒来一看,6点半,该起床了。

十五

欣慰的是,可爱的便意,一如既往地、掐点地来到了身边。

我哼着小曲迈进洗手间。然而,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以下灰色暗显文字及蓝色突显文字口味较重,会引起部分人的不适。如果您正在吃东西,建议停止阅读,或者直接跳过到二十二。到时候不要骂我没有提醒过)

十六

马桶里是一泓清水。垫好纸后,我开始了“日常体内固体垃圾清除工作”。我没有往坑里面垫纸,因为我想马上就要洗澡了,即使关键部位被污染,问题也不大。

在身体各部门的配合下,工作一如既往地顺畅。然而,要在一堆色香味俱美的固体物质中,寻找出那枚枣核,谈何容易?

首先,枣核的颜色与周围环境对比不明显;其次,它不会自动露头,极有可能是藏在中间,我又没有透视眼。再次,大部分物质已经进入马桶底部那一泓清水中,如果寻找,需要捞出来。最后,尽管是自家“亲生孩子”,味道也忒重了。

十七

我瞬间犹豫了,不想再寻找了,爱咋地咋地。但是,那个尖锐的枣核图像,一次次映入我的脑海,让我实在有些担心。

思想斗争后,我觉得与其继续猜测,不如豁出去把枣核找出来。可是,工具呢?

我拿起昨晚用过的一次性牙刷,把固体垃圾一点点压碎,甚至从水中捞出来,试图从中寻找出质地坚硬的物质。

遗憾的是,没有任何异常发现!

是不是已经撒开在那一泓清水之中了?既然已经决定并开始找了,却找不到,心里更不踏实。开弓没有回头箭。

作为医生,曾经在手术台上找过针、找过了小螺丝、甚至找过2毫米长的针尖,都必须找到了才算数,才能下手术!这总比找针尖容易吧?!

十八

这个时候,一种精神让我充满了力量。我来自农村,小时候搓肥球栽玉米、放农家肥(牛粪)、不都是徒手抓吗?

 


于是我豁出去了!徒手操作.......掰开揉碎。我想再小的硬物,也逃不出我的手心!

悲催的是,仍然一无所获!

也许是真的化成了水,彻底被消化,尸骨无存?!

或者,不是找不到,而是时辰未到?枣核还在路上?因为我连个枣皮都没有见着。

十九

我只好暂时放弃,反复洗手,猛烈洗手,强烈洗手……然后,开始淋浴。

这次洗手和淋浴,比我以前任何的洗手和淋浴都来得猛烈,来得认真,来得仔细。洗了整整半个小时,至少是平时洗澡时间的5倍以上,真是对不起沙漠里的骆驼!

二十

洗浴完毕之后,我忽然感到一阵高兴。因为,那可爱的便意,再次若隐若现,然后逐渐清晰。

它来得是如此的及时,让我有时间再次寻找枣核!否则,一个小时以后,我就要开始上课,一直要上12点半,然后匆匆去坐高铁返京,我就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从容找寻枣核了。

 


二十一

这次,我改变了策略。我不再光顾抽水马桶,而是在洗手间的地上铺好了纸,保护好周围环境后,采用最原始的、最自然的姿势开展“工作”。

事实证明,我的决策是英明的。因为,在这种状态下,寻找硬物要容易得多。

我发现了一些枣皮,我想,是时候了!果然,我感触到了小小的、硬硬的东西!

二十二

我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

我几乎欢呼起来,一看没人共鸣,就算了。

这枚“枣核”太美了,光彩夺目,冲掉了我所有的晦气和担心。

我反复冲洗枣核,再用香波轮番清洗。然后再次反复猛烈、猛烈洗手......

我检视战利品,结果发现,枣核依然非常坚硬!更恐怖的是,枣核的尖端依然非常尖锐!

于是,我开展了第三项实验。

二十三

面临如此大的压力,我又吃了一颗枣,目的是得到一颗新的枣核,将它与已经在我消化道旅行了一圈的枣核进行客观科学对比。

 


结果发现,两个枣核在硬度和两端的尖锐度方面几乎一样,多少有点差别,但估计没有统计学差异。

我将枣核放入装房卡的袋子,作为永久纪念。然后,迈开大步上课去了。连免费早餐,都不放在眼里!

 


基于亲身经历和3项实验,进行简要讨论和提醒。

网上关于吞枣核的文章总体是对的。绝大部分情况下,吞下枣核后没有问题。人体有强大的自我保护能力,除非是肠管本身有粘连或狭窄,多半都能自行通过并排出。但是任何事情,都会有例外,总有倒霉的主儿。我很幸运,感谢枣核不扎之恩,感谢我健康的胃肠道。

网上那篇说胃酸和消化酶会让枣核瞬间化为水的说法,完全错误,尽管它让我们很自信,很放心!

网上那篇说胃酸和消化酶会让枣核软化和变得不太尖锐的说法,有待证实。可能我的胃酸不够强烈,属于个案,需要“开展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研究来证实”。

网上说事发之后多吃含纤维素的食品和水果,以期望对尖锐的枣核进行包裹,我认为是有道理的,至少它能促使异物尽快排出。

提醒有小孩的父母,或者你本人,当您需要在排泄物当中寻找硬物的时候,不要使用抽水马桶。在地上垫纸(或塑料袋)保护好环境后,用原始体位工作,然后找寻,是最妥当、最有成果的。

您可以说我修行不够,没有看透生死。是的,我很俗,每天要送小孩上学,每月还要还房贷,命还是个好东西啊。您可能会骂我傻或者矫情。如果有一天,您碰到同样的情况,您也许会有同样的感受。只是,我把它写了出来而已,尽管部分内容让人感觉不适。世界很大,事情很多!

作为医生,还有特别的感受。当我们和病人谈话的时候,我们说的是最常见的情况,而病人担心的是最坏的情况。医生是医生角色的时候,开肠破肚都不会眨一下眼睛。但是,作为病人的时候,也一样担心或者更多担心。所以,我会尽量理解病人的痛,神圣使用手中的刀!

我告诫自己,以后要慢慢吃东西。如果这次不幸运,那个礼品枣的品牌就不是“我xiang你”,而是“我恨你”!

我为自己的认真精神点个赞。如果把这种精神用于科学研究,想不会出成果,想不发表SCI文章,估计都难。近几年由于“相(医)妇(学)教(科)子(普)”,结果被“刮胡子了”,脸上生疼生疼的。I will be back, Lingdao, trust me!

最后,这段时间我们还能愉快地握手吗?

(以温暖的文字,记录一地鸡毛)

 

 

 

链接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